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女国土局长

更新时间:2020-05-23 09:09:26

女国土局长 已完结

女国土局长

来源:落初 作者:陈玉福 分类:都市 主角:李远平郭在容 人气:

经典小说《女国土局长》由陈玉福所编写的都市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李远平郭在容,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丰山市国土规划局上城区分局女局长李远平,因为有人实名举报,被中共丰山市纪委双规。李远平以“耍泼”“绝食”为要挟,要求与新纪委书记郭在容直接对话。她怕被录音,就用手指头沾鸡蛋汤汁在桌子上写下了“你放了我,给你1000万”的字样,新纪委书记郭在容大惊失色……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1

在这之前,黄仁宇为官几十年,不但在金钱上没有动摇过他坚定不移的信念,而且在作风问题上也是很过硬的。今天,是社会现实,确切地说是儿子的房子问题,使他在一生的清名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遗憾的,也是无可奈何的黑色印迹。

现在,黄仁宇一听李远平说的“赚钱游戏”是和她上床时,醉眼蒙眬的他一下子亢奋起来了。想到和她上床就能赚到五万元时,不是很漂亮的李远平一下子生动起来了……就像探宝者一下子发现了宝藏一样。宝藏虽然在山顶上,可他有能力爬上去。于是,他就一股脑儿的往上攀,因为山顶的宝藏太诱人了,所以他没有时间看身边的风景……他就像凿岩机的钻头,不费吹灰之力就穿透了厚厚的山岩;又像威力巨大的弹头,一下子命中了目标并迅速的炸开了;他更像一个没有经验的攀岩者,大汗淋漓时不但没有休息而且还一鼓作气的攀登,攀登……

功夫不负有心人,他终于爬上山顶了……可这里的“宝藏”已经对他失去了吸引力……因为,他就像一座大山一样轰然坍塌了……

“爬山”过程中的劳累,没有让黄仁宇退却。他以为山上的风景应该是最好的,也是最美的。爬上山顶后,他才发现这里的景致远没有半山腰的好看。可惜的是,刚才他没有仔细地看半山腰那些让他怦然心动的东西。既然山顶上没有什么看的,不如偷个懒休息一下再说。于是,气喘吁吁的他就躺在“山顶”上睡着了……如雷的鼾声,在李远平的耳朵里,成了美丽无比的音乐;他浇在她身上的汗水,就像盛夏里长途跋涉者手中的冰激凌,凉透了她的身体也爽透了她的心……

黄仁宇醒来后的第一句话就是:“能吃能睡,是世界上最大的幸福啊!”

李远平呵呵呵笑着说:“大哥呀,你真厉害,刚才把我都瓢起来了……呵呵呵……”

“你说吧,让我为你做什么?”

“暂时不需要你做什么。呵呵呵,等妹妹需要的时候,自然会告诉大哥你的。”

“千万不要客气,我什么都没有,在没有退休以前,手中还有一点点权力。你说吧,你现在是副科级,你希不希望进一步,当局长?”

“呵呵呵……既然大哥这么说了,我可就说了?”

“直说无妨。”

“等到江若琳调走的时候,你顺其自然让我当国土规划分局的局长就可以了。”

“呵呵呵……好好好,我答应你!”黄仁宇说着又扑到了李远平:“不过,你答应我,我先把你吃了……”

李远平呵呵呵笑着说:“你返老还童了吗?你?嘎嘎嘎嘎嘎……”

2

几天后的一个下午,丰山市国土规划局上城区分局局长江若琳给副局长李远平打了一个电话,说你马上到我办公室来一下。李远平呵呵呵笑着说:“局长,我这就过来。”不一会儿工夫,李远平就到了:“呵呵呵,局长,我到了。”

“李局长啊,来,坐。”江若琳请李远平坐在了沙发上,然后取出了几瓶红茶饮矿泉水,放在了李远平和自己的面前:“你想不想坐在我这把椅子上啊?”

“呵呵呵,局长,你什么意思嘛?”李远平说着打开了红茶饮矿泉水,喝下了一小口。

“我就要调任丰山市国土规划局副局长了,你赶紧活动这个分局局长的位子吧。”江若琳说着,也喝了一口红茶饮矿泉水。

“什么?”李远平没有想到黄仁宇说到就马上做到了:“局长,呵呵呵,你真的要走啊?”

“这还能开玩笑啊?我说的是真的。”

“呵呵呵,局长,我问你,你能不能推荐我一下?”

“远平啊,我们谁跟谁啊?我不推荐你难道会推荐别人吗?”

“呵呵呵……我又不是局长肚子里的蛔虫,我怎么知道你要推荐谁啊?”

“远平啊,这样说就不够意思了。你知道什么是‘铁哥们’吗?”

“呵呵呵……局长,我不知道。”

“一块儿扛过枪的,一块儿嫖过娼的,一块儿分过赃的。”

“呵呵呵,一块儿扛过枪的是战友,一块儿嫖过娼的是嫖友,一块儿分过赃的是什么啊?”

“是……是同流合污的‘污友’吧。”

李远平呵呵呵地笑着,都快喘不过气儿来了。江若琳说得多好啊?她每拿到一笔好处费,都少不了分给江若琳一部分,所以她和江若琳早就同流合污了。现在江若琳说他们两个是“污友”,她就感觉用“污友”来说他们两个的关系还真有点形象呢!

“笑什么啊?”江若琳也笑着说:“我难道说错了吗?”

“呵呵呵,没有,没有,我只是觉得局长说得非常形象。呵呵呵……”

江若琳说他们是“污友”,是因为他和李远平是一个战壕里的战友了,而且通过并肩作战,他们之间已经形成了一个利益链条。李远平在下面,是他的“小金库”,属于奋战在第一线的战士;他在上面,是运筹帷幄的将军,负责给李远平保驾护航。他当上市局副局长前后,要做的事情就两个:一个是一定要把李远平扶起来,当上分局的局长。李远平能不能当上局长,他江若琳没有主动权,可是他知道,无论是自己还是李远平,在区里都是有关系的。所以,他这推荐李远平进一步也是很重要的。所以,提拔李远平他这里没有一点点问题,问题在区上。所以他现在能做的就是让李远平主动出击,一定要占住这个位子。第二个就是努力奋斗,争取早日当上市局的局长,而能不能顺利的当上市局的一把手,还需要李远平这样的“污友”继续源源不断的给他提供充足的污染源呀。

“远平啊,我肯定会推荐你的,这一点你放心。接下来的问题是怎么去争取这个局长的位子,这就是你的事情了。我希望你不惜一切代价,一定要把这个位子掌握在我们的手里。”

“呵呵呵,谢谢局长,我会努力的。”

“好!我就等你胜利的消息。”

“呵呵呵,谢谢局长。我回去了。”

来到自己的办公室后,李远平不由得呵呵呵笑了起来:你看看,金钱这个东西可真是个好东西啊!几天前,她才给了黄仁宇五万元,现在,好消息就来了。如果说,是金钱把她和江若琳捆住了一起的话,那么,现在,又是金钱让她和区委大人物的关系更加靠近了一步。按照科学发展观的思想,她李远平从现在开始,她的未来就步入了良性循环的轨道。为什么这样说呢?江若琳就不用说了,按江若琳的说法,他们已经成了一个战壕里的“污友”了。而黄仁宇就不同了,过去的黄仁宇是清官,针插不进、水泼不入。可现在,突然的黄仁宇就变了。她没有想过黄仁宇改变的原因,至少有一点她是清楚的。再过上半年多一点点,黄仁宇就退下来了。他老人家一定是赶在退下来之前,小小的捞上一点,既不影响他的清名,也不能把退休后的日子过得太过寒酸,如此而已。他今天能收我的五万元,明天就能收我的10万元,那么后天呢?我们是不是就会成为牢不可破的一种关系了呢?如果是这样,这个局长的位子舍我其谁呢?

那么,当上局长后呢?我是不是还得找一个官比黄仁宇更大的后台呢?我总不能在局长的位子上干到退休吧?局长上去,应该是副区长或者是副书记。现在的行情是,一个局长的位子50万元,那么,一个副区长就应该是100万元?两百万元?或者更多?不管怎么说,钱是个好东西,钱多了不烫手啊!

就按照江若琳说的,我先当上这个局长再说。江若琳只知道区里有路小雨给我说话,殊不知我现在又多了个黄仁宇。如果说路小雨一个人努力有点问题的话,那么,现在再加上一个管干部的副书记,那她这个局长的位子就是双保险了。好的,说干就干,我现在就去找黄仁宇,一次性给他送个够。然后再去找路小雨,再也不能白使唤路小雨了。过去是没有钱,就是想送也没有那个资格。现在不同了,现在的她已经是有钱人了。那么,究竟给他们送多少合适呢?黄仁宇送多少已经不是什么问题了。别人送的他不敢收,而我李远平的他一定会收的。但是,给路小雨送就得悠着点了,送到少了,不足以表达我的心,送多了会把他吓坏的。

给路小雨送多少合适呢?哎,就送五万元吧。但愿因此不要吓坏了这个她曾经的丈夫。想到路小雨时,他就想,在共产党的干部里面,不请不送并不都是原地不动的。路小雨就是一个例子。他虽然在工作上雷厉风行,干出了不小的成绩,可是,他除了逢年过节礼节性的看望领导以外,从来没有给领导送过钱和大的物品。由此她还问过路小雨呢,路小雨的答复让她这个满脑子金钱观的人也无话可说了。路小雨说,现在的干部中,有三分之一的干部是实实在在凭本事干上来的。因为,领导也不愿意让所有的庸才都上来把党的事业给断送掉呢!还有三分之一的干部就是凭关系,凭请客送礼上来的。这些人中间,也不乏一些能干工作的人。他们之所以拉关系走后门,就是为了争取一个干事的平台。剩下的三分之一就完完全全是“一张报纸一杯茶,两幅扑克打一天”的庸才了。当然了,在他们中间,既有拉关系走后门上来的,也有“三十年的媳妇熬成婆”的默默无闻者……

说到这里,难道李远平没有工作能力吗?难道她是庸才吗?实实在在的说,她确实不是庸才。无论是开始工作的淮安乡供销社,还是为路小雨领导的拆迁办,李远平都做出了突出的成绩。这是人所共知的。如果李远平像路小雨那样脚踏实地地干,无疑她也能干出一番成绩来的。可是,由于她家境贫寒的缘故,再加上学历低的原因,还有拜金主义思想的侵蚀,等等等等,才使她的欲望、贪心有了无休止的膨胀。

3

周萌萌得到江若琳提拔的消息时,正好在省城参加“爱心慈善奖”的颁奖大会。这些年来,随着周萌萌公司的不断发展,她做出了不少善举。尤其是捐款修建上城区淮安乡的乡村公路以及李远平所在村的“周萌萌希望学校”的举动,使她一举成为了丰山市以及全省的明星慈善家。

她接到弟弟周启生打来的电话后,马上到大会组委会请了假,准备连夜赶到丰山为弟弟活动上城区国土规划分局局长的位子。

不管是自己“明星慈善家”的荣誉,还是弟弟周启生现在的副局长这个位置,周萌萌都非常的感激她的“局长妹妹”李远平的。那时候,虽然李远平最初的目的仅仅是希望周萌萌给她的家乡修路建校,并以此为自己打光棍的哥哥创造一个娶媳妇的条件。可是,就是这样一个非常功利的提议,却在周萌萌这里赢得了非常高的赞誉。周萌萌想,李远平要是改行的话,那一定是一个杰出的企业策划人才。李远平的出色“策划”,加之周萌萌公司的成功宣传,使这两个投资并不是很大的善举,给周萌萌公司赢得了巨大的社会效益。今天,周萌萌之所以成为了全省的“明星慈善家”,这都跟李远平的“金点子”是分不开的。

还有弟弟周启生的今天,也跟这个“局长妹妹”有关系。那一年,无论是周启生还是周萌萌,他们的希望都是那个国土规划分局土地交易管理中心主任的位置。可是,李远平匠心独具,提出了让周启生争取副局长职位的建议。有句话不是叫做“不怕做不到,就怕想不到”吗?周萌萌是个出色的社会活动家,这件在别人看来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在周萌萌这里变成了可能。所以,周启生就一下子完成了由副股级到副科级的跨越。凡此种种,都博得了周萌萌对这个“局长妹妹“的好感。当然了,周萌萌并不知道这一切都是李远平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才给她提出来的。当然了,这样一个皆大欢喜的结果,也是李远平没有想到的结果。无论是歪打正着也好,精心策划也罢,反正最后的结局是两方面都需要的一个很好的结果。

在感激李远平的同时,周萌萌还是有点儿担心。她担心的就是李远平想“拿下”她男人岳麓山的那一句话,她知道,李远平不但是那种说到就能做到的女人,而且也是个可怕的女人。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如果自己的男人真让这个李远平盯上了,那就是一件特别麻烦的事情。这也是周萌萌不希望李远平当国土局局长而希望她弟弟周启生当这个局长的原因之一。有时候坏事也能变成好事,你李远平是副局长,我弟弟周启生也是副局长,两个人虽然所干的工作有天壤之别,可是,周启生也是有资格竞争这个副局长的。过去,周萌萌是希望李远平好,李远平越好对她周萌萌就越有利。可是,现在的情况有了变化了。这个可恶的李远平竟然打上了她周萌萌男人的主意,那么,她就一定要报复李远平。而报复的具体手段,就是不希望李远平上升得太快了。

在返回丰山市的路上,周萌萌躺在车上继续想着心事。她这样对待李远平,在心理上已经没有任何问题了。可是在表面上还是有问题的,因为和李远平竞争局长的不是别人而是她周萌萌的弟弟周启生呀!那么,这个事情该不该告诉李远平呢?答案是肯定的:不能告诉!这个道理很清楚,论资历李远平比周启生老,周启生在争取土地交易管理中心主任的时候,人家李远平就是副局长。论成绩,李远平在工作上取得的成绩那可是有目共睹的。你周启生干了些什么?不就是平平庸庸的在副局长的位子上待了两年吗?

经过周萌萌的深思熟虑,她还是认为周启生竞争这个副局长困难重重。当然了,这要看这件事遇到了什么人的头上。要是一般人,要想获得这样一个位置,那肯定是比登天还要难。可是,遇到她周萌萌的身上,这样的事情就是有可能的了。因为,在周萌萌看来,世界上一切不能实现的事情,只要努力皆有可能实现。首先,她弟弟周启生已经有两年的副局长资历了,这是提拔的唯一依据。其次,周启生有她这个能够呼风唤雨的姐姐呀。只要是她周萌萌想做的事情,就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原因很简单:她周萌萌有足够得到这个位置的资金保障。第三,周启生比李远平年轻。按照干部年轻化的原则,这也是一个有利条件。

但是,这一切都不能给李远平说。因为,周萌萌知道,现在的李远平肯定也在为这个局长的位置而奔波呢!就是在这样一种情况下,我周萌萌能给她说这样的事情吗?可是,不告诉她这些,是有点儿问题的。因为这纸里是包不住火的,如果接下来让李远平知道实情了,这多不好意思啊?

想来想去,还是得告诉她。这样做可以达到两个目的,一个是她把弟弟的事情跑成了,李远平也是无话可说。因为这件事我告诉过你,你没有反对就是默许,就是同意。第二个恐怕是她最感兴趣的了,她要通过这件事情让李远平知道,我周萌萌是不可战胜的!我就是比你伟大,就是比你有钱有势……你一个小小的李远平竟敢和我周萌萌争男人,这简直是岂有此理嘛!你也不想想,你凭什么呀?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你长着个什么样?想到这里,她就有了一份自信了,她李远平想赶上我周萌萌比登天还难。别说是要钱了,就是要色你李远平也没有呀!嗬嗬嗬……

周萌萌笑过之后,才拨通了李远平的手机:“远平,是我,姐姐。我马上就到丰山市区了,我们见个面行吗?”

李远平不知道这个“姐姐”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就呵呵呵笑着答应了:“姐姐,我马上过来。在老地方等您。”

在“老地方”一帆风顺大酒店餐厅的包房里,周萌萌喝着服务员打开的红茶饮矿泉水,直言不讳地说出了她准备给弟弟活动局长位置的事情。见李远平没有像往日那样呵呵呵笑时,周萌萌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判断的正确的:她这个“局长妹妹”确实也在争取这个局长的位置呢!

李远平咋听到周萌萌说的这些时,她的的确确是吓了一跳。可是,她马上就坦然了:她过去除了岳麓山那件事情外,没有给这个周萌萌暴露过自己在仕途上的任何意图,现在看来,她那样做是正确的。如果说过去她面对这个“姐姐”时还多少有点儿理解和尊重的话,那么,现在,她已经基本上没有这些顾忌了。***,此一时彼一时也,今天的老娘可不是过去的李远平了。过去的李远平要钱没钱,有什么没什么。可现在的李远平已经是江湖老人了,她难道还会输给这个周萌萌吗?

于是,李远平就呵呵呵笑了起来:“姐姐呀,你考虑给启生跑官,我这个妹妹全力以赴支持!”

周萌萌见李远平呵呵呵笑了,就说出了下面的话:“我的妹妹呀!你放心,我把弟弟的事情办完后,我马上就跑你的事情。”

“呵呵呵,姐姐,跑我的事情?我能有什么事情啊?”

周萌萌和李远平相比,相对简单一些,她没有李远平那么多的花花肠子。她见李远平没有反对她的想法,就有点儿不好意思了。有了不好意思,就有了一点点愧疚。我这样做,也确实是有点儿过分了。不行,我不能这样子做人。她想,自己要是把李远平的事情也能办好的话,相信她这个“局长妹妹”也不会对她这个姐姐有什么意见的。所以,她见李远平一如往常了,就说出了她心中为李远平安排好的一切:“你在区上所有的部门选,你看哪一个部门的正职适合你?我不管花多少钱,我都为你跑成了!”

“呵呵呵,姐姐好大的口气啊!快赶上组织部长了!”李远平嘴里这样说着,心里却在说:***周萌萌,老娘我什么样的正职都不要!老娘我就要这个国土规划分局的局长!

“妹妹,你姐姐我虽然不是组织部长,可我有这个条件啊!你放心吧,我一定为你争取!”

闹了半天,又变成了“争取”啊?呵呵呵……李远平在心里早就把这个周萌萌踩了个半死了,可嘴上还是周萌萌爱听的话:“呵呵呵,姐姐啊,那我就谢谢姐姐了。”

4

翌日早上上班后,周萌萌就开始为弟弟的事情活动了。她打电话给上城区分管土地规划的副区长吴美廷说:“吴区长,您在办公室吗?您要是在的话,我过来一趟。”

吴美廷一听女企业家周萌萌要来找他,就高兴地答应了:好的,我在办公室恭候大企业家的光临。

吴美廷放下电话后想,这个周萌萌找他会是什么事情呢?不管她找他是什么事情,只要是不违反原则的事情,他一定会给她办的。因为,他知道,周萌萌的后台是市里分管干部的副书记岳麓山。所以,这个周萌萌他非但不能得罪,而且在必要的时候,还要给予关照。

周萌萌推开吴美廷办公室门的时候,吴美廷正在接一个电话。他站起来用手势请周萌萌坐在了离门口不远的沙发上:“你看这样好不好?你先打前站,去一趟,要是有问题,我再上去。……好,就这样……再见。”

周萌萌见吴美廷笑吟吟地过来了,就迎上去握住了吴美廷的手:“吴区长这么忙,我还来打搅,真是不好意思啊。”吴美廷笑着说:“说什么呐,你这么大的企业家,我还请不来呢!坐坐坐。”

吴美廷在茶几旁边的一个纸箱里取出了两瓶红茶饮矿泉水,把其中一瓶的瓶盖打开后递给了周萌萌:“来,先喝点水吧。”然后他又把另一瓶红茶饮矿泉水打开,自己喝了一口:“怎么样,最近忙吗?”周萌萌喝了一口水:“还行,再忙也没有首长忙啊。”

“你前一段捐助了不少公益事业,效果非常的好!我非常钦佩。”

“吴区长,我们还做得不够,还要继续下去呢。”周萌萌直奔主题:“区长啊,我今天来可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啊!”

“你请讲。为我们的企业家服务,是我们的职责嘛。”

“区长,我可就直说了。不过,我今天可是纯粹的私事,是请区长给我帮忙来的。”

“周总客气了,你说吧。我要是能够帮上忙的话,我一定尽力而为。”

“我弟弟周启生是区国土规划分局的副局长,现在,他们江局长马上就要走了。你看能不能考虑我弟弟一下呢?”

“你来得正好,我们正在酝酿局长人选呢。不过,我们实事求是地说,这个位子应该是李远平的。”

“李远平工作能力强,她应该还有机会。我弟弟就不一样了,趁您区长手中还有权的时候,您无论如何得帮我。”

“这个没有问题,我是分管副区长,我会向区长以及区委力荐的。但是,最终的结果还是区委常委会定,这你是知道的。”

“这我知道。吴区长,我周萌萌的为人您是知道的,我是个知恩图报的人。”周萌萌说着从包里掏出来了一个小信封:“我知道区长爱茶,这是点茶叶钱,区长有空了买点茶叶喝吧。”

吴美廷打开信封一看,是一张银行卡,一个纸条上还有密码。他把银行卡装进信封后推给了周萌萌:“周总,我这里你放心。我不会收你的东西的,我就是不看僧面也得看佛面,你说是吗?”

周萌萌又笑吟吟的把信封推了过来:“区长,不就是一点茶叶钱吗?你一定得收下。”

吴美廷这回直接把信封装进了周萌萌的包里:“我说什么也不能收,这是原则。”

“吴区长,你这不是陷我于不仁不义吗?”

“这样,周总,等我们共同把你弟弟的事情办好了,你请我吃大餐怎么样?”

“好吧。”周萌萌站起来说:“吴区长,我听你的。我弟弟这件事就拜托你了。”

“没问题,我绝对竭尽全力。”

周萌萌又向吴美廷伸出了手:“区长,谢谢!”

“不用谢。”

“您留步吧。”

“好。我送你到楼梯口。”

在吴美廷的再三坚持下,周萌萌才让吴美廷把她送到了楼梯口。等楼梯门关上后,吴美廷才离开了……

5

下午下班的时候,李远平已经把车子开到了区委的后门。李远平给黄仁宇发了一个短信:“我已经到您楼下了。等您。”很快,黄仁宇回信了:“你先去,我马上到老地方见你。老坐你的车,会让人发现的。”李远平呵呵呵笑着回信:“好的,老地方吃饭,不见不散!!!”

晚上,在一帆风顺的老地方,李远平又和黄仁宇重复了上一次在这里吃饭的程序。他们在玩“赚钱游戏”之前,是在这里喝的酒。虽说这一次和上一次的内容基本上是一样的,可也有区别。比如说,喝酒,上一次黄仁宇是放开量喝的,可这一次黄仁宇是点到为止。李远平呵呵呵笑着劝酒时,黄仁宇喊出了一句地地道道的秦腔:“你让我喝高了,老夫我怎么去上战场啊——”

李远平没有听说过黄仁宇会喊秦腔,可今天他喊的秦腔是字正腔圆、雄壮有力。是男子汉英雄气的自然发泄,是气吞山河的呐喊……这一喊不要紧,直喊的李远平心旌摇曳,波涛汹涌起来:

眼看着情哥哥,

越走越远了,

你把你的尕妹妹给闪下了;

狠心的大哥哥呀,

指甲嘛就连肉着分开了;

黑心的大哥哥呀,

你把尕妹妹的心肝肺掏走了……

这是一首地地道道的凉州花儿,可从李远平的口里唱出来的时候,简直就是天籁之音!黄仁宇听过不少的青海花儿,还有甘肃的河州花儿,但他从来没有听过这样优美动听的凉州花儿。在李远平声情并茂唱的时候,黄仁宇仿佛看到一个村姑,她站在自家院子的墙根里,先看到的是情人的影子,一直到那影子消失了……村姑心中的痛,就像是指甲和肉分开了……简直是血淋淋的生离死别啊!

“远平啊,你唱的这是什么花儿啊?好像是只唱了个结尾,为什么没有开始呢?”

“黄书记,你真了不起,我唱的的确是后半截子。我妈妈是凉州人,这首歌是我小时候妈妈唱给我的。我现在就给你唱前半截。”

在黄仁宇的掌声中,李远平唱了起来:

一道道的山来着哟,

两道道山,三道道山。

噢,情哥哥上了新疆,

啊……情哥哥上了新疆……

“远平,”黄仁宇已经完完全全进入到了凉州花儿中了:“一个村姑,在墙根里送她的情人到新疆去搞副业,她看着情人走过一个山头,又走过了一个山头,直到她看不见情人的影子时,那感觉就像是指甲和肉分开了,就像是心肝肺让情人给掏走了……是不是这个意思啊?”

“你说得太对了。”李远平幽怨的眼神看着黄仁宇:“可是,你知道吗?自从那天开始,我的感觉就是这个村姑的感觉。”

黄仁宇自然而然地就把李远平搂在了怀里:“远平啊,我们是人在官场身不由己啊!我们总不能天天在一起吧?你说对不对啊?”

“大哥,我们上去吧。”

黄仁宇点点头说:“好,我们走!”

到了卧室后,李远平给黄仁宇抱来了10沓子百元大钞:“大哥,你收下吧。”

黄仁宇生气了:“你这是干什么?我们刚才还唱的是‘情和义’,这一回头就成了交易了?”

“你大错特错!”李远平也生气了:“既然我们是有情有义的一对,为什么我就不能为你分担一点儿忧愁呢?我能眼睁睁地看着你们老两口和儿子儿媳住在一起吗?那样多么的不方便啊?”

黄仁宇发现,李远平生气的样子特别的好看。大概是刚刚喝过酒的原因,只见她杏眼圆睁,又面若桃花……黄仁宇仿佛又看到了山顶上的宝藏,他不管三七二十一,扔掉衣服,就把李远平扑倒在了床上……

一场激烈的战斗后,黄仁宇像一座大山一样瘫倒在了李远平的身边:“妹子,你说吧,让你的大哥为你做点什么?”

李远平呵呵呵笑着说:“你不是已经在做吗?”

黄仁宇一下子翻起了身:“你怎么知道了?”

“呵呵呵,你告诉我,江若琳要调走,是不是你的注意?”

“腾不出位子来,我怎么帮你?”

李远平在黄仁宇的脸上亲了一口:“呵呵呵,这还差不多,我没有白爱上你这个老家伙!”

黄仁宇告诉她,明天,他就安排组织部门找她谈话。最多下个礼拜,她就可以新官上任了。

李远平像个发了情的母豹子,一下子又把黄仁宇压倒在了“山下”:“呵呵呵,我今天非吃了你不可!”

黄仁宇英雄气不减当年,翻身就爬上了高山……

6

就在黄仁宇精疲力竭在山顶休息的时候,一个电话打进来了。他一看是区政府吴美廷副区长的手机号,就接上了:“美廷,什么事啊?”吴美廷说:“老哥哥,是十万火急的大事儿,我马上要见到你!”黄仁宇懒洋洋地说:“我现在没有时间……”李远平分明已经听到了电话里的内容,她闷上电话对黄仁宇说:“可能是工作,你不能因为我而耽误了工作!”

黄仁宇满意的看看李远平:“美廷,你在什么地方?我马上过来。”

吴美廷和黄仁宇私交不错,所以说话就比较随意:“我在办公室,你说个地方,我过去。”

“这样吧。”黄仁宇说:“我在一帆风顺大酒店的一楼大厅等你吧。”

李远平非常满意黄仁宇的表现:“呵呵呵,我的老公啊,这还差不多嘛。你去吧,我在床上等你。”

黄仁宇穿好衣服来到了一楼大厅,等了半支烟的功夫,吴美廷就来了。他开玩笑说:“老哥哥,你怎么在这里啊?不会有什么情况吧?”

“瞎说八道什么呀?我还能有什么情况?有情况也是你们年轻人的事情,跟我这个老头子有什么关系嘛?”

吴美廷笑嘻嘻地说:“我怎么看着老哥这些天容光焕发啊?一定是交了桃花运了吧?”

“好了,说你十万火急的事情吧。”

“我们到茶屋去说。”吴美廷说着就带黄仁宇到了一边的咖啡厅:“老哥,喝咖啡还是红茶饮矿泉水?”

“那就红茶饮矿泉水吧。”

吴美廷点好红茶饮矿泉水和果盘后轻轻地说:“今天的周萌萌找我了,他要我帮他弟弟一下。我想那就明天找你说吧。没有想到的是,她刚才又一个电话把我从被窝里给撵了起来。老哥,你知道的,她在市里可是有背景的,我不敢得罪啊!我说明天说吧,她说过了今天晚上,黄花菜就凉了。”

“究竟帮她弟弟什么忙?这么急?”

“她弟弟不是在国土规划分局当副局长嘛,现在又瞄上了局长的位子。”

“真是恬不知耻嘛!这怎么可能呢?他那个副局长的位子还没有捂热呢,这不是得寸进尺吗?”

“我也是这样想啊。可是,我估计市里有领导已经给我们区长打过招呼了。”

“美廷啊,我估计周启生这事儿没戏!”

“为什么啊?”

“李远平的工作能力、工作资历在那里放着哩,我总不能睁着眼睛说瞎话吧?再说了,江若琳推荐的也是李远平。同时,李远平的后面还有一个路小雨呢!”

“这么说,这事情真的没戏了?”

“没戏。”

吴美廷握住黄仁宇的手说:“我现在就去给周萌萌说去。如果要上常委会,你投周启生一票怎么样啊?”

“到时候再说吧。”

送走吴美廷后,黄仁宇马上拨通了区委组织部长的电话号码,他告诉朱部长,本来打算明天以后你们找国土规划局的有关人员谈话的。可是,现在情况有变。这太不正常了!也太过分了!你马上带人分头找国土规划分局的同志谈话,明天早上,你就代表组织部宣布对李远平同志的任命。主意,今天晚上的谈话是你们组织部门按照区委的意见,决定的临时性措施。如果有什么问题的话,我直接给书记说!

朱部长说:“书记,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分头给他们打电话通知,我们集中在国土规划分局里谈。您放心吧,今天晚上的事儿是我们组织部的临时决定。”

“好的。你马上就办!我听你的消息。”

黄仁宇上楼后,李远平就接到了组织部的电话,她正在那里呵呵呵的笑呢,这黄仁宇就来了。她一下子扑上来抱住了黄仁宇的脖子:“呵呵呵,你是远平的好老公啊!”

“快去吧。情况有变,我担心出问题,所以,我才让他们连夜谈话,让你马上上任。”

“呵呵呵,是谁这么牛逼啊?”

“在丰山市,除了那个周萌萌,还会有第二个有如此能量的女人吗?”

“呵呵呵,好一个自不量力的周萌萌,竟然敢打我李远平的主意?呵呵呵,我有老公的支持,我一定会百战百胜的!”

“快去吧。我等你回来。”

李远平送了黄仁宇一个香吻:“呵呵呵,老公,我走了!再见!”

7

李远平走出楼梯的时候,突然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背影。她加了几步才发现,这个熟悉的背影不是别人,就是她担任国土规划局长的克星——她的“姐姐”周萌萌。她和另外一个男人拐到酒店后门旁边的小电梯门口的时候,那里的声控灯亮了。和周萌萌一起的不是别人,正是丰山市市委副书记岳麓山。

坏了,岳麓山不仅是中共丰山市市委主管干部的副书记,而且是她李远平的梦中情人啊。这个时候,他和周萌萌出现在一帆风顺大酒店,难道是偶然的吗?一来,她明明知道我李远平喜欢岳麓山,可她到好,她居然捷足先登了。如此看来,***这个周萌萌就真的不是个东西!还有,周萌萌现在和岳麓山出现在大酒店里,难道仅仅是周萌萌勾引岳麓山这么简单吗?显然不是。他一定是周萌萌搬来的救兵,他来上城区,一定是为上城区国土规划分局局长这个位子来的。李远平在楼梯口看着楼梯因上升不断变化着的数字,她要知道他们幽会的目的地在几楼。电梯到10楼时停下了,一会儿又下来了。很显然,周萌萌和岳麓山是在10楼出的楼梯,至于他们住在多少号房间就不得而知了。

她认真地观察了一下楼梯口的四周,才知道这里即是一个死角,也是一个盲区。酒店的后门,也就是酒店员工的通道,现在已经锁死了。如果是上班时间,这个员工通道应该是畅通无阻的。也就是说,周萌萌她们要在这里上楼的话,一般人是看不到的。现在是晚上11点多种,要是把时间向后推三小时,那就是今天晚上八点多钟以前。周萌萌她们要是在那个时候来酒店的话,别说是李远平了,就是任何一个人也发现不了她们的行踪的。也就是说,如果李远平不是在这个时候走出楼梯的话,她是无论如何也不知道周萌萌和岳麓山的秘密的。

怎么办?李远平苦思冥想着,怎么才能知道周萌萌她们所在的房间号呢?10楼的房间那么多,她们究竟在哪一间?这个问题,只有前台的服务员才能回答,也只有在服务台,才能知道所有旅客的资料和房间号。可是,现在已经很晚了,要是李远平贸然的找服务员查找她们的房间号,一定会引起服务员的怀疑的。还有,她如果在这里逗留下去的话,组织部的朱部长那里也不好交代啊!想到这里,她拨通了朱部长的手机号:“朱部长,您好。我得请一会儿假。”对方问为什么?她苦笑着说:“就女人那点儿事,我得吃个药才能过来。朱部长,请原谅,我要是疼得不厉害的话,我是不会请假的。”

朱部长通过李远平的声音判断,她确实是突然生病了。如果不是,今天晚上这么重要的谈话,她是没有理由不来的。于是,他对李远平说:“李局长,这样吧。你就休息,你不用来了。但是,你必须记住,今天晚上八点半钟,我已经找你谈过话了。谈话内容是,征求对你出任国土规划分局局长一事的意见!”

“谢谢部长,我……我记住了……谢谢……”

挂断电话后,她一下子想起了上城区公安分局刑侦大队的大队长李国涛。李国涛是路小雨舅舅的儿子,她们过去因为是亲戚关系,所以走得比较近。现在,她打算请李国涛过来帮忙,李国涛是公安人员,他查周萌萌和岳麓山幽会的房间号,应该是没有一点点问题的。

李远平马上打通了李国涛的电话:“兄弟,不好意思啊。呵呵呵,这么晚了,打扰你休息了。”

李国涛的声音很大:“是远平姐姐啊?打什么扰呀,我忙完工作才准备回家呢。姐姐,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李远平一听高兴了,上城区公安分局不就在一帆风顺的附近吗:“呵呵呵,太好了。兄弟,你能不能到一帆风顺来一下呀?”

“可以呀,姐姐,我马上到。”

李远平出来到门口等了几分钟,李国涛的警车就开过来了。李远平迎上去时,李国涛下车打开了一边的车门:“姐姐,上车说吧。”

李远平上车后呵呵呵笑着,把请他帮忙的事儿说了一遍。最后她又强调说,如果能想办法听一下里面的动静的话,那我就太感激不尽了。兄弟,还有,事成之后,姐姐给你买台奥迪车。

李国涛大喜:“姐姐,你上楼等我,我马上上来。”

李远平下车后和李国涛走进了宾馆,他们一个走向了总服务台,一个进了电梯间。李国涛向服务员出示了一下警官证:“小妹妹,我公安局的。来找你查一下一个叫周萌萌的房客,她住在10楼的那个房间?”服务员在电脑上“啪啪啪”敲了几下:“周萌萌的房间号是1088号。”李国涛说:“谢谢!请你再查一查,1088号旁边的哪一间房间是空的?”服务员说,1088号房间一边的房间已经住上客人了,另外一边是储藏室。李国涛又问:“储藏室距离1088的卧室有多远?”服务员说,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1088号的卧室和储藏室应该是一墙之隔。

“好极了。”李国涛说:“小妹妹,麻烦你把储藏室的钥匙借我用一下,半个小时足够了。另外,小妹妹,为了保密期间,请你不要把我今天来这里查案的事情说出去,包括你的同事和领导。”

“放心吧警官,我们配合你们的工作是应尽的义务。可是,我这里只有客房的门卡,没有储藏室的钥匙。”

“好的,我知道了!”李国涛再一次强调说:“小妹妹,记住了,不能把我们公安来查案子的事情告诉任何人!包括你的同事和领导。”见服务员说了声“我记住了”时,李国涛大踏步地走进了电梯。到了10楼时,李远平已经等急了:“兄弟,怎么样?”李国涛径直朝那间储藏室走去,他小声地说:“跟我来吧。”

他们很快就来到了1088室旁边储藏室的门口,李国涛没有费吹灰之力就打开了储藏室的门。她们走进储藏室的门,就听到了隔壁叫床的声音。很显然,储藏室和1088卧室这面共用的墙很薄,基本上没有什么隔音效果。在李远平气得浑身发抖的时候,李国涛打开了随身携带的录音笔……

他们的动作很轻,几乎没有弄出一点点声音……可是,就在这个时候,隔壁的叫床声停下来了。紧接着传来了男人的声音:“我去冲一冲。”女人说:“哥,你是嫌你妹妹脏吗?”“没有啊。我去冲一下一身的臭汗。”

“不要嘛!”是周萌萌撒娇的声音:“哥,人家喜欢你的臭汗嘛!”

“好好好。”李远平听出来了,这的确是岳麓山的声音:“我不洗了。”

“哥,你还没有告诉我哩,我弟弟的事情你究竟管不管啊?”

“傻妹妹,我不管我怎么来了啊?”

“你怎么管啊?”

“现在显然是太迟了,已经一点过了,明天怎么样?明天我找你们管干部的黄书记。”

“吴美廷说了,他说黄仁宇说了周启生没戏。”

“呵呵呵,放心吧,我的妹妹,那我就找他们的区长。实在不行的话,我再找区委的一把手。”

“谢谢哥……”

“你怎么谢啊?”

“你随便吧。我这个人都是你的,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除此之外,妹妹就剩下钱了,你要多少妹妹给你多少。”

……

李远平已经气疯了,***周萌萌,动作还够快的嘛!老娘说过“拿下”岳麓山的话这才多久啊?这个臭婊子居然就和自己看好的男人上床了!***,这也太过分了!无论是过去她和周启生竞争土地交易管理中心主任,还是现在和周启生争夺局长的位置,她的心中多少还有那么一点点歉疚的话,那么,现在她已经心安理得了!***周萌萌,从今天开始,老子和你这个王八蛋誓不两立……

李远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那个储藏室的,反正现在的她已经坐到李国涛的车里了。李国涛大声叫屈:“看样子,姐姐你这个局长的位子是有点悬了呀。”

“呵呵呵……”李远平冷笑道:“***周萌萌……”

李国涛把录音笔叫道了李远平的手里:“好办得很,你把这个复制几份,直截了当的去找这个岳麓山,他不把这个局长给你就怪了!”

李远平慢腾腾的接过了录音笔:“兄弟,明天上午你来我办公室一趟,我把买奥迪的钱给你。另外,这个录音的事情我到了关键时刻再说吧。谢谢兄弟,你辛苦了。你走吧,我们明天见!”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