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我主法兰西

更新时间:2020-02-13 08:26:25

我主法兰西 已完结

我主法兰西

来源:落初 作者:Zeroth 分类:历史 主角:王后玛丽 人气:

《我主法兰西》由网络作家Zeroth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王后玛丽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欧洲争霸,谁主沉浮。世界霸权,尽在我手。  不一样的路易十六,不一样的法国,排队枪毙战,与腓特烈大帝、玛丽娅·特蕾莎女王、叶卡捷琳娜二世争霸世界。  扣扣群:254-795-243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1763年夏季的一日,路易十五突然自枫丹白露独自返回凡尔赛,并于返回当日召见了贝里公爵路易。

路易走入国王套房,只见祖父穿戴完好得连披风都没解下,似乎是即将离开一般。

路易恭敬地行礼之后,只听到祖父说道:“奥古斯特,我有一件重要的事情需要你去办。这件事有些危险,但关乎到法兰西的未来,你愿意去吗?”

路易愣了愣,九岁的他心智已有些开启,故而也学会了思考得失。他没有立刻应声,而是问道:“请问是什么事?”

路易十五内心一怔,感慨道:“如果是一年前的你,应该会一口答应吧!想不到只一年时间,你便成长了这么多。怪不得蓬帕杜夫人会对你赞赏有加,至少在这一点上,你已经超过了你的父亲。”

路易毕竟只是一个九岁的孩子,虽然心智已开,可仍然不及大人,对路易十五的话,他也是有大半懵懂。

路易十五道:“法兰西和不列颠签署了合约,但彼此间的仇恨并未消失。现在战争已经结束,为了法兰西的利益,消去仇恨非常必要。所以,我需要派遣一位王室成员出访伦敦。”

他说这话时内心并不情愿。

王公之中有资格出访的只有王族直系和第一旁系奥尔良家族,然而,王族直系的唯一成年男子只有王储路易·斐迪南,他的身份太过紧要,不能冒险去伦敦。至于那奥尔良公爵,路易十五又顾及他的野心,而不敢令他去伦敦。因此,唯有挑选直系中的第三代长子贝里公爵路易·奥古斯特。

路易十五道:“蓬帕杜夫人和舒瓦瑟尔公爵都向我推荐由你的父亲去。他是王储,本也应该去冒险,可是,他的身份太过紧要,又不容有失,所以我就遵照了你的祖母的意见,让你去。”

此事提上日程已经很久,在路易不知道的情况下,他的祖父、祖母、父亲、蓬帕杜夫人等一众人,相继为此事展开争论。最终,路易十五同意了王后玛丽·蕾捷斯卡的意见,由孙子而非儿子去。

路易十五本已经决定依照蓬帕杜夫人的想法派王储去,可是,王后玛丽·蕾捷斯卡却以“王孙都还年幼,若王储沦落伦敦,那奥尔良公爵必然会发难夺取王位”的理由说服了他。他深知自己此时在国内的处境,也深知奥尔良公爵所拥有的财产和影响力足够发动一场小规模政变,因此,他不能有任何冒险。

路易十五说道:“我已经安排好了一切,保护你的人,还有伦敦方面,他们将会尽量保证你的安全。”

他没有询问路易的意见,因为他是国王,所以他不需要。他的一句普通的话,都是有着国王权力的命令。

路易十五拍了拍手,随即,一位身穿军服、腰佩长剑、身姿婀娜的女子走了进来。她在老远处,便恭敬地向国王行礼。

路易十五指着她对路易说道:“奥古斯特,她是我派出来保护你的人,一位优秀的剑客。”

路易打量过去,只见她约莫三十五六,皮肤光洁,容貌也十分美丽,但这份美丽并非是凡尔赛宫廷中的那种浮华美,而是一种别样的朝气美。

路易按着礼仪,向她颌首致意。

路易十五道:“她是丽雅·德·博蒙小姐,常年旅居伦敦。在伦敦,你的安全由她负责。”

其时,凡尔赛宫殿的另一侧王后卧室内,玛丽·蕾捷斯卡召唤来了贝里公爵的家庭教师贝克里夫人。

玛丽·蕾捷斯卡坐在椅子上,对站着的贝克里夫人道:“夫人,这段日子你很称职,所以,这些是给你的奖赏。”话音刚落,王后的贴身侍女诺埃莱伯爵夫人便取来一袋钱币,交给了贝克里夫人。

贝克里夫人轻轻一掂,便知道这是一笔不菲的财产,心中不禁忧虑起来。因为在宫廷中,每一次发生这样的事情,都意味着有什么任务。

玛丽·蕾捷斯卡说道:“现在贝里公爵正在国王陛下的房间中,如果没有变故,贝里公爵将会出访伦敦。”

贝克里夫人一怔,惊骇道:“那些英格兰人?王子殿下去伦敦,不是会身陷入一堆仇视法兰西人的英格兰人中吗?”

不列颠王国由苏格兰、英格兰两个王国构成,其北方的苏格兰在历史上与法兰西交好,而南方的英格兰则是法兰西死敌,故而在贝克里夫人的认知中,仍然将两者区分对之。

玛丽·蕾捷斯卡点了点头,说道:“这是国王陛下决定的事情,我们没有办法多加过问。不过,他已经联络了在伦敦的德·博蒙两姐弟,应该不会有事。”

贝克里夫人下意识地反应过来,轻呼了一声:“德·博蒙骑士?可是他们……”她自然听说过德·博蒙两姐弟的传闻,这还是一件秘辛。

德·博蒙家的两姐弟是国王手下最为神秘、最为出色的密探、间谍,曾经为联络俄罗斯进入反普鲁士同盟而两次亲身前往圣彼得堡面见当时的俄罗斯女皇伊丽莎白一世,并成功完成了任务,将俄罗斯拉入了反普鲁士联盟。

不过,贝克里夫人更是知道,德·博蒙姐弟因这份功绩而被蓬帕杜夫人妒忌,并因此而被迫以去伦敦执行任务之名离开法兰西。她担心着这两姐弟会因此而仇视无法保护他们的国王,以及与国王有关的王室成员。

玛丽·蕾捷斯卡微微一笑,说道:“我想你和我正在担心一样的事情,不过,德·博蒙小姐已经来了宫廷,她现在可能已经与贝里公爵相见。”

贝克里夫人内心一怔,不知该如何反应。

玛丽·蕾捷斯卡道:“这一次,德·博蒙小姐将作为贝里公爵的护卫兼保护者同行,你和安娜作为王子的侍女同去。”

贝克里夫人惊讶道:“安娜也去?陛下,她可是……”

玛丽·蕾捷斯卡微微一笑,正视贝克里夫人,说道:“她是你的远亲侄女,是贝里公爵的贴身侍女,一起去不是应该吗?”

贝克里夫人听得此话,只能无奈地叹了口气。

与国王告别后,路易便和已经成为他的护卫和剑术教师的丽雅·德·博蒙小姐回到了房间。

在王子的课程上,也有剑术课,但出于安全考量,路易到此时还只是学了一些基本的步法和挥剑练习,并没有一对一单打体验,更未学过那些剑术名家各自的秘密绝招。

剑术自中世纪末期成型以来,出现过许多为剑术名家,在法兰西历史上,便有许多为国王近卫队的队长是剑术高手。作为剑术高手,一个重要的标志就是需要拥有一套只属于自己的绝招剑术。到了现在,巴黎和伦敦公认的剑术家中最出名的便是丽雅·德·博蒙的弟弟迪昂·德·博蒙。但实际上,丽雅·德·博蒙也常常伪装成弟弟的样子,以迪昂·德·博蒙的名字出面接受挑战。所以,丽雅·德·博蒙的剑术也是远高于普通人的。

路易从此以后便开始接受丽雅·德·博蒙小姐的剑术指导,从而真正开始系统Xing地学习剑术。

一晃三两个月过去,巴黎已经入秋了,这也是路易出发的时候。按照计划,他将会在入冬前回来。

王子的马车缓缓驶出凡尔赛宫,早已等候多时的一队骑兵队奉命将其护送至加莱。

骑兵队的队长是贝克里夫人的儿子贝克里伯爵。

年轻的伯爵从小梦想成为画家,在艺术的熏陶下,长了一张秀气的脸庞。然而,自父亲战死后,他突然觉悟,进入军队、子承父业。几年下来,不但令原先秀嫩的脸庞充满了军人的威武,更是依靠家事和母亲,由区区一个骑兵少尉成长为骑兵上尉。

除他之外,同行的还有大亨利和图伦子爵,以及大亨利的情人、王子的侍女之一米雅。

贝克里伯爵和他的人只能到加莱,大亨利和图伦子爵却作为王子的护卫将会一同渡海。

贝克里夫人没有心思与车外的儿子说话,她的注意力此时全放在了同一辆车内的王子和丽雅·德·博蒙小姐身上。

只听丽雅·德·博蒙小姐对王子说道:“殿下,您为什么不拒绝这次出使呢?您难道不知道出使会非常危险吗?”

路易点点头,答道:“我知道很危险,但我必须去。”

稚嫩的声音响起,丽雅·德·博蒙只感觉到一个孩子的倔强。她微微一笑,问道:“我能知道原因吗?”

路易点头道:“我是法兰西未来的国王,所以为了法兰西而冒险也是正常之事。作为贵族,为国家和人民付出一切,这是我的职责。”

稚嫩的声音却说出了不一般的话,丽雅·德·博蒙为此惊讶不已。她严肃地问道:“这是谁对您说的?”

路易想了想,却又摇了摇头,他说道:“没有什么人对我说,我读法兰西历史的时候,从书上想到的。”

他没有说谎,在他读历史书时产生了这一感悟,不过,前提是他先阅读了伏尔泰等人的著作。

丽雅·德·博蒙目瞪口呆,她突然发现将这位未来的国王带去危险之地,是一个非常错误的决定。

随后,马车行了几日,一直到拉芒什海峡岸边,一辆马车突然追了上来。

PS:下接正文32章。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