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宣和画卷

更新时间:2020-01-17 12:50:33

宣和画卷 连载中

宣和画卷

来源:落初 作者:一只文儿 分类:历史 主角:楚风宋徽宗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一只文儿原创的历史小说《宣和画卷》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楚风宋徽宗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艺术生回到北宋末年,入宣和画院,便览名家丹青;拜徽宗为师,体会书道风流。  这是一个琴棋书画诗酒花,柴米油盐酱醋茶的故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北宋宣和初年的Chun光里,一辆普普通通的马车缓慢的驶向杭州城。

马车已经是半旧的,车窗边边角角的地方有不少损伤,车轮与车辕上满是泥灰,看起来刚刚走过了不短的路程。

初Chun的道路并不是特别好走,许多刚刚下过雨的地方还带着泥泞的粘连感,架起车来很是费力。

拉车的马匹并不健壮,肋骨在行走的过程中于皮毛下时隐时现着,偶尔发出的粗重呼吸,明显告示着它的吃力。

车轮陷进泥土的深度并不大,这说明马车本身并不沉,只是马匹已经老了,又走了这么长的路,这样简单的事情已经足以让它连连喘息。

“老张,离杭州还有多久?实在不行,就让这家伙歇一歇再走。”

车厢里伸出一只手来,将车门的门帘掀起,露出一张满是皱纹的脸。

手的主人与马匹一样,都已经不再年轻。但这只掀起门帘的手却很好看,不是细皮嫩肉的那种好看,而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似乎是匀称,又像是有力,总之带着一种万分和谐的美感。

“不远了,前面转过山头就是。这家伙是老了,哎!”赶车的老张叹息了一声,用手中的马鞭轻轻的在马背上拍了两下,“你也别抱怨,咱们就快到了。你这辈子呀,也就再出这么一次远门了!”

马儿仿佛听懂了老张的话,连着打了两个鼻响,疲惫又缓慢的向前走着。

“老张,这次也是辛苦你了,千里迢迢的送我回杭州。”车内的老者道。

“阿郎说的哪里话!”

“阿郎”是宋代时奴仆对男主人的称呼,对于年轻一点的男主子,一般称呼为“郎君”。

老张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接着道,“老奴除了伺候阿郎之外,也没有什么其他的事情可以做。老奴这妻离子散的,要不是阿郎好心收留我,也不知这晚景要何等凄凉了。”

老张三十出头,妻子和儿子在一场时疫中全都身故了,逃难的时候与家里其他人失了联系,只身一人被老者搭救,之后就成了老者的健仆,虽说没有卖身契作为凭证,却要比普通的仆从更为忠心耿耿。

老者听到他提起旧事,不由得叹息了一声,道:“你而今尤是盛年,不该就此孤苦伶仃的。等到了杭州城,老夫再帮你物色物色,娶个续弦也好。”

老张虽说年纪已经不轻了,听闻此话却不禁微微闹了个脸红,抬手挠了挠后脑勺,嘿嘿的傻笑了两声,道:“我听说杭州城里的女郎们各个美的如神仙似的,那样的人物,怎么可能嫁给我这么个混账汉子呢!”

宋代称呼寻常女子为女郎或是娘子,至于“小姐”,那是专门用来称呼**的叫法,不可乱用。

“什么神仙似的人物!”老者听着有趣,笑道,“虽说是风水宝地,可女郎就是女郎,至多是杭州城里富庶的人家多些、眼界高一些罢了,也只是寻常人物罢了。”

“嘿嘿!老奴可不敢强求!”老张又笑了两声,手中缰绳微微扭转,让马儿在转弯处拐了个角度,转过前方的凉亭,入眼的却是一个倒在地上的人影。

老者见状大惊,连忙道:“老张,快上前去瞧瞧!莫不是招了强盗!”

“好!”老张身手利落的跳下车,连跨几步冲上前去,低头去瞧,只见横在路上的是一名弱冠之年的少年。

这少年面色苍白,伏在地上,只露出左半张脸来。少年的衣服上虽然染了些污迹,却没有什么受伤的模样,这让老张微微放松了几分。

“怎么样?怎么样?”

老者也在这时候赶过来,他拄着一根金丝楠木的拐杖,大概是因为年头的关系,金丝楠木已经暗淡下来,包浆却也带着古拙的韵味。若是仔细去瞧,拐杖的龙头上似乎隐隐约约带着些镂空的雕刻,只是被老张那只好看的手握住了,看不真切。

老者接连的追问早已显现出了他的心切,老张不敢怠慢,小心翼翼的将少年郎翻过身来,呼唤了两声,并没有得到什么答复或是反应。

老张又仔细的瞧了瞧少年的衣服,确定没有什么显著的外伤,便对老者道:“阿郎,没有外伤,不像是遭了劫匪。看这少年郎瘦削的样子,莫不是饿晕的?”

“杭州繁华之地,难道也路有饿殍了么?”老者皱着眉头,隐隐有些焦急。

老张早年前得老者所救,情状与如今眼前这名少年倒差不多。他害怕老主人着急,连忙用手试了试少年的鼻息,又伏到少年胸前自己的听了听,对老者道:“呼吸和脉象都平稳,阿郎不必着急,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

老者微微放心下来,颔首道:“这样就好。快将他抱上车来,咱们立刻进城,直奔医馆吧!”

……

……

杭州城外,十里一亭。

城南出门后的第一座凉亭,当地人都直接换做“十里亭”,又因每年Chun日时分此处最早得吹南风,也有好事的书生,故作风雅,呼唤为“Chun风十里亭”。后来也不知是哪个书生如此无趣,竟在亭子上当真立了一块匾额,上书“Chun风十里亭”五个大字,松木黑字,浓墨行楷,在亭子的檐子下也不知躲避了多少年的风雨,至今依旧留存下来。

楚风正是晕厥在了这Chun风十里亭的附近,被老者救走之后的不久,几辆马车远远驶近,也在此处停了下来。

“停车停车!娘子说有些头晕气闷,要在亭子里歇一歇。”

一道清脆的声音从车队里传出来,伴随着声音跳出车子的,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小丫鬟。

这几辆马车要比方才老者那辆华丽的多,也崭新的多。除了前面载人的两辆外,后面还跟着三辆专门运送东西的马车,单看那堆得满满的箱子,路人便能猜测出这家人家境不俗。

除了赶车的几名车夫之外,马车外还有健硕的仆从跟随在外,显然是远路害怕遇上匪徒的。

如今的世道虽然大致上算太平,但仍旧难免与流民、贼寇等擦肩而过。路途遥远,家什又多,想要财不露白已是不可能,于是只好在人手上多加安排,做起码做出外面的姿态来,以防不测。

当然,一路之上并没有遇到什么匪徒,一行人最为担忧的还是车内女郎的身体。毕竟如今依旧是Chun寒料峭时节,身子不好的女子稍不留神就会染疾,更何况是从小身子骨就弱、又经历了这样一番颠簸的小娘子。

听到小丫鬟的话语,一行人哪里敢不从,连忙就停下了车子,自有仆从与仆妇先行进到了亭子里简单收拾打扫了一番,又将亭子内的石凳上铺上了厚厚的垫子,这才敢情自家小娘子下车来。

“小娘子慢些。”

之前说话的小丫鬟伸手去扶一道浅碧色的身影,下车的时候,这身影的主人腰肢微弯,恰好露出优美的曲线来。

“小娘子的脸色有些潮红,莫不是吹了风吧!”年纪大些的仆妇上前看着女郎的脸色,心下有些担忧。

女郎的年纪比小丫鬟大不了太多,十六七岁的年纪,正是妙龄。这时候女郎的面上微白,唯独两颊处生出些红晕来,看起来的确像是发烧生病后才会出现的模样。

“没,只是在车上闷得难受,并没有着凉,大家不必为我担忧。”女郎年华正好,面容也是姣好怡人,最重要的却是身上一股子淡淡的书卷气,衬得她愈发娇柔了。

被丫鬟和众仆妇引着进了亭子,女郎目光扫过那匾额上“Chun风十里亭”五个大字,不禁偷偷一笑,心想也不知是哪个书生如此猖狂,这样的书法虽说还算平平,可这样拿出来见人,着实不该。

这时候,又有人拿来了茶果点心来摆在石桌上。

“小娘子早上就没吃多少东西,而今稍微吃一点吧,进城之后咱们再吃些好的。”小丫鬟在旁边撺掇着。

女郎笑道:“你们把我当成瓷做的了?护的跟什么似的,我哪里就矫情成了那样!”

说罢,女郎也怕旁人太过担心,捡了两块点心慢慢的吃了,看着身旁众人面色慢慢转好,她的心也安稳下来。

哎!害别人为自己担心,实在不该!

女郎这样想着。

“小娘子,咱们稍微歇歇就走,毕竟这里四面敞开,风势太大,停留的时间长了难免着凉。”一旁的仆妇劝慰道。

女郎点了点头,四下随意看着旁边的景色,目光不知怎么被路上一件奇特的东西吸引了去。

“飞白,你看那路中间的是什么东西?”女郎呼唤身旁的小丫鬟。

小丫鬟顺着女郎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瞧见一个黑漆漆的东西倒在路边,也不像是木头,也不像是漆盒,看起来有些奇怪。

“我去拿来瞧瞧!”飞白Xing情灵巧,嘻嘻一笑,抓住裙角就蹦蹦跳跳的跑了出去。

“不得了啊小娘子!”飞白在那边路上翻看了几下才转身回来,面上布满了惊异之色。

女郎瞧着有趣,笑问道:“怎么就不得了了?弄得这样眉飞色舞?”

“小娘子你瞧!你瞧!”飞白将那黑漆漆的东西展开来,瞪着一双大眼睛,将其摆到女郎面前,“这画虽然画的不全,可不是咱们家的《临流独坐图》嘛!”

——如果觉得书不错,大家不要忘记收藏、推荐哟~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