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四方凌云志

更新时间:2020-02-11 10:55:13

四方凌云志 连载中

四方凌云志

来源:落初 作者:顾恺丰 分类:历史 主角:士卒师尊 人气:

新书《四方凌云志》全文在线阅读,作者顾恺丰,主角士卒师尊,是一本历史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男儿当展凌云志,一步青云踏四方!一封书信引动天下风云,沉寂多年的宝木王朝,终于迎来了这乱世的到来。追溯过往的道门道子,守国平乱的年轻将军,霸刀镇世的铁血刀客,在宿命的安排下相遇。三种不同的选择,三条不同的道路。苍茫乱世,谁能勾勒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壮阔四方?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放眼灃州,温子仁绝对是匪寇们最忌讳的人物之一。

多年前还未成名之时,他凭着一人一刀,在灃州北塘边上连斩一十八名悍匪,自此一战,打下了他在灃州的赫赫威名!

十年的捕头生涯,他日夜奔波劳碌,破了数起惊天大案,亲手抓到了无数大盗匪寇,令四方匪盗闻之色变,因此深得上官器重,终于累迁至临洮府总捕头,总管灃州刑侦巡捕之事,深受百姓爱戴。

在下属们的心中,温子仁就如同定海神针一般,此刻见他回来,众人赶忙一脸正色的站在两侧,心中皆是安定了下来。

两个年轻捕快面色紧张的跟在他的身后,总捕头查案一向神龙见首不见尾,为了寻找蛛丝马迹,任何地方都可能去得,二人也是废了半天的时间才在城外寻到他。

闻着空气中发臭的血腥气,温子仁对着老捕快问道:“老孙,到底是怎么回事?送人头的那几人呢?”

老孙哑着嗓子说道:“回大人的话,今天正午时分,有三个汉子手推着两辆盖着草席的大车来了县衙,这三人一人长着双三角眼,尖嘴猴腮,另外两个瞧着像两兄弟,一人看着精明,另一个看着倒有些憨憨的。

那车闻着太臭,兄弟们本来以为是城外农户家里死了两头驴子便来报官,可没想到他们却说自己是离临洮府几百里远的甄家庄庄户,车上是满满的两车人头,都是石门寨里贼人们的脑袋,属下掀开草席一看果然如此,便赶紧取了悬赏画像,请了两位仵作前来验尸,发现的确是石门岭上杜刚丁鹏两个贼首,连他们手底下的悍匪也能对上。

知府大人赶来,问了那三人人头何处而来,三人只说是得了一名狩猎者相助,却不知那人名姓,那人取了山寨里的财物,他们则奉庄主之命带着这些人头前来领赏,知府大人听了大喜,命人取了四百贯的铜钱给他们,三人得了赏赐,拉着钱就出城去了,此刻那些人头都在敛尸房里,大人是否要去看一看。”

老孙把此事从头到尾仔仔细细的都说了一遍,把门口那两个年轻捕快看的呆了,他二人方才找到总捕头之时,对总捕头的问话却是支支吾吾说不清楚,此刻听见老孙如此详尽的叙述,和总捕头脸上稍缓的表情,心中皆是有所眀悟。

但瞧见老孙那张苍老的脸,他们又忍不住在心里感慨道自己还是早点向前辈们学习下经验才好,不然就会想老孙一样,明白的太晚,到老了也只是个普普通通的捕快。

温子仁点了点头,迈步向敛尸房走去,众人急忙跟上。

……

敛尸房内。

温子仁脸上蒙着口罩,皱着眉头看着面前摆满了半间屋子的人头,饶是他见多识广,定力十足,此刻额头上也忍不住有些冒汗出来。

他看着杜刚二人狰狞的头颅,与悬赏令上的画像仔细对比之后,确认此二人正是两个匪首不错,但再看其他的人头时,却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他看向老孙问道:“仵作可曾说过这些人都死去多久了?”

老孙回道:“仵作说,这些人死亡的时间并不相同,从伤口的新鲜程度来看,应该是五日到十日之间不等,属下问过那三人,他们说这些贼人在山寨里已经被杀了大半,剩下的重伤不治,在庄上两天也都慢慢死了。”

温子仁深深的皱起了眉头,盯着老孙说道:“你可知临洮府到甄家庄有多远?”

老孙面色一滞,却也说不出来,忙唤人去查,片刻之后有人来报,两地相距足足近四百里。

温子仁听了摇头说道:“四百里,常人步行最少也要六天时间,依你所言,这三人手推着大车,并无马匹骡子之类的拉着,要想走完这四百里,没有个七八日是不行的,你们都被这三人骗了。”

老孙震惊说道:“难不成这些匪寇还有活口,被这三人嫌麻烦在路上直接杀了?”

屋子里的温度仿佛又下降了几分,温子仁一个个的看向地上的人头,突然浑身一震,好像发现了什么一般,口中喃喃说道:“怎会如此……”

话音未落,他直接转身走了出去,只留下众人在哪里面面相觑,不知道总捕头发现了什么。

出门后,温子仁直接去求见临洮知府贺知秋。

二人在书房相见,贺知秋见他面上带着些隐不去的疲惫之色,语气温和说道:“子仁,平日里办案虽然重要,但你也不要过于劳碌,总要给自己留些休息的时间才是。

对了,今日衙门里发生了件大事,想必你已经知晓了吧?”

温子仁直言问道:“大人所说可是那甄家庄送来的百十个人头之事?”

贺知秋摸着胡须哈哈笑道:“正是此事!我灃州匪盗向来猖獗,没想到今日却有如此振奋人心之事,我已经写好了向朝廷报功的折子,明日里再将贼人的人头吊在城外震慑匪寇,这次非得狠狠打压下他们的嚣张气焰不可!”

温子仁忙道:“大人莫急,不管是折子还是人头,大人都先缓缓才是,属下方才去敛尸房看过,此案大有蹊跷,不是简单的灭匪之事。”

“哦?”

贺知秋奇怪的看了温子仁一眼,他知道自己手下这个总捕头本事极大,这些年来不知立下多少功劳,既然他说此案大有蹊跷,说明就真的有些问题。

温子仁接着说道:“此案有三个疑点:第一,百余名贼人,势力不可谓不强,那甄家庄据属下了解也不过有百多个普通劳力,就算加上一个狩猎者,也不可能攻进山寨,杀光所有的贼人。

第二,仵作验出这些人的死亡时间长短不等,在五到十日之间,那三个庄户推着大车从四百里外的甄家庄赶来,少说也要八日。如此的话,那些五日之前死去的人就有可能是在路上被用了私刑,杀人取头。

第三,刚才属下仔细看了那些人头,发现他们都被生石灰覆着,已然有些脱水,但有几十个人头却干枯的厉害,伤口却还较为新鲜,换句话说,这些人可能在死前被饿了很久,饿到皮包骨头才会这样,这样的话,这些人就不大可能是贼人,反而像是……”

贺知秋此刻听着温子仁的话,面容渐渐变得呆滞起来,见温子仁憋着句话,急切问道:“像是什么?你快说呀!”

温子仁深吸口气,咬牙重重说道:“倒像是被匪寇掳走做苦力的可怜百姓!”

“啊……”

贺知秋呆在原地久久回不过来神,如果真是温子仁说的这样,那他这封请功折子递上去,就成了天大的笑话。

若只是百姓对抓到的匪寇滥用私刑还好,可如果真的有人阴谋杀了几十个无辜的百姓,还将他们的头颅拿来当成贼人领赏,传出去对整个灃州的声誉都会有很大的影响,虽说灃州在宝木的名声本来就不大好,但要是再出了这档子事,灃州的名声可就真的臭了。

贺知秋心中极为烦闷,在书房内不停踱步,过了许久终于停了下来,铁着脸对着温子仁说道:“查!现在就去查!一定要给我搞清楚!”

温子仁受命,快速走了出去。

到了府衙前院,温子仁安排几人在城内分头询问蔡全三人从哪里出城,又往哪个方向去了,问到之后要立刻派人去追。

自己则跨上一匹快马,火速出城,向甄家庄的方向奔去。

……

……

三日之后,甄家庄内。

甄善正在屋内安心喝茶,却突然听到庄园门外传来庄客们的一阵呵斥之声,心里正觉得奇怪,突然听到一道雄浑的声音从院中传来。

“临洮府总捕头温子仁来此办案,此地庄主是谁,出来与我问话!”

甄善心中一惊,丢下茶杯急匆匆的向院中赶去。

身为灃州之人,甄善怎么可能没听说过早已扬名十载的临洮府总捕头大名,知道他向来只认公道不认人情,铁面无私让人敬畏,是灃州百姓心中的英雄,却不知道自己牵扯到了什么事情,竟让这尊大神找到了自己这里。

来到大院内,甄善看到一名男子一身尘土的站在那里,身形站的笔直,尘土也掩盖不住他身上那股不威自怒的威严,眉目如电,见到甄善之后,他从怀中取出一块令牌甩了过去。

甄善接过,只觉得手掌隐隐作疼,但看了一眼手中的令牌后却不敢造次,而是令周围还在犹豫的庄客们退下,自己则捧着令牌恭恭敬敬的交还给了温子仁。

温子仁不等他开口,直接问道:“你就是此地庄主?可知道蔡全此人?”

甄善心中一惊,知道必定是蔡全出了什么事情,连忙拱手说道:“温大人,小人正是此地庄主甄善,此人是我身边的庄客,却不知他犯了什么罪名,竟惹得大人亲自前来。”

温子仁盯着甄善双眼深深说道:“此人三日之前,跟一对兄弟一起拉着两辆大车,往临洮府衙里送了百余个人头,三人拿了四百贯铜钱出了城,如今下落不明,此事你可知晓?”

“什么!!”

甄善听了这话惊呼一声,浑身打了个激灵,瞬间就出了一身的冷汗。

温子仁一直在盯着他的表情,见他反应不像作假,皱眉问道:“怎么,你不知晓?”

百余个人头……百余个人头……

此刻甄善脑海中不停回荡着这五个大字,每响一声,他的心跳就快上一分,捂住狂跳不止的心脏,甄善满脸后悔和痛苦的说道:“蔡全……是他主动求我派他去临洮府走这一遭,除他之外,还有两个庄客,四个庄户,几十个从石门岭解救出来的百姓,一行人押着三十多个受伤的匪寇和余下所有匪寇的脑袋上路,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就成了百余个人头呢……”

温子仁闻言心中剧震,甄善所说过于匪夷所思,这样的话岂不是说有近七十多名百姓和匪寇惨死在蔡全三人手中?这三人又怎么可能做到这种事?

“我从临洮一路赶来,路上没有见过这几人的身影,若是庄主真的与此事无关,日后见了这三人的踪迹……我想庄主应该知道该么办!”

说完这话,温子仁不再管那蹲在地上痛苦的揪着自己头发的可怜老者,而是直接出门离开。

出门之后,温子仁敲开几家庄户的大门,那些庄户原本对他充满警惕,但在温子仁亮明身份后,庄户们却极为恭敬热情的将自己所知道的事全都告诉给了他。

“丰鸿…燎原堂……怪不得。”

温子仁此刻心中凛然,终于明白了为何石门寨会被平掉,这一年来,黑白狩猎者的大名怎么可能传不到他的耳朵里去。

此二人出手,石门寨必破无疑,但他心里还是有些怀疑蔡全三人是否真的在路上杀掉了那近七十个人,或者说这件事黑白狩猎者有没有可能参与其中。

按照庄户们的指引,他来到了甄平家中,据说丰鸿路过此地时就是在这户人家过的夜。

甄平见到温子仁同样激动不已,一股脑的把自己所知道的一些事都告诉给了他,但想着温子仁的身份,甄平犹豫了片刻还是开口说道:“大人,小人不知道丰公子牵扯到了什么麻烦事,但小人可以肯定,他绝对是被冤枉的。

丰公子是个好人,他在贼人来犯时一个人出面为我甄家庄解了围,又一个人上山将他们统统抓了回来,还救出了被抓的百姓们,那些百姓有的还是附近庄子的人,大人若是不信,尽可以去问,如果说这样的人会犯什么律条,小人是不相信的……”

温子仁沉默不语,按照庄户们所说,丰鸿二人在蔡全他们出发前就已经走了。

更何况在这些庄户的口中,提到丰鸿皆是一副恭敬感激的模样,这样的人,没有任何动机和可能在救了人之后再去杀人。

……

牵着马走出村子,温子仁沿着从甄家庄到临洮府的路线慢慢的走着。

几日之后,在路边的一片林子里,温子仁看着地上无数用树枝清扫过的痕迹,蹲下身子仔细查看后,跟着这些痕迹慢慢向山林的更深处走去。

走了很久,看着地上却来越多遮盖不住的暗红色血迹,温子仁的心也跳的更加快了起来,终于,前面出现了一道并不是很宽的裂谷,温子仁站在谷边向下看去,只见六七十具无头的尸体被胡乱的丢在下面。

温子仁知道,这其中,有三十多人人都只是无辜的百姓。

这就是他始终不敢相信的冰冷事实,见到这一幕,温子仁再也忍受不住,一拳狠狠地砸在了脚下的地面上,随后抽出佩刀,一手持刀,一手指天,仰天怒吼道:

“蔡全!康氏兄弟!!我温子仁此生上天入地!天涯海角!必诛之!!!”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