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冥间录离歌

更新时间:2020-02-12 09:07:38

冥间录离歌 连载中

冥间录离歌

来源:落初 作者:沈清眠 分类:灵异 主角:夏青染冷光 人气:

新书《冥间录离歌》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沈清眠,主角夏青染冷光,是一本灵异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孟婆汤,黄泉路,三生石,望乡台,忘川河。。。一个接一个的神秘故事被开启,冥府最深处的秘密被一点一点揭开。可保长生的孟婆泪、可保情缘的白狐笔、可唤醒灵魂的彼岸花。。。诡异神秘的故事正在展开。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莫夜白抛下众人,径直走出了孟宅的地下室,出到外面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夜凉如水,冷风彻骨。莫夜白站在院子正中,看着荒凉破旧的四周,没有头绪。

另一边厢,青染正站在孟家大宅某处结界中。她的身边是一堆断开好几截的铁链,以及几只死去的狼的尸体。昏暗的灯光下,隐约能看见她身上的衣服沾着鲜红的血迹,手臂上还有好几处深可见骨的伤口。仔细想来,那日在客栈,明显就是有人为她设了个圈套。先是让那个奇怪的老人告诉她枯岭街的消息,然后又让她看见孟溪结婚之时在孟宅门口照的照片。可惜她还没来得及告诉他们这个消息,就被人袭击了。醒来之后,就被人锁在这结界里了。只希望他们能发现那张字条,及时找过来。

然而,没等来莫夜白他们,却来了一个奇怪的神秘男人。那男人戴着帽子,隐没在黑暗中。见她醒来,什么举动都没有,只好整以暇的盯着她看了半天,然后便离开了。第二次再来,便是将这群已经被魔附身的狼放了进来。青染杀死最后一只狼的时候,已经没有力气了,只能靠着墙壁歇息,强打起精神来。

脚步声再次传来,越来越清晰。青染扶着墙壁站起来,抬头看着那个神秘的男人,暗中握紧了武器。

“比我想象中厉害很多嘛。”男子低声笑着,看着眼前的情况似乎很意外。

“你是谁?”

“如果接下来你没死的话,我就告诉你我的名字。”男子的身后,是三只体型更大的狼,正凶狠的嘶吼着,挥动着利爪蠢蠢欲动。男子看着青染,如同看着一只有趣的猎物。他退后几步,摆一摆手,那三只狼听话的朝着青染走去。

似乎是闻到青染身上的血腥味,几只狼更加按耐不住了,前后朝着青染扑去,锋利的爪子似乎下一刻就能划开她的喉咙。

青染躲闪着,攥紧了手里的长鞭,全力反击。那火红的长鞭落到狼群的身上,顿时割开了它们的皮肉,结界内充斥着狼群惨叫的声音,和鞭子挥打时的破风声。昏暗中,只能见到一抹娇小的身影,潇洒的舞动着那跟带着火焰的长鞭。长鞭一卷,箍住了其中一只狼的脖子,那狼被拽起甩向自己的同伴。另外两只躲闪不及,三只狼嘶吼着撞成一堆。

青染收回长鞭,虚弱的喘息着。身上的伤口血流不止,已经染红了她半个身子。眼前的视线也开始越来越模糊,她的体力已经到极限了,只是靠着意志苦苦支撑罢了。

然而,狼群却远远不知疲倦,它们重新站起来,再次朝着青染扑来时,青染已没有力气了。长鞭再用力的挥动都不能阻止它们的步伐。

就在狼群几乎要用锋利的爪子划开青染的咽喉时,忽然整个结界震动起来。漆黑一片的空间被无数银光分割成碎片,越来越明亮。原本凶狠无比的狼群像是感觉到了某种可怕的事情,本能的想要逃跑。然而却被一股强大的力量紧紧压制在原地,恐惧地哀嚎。

青染虚弱的躺在地上,看着依旧站在暗处的神秘男子,似乎能听见他发出的讥笑声。

“真是个可爱的小猎物。我叫寻,记住这个名字。下一次,希望你还能活下来。”男子走远了,青染却清晰的听见他留下来的话。

青染强撑着坐起来,身上的伤口已血肉模糊,几乎见到骨头了。周围的漆黑渐渐散去,莫夜白打破结界,赶到青染身边时,青染已经没有力气说话了。

“夏青染。”莫夜白眉头紧皱,将青染抱起来。

青染虚弱的靠在他的怀里,看着他严肃紧张的神色,扯了扯嘴角,用微不可闻的声音道:“我觉得我还能抢救一下,真的。”

莫夜白无奈的看着怀里的女子,脚下却半点不敢停下。“你若这么容易死了,就太丢执行局的脸了。”

留在泉城已经近一个多月了,在收到商酒无数条抱怨的信息和轰炸电话之后,一行四人总算准备回去了。

莫夜白站在客栈的院子里,安静的品茶。想起那日孟婆离开前说的话,眉间微微皱起。

“我从冥间离开后,远远见过他一次,他的状态似乎并不好。接下来要怎么做,便要你自己斟酌了。”

正思索着这段日子发生的事,便见青染鬼鬼祟祟的溜过来,在一旁坐下。

“你不是被关在房间里修养吗?重伤病患。”莫夜白调笑道。

青染瞥了他一眼,自顾自的给自己倒了杯茶,拈起一块点心放入嘴里,十分满足的样子。那日回来,七月和临渊被浑身是血的她给吓到了。从她醒来到现在愣是被两人以养病的理由关在房里,确切的说活动范围只有床。今日好不容易才找到机会溜出来透透气。

“你恢复能力倒是不错,挺抗打的。”

“我觉得你是不是有些事要交代一下。”莫夜白不提还好,一提这事青染就想起那没来得及问他的满腹疑问。

“哦,对了。没跟你们说,冥王给你们买的保险过期了,这次工伤赔不了。医药费自己付吧。”

“少给我插科打诨。那个奇怪的男人到底是谁?你又是什么人?”青染放下茶杯,定定的看着莫夜白。心中似乎有个答案呼之欲出。

“你问题太多了,我该回答哪个。”莫夜白摊手,十分无辜的模样。

“那男人是谁?”想了想,青染还是问了这个问题。

“偷走契约的人。”

“为什么?”

“你当我百度啊。一次只能回答一个问题。”莫夜白摆摆手,赶人。“走走走,回房间养伤去。不然那两个又要找我麻烦了。”

“你。。。”青染话音未落,就听到七月的声音了。

“青染,你怎么又乱跑了。”七月端着一大碗汤药走过来。

青染一脸惊慌的看着碗里黑黑的汤药,咽了咽口水。

“其实,我的伤已经差不多了。这药,就不吃了吧。”

“不行,你这次伤得这么重,要好好养伤一段时间才行。”七月嘟着小嘴,十分严肃的模样。

“养多久?现在已经一天四碗药了,你就放过我吧,我的好七月。”青染抱着七月的腰撒娇。

“起码得养个三五七年吧。这药还得天天喝。”临渊抱着一个箱子走过来放到桌子上,笑得极其幸灾乐祸。

青染白了他一眼,看见桌子上的快递箱,伸手戳了戳箱子。

“我都重伤了,你还有心情网购。”青染不爽道。

“你少来,我可没买东西。我看上面写的是执行局收,我才签收的。是不是你们谁买的?”临渊指了指箱子上的信息。

“我没买啊。”七月看了看箱子道。

三人看了看对方,然后将目光投向坐在一旁喝茶的莫夜白。

“额,我从来不在网上买东西。”莫夜白不自然的轻咳了一下。

三人疑惑的看着他,忽然临渊笑得古怪的在他旁边你坐下。

“喂,你是不买,还是不会啊。”临渊把手搭在莫夜白肩膀上。

七月和青染像看外星人一样的目光,看着莫夜白。

“真难得啊,像你这个年纪竟然连上网买东西都不会。”青染感叹道。

“什么叫我这个年纪。你是有多年轻啊,大妈。”

“少乱叫,本小姐年轻着呢。”

“原来几百岁是年轻啊。您老人家怎么不跳广场舞去啊。”

青染扯了扯嘴角,十分想终止这个谈论年纪的问题。

忽然,放在桌子上被众人遗忘的快递箱剧烈的动了动。众人忽的安静下来,看着那个仿佛调了震动模式的箱子。

莫夜白上前按住箱子,撕开了胶纸。一打开,里面猛地跳出一只娇小雪白的九尾狐。

“好可爱啊。现在网上都有狐狸卖了吗?”七月看着小九尾狐,伸手想去摸它。那小狐狸惊慌的躲开,跑到一旁青染的怀里。

“怎么现在连小狐狸都是看脸的吗?”七月撇撇嘴。

“没事,可能它口味比较重,不喜欢你这类型罢了。”临渊安慰道。然后接到了青染一记眼刀。

青染低头看着怀里的小狐狸,伸手摸了摸它的背,小狐狸撒娇似的在青染怀里蹭了蹭。盯着对面的莫夜白看了半天,又伸出小爪子去扯了扯他的衣袖。

“嗯,它这是找爸爸妈妈来了?”七月好奇的看着这一家三口和乐融融的场景。

青染扯了扯嘴角,十分无奈。小狐狸似乎听懂了七月的话,开心的呜呜叫了两声。

“真聪明,这么小就会抱大腿了。”临渊拍了拍手掌表示欣赏。

莫夜白看着两人兴奋地调侃着,十分无奈。低头看去,那小狐狸还紧紧抓着自己的衣袖不放。可怜兮兮的小模样让人心疼又熟悉。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