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弃妇再嫁:萌娃当家

更新时间:2020-03-25 19:00:36

弃妇再嫁:萌娃当家 已完结

弃妇再嫁:萌娃当家

来源:落初 作者:王宴宴 分类:都市 主角:顾贞贞李氏 人气:

主角是顾贞贞李氏的小说《弃妇再嫁:萌娃当家》此文是王宴宴原创的都市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俏丽小寡妇抚养遗腹子,凭借花样多变的纸巾发家致富。这王爷,嫁入豪门?对不住,本姑娘就是豪门。这位小姐,说我窥伺你未婚夫?拜托,你自己看好你家男人。太后娘娘?我抢你的初恋探花郎?别开玩笑好吧?等等,这位将军,你说你是我家相公?对不住,我家相公土里埋了很久了。啥?我家相公真的没死?——————歪歪频道:90863992想催稿的来这里,一般没事儿我会在这里呆着。作为一个断更N久的人来说,发布自己的大本营那就是找虐啊!没错,我就是来找虐的!催告的尽管来吧。来不了歪歪的可以用书中人名做敲门砖进这里催稿:169222065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夫妻多年,李氏怎会不知白詹所思所想?对上他那痛惜的眼神便知他想起那两个夭折的孩子,李氏呐呐着不知如何反驳,索Xing起身离开。

“公公,您息怒。”顾贞贞见白詹面色不好,忙捧上一杯茶,又问:“您的药呢?在哪儿?”

咚咚也扑上前去,小手在白詹胸口轻轻拍抚帮忙顺气,

白詹身体不大好,平常看着没啥,但是不能动怒,动怒就会头晕,也就是现代所说的高血压。

因着这个,大夫给他配了药丸,若是身子不舒服的时候就吃上一丸。

白詹接过茶喝了一口,摇头道:“我没事。”他放下茶碗,解下腰间巴掌宽的腰带,用尾指挑断背面的线头,拆开,从里面掏出厚厚一叠银票来塞进顾贞贞手里:“你拿着。”

“公公。”顾贞贞张口结舌的看着手里新旧不一的银票,婆婆李氏对家里钱财把持甚严,白詹这些私房钱怕是存了不少年月吧?她连忙塞回去,道:“我不能拿。”

“你拿着!”白詹生气了,拉着一张脸,道:“你们未分家就搬出去住,还是住在别人家的别院里,我虽然不喜,可到底是坤儿逼迫所致,我也无法。如今你要进京,这分家之事我也会招人办妥,你放心就是。”

分家……

顾贞贞面色一白,作坊虽然交给她打理了三年,到底还是白家公中产业,她如今私自做主卖掉,公公白詹虽然不说什么,李氏怕是要把她给吃了吧?

显然白詹也顾虑到这一点,是以在得知顾贞贞卖掉作坊之后就一直瞒着李氏,可是瞒得了一时瞒不了一世,未免夜长梦多,他才同意顾贞贞早些走。

见顾贞贞如此反应,白詹也知她没想到这一层,转身去内室拿了早就写好的分家协议,道:“这是分家协议,你签上名字就带着咚咚赶紧走吧。越快越好。”

顾贞贞怔了一下,赶紧看分家协议,上面已经签了见证人的名字,竟然连叶天南也签了名,如今只剩下她跟白坤两人的签章了。

分家协议写的简单明了,白家两处宅子,一处现下住的二进宅院,一处一进破旧宅院,二进归幼子白坤所有,一进归长子白均遗孀顾贞贞所有。

其余资产,作坊一处,铺子两处,作坊归顾贞贞,其中所有作坊欠债盈利均归顾贞贞个人所有。两处铺子归白坤所有,负债盈利亦归白坤。

因顾贞贞要照顾幼子不便奉养双亲,因此公公白詹,婆婆李氏跟幼子白坤一起居住,顾贞贞每月需缴纳一定数量的银钱作为两位老人的生活费。

乍一看在钱物分配上对顾贞贞很不利,因为作坊的实际状况是卖掉作坊以及地皮的银子尽够还债,虽有剩余也不过百八十两,跟另外两处一直盈利的铺子的价值相去甚远。

然而顾贞贞明白,白詹如此做才是保全她跟咚咚的唯一法子。

顾贞贞毫不犹豫的签了自己的名字按上手印,此时白詹再把那一叠银票递过来,她便没再推辞。

白詹将分家协议收起来,道:“快走吧。等坤儿签了字,我让人给你捎去京城。”

顾贞贞知晓白詹维护之意,郑重的敛衽行了大礼:“多谢公公。”

咚咚见娘亲如此,也是似模似样地拱手弯腰行大礼:“多谢祖父。”

“乖。”白詹喉头滚动,长子战死沙场,唯一让他安慰的便是咚咚这个聪慧的遗腹子,如今他要离开白家,离开建宁,再相见又不知是何年何月,他忍住眼中翻滚的泪意,拉起咚咚,摸摸他的头,随即把他推给顾贞贞,摆手笑道:“快走快走。”

顾贞贞深深地看一眼白詹,抱起咚咚转身便走。

离了白家,顾贞贞径直去了叶家。

顾贞贞现在居住的地方是叶天南提供的一处宅子,便是里面用的下人也是叶家的人,她要走自然要去叶家辞行。

谁知叶天南并叶承天并不在家。

顾贞贞蹙眉,叶天南帮了她的忙,又借宅子给他住,不亲自说一声着实过不去,她想了想,问管家:“可知你家老爷少爷去了哪儿?”

管家看一眼顾贞贞,垂眸掩下眼底轻蔑,恭恭敬敬道:“娘子有什么话让我转告便是。”

顾贞贞不是傻子,自是听得出来管家话里的疏离,既然人家不愿意见她,她还不乐意见他们呢,她垂眸笑道:“也不是什么大事,我要离开建宁了,所以过来跟叶公子道别,同时谢过他这段时间的照顾。”

管家诧异皱眉,盯了顾贞贞一眼,见她眸光清澈,不闪不避,掩下心中惊讶,点头道:“我会转告我家少爷。”

“那就麻烦您了。”顾贞贞颔首道谢,不多停留片刻转身便走。

管家意味深长的看着顾贞贞的背影。半个时辰后,一封信从叶府送出,直奔京城而去。

顾贞贞早有离开的心思,因此对于如何进京城早已打听清楚。

虽然最近各地不大太平,可是从建宁到州府是很安全的,到了州府再从水路进京就会顺利许多了。

顾贞贞回去后收拾了行礼,轻装简从的带着咚咚去了州府。

从州府往京城的船只每隔半月一趟,也可雇佣船只去京城,这样花费就会大一些。

顾贞贞急着走,便等不及州府的船只,只能搭乘镖局押货的货船,她运气也好,到州府第二天便有一家大镖局的船只要运货去京城,可以捎带她一同前往。

一路上顺风顺水,顾贞贞常常带着咚咚在甲板上看风景,咚咚好奇,什么都问,顾贞贞也是有问必答。

“娘,你懂得好多。”咚咚佩服的看着顾贞贞,娘亲好像什么都知道啊。

顾贞贞淡淡一笑,一万个为什么她可谓是倒背如流,还应付不了一个孩子?

眼见天色渐晚,运河上凉风习习,顾贞贞拉拉咚咚,笑道:“天晚了,我们该回了。”

咚咚依依不舍的看着岸边越来越繁华的景致,拉着顾贞贞的手晃一晃,道:“娘,我听说今晚船会在金陵停靠一晚,我们去金陵看看吧?听说金陵晚上很繁华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