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秀色田园:傅家小娘子

更新时间:2020-02-14 11:26:42

秀色田园:傅家小娘子 已完结

秀色田园:傅家小娘子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若夕 分类:穿越 主角:蓁蓁傅子墨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若夕原创的穿越小说《秀色田园:傅家小娘子》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蓁蓁傅子墨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穿越成一个“傻子”,还嫁了一个断腿的秀才是什么样的? 傅子墨:“娘子,我手不能提,肩不能扛,没了双亲……” 齐蓁蓁:“有我。” 傅子墨:“娘子,村东头的李寡妇笑我。” 齐蓁蓁:“有我。” 傅子墨:“娘子,我们生个孩子。” 齐蓁蓁:“有我……我不要……” 是谁说的秀才呆头呆脑,为什么被牵着鼻子走的总是她…… 余生还是要多爬几次床,多生几个小包子。...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欢迎来到小悠空间。”

“啥。”齐蓁蓁此刻一脸懵逼,看着四周,这里先是白茫茫的一片,尔后渐渐的有了青山绿水,蓝天白云。

随身空间四个字撞入齐蓁蓁的脑海。

这么时髦的东西以前只在小说里看过没想到她一穿越居然也有了

她迫切的搜寻着想要看看它有哪些功能。

转了一圈儿,却什么也没发现。

“等级不够,等级不够。”

齐蓁蓁想要做些什么的时候,却被系统提醒了。

不过,她也不是什么收获都没有,至少找到了之前无故丢失的十两银子。

有了银子就好办了。

“蓁蓁……”傅子墨看着齐蓁蓁,见她靠在门板上好似睡着了一般,生怕她着凉了,连忙叫她。

可闭目养神的齐蓁蓁却好似睡着了一般,而且嘴里却一直念念有词,唉,果然是个傻的,傅子墨无奈摇头。

齐蓁蓁相着银子,睁开眼睛,面上带了喜色:“

“啊,我找到咱们之前藏的银子,现在我们去村里买些吃的来。”

衣服,吃食,什么都没有。

傅子墨看一眼齐蓁蓁,他真怀疑,她是不是睡觉做梦还没有醒过来。

他们的东西,在出杨柳镇的时候,就被人给抢光了。

若说有的话,也只留下了一堆的欠债条子。

齐蓁蓁见傅子墨不信她,也没有多说话,只把银子从袖中掏了出来。

“这是之前分开放的那份。”

傅子墨也是一脸高兴。

“走,村长家里有杂货铺。”

他自已受苦受累也就罢了,不能让齐蓁蓁跟着他吃这么多的苦头,他虽然文弱,可毕竟是个男人,他理应保护自已的妻子。

从村长家的杂货铺里买了一些米面,厨房调料,再兼一些布料成衣。

原本买布是最划算的,但是齐蓁蓁表示,她一脸蒙圈,衣服她不会做,只能买现成的。

总不能两个人就一直只有一套衣服,没法换洗。

这下出门一趟,十两银子花去了五两。

所幸,小两口现在有瓦遮头,有衣遮羞,米缸里有存米,小日子算是渐渐的过上了正道。

只是夜里睡觉的时候,却是让齐蓁蓁最为头疼的事情。

他们暂时只有一张床,初春又冷,谁也没有办法打地铺。

总之傅子墨是不同意的,他看着齐蓁蓁,凉凉地说:

“你打地铺,你的小身板,万一着凉,可没地儿治。”

“我打地铺,那可不行。”他一个大少爷,从来没有吃过苦,怎么打地铺,又硬又冷,而且他还是残废。

并且,更加重要的是,他们是成亲拜过堂的夫妻,同床共枕,难道不应该吗?

傅子墨说话的时候,脸上的神情虽然不好看,但是细细一想,齐蓁蓁也觉得他说的有道理。

他们都不适合打地铺,只能委屈着睡了一起。

半夜时分,虫鸣鸟叫,齐蓁蓁睡得迷迷糊糊的,突然听到一阵沉重的呼吸声。

睁眼一看,对上了傅子墨那双黑如墨汁般的眼眸,在月亮的银辉下,闪着清亮的光芒。

“失眠了?”齐蓁蓁嘟囔着,翻过身准备再睡。

“嗯?”傅子墨听不懂。

不过,他的确睡不着,鼻息间处处是齐蓁蓁身上清幽的发香,还有被子里弥漫着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少女的纷芳,尝过美味的傅子墨情不自禁的绷直了身子,再加上他一晚上不曾小解,身上胀得难受。

他期待着齐蓁蓁自动发现,可是,他好像想得有些太多了。

齐蓁蓁看了他一眼,翻了身子,又睡了过去。

傅子墨默默的叹息一声,认命了翻个身,磨着身子下床。

可惜,他睡的是里面,这番出去,很不顺利,还没挨着床沿,就被齐蓁蓁的身子绊倒了,全身就只有双手撑着身子。

齐蓁蓁毫无所觉,正梦着吃北京烤鸭,嘴角动了动,身子跟着一翻,傅子墨双手一软,整个人倒在齐蓁蓁身上。

“啊……色狼。”齐蓁蓁身上被重重一压,吓得尖叫出声。

“别吵,是我。”傅子墨试图阻止她。

“混蛋。”齐蓁蓁生气了,特么,还让不让人睡觉,一醒来就被压。

嘴唇张着,就是不肯安静。

傅子墨不敢压狠了,双腿用不上力气,双手又撑着,不空,索性低头,一张嘴,堵住她还要继续大喊的嘴。

齐蓁蓁嘴里的话被尽数堵住,吃进了傅子墨的嘴里。

她还要挣扎,傅子墨索性用力咬了她一口,品尝出了几分美味,细细地品味着,唇齿间两人的气息彼此纠缠,柔软二人的心。

身下的齐蓁蓁身子绵软,双手轻轻抵在傅子墨的胸前,心里腹诽,男人可真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就算是残废了,也还是天生就会,就如傅子墨这种外面看着犹如温润谦谦君子,上了床,也有野性的一面。

两世为人,情感犹如一张白纸的齐蓁蓁根本不是他的对手,被傅子墨亲得娇喘连连。最后实在无力,才用力咬了他一口。

“嘶。”傅子墨痛得身体一缩,下身肿胀。总算是想起来了,他是要起来小解的。

“扶我。”傅子墨涨红着脸。

齐蓁蓁正生着气,手上乱动,一不小心碰到了身上的一段可疑的东西,很硬,很直。

“啊……”

齐蓁蓁还要叫,一见傅子墨黑如点漆的眼眸,便立马闭了嘴巴,她被强吻怕了,不敢再试。

傅子墨不好直说,齐蓁蓁又迷糊着,两人直愣愣的看着对方,气氛一下子凝滞了。

“色胚,半夜,占人便宜。”齐蓁蓁心头不爽。

傅子墨憋得难受,偏生又不好直说,心里也正窝着火。

“你是我明媒正娶的娘子,我有什么不可以做的。”再说了,该做的,新婚洞房那天都做过的,彼此的身体也都看光光了,现在倒矫情起来了。

“你……我才不……”齐蓁蓁猛然惊醒,刹住了话题。

她可不能说出来,这借尸还魂一事,想想,她自已有时候都发慌,更何况,更加愚昧的古人。

傅子墨低着头,见齐蓁蓁看不明白,索性也不撑着,手上一松,整个人重重的压了下来。

“喂,你很重耶。”齐蓁蓁双手无力的推拒。

“帮我……我。”傅子墨憋得有些久了,脸色涨得通红。

齐蓁蓁见他难言的模样,好似有些明白。

“你要小解?”

傅子墨松了一口气,傻子终于明白了

“要小解,怎么不早说,你不说,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我怎么会知道。”

齐蓁蓁嘴里不停,手下也没有闲着,利落的翻身下床,拿了夜壶过来,递给傅子墨,站在一侧,歪着头看着。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