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三年零班

更新时间:2020-02-13 08:53:49

三年零班 连载中

三年零班

来源:落初 作者:城南花开缓归 分类:灵异 主角:萧小老婆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城南花开缓归原创的灵异小说《三年零班》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萧小老婆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那一天全班同学被拉进一个群。“三年零班”也在那一天是死神面朝我们,笑了。人伤人,鬼附身,尸重生,鬼吹灯。踏一中鬼狱,入暗夜雨林,谁的坟墓在哭?探楚巫赶尸,闯梅山虫谷,谁又能重生?进封门寻友,深陷大八卦,我们痴愚。放眼望去,虫蛊鬼尸,一个个死去。窗外,他在笑。“嘿嘿,哈哈,咯咯。”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在江雪川一脸诧异的表情下,活动了自己的腿脚。

他走到江雪川面,转身,蹲下,微转头“上来。”

江雪川乖乖的照做。

随即站起,站在楼梯口,一脸平静地问到“现在多长时间了?”

江雪川说到“现在距离六点,还剩四分钟。”

柳杨点了点头,紧接着又说“江雪川,接下来我要做的事,可能连我都无法预测,只有一半对一半的可能。”

“一半生,一半死。”

时间嗒嗒的流逝,在这黑夜,是凶兽来临的预警,空荡的时间中,听得到自己的心跳。

十、九、八……

远处传来隆隆作响的声音,越来越近,似墙被打穿,地被踩裂,空气被切割。

下一秒,狰狞的屠夫破空而至!

三、二、一。

时间到了!

跑!

柳杨一步登上楼梯,闪过鬼刀,径直冲向上面,屠鬼就在后面追赶,楼梯似乎跑不完,似无限,不知还有多长。

江雪川趴在柳杨的背上,看着柳杨一边跑一边在找什么。

应该是在找什么?但是她也不敢确定。

身后的屠鬼紧追不舍,柳杨却并不慌张,左转,右移,上跑,下走。

江雪川看着柳杨似乎勾勒着什么,但她又看不出。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周围的事物变得愈加清晰,最终出现了实物。

他?在造一个楼层......

江雪川不可置信的看着柳杨,他现在所造的楼层就是他们进入的教学楼。

但却有一点不同,这层楼的高度足有千米。夜色中,倒像是森罗殿。

他,他想做什么,她想开口询问,可看到柳杨郑重、忍受的眼神,乖乖闭上了嘴。

她选择相信他。

快了……快了……快了!

柳杨察觉现在营造的环境与下面有点不同。

空间的大小,变小了。

心悦不已,他的设想成立了。

他找到了这空间的制高点了。

接下来就是关键的时刻了。

柳杨停在不能在高的地界。

“你怕不怕?”柳杨问。

“不怕。”她摇了摇头。

“但我怕,我怕万一错了……”江雪川捂住他的眼睛,贴在他耳边,温声地说道“你已经做的很好了。不要再勉强自己。”

柳杨任她捂着,“一半的概率。”

江雪川注视着柳杨,“一半生,一半死,生则活,死则灭。”

“你相信我?”

“从你让我坐在那的时候,就一直信你。”江雪川笑问。

“记住,什么事都别想,不然会带入现世。”

“不然会发生错乱。”柳杨郑重的说道。

破空之声转眼而至,屠鬼从后面劈上来。

“跳下去。”

“从这跳下去!”

刀与他们不过毫厘之间,时间容不得他们思考。

“跳!”

“嘭!”

墙壁被劈开,碎石断骸,飞尘滚滚,两道人影下坠,不对!是三道!

江雪川亲眼看着屠鬼跳了下来,张开血盆大口狠狠咬住柳杨的肩膀,嘶啦嘶啦,能听到碎肉的嚼烂声。

血浸红了他的衣物,柳杨面色苍白,紧闭双眼,苦涩的尖指戳穿了他的臂膀,黑色的血,窟窿的黑洞和屠鬼啮食的笑,令人发麻、凄凉。

她想去救她,却无能为力。

世上最可怜的事,你在我面前,我却救不了你……

嘭!嘭!

高空坠落声闷声响起,血红的汁溅了明月一身,淡白的浆液染明了河流,粉碎的肉骨为黑夜铺上了神秘……

空间破了……

江雪川猛睁开眼,强行的窒息才消失,她看看自己,摸摸自己的脸,自己不是摔死了吗?柳杨呢?

她环顾四周,他,不在?

江雪川在心里安慰自己,自己没有事,他应该也没有事,自己要去找他。

她起身去开门,一阵信息铃声打了进来,点开一看。

啪,手机掉落的声音,碎了一地。

江雪川瘫倒在地,披肩散发,两眼空洞又疯狂,蠕动着嘴唇。

...她,死了?

她为什么死了?她做了什么?

那她现在是什么。

...鬼吗?

那她刚刚和谁在一起玩大逃杀?

是柳杨还是,另一个鬼……

“嘻嘻。”诡异的笑声,在教室中传出。

寂白冷清的月光,铺入了教室,干净光滑地桌子折射出一道清冷的光映在江雪川的脸上。

如果有人在这,一定会吓得凄惨,眼前哪是什么人,分明就是一骨干燥的枯尸。

枯燥的皮骨印烙出痕迹,两眼窟窿空洞,蠕虫进进出出地爬着,唰,一吊腐肉掉了一块下来,腐白的烂肉上,蠕虫还在脸上密集地挂着。

一道巨大的身影从身后的黑暗走上前去。

站在江雪川的面前,龇的血牙咧的是满嘴肉,举起了大刀。

江雪川没有听到一样,只看到一片清光。

“唰!”

咔嚓,

脑袋被削了一半,半张脸没了,空空的,嘴还剩一半,然后滑了下来,留下尖尖的脑壳,血浆脑浆呜地涌出来,喷泉一样,半罐脑袋载着半截脑仁,几条断神经漂在上面,冒泡。

稠红的深血充斥的浓白色的脑浆,似点了一层彩,

腥味点透了教室。

大刀上面还黏糊糊着小半载脑仁,一颗圆溜溜眼珠子还趴在上面,几条殷红的小蠕虫在上面爬着,从里面,钻进去,爬出来。

“唰!”又一刀下去,肩膀上的肉划下一半。再下一刀,半壁身躯,血溅半天墙。

一刀一块,千刀万块!

大刀又闪避在了黑暗中。

鬼影消失了。

......

“叮”手机亮了,发出一道信息,“江雪川被千刀万剐!”

……

柳杨睁开眼,发现自己竟然躺在学校的喷水池里,吓得忙拍打水面,从水池中爬出来,抹了一把脸。

“呸!呸!差点被淹死。”

湿漉漉的衣服紧贴在身上,夜晚的风是寒的,稍一吹,抖的停不住。

柳杨环视四周,江雪川呢?她怎么不在这?会不会在其他地方,柳杨暗咐。

算了,等换件衣服,再去找她,柳杨心想道。

柳杨开始环顾四周,这是一个他不知道的地方,喷泉池,小树林,食堂,图书馆。

这边好像是学校的后区,柳杨记得他在学校的规范图中看到过。

他怎么会突然在这呢?想不出来,他决定去寻找火种把衣服烤干再说。

孤独的道路上,黑影凄凄,抛下淡沫的空洞,柳杨不知道,在他前往的路上,黑夜的眼睛正在盯着他,小树林里,大道上,楼顶,食堂中。

鬼色的乌云遮住了最后的光,这才做黑暗的事。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