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穿越代弟去出嫁:夫君是断袖

更新时间:2020-05-22 05:40:51

穿越代弟去出嫁:夫君是断袖 已完结

穿越代弟去出嫁:夫君是断袖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美男不胜收 分类:穿越 主角:宋安喜小姐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穿越代弟去出嫁:夫君是断袖》的小说,是作者美男不胜收创作的穿越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本以为代嫁新娘遇到一个BT的夫君就已经是大悲剧,却不想她穿越过来更加悲剧。同样的代嫁,她却是代弟弟出价,嫁给一个断袖夫君……更加悲剧的是夫君还是个钻石王老五大帅哥啊。还有比面对一堆美食却一点儿不能吃更悲剧的吗?唉……且看宋安喜,袁朗,纪千泽他们的欢喜历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怎么,不去陪你家刚娶的天下第一美人,跑我这里是想做什么呀?”纪千泽端着一杯酒,笑嘻嘻的看着自己相交多年的好友袁朗,明知故问道。

“还不是因为那好歹就一雏儿,和一个雏儿一起过日子怎么着还是要有点心理准备的,我这不是还没准备好吗?就过来找你继续交流交流经验啦——”袁朗从纪千泽手中夺过酒杯,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纪千泽看到虽然嘴上在说笑,但眼睛里一丁点儿都没有笑意的袁朗这种模样,也敛了笑意。

“怎么?觉得不自在?”

袁朗自己给自己又倒了一杯酒,喝尽了,才对老友说道:“哪能自在啊。本来以为这一生再也不必勉强那不该被勉强的人了,可世事难料,总会遇到那些个让你不得不去做的事,不得不勉强的人。”

他历经辛苦,终于成此大业,拥有了全天下最大的产业,建立了最稳固的物品货物运输往来渠道,成为当世这个国家中最有权势的人。如果他愿意称帝,那么天下就能立刻改变姓名。可惜他对官场、对皇家实在是无半分好感,若不是当今皇帝跟他是生死之交,他说不定就随便扶持个自己看的对眼的人,重新建立一个王朝。

就如同他所说的那样,当他身处如今天下无人可比的崇高地位时,却没想到依然会遇到自己不愿意做的事,却不得不做。

纪千泽自然是明白这个被外界的人说是天下无冕之王的朋友,有着怎样一颗简单纯良的心。但是没有办法,谁叫这门婚事是他袁朗自己突然“灵机一动”,临时性就想到了一个法子,完了直接就找人跟那秦万里说了这门婚事。

“这可不像你的风格啊,做都做了,还想那么多干什么!至少这件事对秦万里那一大家子来说都是好事。第一,他们不用还这一辈子估计都还不上的欠债了;第二,他们还得到了一笔可观的聘礼,够他们继续好好的生活几十年的了;这第三呢,你呢,也不必担心你那个皇帝老朋友隔三差五的想着给你指婚啦,或者那些个胸大无脑的女人们,以及她们妄图攀上高枝的父母们,还打着主意想凑过来了。总之,这一箭三雕的好事儿,你的确做的很不错。既然如此,你也不必想那么多。”

“是了。如今也只能这么想。只是这事上唯一对不住的,就是那个秦忆。”

袁朗说着,他脑子里似乎又浮现着刚才和“秦忆”在轿中相见那一刻,自己心中忽然没来由的漏跳了一下心跳似的。

那是一个怎样的男子啊,一双明眸中,没有世俗的杂质,只有纯粹的干净。

可就是这样的干净,让袁朗越发的愧疚。只盼,他这一临时性突然作出的决定,不会给那个叫做秦忆的男子往后的人生,造成太多不好的痕迹。

夜深了。

夏末秋初的夜晚有些偏凉。坐床头打盹儿的宋安喜连着打了两个喷嚏,醒了。她想着是不是有谁在说自己呢,要不然好端端的也不会打喷嚏啊。

忽然她想到一件事儿,于是右手搭在左手脉搏上,过了半把分钟后又把左手搭在右手脉上,又过了会儿,她放开那脉搏,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的确,她从来没有奢望过自己穿越能穿得富贵荣华并且身份还尊贵无比,但是好歹老天爷也请您给个吃嘛嘛儿香的健康身体呗,结果呢,这破身体丫的虽没有心脏病什么了不起的大病,可是贫血、体寒、虚症等等等等,搁在一起还让不让自己龙行天下昂扬阔步,去闯这未知的世界了?

唉,看来自己还是好好的呆在这里吧。等那个袁朗帅锅今晚上来“临幸”自己时,发现自己是个女的而不是他要的男的后,就该是自己打道回府的时候了。

喔……也挺好噢,就当是坐轿子古城堡一日游吧。

“吱呀”,一直关着的门被人推开了,袁朗走了进来。

再一次从正面去看袁朗的模样,宋安喜赫然发现自己白天都没有怎么注意到,原来袁朗差不多已经有一米八以上的身高了。这样的身高和大概是黄金比例的身材,搭上他那无以伦比的面容,如果是回到二十一世纪的话一定可以做个国际超模,或者是那种光走偶像路线也能大红大紫的明星吧。

宋安喜紧张万分的看着袁朗走到床前,后者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似乎又觉得这样不太好,袁朗稍微后退了半步,让刚才被他身体挡住的光又一次倾泻在宋安喜的脸上。

看着那双直直盯着自己的眼睛,袁朗心中叹息。那双眼睛是他闯荡世界这么多年来惟一一次见过的,最好看的眼睛。不是眼睛的形状,而是,那种简单到极致的干净与纯粹。

“秦忆,吃过晚饭了吗?”袁朗轻声问道。

被那大提琴音调的声音给惊得有些心跳加速的宋安喜吞口水,摇头。她想吃饭来着,但是这破身体不给面子,还没开吃呢又想睡觉了。于是她才会在床头打瞌睡打到现在呢。

也是,就刚才凭她三脚猫的功夫给诊断出来的基本症状,她大概也知道自己未来的日子里,嗜睡、体弱、怕冷等等状况都会一一出现。除非是有人给好好养着,也许会好起来。

“是饭菜不合胃口,还是你哪里不舒服?”袁朗不明白明明都已经饿到吞口水(他误会了)的地步了,怎么还不肯吃饭。或者就如他所预料的那样,一个昂藏男子,怎么样都不会心甘情愿做这样的交易的。

宋安喜深呼吸,勉强把自己蠢蠢欲动的小心脏给安抚了一下,说话,才发现自己的嗓子有点哑,“没有,我刚才太累了,睡着了,没来得及吃呢。”

袁朗听了,转过身端起桌子上的茶杯,递给宋安喜,“喝点水,润嗓子。你等一下,饭菜已经凉了,我看着似乎有点过于油腥。我让他们炖了莲子羹,做了小点心。你吃过之后再休息吧。”

没过一会儿,热气腾腾的莲子羹和那所谓的小点心端了上来。宋安喜看着那些小点心的模样大呼好运。那些小玩意儿摆在盘子里好几碟呢,可一点儿都不嫌多。做的要有多精致就有多精致,闻起来不同颜色不同花式的点心还有不一样的香味儿。淡淡的食物的香气在房间里弥漫着,宋安喜忍不住抬头看看袁朗,后者坐在她对面的座位上,微笑着看着他。

叹气。这丫的,等一下发现自己是个女的,不知道还会不会对自己这么好了?

想到这里,宋安喜觉得还是要先填饱肚子好点。万一等会儿被人扫地出门,这夜深露重的,肚子里有点能产生热量的东西还是好一点。

坐在宋安喜对面的袁朗看着宋安喜吃东西的样子,忍不住想笑。

这十八岁的小家伙,真是一点儿都不怕生的模样。若非相交已久的朋友,看到他的话第一眼就会垂下头去,说话也会结结巴巴,就好像他袁朗会吃人一样。而眼前这小家伙却一脸拼命的样子,把那些寻常的食物放进嘴里的过程,怎么看都让人倍觉赏心悦目啊。

或许自己猜错了呢,也许其实秦忆已经多少想通了啊。也是,秦忆出府之前,想来他爹秦万里已经跟他嘱咐过了吧。

“秦忆,”想了想,袁朗决定在最初的时候把该说的说了,就当是安秦忆的心吧。

宋安喜抬头,她嘴里还塞着好几块糕点。鼓着一张嘴的样子对着袁朗,那表情让袁朗笑出了声。

“你吃着,听我说就好了。”袁朗那带着不可思议的甘美的声音让宋安喜在低下头的时候又一次脸红耳赤,她心里琢磨着再等一下自己就该解脱了,如果让她整夜整日的面对这样一个诱惑她心肠的主儿,保不齐她肯定会找机会给袁朗下药,对袁朗霸王硬上弓。

“不知你父亲是否告诉过你,关于我和他之间的约定之事?”

“你是说……咳咳——”没注意,一下子嘴里的东西呛到了喉咙里,咳了两声,那张脸给咳得通红。一杯水跟着在自己眼前搁着,不必另作它想,这里除了袁朗会做这事儿以外没有其他人能做了。

宋安喜在心底埋怨,自己怎么就不是代替一个女的嫁人呢。如果是代替一个女的嫁人,这丫的一家伙,又体贴又温柔,又那么好看得一塌糊涂,而且看样子也挺有家产的,说不定还是什么富二代或者官二代之类的,自己想个办法和这帅哥凑一块儿,也许以后就能一辈子都不用愁了。

“不要急,慢点儿。”袁朗说道。

宋安喜喝了一口水,缓口气,这才好整以暇的看着袁朗,“你说,我听着。”她刚才是打算问袁朗是不是关于三年之后把她遣送回家的事儿,忽然一想到过会儿她就得因为身份和性别被揭穿给赶走了,想一想还是甭自己往枪口上撞。忽然又一想,不对啊,若这堡主真喜欢一个男的,怎么说三年就要把人给送回去啊。难不成还有什么内情吗?

“看来你父亲并没有告诉你。是这样的,”袁朗轻轻叹了口气,将他的计划开始娓娓道来。

“就是这样,不知你对此是否还有疑问?”说完了,袁朗问宋安喜道。

“你的意思是说,其实你对秦忆,噢,就是我,并没有任何特别的情意,只不过是临时想找我来当个幌子,帮你挡挡那些狂蜂浪蝶,让那些麻烦的女人们离你远点?是这个意思吧?”

袁朗笑起来,点点头。

“也就是说,你,并不是真心喜欢男人?”宋安喜追问了一句。

“你放心,我会把你当作我的小兄弟一样照看,只要在有必要的时候你做好配合,装出一副与我恩爱的样子就可以了。我的喜好还算正常,只是还没有遇到喜爱的女子罢了。这点你可以放心。我不会对你出手的。”

我晕!

我倒希望你能对我出手呢!像你这么好的男人,不让我得到多可惜呀!我好歹穿越一回呢。

总算弄明白自己现在真实处境的宋安喜整颗心放了下来。她刚才一直都处于随时会被赶走的状态中,所以忐忑不安啊,神情慌乱啊,都是有的,只不过实在太饿了,什么表情都给饥饿占领了。要不然以袁朗那种看过无数面孔的老江湖,铁定会从宋安喜的表情中看出端倪。

真是只是在乎口腹之欲还是有那么点好处的。

“我说,那我是不是应该称呼你为夫君还是怎么样啊?”既然不用被赶走了,还被允诺说三年之后给一大笔“遣散费”,那么怎么样都要好好给自己这“老板”做好工作。所谓干一行爱一行,虽然自己这是头一遭做假男人给人当男老婆,但是不能因为没有工作经验就疏忽大意,更应该好好琢磨细节,保证工作时间绝对做到让老板——袁朗满意。

“你可以叫我的名字,袁朗,或者你可以叫我袁大哥,或者,夫君什么的都可以。随你喜欢。”

夫君……有点肉麻,袁大哥……感觉自己是在跟自己有血缘关系的兄弟谈情说爱,不适应,袁朗嘛,成。

“那我直接叫你的名字吧。对了袁朗,你也甭叫我秦忆,那太生分。叫我小名吧。我小名安喜。平安的安,喜悦的喜。”

“安喜?”袁朗细细咀嚼着这两个字。他刚才听着自己的名字从眼前的小家伙嘴里吐出来,不知为什么,心里边觉得似乎有一种淡淡的触动。

而宋安喜听袁朗第一次叫自己的真名,那个激动啊,嘴巴咧得大大的,笑得像一朵花儿似的。

瞧见宋安喜那笑容,袁朗心又漏跳了一拍,他觉得实在不对劲,难不成自己身体出毛病了?不管如何,等会儿还是让纪千泽给看看,如果真有事也好及时处理。

“因为要掩人耳目,所以我们暂时要住在一起。但是平日里如果没有外人的话,你不必和我在一起。袁家堡中你可以任意来去,包括我的书房。等一下我会跟管家说说,从明日起你就以袁家堡堡主‘夫人’的身份,自由行走在这座城堡里。”

“你就这么相信我?”宋安喜愣了,她还是第一次遇到一见面就把自个儿的家完整的放在自己面前的陌生人。这哪儿是做交易啊,这简直就跟掏心掏肺一样了。

袁朗淡淡的笑笑,“我看人一向很准。你并不是会对我不利的人,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你看我的眼神有点奇怪——”

“那是因为仰慕。你太好看了你知道吧?”

“我好看?!”袁朗神情古怪的看着宋安喜。这什么形容词儿?

“那小子说你好看?!”纪千泽笑得几乎直不起腰来。“我的天啦!竟然会有人说你这个冷面神好看?!搞错没有——”

“我是来找你检查身体的,不是让你来笑我的。”袁朗不满的说道。

纪千泽大笑不止,“我也不想……不想笑你呀,可这也,也太好笑了!你知道吗,我认识你整整二十年,从来没有听到谁说过你好看。任谁见到你第一反应都是,这家伙,说不定杀了多少人呢。这么恐怖的气息……”

“我当然知道。”袁朗说着,“想想也应该是他真的涉世不深,不了解已经染上了太多鲜血在身上的人会有怎样的气息吧。”

纪千泽的笑声渐止,他笑不出来了。袁朗当初为了保护所有人而独自一人背负了太多的杀戮,如果不是因为袁朗的隐忍和独自承担的意识,也许他纪千泽现在肯定不可能如此没心没肺的笑着生活。

没有人能在做了那么多血腥的事后还没心没肺的过着日子,不管是因为什么样的理由去做。都不能。

他对自己刚才肆意的开玩笑有些抱歉,想了想,他想要换一个话题变一下气氛。

“袁朗,你身体是没问题,可我听你说的这些个症状,好像不对劲啊。”纪千泽摆出了一副神秘兮兮的表情,看着袁朗坏笑着。

“哪里不对劲?”看那抹坏笑就知道纪千泽接下来估计没好话,可真听到了,还是让袁朗吃惊不已。

“我觉得吧,其实你是喜欢上人家了。一见钟情听过没有?你动心了,袁朗!”

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对一个男人动心啊。虽然他袁朗从来没有对谁动过心,有过另类的情愫产生,但是他好歹也知道,自己要动心,也是会对一个女子吧。怎么可能会是一个男人呢?

“你开玩笑的。”袁朗肯定的对纪千泽说道。

纪千泽摇头,“我不会在这种事上开玩笑。袁朗,告诉你,等不了多久,你就会知道你会多在乎那个人。”就像你说的那样,他拥有一双那么干净的眼眸,他的话,他的笑容,他的声音都让你觉得似乎有种怦然心动的感觉。那就错不了了,他是属于你的,即使那是个男人,那也是该属于你的宝贝。世界上最干净的珍宝。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