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耽美 > 伴生瞳

更新时间:2020-01-24 14:48:38

伴生瞳 已完结

伴生瞳

来源:落初 作者:湮序 分类:耽美 主角:旭尧 人气:

《伴生瞳》由网络作家湮序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旭尧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绿堪染,枝上花,与君伴,共归家。】一株自断天涧生出的灵树,扎根于尸山血海,却不愿沾染魔气,从血腥中汲取养分……一经千年,堪堪靠着叶尖触及的阳元维持长势,颇为羸弱。断天涧内魔物横生,那一日,一只小兽看中了他,被他藤条抽打驱逐还是要将他吞噬,硬是以伤换伤,在他的树干上留下抓痕。“你到底要干嘛,你又打不过我!”听白有些好笑地道。“嗷呜~嗷呜!”小兽的意思是:我要吃了你!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修和,你知道吗,在你剔除了我的仙骨后,我虽然不再为神,但身为上古灵树的本命能力才终于被激发出来。这种能力无人知晓,现在我就告诉你。听心灵树凭何听心?自然不是普通至极的耳朵,神力,或者各种铭刻了咒术的法器。听心灵树靠的是眼睛,那隐藏在每一圈年轮里面的听心瞳……听心瞳可听天下万事,晓神魔心障,若是当做法器,也绝对是天地间一等一的良材,比起你这天帝剑也不会差……”

听白的身体微微蜷缩,他的神识随着精魄的脱离都有些涣散了,可他还是强撑着意识不散,冷漠地看向被恐惧和愤怒支配的修和:“修和,我燃尽所有听心瞳为你幻化了这座壁垒,你应该感到荣幸,因为你是这世间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看到它的人……这座壁垒可护我一刻,无论你本事多大,在这一刻钟内都不可能打破它,当然,我也出不去。”

听白眉心的光点释放将尽,他缓缓将眼睛闭上,身体也随之透明虚幻了:“自此,我听白这段虽不完美却很完整的经历终于结束了……你继续回去做你的天帝,享世人无上崇拜,没了我,你的心魔便没了,你还可以在天界众生面前保持威仪,令他们信你服你。还有,我把我的心脏放在了旭尧的心里,如果你对我还有最后一丝怜悯,就放过他吧,他对你造成不了任何威胁……”

“修和,我从没怨过你……如果不是你将我从断天涧带出,耗费无数灵力培我育我,可能我现在还是一个小树妖,整天跟旭尧百日如一日的嬉闹,或者已经死在某个大魔的手里,成了别人体内的养分……如果不是你,我不会认清自己的身份,不会认清自己的责任,只会毫无意义的浑浑噩噩下去……如果不是你,我也不会看清我的内心,不会这般坦然地答应旭尧……”

“修和,我不恨你,但我爱的是旭尧……”

听白的声音戛然而止,他的身形也在同一瞬间完全消失,如果不是空中还留存着一些他的精魄光点,这周围没有任何他存在过的痕迹。

……

“听白……你非要这么狠吗?”

天帝修和整个身体都失去力气,重重地落在地上后半跪下去,拳头握紧就打在地面上。

没有半分神力的防护,用力猛烈,他的拳头上顿时出现许多划破的细小伤口。

“听白!”

旭尧在听白逝去的最后一刻才醒转过来,睁开眼就看到那个他放在心里爱了万年的人化成亿万碧绿光点,像尘土一般被风吹散。

他飞跃起来,拼命去抓那些精魄光点,仿佛那是他最后的希望,通过这些精魄,说不定还能够复活听白!

可他刚一腾空,修和就出现在他眼前,一拳打出,将他打回地上:“滚开,不许你碰他!”

修和身后渐渐浮出一道巨影,左右张开臂弯,再向中聚集,竟将四处飞散的光点吸引了过来,缓缓聚拢,隐隐成了一个小一些的人形。只不过异常虚弱,似乎风一吹又会消散。

旭尧停下攻势,他看出修和和他一样的目的,等到修和将听白的精魄收集齐了,他才怒吼道:“将听白还给我!”

修和冷笑,他从不把旭尧放在眼中:“虽然我答应了听白不伤你,但你如果还敢这样放肆,我立刻就废了你!”

旭尧闻言无惧,在身后唤出血海巨兽的虚影就朝着修和扑去,口中怒吼道:“我要你把听白还给我!”

“冥顽不灵!”

修和遥指天际,将天帝剑握在手中,对着旭尧一挥,锋利的剑气划破旭尧的护体魔气,在他肩上留下一道半尺长的血痕。

“就凭你,也敢跟我动手,不知死活!”

“吼!我要你把听白还给我!”

旭尧眼睛通红,狰狞的血筋浮现在他的身体表面。这一刻他竟然和这血海毫无灵智的魔物一般,全凭着嗜血的本能对修和发动攻击,虽被修和轻易挡下,甚至每次都会被反击带来一身伤痕,他还是疯狂地挥舞着手臂,朝着修和打去。

“混账!你真当我不敢杀你吗!”

修和凌空而立,他的耐心被旭尧的纠缠耗得一干二净,怒气早就充满了整个身体,他将听白的精魄收进胸口,而后双手持剑,一步越过虚空,剑尖便直指旭尧。

毫不留情的一剑划破虚空,刺出就是为了取旭尧的命!

旭尧也不躲,迎着天帝剑冲去,明知毫无胜算还是想要誓死一搏。

他的血液仿佛都要沸腾起来,浑身的皮肤染成紫红色,迅速变化出了完整的兽形,脚踏大地,冲着修和咆哮。

修和的一剑很快降临在他的头顶,他竭力抗争,可二人之间巨大的差距绝不是他这一次拼命就能弥补的,他挡下了一剑,两剑,十剑……可面对修和无休止地劈斩,他终究只能含着血意愤怒,没半分还手的能力。

听白,对不起,没了你,我一个人一刹那也活不下去……

旭尧的脑海里闪过听白冲他微笑的模样,留恋着,他放下了抵抗,眼前天帝剑的剑尖猛然变大,显然下一瞬就能从他头颅刺穿,那时他又能和听白相见……

旭尧闭上眼睛,过了片刻,却还是没感觉到天帝剑从身体剥离生机的痛感,他犹疑地睁开眼,有些苦涩地摇摇头,眼泪湿润了眼眶:“师……师傅……”

魔尊流桑双指夹住天帝剑的剑尖,没管修和的怒火,回头对旭尧微微一笑:“你还认我这个师傅啊?”

“徒儿不敢……”

“不敢?你有什么不敢?偷我禁术,拿我灵丹,为了一个小破神把自己搞成现在这番模样……旭尧,你可真有出息啊。”

流桑弹开修和的剑,道:“天帝,既然听心灵树已身死道消,你要如何处置他的精魄都与我魔界众生无关,但我这徒弟的命可不属于你,你最好别碰,我魔界也不欢迎天界的人呢,还请快些离去。”

修和呵呵一笑:“既然魔尊都开口了,我自然这便离开。”

他瞥了一眼旭尧,一如既往的不屑和轻蔑,说着就要撕裂空间回天界。

旭尧挡住他,回头向流桑道:“师傅,不能让他带听白的精魄回去!”

流桑微怒:“这有你说话的地方吗?快给老子滚回来!”

五指一抓,旭尧就被他拉到身前,竭力挣扎着看着修和破开虚空离去。

“师傅!师傅……我求求你帮帮我!”

旭尧用力跪下,额头叩在地上重重地拜着,沁出许多血丝也没在意:“师傅,是徒儿无能,徒儿不肖,但求你看在我为魔界尽心尽责的份上,帮我把听白的精魄夺回来!我知道你可以的,再帮我这一次好吗?”

流桑叹了口气摇头:“痴儿啊痴儿!修和的修为深不可测,我不是他的对手,即使借着魔界的地形优势强行留他,也只会为魔界引来麻烦。我身为魔尊,统御魔界,就不可能只为你一个人考虑。”

“可是!”

旭尧急出声,可是流桑说的句句在理,他不能这么自私,为了自己一个人将整个魔界都搭上。

“师傅,可是我真的不能没有听白……”

旭尧蹲在地上,脑袋低埋在膝盖里,面色上难以遮盖的痛苦伴着眼角酸楚的泪从身体里流淌出来,打湿了一整片地。

“草木无心,魔本无泪……你们俩却都颠覆了,也不知是缘是劫,是好是坏……”流桑双手负在身后,背对着旭尧迈开几步,他墨黑色的长袍拖在地上,一尘不染地在地面上拖拽出清雅的弧度。

他回头看向旭尧,目光流转,还是没忍住道:“即使从修和手里将那听心灵树的精魄夺回,你有几成把握恢复他呢?”

旭尧还没回答,他就接着道:“你没有任何把握。”

“所以为什么不乖乖的等着修和将他复原,你再把他夺回呢?”

“借鸡生蛋罢了,等修和把嫁衣为你准备好了,你再站到他的面前,带走听心树……岂不痛快?”

旭尧似懂非懂地点点头:“那师傅……我如何忍过这中间的岁月?听白自我初生就伴着我,我不能没有他。”

“你当然也不能闲着,你难道还想面对修和的时候连反抗都做不到吗?接下来我给你准备了一份大礼,好好享受吧,度过这一段煎熬的时光,你会有平视修和的能力的。”

流桑轻然转身,将旭尧扶了起来:“这魔尊我当了无数个千年万年,早就烦了,也是时候交给别人了。”

“师傅……”旭尧擦干眼泪,心中的感激之情难以言表,最后只化作几个叩头,响彻在这纷乱的黑暗里。

旭尧抬眼上望,目光越过断天涧上空的窟窿,将那属于天界的混沌之光收入眼底。

“听白,等着我,当你再次显于世间时,无论你在这四海八荒的哪个角落,我都一定会找到你,再次拥你入怀,再不分离!”

“听白,我要你回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