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短篇 > 侠倾天下

更新时间:2020-09-09 07:58:15

侠倾天下 连载中

侠倾天下

来源:落初 作者:在雪边 分类:短篇 主角:小姑娘小舟 人气:

完结小说《侠倾天下》是在雪边最新写的一本短篇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小姑娘小舟,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赢遍天下,输尽芳华。  不是没有爱过  我爱的人得不到  爱我的人苦纠缠  最终,还有谁能陪伴我身边?  寻仙不问道,常醉但无酒。  岛外有灵药,何苦自不休。  江湖恩仇与不老传说,风流侠士与多情佳人,共同交织一幅传奇、唯美、浪漫历史长卷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佟勉无意去牵涉别人家务事,岔开话题说道:“老伯,说什么答谢,小姐既然不饿就稍晚些吃也无妨。”

闵义笑道:“她哪里是不饿,她这是害羞了。往常可没见她这么听话的待在房里。”

水珊好奇道:“害羞?闵姐姐为什么害羞啊?”

闵义不回答,只是意味深远得看了佟勉一眼,大笑起来。佟勉被他眼神一瞧,脑中登时浮现起闵恩柔清丽的脸庞,不觉脸色微红。佟勉深怕水珊又开始唧唧喳喳问来问去,连忙对水珊说道:“一路上你和闵姑娘聊得也投缘,现在你去看看她吧,若她实在不愿来,你就留下陪她说说话。”

闵义听了笑得更是畅快,这下反而越发无从解释了。

佟勉本意是要支开水珊,探一探闵义的口风。可闵义心里想得却是另外一回事儿。

街市上的情景闵恩柔已从头至尾讲述给他听了,他却没亲眼看见,眼前少年果真有那么好的身手吗?恩柔年纪已经不小了,如果真能为恩柔托付一位少年才俊,自己倒可放心了。

闵义拿起酒坛撕开封口,先给佟勉斟满一杯,又给自己倒上。酒水泼泼洒洒,极是豪爽,江南酿酒人家,那杯子快赶上碗那么大。闵义朗声说道:“老夫先敬少侠一杯。”

佟勉心中多少有些无奈,他根本没喝过酒。七岁开始住在少林寺,若是喝过酒反而奇怪了。

他端起面前茶碗似的酒杯,昂首一饮而尽。佟勉不想推辞,太显小家子气。另一方面,他总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从七八岁时站在小镇的酒肆外闻酒香时开始,他就隐隐约约的觉得自己能把那一坛子酒都喝光。因为少林门规森严,所以他从没把这感觉告诉过别人,包括贴身老奴仆佟守忠,不然,说不定他就能知道他死去的母亲曾是一位多么风姿绝代千杯不醉的女人。她喝了酒后半迷半醒的样子,不知道有多美。

闵义看他喝酒,自己却不喝,眼神凌厉,趁他一抬头的瞬间,突然伸足猛得勾向佟勉的椅子。佟勉半杯酒入喉咙,心下一惊,不动声色使出内力稳压下盘。手上不停,继续把剩下的半杯酒倒入嘴里。轻轻放下酒杯,对闵义笑道:“前辈所珍酿,果然好酒。”闵义也笑道:“少侠喜欢,就再喝一杯。”说着又拿起酒坛为佟勉满斟一杯。佟勉也不推辞,举起就饮。闵义突然伸掌掀向椅背。谁知,这次还为等发力,椅子就被掀翻,向后倒去。佟勉双手举杯凌空跳起。闵义正自吃惊,佟勉足尖勾椅背,身体再落下时已经轻轻巧巧得稳稳坐在椅子上。从容得喝完酒,放下酒杯,佟勉说道:“前辈有心试探,晚辈斗胆献丑了。”

闵义心内赞叹不已,高兴道:“想不到少侠年纪轻轻,就有如此武功修为,又有如此从容气魄,真是少年有为。”

佟勉道:“前辈过奖了,晚辈雕虫小计,初出无名。倒是前辈当年的江湖威名,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人品贤德,更是人人钦佩。”

佟勉说完,仔细察看闵义的脸色。闵义面无反应,只是挥手笑道:“我一个酿酒卖酒的小老儿,凭一些俗浅伎俩养家度日,能在江湖上有什么威名?纵是有,那也不过是江湖朋友喝了我的好酒,一时嘴软谬赏几句而已。”说完仰天哈哈大笑。

佟勉仔细听他说完,心下不解。他先是自谦,不肯正面应承,后来的意思,竟是认了么?

正想进一步仔细询问,门却突然被人推开了。门外是黝深寂静的黑暗,那里站了一个人,脚步缓慢沉重,慢慢出现在明亮的油灯光里。大约五十岁年纪,佝偻着背,除了他的脸外,就是一个毫不起眼的老者。是老魏,此时他微抬起头,直直得盯着佟勉的脸。他的脸真得很出奇,那道长长的刀疤,竟是贴着左眼角从左额头划过人中,直贯穿到右下颌。又深又长,令人心惊。那张嘴,也被一刀斜斜的划成两半。不难想象,这道刀伤在当年有多么凶险。

此刻这张脸上的毫无神采的眼神还直直得钉在佟勉身上。任谁都会吃惊。可是佟勉还是豪不以为意,低下头,拿起酒坛为自己倒满一杯酒。这次闵义不会再试探他,佟勉端起酒杯,轻轻抿了一口,仔细品味。赞叹道:“好酒。”

闵义对老者说道:“你来啦,坐下吧。”

那老者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慢慢走到桌角拉开椅子坐下,也不等招呼,就自顾自得吃起来。

闵义对佟勉说道:“这是老魏,你先前见过的。今晚的菜就是他做的。”

佟勉倒满两杯酒,一杯推到老魏面前,另一杯举在手中,说道:“老魏伯,晚辈敬你一杯。”

老魏突然停了筷子,手僵在半空中,低着头,没有动静。

闵义说道:“老魏不喝酒,佟少侠,老夫陪你喝。来,我先干为敬。”那个老者低头继续吃饭。

这时门外又进来三个人,水珊和闵恩柔两个女孩手拉着手相谈甚欢。李晨山跟在后面,脸上笑呵呵的,眼睛自始至终都没有离开过闵恩柔,活脱脱一个痴情种子的摸样。

水珊回到自己座位,在佟勉和老者之间坐下。

闵恩柔对着闵义叫了声爹爹,眼神却似无意的瞥向坐在他旁边的佟勉。正巧与佟勉四目相对,闵恩柔“腾”地红了脸,低头快步走到老魏旁边坐下,与佟勉正是对面。

少女心思都写在脸上,闵义循着女儿目光看了一眼佟勉,心下一切澄明。水珊虽然懵懂,这时也大概能明白了一些,不时看看自家公子,又看看闵恩柔。就连坐在一旁一直不做声闷头大吃的老魏,也侧过头,目光闪烁得扫了佟勉一眼。

佟勉顿感尴尬,不觉也红了脸。低头端起酒杯,想借喝酒遮一遮。佟勉虽然也脸红,但意思却和闵恩柔不同。

佟勉自小生长在寺院中,虽是俗家弟子,也要受戒律约束。女色乃是大戒。男女情思在他心里,是朦胧不可触摸的。如斯少女,别说看,就是想也不曾想过。闵恩柔虽然俏丽,佟勉在心里只是欣赏、赞叹,却没有男子对女子的动心。佟勉曾对自己发誓,不报完血海深仇,绝不谈儿女私情。

可是闵义父女却误会了,还有一个人也误会了。闵恩柔刚刚坐下,李晨山突然抢过去,大声说道:“柔妹,这是我的位子,你还是像往常一样坐在老爷身边吧。”这一声开口突然,毫不客气,桌上的人俱是一惊。

李晨山见闵恩柔和佟勉“眉来眼去”,心里不痛快之极。一见两人红了脸,对面而坐,心里的妒意更甚。

闵恩柔不动也不说话,面色拉得阴沉。

闵义说道:“晨山,你过来坐到我身边吧。”

李晨山看了一眼师父,面露惧色,低头走过去坐下。

原本说说笑笑的闵恩柔一句话不再说,只低头慢慢吃饭。为了一时气愤招惹了柔妹,李晨山心里颇为后悔,怕只怕柔妹再也不会对自己笑一笑了。再看佟勉时,眼里恨意更浓。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