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绝品凰妃

更新时间:2020-02-12 09:09:40

绝品凰妃 已完结

绝品凰妃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影子 分类:穿越 主角:宫左骊 人气:

《绝品凰妃》由网络作家影子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宫左骊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一觉醒来,她竟穿越到莫名朝代,没有黄金万两美男环绕,手上的匕首和身上的鲜血提醒着她——她刚刚杀了人! 天……纵然她有绝色美貌,可欠债还钱杀人偿命,呜呜呜~皇上,快救救臣妾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毓秀宫

这是有些过分诗意的名字,让人琢磨不透,月光有些懒散,朦胧的投射在殿前的石阶上,再透过那满院郁郁葱葱的树枝桠,更显得有些斑驳和凄凉,这是又一个寂静凄凉的夜晚。

夏日的夜晚总是有些烦躁和闷热,这毓秀宫里的女人们都有些慵懒的坐在宫前的花苑中摇着小扇,提不起任何精神,莺莺燕燕仿佛此时忽然的便枯萎了,只剩下萎靡不振和郁郁寡欢。唯一还欢快的怕只有花丛中那轻舞着的流萤,只是任谁也没有了扑萤念头,那清雅的事情,是只有蒙受圣宠的佳人,才有资格放纵。

古萱儿也随着大流,懒散的坐在石阶上,精致的面容上多了几丝不该有的愁容,她抬头深深的望着天上的月儿,总希望那上面能出现点什么。这是她进毓秀宫的第四天,可谁知道,就在四天前,她还是21世纪的新兴人类,生活在物欲纵横的世界,做着荒唐而遥不可及的梦。

可这个年代,穿越似乎已经成为一种自然现象,见怪不怪。但是古萱儿从来不觉得自己符合穿越的要求,也没有打过这方面的心思。她不喜欢读历史,觉得有些过分的迂腐,甚至连乾隆康熙什么关系都分不清,她也自认没有那些小说女主的聪慧和运气,能在这陌生的古代尽显现代人的聪慧和才华,她根本没有自信能在这陌生的地方生存,更何况,她还是个彻彻底底的大路痴。

在这过了整整四天寂寞无趣的生活,古萱儿也算接受了这个事实,但关于这里的种种,她却根本无从知晓,上天总不能因为她姓古就把她扔到古代来了吧。想到这,古萱儿微微低下头,看了看周围的自顾的女人们,还带了些深深的怨意,在这里,她甚至连说句话的机会都没有,更何况有件事情一直萦绕在她心头挥之不去……

现在古萱儿还深刻的记得那一幕,记得当时那个美丽的女人的血溅到她皮肤上时的温热和那不可置信的眼神。

她的穿越生活竟然从杀了一个美丽的女人开始……

古萱儿有些绝望的闭上眼睛,胆怯的摸了摸自己的脸,当时她的她就像刚从睡梦中惊醒,却已经身处另一个年代,她没有任何的记忆,只有手上的匕首,残忍的流着鲜红的液体,提醒她杀人的这个事实。

只是杀了人的她还没有从震惊中反映过来,甚至连惊叫的时间都没有,就被进门的的一群人不容反抗的带走了,他们给她换上和刚死去的女人一模一样的脸,然后便把她塞进轿子送进了这毓秀宫。从头至尾,她没有说话的机会,也没有人和她讲过一句话,周围的声音仿佛寂静了,还是说她听不见任何的声音了。现在古萱儿的脑中,满是那个死去女人,她甚至不敢照镜子,她觉得那脸总是在对着她狞笑,对着她抱怨,对着她哭诉。

杀人,这样的字眼本应该这一生都不会出现在她的身边,但是这个不知是虚镜还是现实的地方,把她的一切都打乱了。

“唉哟,你看看,你看看,这都什么样子,起来,都赶紧起来。”叫嚷嚷着的是一个年轻的小太监,尖锐的声音让人听了作呕,古萱儿现在才知道太监的声音竟是如此之怪,果然电视小说都是不可信的。她不认识这个小太监,只知道他是负责毓秀宫事宜的,与其说是负责,其实也就是按时过来给这里的女人送饭,以确保这么些人顺利的活下来。

“赶紧啊,各位姑奶奶,莫姑姑来了。”小太监急得满头是汗,一向趾高气扬的语调也霎时变得怯弱了,而懒懒散散的女人们听到所谓的莫姑姑也都霎时间站起来,各自忙着整理仪容,古萱儿不明所以的跟着站了起来,虽然不懂这里的情形,但是她知道,这后宫是个虎穴龙潭,什么都不懂的她,究竟会怎么死,她自己也不是很清楚。

没多久,几个年轻的宫女便簇拥着一个较为年长的宫女姗姗而来,想来也就是所谓的莫姑姑了。古萱儿悄悄的抬头打量了眼前的女人,墨青色的窄腰宽袖样式的绣花长衣,凸显出她姣好的身材,面无表情的脸上并未多施脂粉,却依旧秀丽,可想而知,她在年轻时应该是个美人,尽管上了年纪,但依旧风韵不减,这气度倒像极了贵妇人。尤其是头上的三支金色花钿,在这夜空下显得十分的晃眼,招摇的看着眼前的一众女人。

“给姑姑请安。”女人们整整齐齐的向眼前的莫姑姑行礼问好,莫不是尊敬,这倒让古萱儿心生疑虑了,这莫姑姑虽然贵气,但看来也不过就是宫女而已,难道权利当真如此之大,连这些即将成为嫔妃的女人都待她如此的恭敬,这样的话以后可千万别得罪她,古萱儿默默的在心里记下了这一笔。

“各位才人免礼,以后各位难保不都是主子,这礼奴婢可担不起。”那莫姑姑顿了顿继续道,语气是恭敬的,表情却是那样的不屑,轻轻扫过众人,“以后便由奴婢引各位才人学习这宫中的基本礼仪,这万一以后要是见到了皇上或者后宫的各位主子,失了规矩,关系到得可就不是自己的安危了,所以希望各位才人用心,奴婢我如有得罪的地方还先请各位才人恕罪。”

“谨听姑姑吩咐,多谢姑姑提点。”又是异口同声的回答,古萱儿除了跟着一起点头哈腰之外根本不知道说什么,只是直觉上,她并不喜欢眼前的女人。

莫姑姑的嘴角扯出一个标准的微笑,似乎很是满意女人们的表现,“明日我便引各位才人去尚仪宫学习礼数,但是在此之前各位才人必须明白。宫里除了皇后之外,亦有三夫人,九嫔妃,七十二世妇,八十一御女,在赐予封号前,各位才人是没有品阶,所以一切礼数必须自省,若有人现在就把自己当主子看,那以后的路恐怕就不好走了。”

这赤裸裸的话语,听的古萱儿心里不住的打颤,这果然不是什么好地方……

“谨听姑姑吩咐,多谢姑姑提点。”

就在这句话机械般的重复了许久之后,些许是那莫姑姑感觉有些累了,于是佯装打了个哈欠,懒懒的说道,“好了,时辰不早了,各位才人早些歇息吧。”

“是,姑姑请慢走。”

听到这句话的古萱儿的心忽然就安下来了,那莫姑姑若是再说两句,她估计要体力不支的倒下了,这简直比军训还要折磨人。

莫姑姑也不多话,撂下这句后,在小宫女的簇拥下扭着腰肢离开,一干才人则顿时敛神屏气,准备各自回房。

“等一下。”忽如其来的话,让原本散了的女人们顿时又恭敬不已的站好,包括古萱儿在内,那莫姑姑也不知道要干什么,都已经走远了还转身来这么一遭。

“当初各位才人入宫时,奴婢记得嘱咐过在这宫里生存的法则。”那莫姑姑此时的脸显得有些毫无表情,只是那严肃之间又仿佛多了几分的幸灾乐祸,然后顺手的往着古萱儿的方向一指,“就这位才人吧,可否与大家重复一遍。”

古萱儿顿时觉得自己的脸就烧起来了,这她哪里会知道,但是理智告诉她,此时此刻若是答不出来,那么等待她的结果将会是什么?古萱儿第一次觉得自己那样的无奈……

“回姑姑,姑姑教训,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就在古萱儿不知所措之时,倒是她旁边的女人站了出来,反正那莫姑姑这么随便一指也不知道是谁,只要有人答了一切就过去了吧,古萱儿默默的松了一口气。

莫姑姑的脸上没有任何的松动,只是略微的挑了挑眉,什么话都没有说,就在宫女的簇拥之下,缓缓离去了,这回所有的才人都没有动,直到莫姑姑的身影完全的消失之后,才都松了口气,忙着赶回房,但是,古萱儿明显的看见了她们脸上都带着的那些隐隐的笑意,而彼此之间的隔阂和莫名的仇视却来得十分的直接,这也是为什么古萱儿到这四天了,也找不到个说话的人。

古萱儿不知道什么三夫人,九嫔妃,七十二世妇,八十一御女,也不知道什么尚礼宫,什么莫姑姑,唯一清楚的是,这毓秀宫是新进宫的才人们居住的地方,但只有身份低微的才人才会被分配到这里,那些重臣的女儿们早就飞栖枝头了,毕竟门阀之别犹如天壤之别。

毓秀宫没有受到任何的关注,仿佛是被这皇宫所遗弃的一隅,说是冷宫也不为过,那些比她来的早得才人也不知道等了多少日子了,只是愁云满目,情减意衰,在这如同冷宫般的地方,寻找些无聊的兴致。现今这番看起来,仿佛有了翻身的机会,又有谁会不开心,有谁会愿意继续呆在这里。

想到这古萱儿不禁打了个啰嗦,而宫中的勾心斗角她即使没经历过,但是泛滥的宫斗剧也让她知道个个都非善类,她不求其它,只求自保。都说寂寞的女人很恐怖,在这久历宫闱愁深之后,有哪一个女人会是正常的,那她究竟该如何才能生存下来,至于回去,她更是想都不敢想了。

莫姑姑的到来,是给了这些女人一丝希望,这也许是唯一的希望了,但是也代表着这些女人寂寞后爆发的开始,想起那些女人脸上压抑的笑意,古萱儿惟有冷颤,望上天垂怜,还有那张不属于自己的脸,究竟什么时候才能摘下。

“姐姐,等一下。”古萱儿正欲苦恼的往回走,却再次被个柔柔的声音叫住,但即使再轻柔,古萱儿的脑子中也只冒出,来者不善的字眼,她是不是太过于敏感了,还是说这里的生活已经把她也逼疯了……

古萱儿深吸了口气转过身来,心里想着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更何况从小到大她的运气也算是不错,不过自己能被丢到这里,倒也证明了自己的不幸。

只是转过身来后,古萱儿就没那么多奇怪的想法了,眼前的女人并不算的上漂亮,只是圆圆的鹅脸,娇俏的五官,很是清秀,让人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除了双眼中抹不去的寂寞,看起来并不像坏人,尤其是这个女人将是这个时代第一个和她这般说话的人,难免有些感动,古萱儿压抑住心中的激动,好奇的回问道,“那个……请问有什么事吗?”

女人看着她微微的笑着,也不说话,笑的那古萱儿有些毛骨悚然,难不成她遇到这深宫的冤魂了,古萱儿警惕的看了看四周,的确所有的才人都回房了,周围静悄悄的,只有月光和窗里透出的微光交相辉映,难不成……

“刚才姑姑的问话,姐姐想必是答不出来的吧。”就在古萱儿准备拔腿就逃之时,那女人终于开口了,轻轻柔的声音也让古萱儿想起刚才答出了那一串“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的女人,想来还是这个女人救了自己一命呢。

自己还是应该道谢的吧,古萱儿有些怯怯的想着,在这里,毕竟她谁也得罪不起,更何况人家已经讲的这么直白了,“谢……谢谢。”

看着古萱儿那一脸紧张的模样,左骊忽然扑哧一声的笑出来,向着古萱儿走近了几步,然后有些落寞的看了看四周,说道,“我叫左骊,来这毓秀宫已经有一年了。”

“一年!”古萱儿差点没咬到自己的舌头,在这种鬼地方呆上一年,真的是人都要发霉了,她已经够宅的了,在这呆了四天都受不了,更何况呆上一年。

“恩,大家似乎都不爱说话,也没能说上几句。”左骊默默的垂下了头,满是忧伤,那月光有些阑珊的打在她的侧脸之上,看在眼中,倒是让人多了几分我见犹怜的感觉。古萱儿听了心里也不是滋味,自己若是活下来,是否也要在这宫里过一辈子这样的生活,或许这就是所谓的惺惺相惜吧。

“那个……”古萱儿本想说上几句安慰的话,转念却发现根本不知道讲什么,她对这个时代的认知度为零,于是干脆转了话题,想着先岔开话题,“我是古萱儿。”

“那我以后可以叫你古姐姐吗?”左骊抬起头,满脸期望的看着古萱儿,满是忧伤的眼中莫名的闪着异样的光芒,这忽然的转变让古萱儿有些不能适应,总感觉有些怪怪的,是她的错觉吗?但是看着那样的眼神,古萱儿觉得自己根本没有办法拒绝。

“恩,恩,好啊。”虽然嘴上这么应着,古萱儿心里却没那么高兴,那左骊怎么就知道她比较大啊,这不是摆明了说她老吗?不过算了,反正这张脸也不是她的,不过想到这脸,古萱儿又有些不知所错了,难道这辈子,她就带着这张脸了吗,然后一辈子带着愧疚,活在胆战心惊之中。

每次把注意力转移到这张脸上时,古萱儿整个人便有些不正常了。

倒是左骊听着古萱儿这么说了,便开心的上前拉着她的手,硬是将她拉到一旁的的石阶上坐下,“姐姐,陪我聊聊天吧,我来的比你早些,有什么不懂的就问我吧。”

“嗯?哦。”古萱儿回过神来,她似乎不太能适应这种过分的热情,来的太快,有些超乎了他的接受能力。古萱儿思考着她应该问些什么,她有太多的疑问了,但是却不知该从何问起,问朝代吗?问了对她也没有任何的帮助?问宫中局势吗?估计这左骊在这里呆了一年,也不能知晓,所以最终只有无奈的摇了摇头。

“姐姐是觉得我呆在这里什么都不知道吗?”左骊看着古萱儿,扑闪扑闪的眨着眼睛,似乎完完全全的就将古萱儿看透了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