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短篇 > 黄沙战士

更新时间:2020-05-14 00:27:47

黄沙战士 连载中

黄沙战士

来源:落初 作者:涂辰 分类:短篇 主角:罗布泊戈壁 人气:

新书《黄沙战士》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涂辰,主角罗布泊戈壁,是一本短篇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一年一度的环塔拉力赛即将拉开帷幕,一百多支世界顶级车队云集在西域小镇塔城,与以往不同的是,许多大组织都派出车队参赛。豪门,地下组织,财阀,他们的目标究竟是奖金和荣誉,还是尘封于黄沙之下秘密?茫茫戈壁,大漠雄风,神秘遗迹,南疆北疆,风物奇绝,尽在黄沙武者。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警务车厢的气氛十分诡异,安静的几乎让空气都凝固起来。

促狭的车厢只有四个座位。

两个严肃的乘警并排坐着,一个年轻的小胡子看起来很有精神,另一个年长的则是有些倦怠,眼皮都耷拉下来,他们的对面一个留着寸头的男人无聊的摸着下巴的胡茬,身旁是一个神色怪异的美艳姑娘。当然,安静并不是绝对的,被像死猪一样塞在角落里的王胖子挂着两条晶莹剔透的鼻涕,嘴里时不时的发出蚊子般哼唧的声音,显然大***夺命一脚果然是威力巨大。

“秦观,汉族,js人,29岁,说吧,交代一下作案过程。”小胡子放下手中的身份证,打开本子准备写笔录。

“秦观,男,汉族,js人,29岁。”秦观面无表情的重复了一遍。

“还有呢,作案过程!”小胡子有些不耐饭,狠狠的朝秦观瞪了一眼。

“·······”

“你这什么态度?!”

“没什么态度。”

“嘭”木质的桌子发出一声脆响,身旁的那个年长的乘警被吓了一跳,看着自己的同时神色不悦。

“你说不说!我算是看出来,你小子就不是个好东西,看看你的头发,才长出来的吧,劳改犯还给我装斯文。“小胡子咬着牙骂道。

自从警校毕业,他在这列车上干了也有两年了,还从没见过这么油盐不进的贼偷,要知道,做偷的大多都没多大胆子,那些胆子大的不怕死的也就不来偷了,随随便便找个金店干一票只要不被抓到,那足够好一阵逍遥快活的,所以这三只手不论是新手还是老江湖,怕警察那是通病,见着警察恨不得钻地里去,逮着了也是吓吓就什么都招了,可对面这主显然不属于这类贼偷,说不定是个多次进宫的老油条。

“说什么,我不是贼,你们爱怎么办就怎么办,我没意见。”秦观撇了撇嘴,这不就是人赃并获吗,而且还是众目睽睽之下被抓个正着,他还能说什么,蹲班房他倒是不怕,怕就怕这一折腾耽误了环塔拉力赛的报名时间。

“你,好好好,你现在给我横,等待会到站进了局子,我看你还能不能横得起来,要不是这儿有女同志在,我早就收拾你了。”小胡子指着秦观的鼻子再次破口大骂,眼睛的余光却时不时的瞥向一旁的漂亮姑娘。

“这位小姐,嫌疑人很不配合,我们也不想耽误你的时间,这样吧,你先录完口供,到站之后跟我们去局里签个字就可以走了。”小胡子换上一副表情,面带微笑和颜悦色的说道,像他这样二十七八还没结婚的新疆小伙早就算是大龄青年了,现在面对眼前这个美丽的姑娘让他的心里很难保持平静。

“我吗?哦,我叫依拉勒.娜扎维吾尔族23岁·······那个,不好意思警察同志,我想去趟卫生间。”姑娘突然停下了,转身向卫生间跑去。

“热江啊,别审了,我看这两位同志呢不像是贼,倒是那姑娘,你还是过去看看为好。”一旁年长的乘警终于睁开了眼睛,睡眼惺忪的看着秦观。

“老古,你是不是看错了,那姑娘是受害人,嫌疑人在这呢,我不看着嫌疑人,难道跑去卫生间盯着人家姑娘,你放心睡午觉,这种小案子我能处理。”小胡子有些诧异,他的这位老搭档是铁路警察干线上的一把好手,破案无数,这回是快退休了,特地到一线带带新人的,可没想到人一老,洞察力会下降的这么严重,连受害人和嫌疑人都分不清了。

“哎哎哎,我看还是这位老同志说的在理,小同志啊你还是快去看看那位姑娘吧,看看她在不在卫生间哈,嘿嘿。”秦观对着小胡子挤眉弄眼的一通调笑,又看了一眼墙角的胖子,猪头上的两管鼻涕已经变成两条黄龙落在了他“壮硕”的胸前,那件价格不菲真丝汗衫算是彻底给毁了,胖子也不哼唧了,只是吹起吐气间发出了轻微的鼾声,好家伙,居然是睡着了。

“哈哈,你这朋友心可真大啊,这样都能睡着,可怜老头我想睡午觉都睡不踏实。”老古脱下身上的警服挂一边,咕噜噜的灌下一大壶浓茶,竟然精神了起来,眼睛目光灼灼,两条剑眉隐约的透出一股子英气,想必年轻的时候也是帅哥一枚。

“胖子,给我起来,现在是审讯,你竟然在这睡觉,快起来。”小胡子面子上挂不住了,又是一脚揣在了王六的屁股上,王六这才悠悠转醒,胯下的剧痛已经缓解了不少,只是隐隐还有些灼烧之感,不过北疆午后的瞌睡虫实在是厉害,他这下仍然是一个迷糊的状态。

“热江啊,车马上就要到站了,你快去看看那姑娘去哪了,别把人给丟了。”老古催促道。

‘’好吧,老古,这件案子你还是交给我,我把这三个人带到局里好好审审,绝对不会冤枉好人的。”小胡子说着便大踏步的出了门。

“这位警官,我呢赶时间,您呢也肯定知道我是冤枉的,我跟这案子半毛钱关系都没有,这样,我下车之后能不能先走,我真的是赶时间。”

秦观合掌哀求,他知道眼前这个老警察不是刚才那愣头青,耍滑头没用,只能实话实说,看看对方能不能通融通融,实在不行给点好处费也行,毕竟离开赛时间还有一个星期,他费劲巴拉搞到的那辆功勋老爷车现在还在运输途中,但比赛需要的领航员,后勤车,后勤人员,油料,水和食物,各种维修零件,物资他是一概没有,关键问题是离车手报道时间只剩三天了,三天内如果找不齐这些人他是无法参赛的。

“年轻人,你呢,不是贼偷,不过你是刚从班房出来的混子,一样不是什么好人,我虽然知道这事儿跟你无关,但你现在是人赃俱获,这该走的程序还是得走,你呀要相信警察,我们不会冤枉好人的,你现在安心待着,待会跟我们去局子里把事情解释清楚,没什么事。”

老古不想打击年轻警官的积极性,眼前这两个家伙都是混子。交给年轻人练练手是再好不过了。

“好,您说的在理。”秦观重重的靠在椅背上,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