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短篇 > 蛮歌行

更新时间:2020-03-15 20:21:16

蛮歌行 已完结

蛮歌行

来源:落初 作者:不啼 分类:短篇 主角:付忠元柯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蛮歌行》的小说,是作者不啼创作的短篇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舞姬翻飞的碧色水袖在王宫大殿上翻飞,乐器的嘈嘈杂杂声盖住了宫外血腥的战鼓隆隆。年轻的君主在高高的王位上慵懒的斜坐,他对下面冷汗涔涔的大臣不屑一顾,眼神迷离中,没人知道他在想着什么。王城攻破在即,山河即将陷入永夜。他究竟是为灭国而来,还是能在千钧一发之际创造奇迹。鲜血,厮杀,仇恨,爱恋,到头来,攥在手里的又能是什么。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付忠躲在后殿角落,借着些许光亮查看军报,正读的心惊肉跳,忽然听到身后有脚步声踏来,忙侧头厉喝。待看清来人,心中不由一凛,脑袋里更是山呼海啸一般。

飘摇的宫灯底下一共站着三个人。打头的那一位,满身满脸都是喷溅的血点,圆眼红唇,似笑非笑的单手按剑而立,正是付忠半月没着家的小儿子——付敏道。他身后那两个躲在暗处,倒是看不清样貌,不过从轮廓看,也都是披甲带刀的军人。

付敏道上前一步,眼中映着灯光,显得更为明亮,笑道:“父亲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吹风?”说着回头看了看天,又言“夜黑风高,实在不是赏景的好时候。”

付忠背过手,悄悄将军报藏于袖中,竖眉喝道:“你这几天疯到哪里去了?怎么这个样子在宫中行走!”小儿子一向爱结交官家子弟,最近几年又攀上了文丞相那帮权贵,他自是不屑此道,却禁不住大女儿规劝,也就对小儿子放任自流了。然而今时不同往日,如果按照军报所述,今夜宫中正有三股势力蠢蠢欲动,宫外情形还不明朗,但也呈岌岌可危之势。小儿子是站在哪边的,他也拿不准。

如果这小子造反叛国,也只能由他自断血脉。断子绝孙总比族中出个叛徒好,不然付家几代忠良建立起的门庭,就被毁了。心意虽定,却还要试一试付敏道,于是朗声道:“问你话怎么不答?有了军职,便忘了谁是你老子吗!”

付敏道是何等聪明,之前看到父亲眼中犹疑,心下便猜到了几分。其实,他也同样在思量父亲的立场。本来,付将军忠君爱国无可质疑,但是新皇态度倨傲,手段毒辣,一向不为父亲欣赏。姐姐提起,最近几个月经常有人到家中游说。父亲起初是厌烦,后来则装聋作哑,谁也不知道他心中到底是倾向哪方。

能得到父亲助力固然更能增加取胜的把握,要是他成为阻力……正想着,忽然身后有人一步跨到他身旁,低声道:“是时候了。”付敏道点了点头,说道:“文澜,你们先过去吧。这里我能应付。”言罢,那两个人转身便走。

付忠看着那个叫文澜的年轻人,一脸阴测测的,而且浓眉压眼,缩肩驼背,没一点磊落像。他盯着那两人转过墙角,才回神问道:“那孩子姓文?”

“嘿嘿,”付敏道冷笑一声,道“我知道父亲想问什么,他是文丞相的庶子。”

“丞相庶子!”付忠倒吸一口凉气,心中且痛且恨,咬着牙三步并作两步迈到付敏道面前,伸手提起他的衣领,吼道:“你个小兔崽子!要造反啊你!”

光线本就不好,付敏道眼前一晃,一个高大的身躯携着劲风就冲到了面前,接着脖子一紧,几乎被腾空拎了起来。他在心中暗暗叫苦,早知今日,平时怎么也要抽出些时间练练块头,免得像小鸡一样束手待缚。不过转念又想,对面是自己老爹,赫赫有名的付将军,倒也没什么丢人。

付敏道脑子里乱糟糟的不想正事,付忠却道这是默认,不禁胸口一阵气闷,想着就这么掐死这小兔崽子算了。

“咳咳,”付敏道察觉到颈上施力,忙集中心神,连连求饶:“父亲,你这是干什么?殿后杀子吗!”

“杀了你这个小王八羔子,省的你给祖宗抹黑!”付忠大吼,瞬时心中又有千百个念头转过,言语间也变的有些哽咽:“付家世代忠良,谁知到你这辈竟出了个谋逆的崽子。真是愧对先祖!”说着手上还要用劲。

“父亲,我付家忠君爱国,这是没得说,”他感觉领口稍微松了一点,于是再接再厉“但是,君为何?国又为何?谁坐到那把乌金王座上就是君吗?难道只有他元氏才能是天生的君主!”

这话说的付忠有些瞢,但嘴上依旧强硬:“你小子那些油嘴滑舌别用在我身上,没用!叛国就是叛国,找那些理由也挡不住青史骂名!”

“父亲,父亲,咳咳……”付敏道被勒的喘不上气,心中倒是明白了自家老爹的立场,连忙说道:“既然你认元柯是正儿八经的王位继承人,又何必在他登基前苦苦阻挠?还横挑鼻子竖挑眼的看不上?”

“我自有我的考量!但是不管元柯还是元崇继位,都不会影响到国家根本。叛国却又是一样,一旦开始,便是没个三年五载的民不聊生,又怎么会消停!况且,菁芜国还在虎视眈眈。这内忧外患暴起,鸣国随时面临分崩离析的恶果。难道你们除了权力富贵,就什么都看不到了吗!到时候,国都没了,我看你们还享受个屁!”付忠越说越激动,连连前后摇晃着付敏道的身子。

“父……亲,你说……的……对。只有……一点,你……料……错了。”付敏道一阵阵的眩晕,说话也断断续续的,几乎咬破了舌头。然而,心中却似明镜,越来越明了。

“我料错了哪一点?”

“菁芜军队已经在外城了!”

领口一松,付敏道踉跄着退了两步才堪堪站稳。抬头时,只见父亲目瞪口呆,僵立当场。

付敏道揉着喉咙,声音略有沙哑,劝道:“父亲,现在你我已经没有时间,辨别各自的立场了。如果再不动用你手里那一万精兵,下次太阳升起的时候,就是我鸣国灭国之时!”

“你从哪里得来的消息?”付忠犹豫着问道。

“不止你有军报!”付敏道心中焦急,从袖间掏出一张团的乱七八糟的纸,甩给付忠,”大姐已经率领咱们的府兵,守在宫门了。你若再犹豫,宫门一破,那时他们就是首当其冲的活靶子!”

“你们……你们……这些小兔崽子,胆子越来越大了!”付忠一目十行的看着军报,脑子一时转不过来。

“付!将!军!”

付忠被吼的猛一抬头,满眼都是睚眦欲裂的小儿子,不由的一阵恍惚,但也就是片刻功夫,他已经想好自己该做的事情。

两人一个向东,一个向西,错身而过的瞬间,付忠抓住了付敏道的胳膊,到底还是不放心,索性直截了当的问出:“你到底站在哪边?”

付敏道挺了挺胸膛,一时慷慨难挡:“我,忠于国家!”说完头也不回,疾步走向大殿后门。

依着父亲的性子,必然会调兵去守宫门,这边他也就不用担心了。只是不知道,大殿之上又是什么情景。七转八转后,眼前渐渐明亮,视野也开阔起来,耳边却只有自己“吭吭”地脚步声。这让他心中更是没底,于是加快了脚步,向殿中走去。

大殿内醇酒飘香,皆因杯盘碗盏全都碎了一地。左右两排案几,也都倒的横七竖八。明晃晃的地面上,未干的血迹东一块西一块的撒着。

付敏道连呼数声,却不见一个人影闪出。空荡荡的大殿,只有他自己的声音在回荡。“难道败了?”心绪不宁的人总是往坏处想。他一边捋着思路,想知道是哪个环节可能出现问题,一边勘察着殿内的情形。

下面乱糟糟的,也看不出什么门道。九阶之上,乌金王座依旧稳稳当当,不过前面的檀木案却被掀翻在地。

付敏道看看周围,又瞧瞧上面,真是心乱如麻,一点思绪也没有。偏偏这里又没个人,能让他抓来审个明白。如此抓心挠肝,实在是折磨。

忽而,外面传来一声巨响,也分不清是雷声还是炮火。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