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宿世王妃:王妃很妖娆

更新时间:2020-06-01 21:48:52

宿世王妃:王妃很妖娆 已完结

宿世王妃:王妃很妖娆

来源:落初 作者:镜未磨 分类:都市 主角:庄小语李 人气:

火爆新书《宿世王妃:王妃很妖娆》是镜未磨所创作的一本都市风格的小说,主角庄小语李,书中主要讲述了:出生风尘的她被帝王赎身,一旨赐婚,无情帝王将他转手送给王爷做妃。谁知王爷所爱非她,一切不幸由此开始。背负诸多背叛与爱恨,有谁知她只是异世一缕幽魂,尊贵的王妃身份,不过只是替身!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银月满含娇羞辞了庄小语半晌,倾刻之后就携了一个小厮过来,见了庄小语,拱身一拜,“小林子拜见王妃。”

庄小语借着月光将他打量一番,五官端正,面相清秀。年纪亦是十四五岁的样子,搁现在只相当于初中生的年纪。两人站在一起,倒有些金童玉女的意思。

庄小语甚满意的点了点头,道:“你就是银月嘴里生生念念的小林子啊,看着却是有那么点意思,等我这个王妃在这个风王府里争得几分**了,就替你们两人做个媒,你就把我们银月娶回去算了。”

银月含羞带却,一声“红尘姐”喊得极为嗔怪。

倒是小林子一阵激动,遂抖擞着精神道“小林子先在此谢过王妃。”

庄小语摆了摆手道“暂不说这事。能搞到船么?”

小林子弓了弓身子,一阵为难,即而垂首道“王妃,这事怕是有点困难,本来王府的船颇多,若是有人想要游湖,也只管取来用就是。王爷平日里不管这些事。却不知什么原因,今天管家来说,说是王爷下了令,日后没他亲自准许,任何人不得私自动用王府内的船只游湖。您看这……”

“怎么会有这样的事呢?这是什么时候的事?”银月讶异的追问道。

小林子诚肯道“也是你去前不久才听管家说的,走时他还特意交代了一句,说若谁敢私自把船借出去了,王爷定不轻饶。”

银月一阵愁苦,“红尘姐,这可怎么办啊?”

庄小语思忖半晌,果然道“这个轩辕风明摆着就是冲着我们来的,我不求他一求这事怕是不好说了。”唏嘘之余,抚去一头冷汗,毕方真是好险。

看来这轩辕风城府极深,她的这点小心思只是在头脑中酝酿一番,却都被他看了去,若真使了这点小聪明,玩了语言游戏从小李子那里借了船,搞落他的这一湖荷花,还不得累及到小林子啊。

这个轩辕风当真是老Jian巨滑,万不是什么省油的灯,猴精猴精的。

庄小语自鼻孔哼出满腔不屑。

遂恍然大悟的指示道“小子林,幸好王府里禁止私自游湖了。经你一提点,我心中倒是有些眉目了。今晚你且先回去吧。有事我再让银月叫你。”

小林子恋恋不舍地将望了一眼银月,垂首道了句“小林子先下去了。”闪身退下。

庄小语转首又道“我去见一下轩辕风,你在这里等我。”

流星步伐走得远了,远远听见银月高声提点“红尘姐万不可以冲撞王爷。”

庄小语只一额首,便抛却在了九霄云外。

摸黑游逛了半个风王府,不禁一番苦叹“这轩辕风没事瞎摆什么谱,一个庭院竟也大得如此离谱。若真要漳显阔气,按两个灯笼又如何了?精神分裂不成。”

奈何本就方向感不强,又是初来乍到,游移了有些时候了,竟连轩辕风的起居地或者书房的鬼影都没找到。庄小语不禁心中诧异,若大的风王府竟也连半个可以问路的人都没有,实属诡异!

四周环视一圈,皆是浓墨一般的黑。心下一阵荒凉,哀呼唏嘘一番,毕方觉着一个箭步出来了,没拉上银月一起,绝非明智之举。

习地盘腿而坐,抚去一头冷汗……

书房中,撑了昏黄的灯,轩辕风单手撑额,微阖了双目,一副慵懒神态。

门外张落一声告禀,“王爷,属下有事禀报。”

轩辕风微起身形,唤张落进来,道“王妃有什么举动?”

张落侵香了半丝笑意,面露难色道“王爷是每个细节都要属下描述吗?”

轩辕风一个眼神,只听张落恭敬道“王妃果然找了以前静心居里当差的小林子,未果也便打发着他回去了。属下也已按着王爷的意思将府里上上下下的灯火全部灭掉,闲杂人等也已明令禁止出门。王妃在园中转了大把个时辰了。似是真的失去了记忆,并不像是装出来的。面色也没有多少异色,只是……只是絮絮的叨念着骂了王爷几番。”停顿一下又接着补充道“王妃在湖边跪着的时候,中途几番拉着银月坐下,也是除了骂了王爷几句不恭的话,其他便没有什么了。”

轩辕风暗暗思索一遭,又细细的点问了几句,庄小语的种种不良行径也便了如指撑。

随即吩咐道“出去引她到卧房见我,此前先去把许梦叫去。”话落面上暗自笑开,袒露一抹戏弄神色。

庄小语这一厢坐得有些久了,虽为夏季,这一身单衣也抵不了多少凉意。爬起身抖动了几下灰尘,无耐只得期期的找找回路了。

这挨千刀的风王府,人气指数当真是忒低了些。

意欲抬步,但见一身影闪过。庄小语心头一热,感动得几欲热泪盈眶,甚亲厚的喊了一嗓“来人请留步!”气势仿了‘天黑请闭眼’的句型。

这一下心啪嗒着了地,疾走几步,握住来人的手,心下感叹,遇见人类真好!

那人显然受了惊吓,被握住的手抖了一抖,拼了命的想要抽出,几番下来皆被庄小语拼了命的握住。

来人轻叹一声,急急避讳道“王妃,请您放开,男女授受不亲,若要别人看到如何使得。”

庄小语一听,此人看似认得夏红尘,心想熟人但好下手了些。这方才死心踏地的松了手,呵呵干笑两声道“你即认得我,对这王府该是很熟悉了吧,我打算去找你们王爷,不想天太黑竟在此处迷了路。你能带我去见你们王爷吧?”

来人拱手道了句“小人是风王府的张落,这会儿王爷在卧房,请王妃同我来。”说完四四方方的前边带起了路。

张落英明神武,Xing情肃然,自跟了轩辕风,便更被渲染得不成样子,实实一个闷葫芦。说带路就当真只管带路。只言片语未有时,庄小语只得心下暗暗鸡婆一番,这轩辕风看似还真是个贪欢的主,现下虽说天色早已漆黑一片,但睡下还是早了些。

果然是人不风流枉少年啊!

这多多少少就是古代的弊端,娱乐活动显少了些。若是在现代,这会儿看看电视上上网,都是再稀疏平常不过的事。精神头足的还可以去逛个夜市,唱个K。却不用两眼望着天花板,但觉长夜漫漫。这是庄小语自来古代一些时候的真实感受。

前方已然见了明亮的灯火,就听张落前边提点道“前面就是王爷的卧房了。”走了几步又淡淡的敷衍“王爷的卧房,小的也再不便向前了,王妃您亲自过去叫一下王爷就好,小的先退下了。”

庄小语伸着指头一阵牙牙学语,自称‘小的’的张落已经很大爷的离开了。

退堂鼓在心里打得轰隆隆作响,屋内的一盏灯明明晃晃的闪动得甚是暧昧。庄小语毕方有些腿软,颤巍巍的遥走几步,蹑手蹑脚的俯在门上听墙角。

这一俯身,当真是听出些内容来,酸诗Yin句被两人演绎得甚好,庄小语擅了一擅,掉了一地的鸡皮疙瘩。

忍了一忍没忍住,噗嗤笑出声来,也越发的兴味盎然起来。

一个卒不及防,门突然被打开了,果然是太过突然,庄小语一个趔趄,险些摔了个狗吃屎。幸好出手快,顺手抓了一根救命稻草。这一抓便是如何的死心踏地了。

但听屋内一阵抽气,庄小语稳了心神,才发现抓得救命稻草乃是一片袍椐,手劲大了竟还攥出几道褶痕来。

庄小语发出两声干笑,抬起头就见轩辕风已经阴沉了脸,面相甚凛冽。急急赔笑道“不好意思,绝非有心之举,没想到你开门的速度如此之快。下次麻烦打个招呼如何?”

轩辕风自鼻孔发出一阵冷哼,冷笑着揶揄“看王妃的意思莫不是王妃听了本王的墙角,本王开门前不给你打招呼反倒是本王的不是了?”

庄小语越发的干干一笑,“那倒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就是……就是……”瞅着轩辕风冷若冰霜的脸,便再没了自圆其说的兴致。咬了咬唇,一阵垂首。

轩辕风瞪了她一眼。低沉了声音冲里面挥了挥手道“你先下去吧。”

庄小语斜眸偷瞄了一眼,嗖得猛然抬起头,眼睛瞪得老大,情不自禁的发出赞叹,啧啧啧这许梦香肩半露的样子还真是养眼。

难怪这轩辕风一早的就跌进了温柔乡,原来是有些原由的。这样一看,刚刚他的面若寒冰,色泽乌黑,便说得通了。

于是甚理解的瞟了他一眼,不曾想这一瞟但见他的面色越发的冰冷乌黑。庄小语情不自禁的打了一个冷擅。

许梦先是冲着轩辕风一阵酥麻入骨的嗔怪,奈何这一刹轩辕风是执意要将冷酷进行到底了。

许梦见没有成效,又转首狠狠冲庄小语剜了一眼,拿腔拿调的怨念“当真是不长眼色,三番两次的对王爷不恭,你绝对是故意的。”带着一缕香风,飘飘乎乎的从庄小语面前过去了。

想是古代的胭脂水粉质量上有所亏欠,庄小语免费闻着这香风,生生被呛得打了一个喷嚏,巴巴望着她,不禁一阵苦叹,当真不是故意找她晦气,实实是忍得痛苦了,没忍住。

许梦当即绿了一张脸,庄小语赧然道“我……我绝非是有心之举。是你这……这香粉当真是独特了点。”

许梦这厢冷哼一声,摆着腰枝下去了。这梁子看似又结下了。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