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棺中轻宠:鬼夫,别缠我

更新时间:2020-05-22 06:01:35

棺中轻宠:鬼夫,别缠我 已完结

棺中轻宠:鬼夫,别缠我

来源:落初 作者:风家十少 分类:灵异 主角:楚楚阴森 人气:

经典小说《棺中轻宠:鬼夫,别缠我》由风家十少所编写的灵异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楚楚阴森,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极致宠文)有一天,一觉醒来,亲爱的老公不见了,所有的亲朋好友都不见了,整个城市,就只剩下她一个人……恐慌,无助,诡异之事接锺而来……完结文:《十夜弃妃:倾城帝王宠》,欢迎阅读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月光下,男人一脸震惊,他紧紧盯着楚楚的小脸,这久违的芳香,这熟悉的小脸,一模一样的眉眼……还有这千年血魄!

那是他亲手送给她的东西,难怪刚才心会痛得那般厉害,那可是他的心血凝聚而成,他怎会不认得?是她!一定是她!老天爷终于是听到了他的祈祷!

一千年了,他在所有以为能找到她的地方都找遍了,可她的消息却始终如石沉大海一般,却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遇见她!真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然不费功夫!

“红衣!”刚刚愈合的伤口一阵剧痛,他紧紧地抱住了楚楚,很紧很紧,像是怕自己一松手,她就会消失不见。

“红衣?什什什么红衣?”楚楚在惊吓中找回了些许理智,这男鬼也太奇怪了吧,红衣?难不成是他喜欢红衣,就因为她今天穿的这件红衣?

“红衣哦红衣!你去哪了?我找你找得好苦啊!”千年的寻找,千年的等待,千年的相思,尽在这一刻释放。

楚楚被抱得差一点就窒息了,拼命地拉开男人的手,让自己得以呼吸一些新鲜的空气,对这个男鬼奇怪的反应很是不解。

被一个全身冰冷的男鬼死死地抱住,就算这男鬼长得像天神一样好看,也一样让人害怕,更何况,他身上的寒气逼人刺骨,她觉得再这样下去,自己一定会感冒了。

“你放开我!我不叫红衣,我叫秦楚楚!”楚楚双手撑在他的胸口,指尖传来的冰冷生疼,让她不由得打了个哆嗦。

“秦楚楚?”男人紧盯着她,眼中,却写满了不置信:“那你告诉我,这个玉佩,你从何得来?”

“从我出生就一直戴在我身上了。”楚楚就不明白,这男鬼怎么就对自己的玉佩感兴趣了。

不过,不管怎么样,这个玉佩她都不会给任何人。

男人瞪着冷眸,紧盯着她,确定她并没有撒谎,于是,再一次仔细地打量起眼前的楚楚来,千年来,他碰到过无数与之相像的人,可是,却从来没有一个跟眼前的楚楚这般相似。

多一分则肥,少一分则瘦,精致的轮廓,如珍珠般明亮动人的双眸,轻描淡写的红唇。是她!没错!就是她!

虽然打扮不同,可这眉眼却是独一无二,只有她才有,还有血魄,那是他的心血凝聚而成,千年来,感应从未像今晚这般强烈过。

她真的忘了他吗?忘了他们曾经美好的一切?

不!红衣!别说是一千年,就算是一万年,他也绝不允许她忘了他!绝不允许!

“红衣……”他痛苦地呼唤着早已烙在心上的名字,任心痛蔓延全身。

男鬼突然安静了下来,楚楚虽然仍是害怕,却也奇怪他突然间的反应,抬眸,正望进他痴迷而痛苦的眸子,心蓦然一痛!

为什么他看起来这般的难过?更奇怪的是,她看着他,也觉得很难过,这一眼,仿佛千年,明明很陌生,可是,却说不出来的熟悉。

“你认错人了,我不是红衣,我不知道你生前发生了什么事,可是,我……”看到他这么痛苦的眼神,楚楚居然没办法说下去,有一种感觉,她不想他这么的难过。

“生前?”男人的冷眸闪了闪,敢情她真把他当成了鬼?

想想,也难怪,一个活人岂会这样躺在棺材里?再说了,千年了,他跟鬼又有什么区别,他生生世世地寻找着她,等待着与妻儿重逢的那一天,可一次次的希望,却是一次次的失望。

“我听人说,人死后会带着生前的记忆,我不是你要找的人,你放了我吧。”楚楚似乎看到了一丝希望。

“放了你?”男人重复着楚楚的话,盯了她好一会儿,才道:“难道你忘了,你来这里的目的了吗?”刚才与她肢体接触的那一刹那,他就已经知晓她来这里的目的了。

“我……”楚楚面上陡然一热,暗怪自己荒唐可笑,如今是骑虎难下,鬼是找到了,问题是,她真的要向这只鬼借种吗?

借种就代表着要跟这男鬼……想想都觉得很可怕,怪就怪自己做事太不想后果了,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

“那个老人说的没错,这山上也只有我一个,难道你就这样回去吗?”男人的冷眸中多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

他的身体有了变化,这让他很是意外惊喜,除了红衣以外,她是千年来,唯一一个让他有生理反应的女子,他可不想让她就这么白白溜掉,就算她不是红衣,今晚他也不想让她就这么回去。

楚楚虽然****,可是,对于男人的生理反应却并不陌生,每一次蓝天亲她的时候,都有这种反应,只是这个男鬼的反应似乎更加强烈而已。

察觉到他的反应,楚楚更加得觉得害怕了,她以为跟鬼借个种,就是一具死尸躺在那里,她躺在他身边睡一晚就成,却没想到……

“放心,我保证让你有一个难忘的夜晚……”他修长的手从她的脸慢慢地滑向她的颈边,他觉得自己就像是个流氓一样,哄着一个懵懂无知的少女,她娇羞窘迫的模样,就跟千年前的红衣一模一样,愈加令他难以把持。

是红衣也好,不是红衣也罢,他需要释放,千年了,一个男人憋了千年之久,不是火山爆发,也是洪水爆发了。

他的指尖滑到哪里,楚楚便觉得如同被冰掠过一般,身子不由自主地颤栗着:“不!不要!”她抓住他的手,声音听起来有些无助。

她是世纪安保公司的职员,论身手,并不差,可是,在这个男鬼面前,她所有的身手都无用,他不知道给她下了什么术,她觉得全身都乏力。

“我是在达成你的心愿而已,我的种绝对是优良品种……”男人的声音变得急促起来,拉开她的手,大手一挥,也不见他什么动作,楚楚身上的红衣已经孤零零地飞出了棺材外。

身上蓦然一凉,楚楚还来不及尖叫,身子已经被他更紧地压住了,动弹不得,只能用仅存的理智去抵抗他。

“我后悔了,我不要你的种!你放开我!”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