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耽美 > 冬日余暖

更新时间:2020-01-05 05:08:14

冬日余暖 连载中

冬日余暖

来源:落初 作者:杨亦歌 分类:耽美 主角:季青明吴润言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冬日余暖》是杨亦歌最新写的一本耽美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季青明吴润言,书中主要讲述了:青春纯爱努力变成能和你并肩而立的人,纵然逆风飞翔。昨夜飘雪,相望,冬日余暖。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人言可畏,恐怕今天以后少不了会有些疯言疯语。

“知道了,老师。”

马芙蕖乖乖回答,模样很是委屈,让人舍不得多批评。

“看起来还挺严重的,需不需要请假回家休……”

“不用了,不用了老师。小事一桩,不能因为这点儿小事儿就请假。”

“息”字还没说出来,季青明就已经开口拒绝,他似乎对请假这件事儿很是抗拒。

刘秉心中长叹,他就知道会是这样。季青明家里的情况他多多少少知道一些。

看着季青明,眼中透着怜悯。也是苦了这孩子了,那样的环境还能考全校第一,实在难得。

叮嘱了几句又问了问是否开了药,无论是语气还是样子都让季青明觉得十分亲切,心中涌入一股暖流,这是他很少能感受到的。

季爸爸虽然爱他,季青明也爱爸爸。但疲劳的工作加上刘彩霞的每时每刻的无理取闹,长年以来已经让季洪精疲力尽,这样的他哪儿会注意到儿子的种种变化呢?这样一来关心也就少了许多。

跟班主任说了自己要暂时和马芙蕖调换座位的事,季青明便又在同桌的搀扶下回了教室。

他是全校第一,为人也不错,对人总是笑笑的。然而就算是十全十美的人也不可能让每一个人都喜欢,他受伤暗地里幸灾乐祸的就有几个。

一进教室就如同回到了之前男生背季青明时的场景,只是这次没多少起哄声。

季青明面色不改,清者自清,浊者自浊。若是连同学间正常的互帮互助都成了谈资,那这个世上岂不是除了男女情爱什么都没有了?

相对于季青明的平静,马芙蕖心中很是慌张,因为她清楚自己心里想的是什么,不过只是这样帮他做些事情便已经心满意足了。

晚上第二节的大课间是风吹雨打不动的做操时间,季青明受了伤理所当然地留在了教室。

不过这样也挺好,高中学业本就不轻松,他为了让自己不落后更是严于律己。紧绷的弦现在算是能有片刻的清闲了。

校园里回荡着那熟悉的广播声,第五套体操——太阳的出生。

大多数人做的还是不错的,但总有那么几个懒散不想动的,比如冬青和季青明。

手里的招式、身上的动作只做个大概就好,伸展运动搞的跟个王八伸懒腰似的有气无力。

他们俩虽然不是令老师最为头疼的,可一调皮捣蛋起来可是不得了,不过还好并不影响他人,所以老师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得过且过。

“季青明怎么样了?”

冬青凑到好友跟前,手上的动作并未因此停止,只是做的就不大完美了。

吴润言一挑眉。

“这么关心他干嘛?怎么就不关心关心我?”

这家伙难不成还知道人家名字?有这么熟么?

冬青腆着脸笑“担心他也不就是担心你么?万一季青明有个好歹你还不又得被叫家长了?”

吴润言一想,到也是便没跟他再计较。

“没什么大碍,也就是脚踝扭伤,休息几天就好了。”

冬青点点头“我猜也就最多这样。”说完忍不住埋怨道:

“你以后可得多注意点儿,别疯了!这要是在大街上撞到个老人家可就有你好受的了!”

“至于么?我会那么没分寸?再说你小子敢说这和你没关系?”

冬青挠挠头,一只手还在做着体操“这不是和你闹着玩儿么?”

吴润言抬手威胁要打,这俩早就闹惯了,早就对对方了解的不得了了。冬青也不躲,他清楚这小崽子只是虚张声势。

“啪!”

……

“你特么还真打呀你!”

下手真特么重,冬青揉着脑袋,心里要把这小子问候了千八百遍了。

“打的就是你,要不是你我也不至于摊上这事儿!”

而且还好死不死误会了人,还好人家没计较,早上的四十块钱的药钱也是吴润言抢着付的。本来想让自己好受点儿,季青明分的这么清楚而且还在老师面前帮他隐瞒,这让他心中愧怍感更加深了些,想着要不今天下午骑单车送他回家得了,一个人坐公交上上下下走路估计也不方便吧?

“想什么呢你!”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冬青顺手给了一下,操都结束了,吴润言却不知在想些什么竟然出了神,手上还在比划。

!!!

为什么都在看我!

吴润言差点滴没尴尬死,等反应过来已经闹了个大红脸,周围笑声一片,连忙拉着冬青离开。

“你他娘的也笑老子!”

回到教室,回到他最喜爱的座位——最后一排靠门口的角落,冬青是他的同桌。不得不说班主任分座位真的很有眼光,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两个臭味相投的好朋友就这样被分到了一起。

冬青笑的上气不接下气,瘫在桌子上差点儿一口气没顺过来。

“笑什么呢?这么开心。”

女孩儿叫云歌,性格开朗和班里的男生最能打成一片,对吴润言更是钦佩不已,曾明确表示吴润言是她的男神。

“没什么,他脑子抽风了。”

胸前手一抱,身子往后靠了靠,双腿就这么顺顺当当的架到桌兜里。这极为diǎosī气质的动作被云歌捧的神乎其神,当然吴润言自己也认为很帅气,并且十分喜欢。

“怎么就突然这样了?”云歌不死心追问。

“都说他是抽风了,抽风哪儿会分时候呀?”

见吴润言似乎不太愿意回答这个问题,云歌换了个话题,只是这话题一换,脸上的表情也猥琐了不少。

“吴同学,你猜我早上看到了什么?”

云歌笑嘻嘻的看着,明明是极为正常的表情吴润言却有点儿发毛。

头皮发麻,为什么总有种不好的预感呢?

“看到什么?”

“当然是你和我们的全校第一亲密接触喽?”

云歌似乎很满意自己的表述甚至还点点头。反观吴润言眉毛都快拧成疙瘩了却还没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男生背男生,这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儿了么?况且还是因为季青明受了伤。

想到这儿,思绪就又有点儿飘远了,也不知他现在怎么样?脚踝上的伤是否好些了?药有没有按时擦?

医生说外敷的药一天三次,内服的消炎药也是一日三次只不过一次两粒,与喷雾的剂量还有些区别。

喷雾喷到脚踝处还得按摩揉搓,也不知他是否太过用力,要是用大了力气弄疼了自己该怎么办?

耳边猥琐如强奸犯般的笑容将吴润言早已跑丢的思绪又追了回来,抬头一张大脸恐怖的钻到眼中,吴润言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退。

而此时的季青明正如他所担心的那样,到了用药时间却忘了……

一班的座位是按照成绩来分的,但班主任刘秉有自己的考量,虽然说全校第一在一班,到二到五班的平均成绩跟他们也差不了多少,前虽无狼后却有虎。

刘秉甚至居安思危的道理,所以在排座位前就说明了一对一帮扶的政策。也正因如此马芙蕖才有机会和季青明坐在一起。

“你看到没?刚才六班那个吴润言,真是傻的可以。广播都结束了他还在那儿懒散地做操,尤其是反应过来后的那模样。太可爱了!”

女生眼中闪烁着星星,明亮又耀眼的自然是方才那个窘迫的身影。那一脸的花痴样儿任谁都看不下去。

“啧啧啧,瞧瞧,口水都流出来了。”

不得不说她这个朋友真的是对阳光男孩儿没有任何抵抗力,别说是在学校就是在大街上只要看上帅气阳光的,只要觉得是她的菜就能花痴到走不动路,十头牛都拉不动的那种。每次要不是她揽着恐怕都能直接上去问人家要微信手机号呢!

能不能装作不认识呀!!

“苏音你又骗我!!”

杜晓晓摸了摸嘴角,哪儿有朋友说的什么口水呀!又被耍了!嗔怪道。

吴盼嗤嗤一笑“你们俩的感情可真好,真让人羡慕。”

二人闻言皆不可思议的看了吴盼一眼,然后再看了看对方。天呐!这姑娘是从哪儿看出来的?明明就是死对头好不好?

“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

二人不约而同的说了出来,那默契的模样,要是有人说他们是双胞胎都有人信。

“是不是该吃药和擦药了?”

那边嘻嘻闹闹,这边却安静如初。季青明喜静,同学们出去做操之后他除了上了个厕所之外就一直在座位上看书。

复习旧知识,预习新课在别人口中可能也就是老师的随口一句,可季青明却从小学到现在十几年如一日如此,严于律己向来是他的座右铭。

经同桌提醒,抬头看看黑板上方挂的钟表。一日三次,按照时间来分的话应当是早中晚各一次。

受伤是在第一节课下之后,现在则是做完操之后,如果现在用药,中午三点多一次,晚上七八点一次,三次的分配刚刚好。

马芙蕖殷勤地将水杯打开递到季青明跟前,季青明左手拿着两颗消炎用的胶囊,接过水杯,回应的依旧是浅浅微笑,如梨花般的微笑,清淡却让马芙蕖觉得这样足矣。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