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红颜劫:惹上狼君难脱身

更新时间:2020-05-16 10:05:57

红颜劫:惹上狼君难脱身 已完结

红颜劫:惹上狼君难脱身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一川浅草 分类:穿越 主角:大将军承和帝 人气:

《红颜劫:惹上狼君难脱身》为一川浅草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两个穿越时空的女子—— 一个化身戴着丑女面具的绝色宫女乱红,斗世子,护公主,避皇子;与命运不断抗争,却一步一步走向风口浪尖…… 一个变成失落民间的侯府千金,救命恩人弃她而去,前世爱人给了她最彻底的伤害,未婚夫恋上她前生的挚友…… 原来一切苦难仇怨都源自一场震惊天地人三界的阴谋,她们,逃得过吗?...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些日子宫里一直都张灯结彩,上上下下都沉浸在一片喜洋洋的气氛之中。

先是潇淑妃诞下十二皇子,接着是打败赤阳军的天仪将士两天前在骁骥大将军的带领下凯旋,皇帝御驾亲迎大军于城郊,大行犒军,场面之热烈据说是空前的;再者,除夕也日益临近了,宫里都要忙活起来了。

而我,也和所有的宫女一样,忙活起来了。自然,我没有被“潇淑妃事件”推倒风口浪尖,因为后宫每日都要发生太多的事,加上我也没有得罪过比较有脸的人,也没有人拿这个事情做文章了。总之,这个结果是我乐见的。

之后,我也跟着千仪去过翛然宫,淑妃看见我还是比较激动的,拉着我的手直感谢我“救醒”了她,弄得我恨不得刨个地洞钻进去。

淑妃的宝贝小皇子我也抱过,很可爱,那么小的婴儿仿佛也很懂事,似乎是知道自己在娘胎里折腾得太过了,不怎么哭闹。小皇子叫明宸,是皇帝在小皇子出生当日取的,这是任何一个皇子都没有过的殊荣,一般皇子的名字都是由文臣拟好几个方案,在皇子百日那天再由皇帝择优赐名的。皇帝给他取名“宸”,意义太明显了,想必不出意外,在承和帝百年之后,入主金銮殿的就是宸皇子了。

天仪国没有立太子的制度,都是在老皇帝的遗诏里宣布下一任皇帝的。对于这个体制,我好奇不已,他就不怕有人改遗诏篡夺皇位,或者出现众皇子骨肉相残?不过我担心是瞎担心,别人不也传了五百多年。可忍不住我都想要说一句,太牛了。

这一日,我正和千仪宫的宫女太监一起,在给这座偌大的千仪宫打扫清洁。

没做过是不知道,前世的我傻哈哈的,看电视电影时觉得古代的老祖宗们就是有福气,住在古董里,可是我现在才知道,老祖宗里有一部分是要给老古董打扫卫生的。看看这些房梁柱子,要么高要么大;再看看那些不知是什么木头做的桌子椅子窗户床,动不动就镂空镂花什么的,灰尘都躲到里面去,还不能直接用水冲洗,折腾死人了。

而我们的千仪公主,开始时说要体察民情,跟我们一起干,谁知道,没到半个时辰就在一旁指手画脚了,逗得大家乐不可支。这是千仪最可爱的地方,没有因为太后对她的千依百顺而变得娇纵,她几乎没有什么等级观念,待下人很和气。

“呵呵……呵呵……”是婵儿银铃般的笑声,她是千仪宫年纪最小的,所以千仪很喜欢逗她,“公主,您就饶了奴婢吧,奴婢不敢了,您别哈奴婢痒痒,啊呵呵呵……”

两个人追逐嬉戏,也没注意前面来一个人,千仪走得急刚好撞上了来人,千仪和来人都一起摔倒在地了。

“奴婢该死,奴婢该死。”两个声音一起求饶,一个是婵儿,一个是来人。

我赶紧上前扶起千仪,她拍拍身上的尘土,挥挥手,笑了笑,“没事没事,都起来。”

“你是谁?”千仪问依旧跪在地上不肯起来的宫女。

“回公主,奴婢名叫香儿,是林泉斋的宫女。”林泉斋的?不是林婕妤宫里的人?

千仪看看我,显然她也猜到六皇子那边去了,“林婕妤找本宫有事?”千仪只对千仪宫里的人自称“我”。

“回公主,不是的,是六皇子遣奴婢过来……”她似乎颇为难地说,“六皇子想请乱红姑娘过去。”

我跟着香儿走在林泉斋的廊子上,暗自揣测着六皇子找我的目的,可一直想不通。刚才千仪本想替我挡下来的,是我自己要来的;因为我被皇帝罚跪的事宫里都传开了,六皇子第二天便派人送了治伤的药过来,现在他又找我,我一个宫女,总不能太驳了他的面子,当面感谢一下也是有必要的。

像六皇子这样年纪的王公子弟早已成家立室生儿育女了,而六皇子至今未婚配,一来是因为皇帝和太后对他的疏忽,二来也是他自己不争气,所以现在还是和他母亲住在一起。

走过一段走廊,来到一个人工湖边,我远远看见湖心亭中有一个男子在抚琴,悠扬古朴的古琴声传过来,听着很清心,六皇子会琴?

“乱红姑娘,香儿就领你到这儿了,六皇子在那边等着你。”

“谢谢你。”我道了谢,就径自走上了通往湖心亭的长桥。

走在迂回曲折的木桥上,离亭子越来越近,我突然有点忐忑,因为六皇子的弦外之音。曲子换了,在香儿和我说话那时候我就发现了,他现在弹的是《凤求凰》。《凤求凰》我听过无数次,可真人演奏,还是头一回。琴音清逸悦耳,时而平缓,时而激扬,感情热烈奔放而又深挚缠绵。

眼前,俨然一幅写意风景人物画:蓝天,白云,莲池,亭中人,古琴,甚至还有琴音,都是画中缺一不可的元素。而在这幅画里,最动人的,其实是弹琴的人。

我停下脚步,细细看着,亭中有一个暖炉,里面的木炭烧得正旺,亭檐四周也挂了及地的淡蓝薄纱,挡去了不少冷风。六皇子坐在亭子中央,手指轻挑琴弦,他侧对着我,我看不见他的脸,琴案上香炉一缕缕的烟漫漫升起、飘散,迷蒙了他的脸,使他显得越发不真实。他穿得比较随意,一身白衣,长袍下摆是一幅淡得宛若山间雾气那么轻描淡写的山水画。六皇子已经完全置身于他自己用琴音营造的世界里面了,我不敢打扰他,只在亭前静静地听着。

无可否认,六皇子的琴艺非凡,我虽然不会弹古琴,但是我多少会听一些,前世的我,有几分怀古情结,在孤儿院的时候,就对那些古装电视剧如痴如醉,实际上是对里面的漂亮衣服和弹着琴气质美女痴迷;为圆这一心愿,在工作后曾拿着自己挣的钱去学过古筝,可惜我学艺不精,只好还是听名家弹,于是电脑里的音乐大都是古琴曲或着用古筝演绎的有古典韵味的现代曲子。所以从某种层度上说,我来到这个时空,是上苍对我的眷顾,让我达成不可能的心愿,做“古人”。

“你来了。”六皇子转过头来看见我。

琴声什么时候停了?“奴婢乱红叩见六皇子,千岁千岁千千岁。”我回过神来,赶紧下跪行礼。

“快起来吧。”他伸手想扶起我,可手刚碰到我的手臂就缩了回去,他似有几分窘态,“以后来我这儿就不兴下跪行礼这一套。”

以后?我愣一会儿,站了起来,“奴婢遵命,谢六皇子。”

低着头站在他面前,我感到从未有过的压迫感,再加上长时间的沉默,几乎让我窒息。

“你……你的脚还好吗?”他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话。

“我……不,奴婢很好,谢谢六皇子关心。”我也赶紧回话,我的脑子已经不够用了,我不知道他找我来是不是就要进行这样的对话。

又是长时间的沉默……他面向湖面,背对着我,一言不发,一动不动,我甚至以为他要站着睡着了。

我偷偷抬起头,看着他高大清瘦的背影,和风翻起他的衣衫,吹起他的长发,我突然觉得,此时临风而立的他,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气息,竟然是这样的孤独入骨,却又不容鄙薄,难掩华贵之气,到底是皇宫熏陶出来的孩子。可一个被轻视的皇子,在他的皇族家庭中找不到自己的位置,只能在宫外寻求安慰,这又让他的“家人”更加鄙视他,那么多年,他是怎么活过来的?

“我方才弹的曲子如何?”他又突然开口了,用征询的语气问我,转过身来用右手拨了一把弦,声如裂帛。

我定了定神,“回六皇子,奴婢觉得很好听。六皇子好琴艺好兴致,宫里的主子们都忙着过年了,皇子还能弹出这般闲适的情致,令人艳羡。”自是不能和他说我懂,只能装傻敷衍。

“无欲自然心如水。你可知道,这曲子,还有一个故事?”他转过眼睛定定地看着我,我一抬头撞上他的眼睛,心中一紧,赶紧又垂下了头,好可怕的眼睛!如山间泉水般清澈见底,仿佛不曾沾染尘世间的任何杂质,这双眼睛,哪怕是初落地的婴儿也难比!水至清则无鱼,这个皇子,不简单。从小不被重视受尽冷眼的他,怎么能有一双这样的眼睛?

“奴婢……孤陋寡闻,不曾听过。”我低声回答,他不会是要跟我讲司马相如和卓文君的故事吧?

果然,司马相如和卓文君的故事,他娓娓道来,可是我丝毫没有心思去听。反而这个六皇子,太不简单了。

看来宫中有关六皇子的传闻,有蹊跷,就我今天看到的他,无论如何都是不能与天资愚钝相提并论的。光说他的琴艺,只怕不在宫中琴艺最负盛名的潇淑妃之下,还有他的言谈举止,那一句“无欲自然心如水”,是我前世的古代宋朝一句古诗,如今在这个时空被他“原创”出来了,没有一定的修养能说出这样的话?

“一曲凤求凰,让两个有情人得成佳偶,也是一件美事。”他说完,看了看我,似乎在等我的意见。

既然如此,我也来点弦外之音吧。“是的。这司马相如能得佳人,自是他才情兼备,可他倾心的若不是卓文君这等奇女子,只怕也难得良缘。”

“哦?”他讶异,终于有了一点比较正常的表情,不像之前,总是一脸的云雾缭绕,不食人间烟火。

“不过奴婢相信皇子过不久一定也会遇到一个好女子的,所以皇子无须羡慕那个司马相如,皇子的佳人,必定是名门闺秀金枝玉叶,国色天香德才兼备的。”不管他的感想,我一口气说完这番话。

场面第三度陷入死寂,我的天啊!他不会生气了吧?

不知道过了多久,暖炉里的木炭也成灰烬了,我手脚和鼻子耳朵都冻得没了感觉,站得也两腿直发麻,这不比那次跪在翛然宫好受,更重要的是,我面前还站着一个不知道心在哪儿的奇怪皇子。在我站得腿软又要晕倒之前,我终于忍不住开口打破这比湖面还要平静的气氛,“六……”

“你……”他同时开口,看了我一眼,“你先说。”

“禀六皇子,如果您没什么吩咐的话,奴婢想……”

“你回去吧。”他恢复了凉白开一样无味的表情。

“奴婢告退。”我转身想走。

“等等。”他喊住了我,我还没来得及回头,一件黑色披风已经披在了我的身上,“天冷,要多穿衣裳,注意保暖。”我愣在当场,“回去吧,别让你们公主担心了。”他依旧用这样平淡的语气,在我背后说着。

逃似的出了林泉斋,我长长地呼了一口气,这才发现额头已经有冷汗冒了出来,这个人太让人难以琢磨了,一定还是要离他远点。

回忆刚才的种种,其实我现在最想知道的,是什么使得他决定要做今天的事,这是我第一次和他单独相处,他就弹了这么一曲《凤求凰》。以前他都是派人送些什么好玩的好吃的东西到千仪宫给我,有三四年了,也从未要求我做什么,今天……到底是为什么呢?

他堂堂一个皇子,能这样对我,我说不感动那是骗人的,可是感情和感动我还拎得清,再加上他的身份特殊。来这个时空那么久,我也想清楚了,我不属于这个世界,是有可能随时就会离开的,别说我不准备找一个属于自己的家,就算真要嫁人,也等出了宫,找个平凡善良的老百姓,两个人白头偕老,与人共事一夫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我相信,六皇子的举动告诉我,一定是要发生什么事了,可是什么事呢?

不知不觉,抬头看见了千仪宫的牌匾,哎,又得对付那帮小八卦精了,以前我收点礼物都要笑话我半天,这回人都被请了过去,有得说了。

“咦,乱红姐姐回来啦。”眼尖的娟儿丫鬟已经看见我了,和婵儿在那儿哇啦鬼叫呢。

无奈地摇摇头,笑了笑,我走了进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