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追随曹总混三国

更新时间:2020-05-18 12:27:38

追随曹总混三国 连载中

追随曹总混三国

来源:落初 作者:好大一只乌 分类:历史 主角:王厚王 人气:

完结小说《追随曹总混三国》是好大一只乌最新写的一本历史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王厚王,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建安初年,曹丞相奉天子诏,讨伐逆贼袁术,军中缺粮,杀粮官示众以安军心,与袁逆决战,一举大破贼兵,堪称用计之妙!只不过唯一一点,这个将要被砍脑袋的倒霉粮官不是老子就好了!旌旗猎猎,大军云集,眼看着光着膀子长着一身腱子肉的刽子手在自己脑瓜子后头晃悠着大刀片子,王垕是悲催的对老天比划着中指。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艺术来源于生活,计谋何尝不是?王厚这就是后世的经典网络诈骗模式了!

先跟你加微信,聊天儿,花个十天半个月感情升温,然后就可以管你借钱了,什么父亲忽然住院,母亲大姨妈犯了,家里养的小狗花花节育手术啥啥的,等你钱一掏,吧嗒一下就来个拉黑再不联系。

只不过这个时代没有网,王厚也没装妹子,就自己汉子脸赤膊上阵,凭着自己“人格魅力”来征服吕布以及徐州诸官,再推出皇帝来卖惨来,你看,钱粮这不就到手了!

而且吕大大的承诺还没完,一边那个头上戴着跟电视剧里诸葛亮帽子差不多,也是一身青衣长衫,总之很帅的年轻帅哥还义愤填膺的猛地一抱拳。

“王大人所言极是!主忧臣辱主辱臣死!陛下饥寒交迫,吾等却在锦衣玉食,听王大人直言,陈某实在心如刀绞,陈家愿意出粮五千石,布匹三千匹,奴婢一百,酒水油膏三百坛,以报陛下!”

好家伙,超额完成任务,多余的是不是可以自己昧下?一副感激涕零的模样,王厚哭着哭着,都快乐出声了。

然而,总是有拦路虎,就在大家伙踊跃捐钱捐物的时候,一声重重的咳嗽声却是猛地响了起来。

“既然陛下在许昌如此困苦潦倒,曹丞相无力奉养陛下,陛下何不到徐州来!徐州近海,鱼盐之利丰厚,当令陛下寝室无忧!”

同样姓陈,差距就这么大!陈登是“心地善良”,“活泼开朗”的帅哥!陈宫这货就是满肚子心机的老阴鬼了,阴沉着那张犹如别人欠他一千二百两一般死板的老脸,他是从席位上站了起来,重重的一拜着。

本来在后头听着拿钱拿粮食,难得小娘炮笑成了一朵小鲜花,可这话一出,她小脸就僵住了,满是紧张,盯在了王厚的后背上。

这一句听的王厚自己都是一愣,开什么玩笑,挟天子以令诸侯!这么大的大义优势想弄到你徐州来?想的真美!

然而愣了一下之后,王厚居然信口开河,打赢了!更是感激涕零模样,他是重重的一鞠躬:“陈老将军实乃我大汉纯臣啊!相信听闻陈老将军赤诚之言,陛下一定会欣然前往!”

“老将军,请即可准备建设宫室,不知道是设在彭城还是设在下邳城,还有董成,王子服,仲伸等皇亲国戚以及三公九卿等大人也将一并前来,各位大人的府邸还请老大人费心,然后皇庄设在何处?陛下还需要纺织秀女三千,还有……”

“王大人!”

别说吕布,就算刚刚慷慨大方的陈登脸色都是微微有点发绿,承受挟天子以令诸侯的好处,同样也得承受其弊端,首先皇室开销就不是一笔小数目,其次,旧日里的大汉公卿又岂是省油的灯,一大帮家伙回来起房子占地,还有徐州士族吃饭的地儿吗?赶忙打断王厚“激动”的滔滔不绝之言,陈登无可奈何的一抱拳。

“许昌近洛阳,乃天下之中,徐州靠海,偏暗一方,实不是龙气所在,天子迁徐州,关中如何是好?还是请大人慎重,三思啊!”

“这般……”

犹如极其失望那样,足足顿了几秒,王厚这才“无可奈何”的一抱拳:“陈大人所言甚是,是王某孟浪了!”

一边,陈宫那张老脸从欠他一千二百两又涨到了一千八百两,本来他也没打算皇帝能来,曹操不会放,他的意思是打压向王厚,让王厚推辞拒绝,吕布喜怒无常的脾气,自然惹得他不快,什么物资都不用给他事小,徐州集团对曹操敌意大起,就是大收获,没想到这家伙胆略还真是肥的可以!一条三寸不烂之舌愣是说的徐州上下无言以对,主动放弃,他这还给了个台阶下,仿佛提出迁徐州的是他一样,不是吕布养不起,给了大面子,更是让自己老板吕温侯面色大悦,看得他自己老脸直抽搐。

不过陈宫的厉害这儿倒是显露了出来,他知进退,尽管在这儿失了很大的面子也的确是气得肩膀直哆嗦了,可陈宫居然一言不发的跪坐回了位置上,端起酒爵就灌起了闷酒来。

这一插曲过后,解决了自己脑袋大事儿的王厚也变得轻松了起来,这头吕布又是端起酒壶给自己倒酒,抢在前面,这家伙戏精上身满脸堆笑的举起了酒杯。

“今日高朋满座,更有吕大哥这样的英雄人物,王某倍感豪气大发,赋诗一首以助酒兴如何?秦时明月汉时关,千里征途人未还!但使神将温侯在,何叫胡马度阴山!喝!”

“好诗,好诗啊!”

一片赞扬声中,哪怕是身在吕营心在汉的陈登都忍不住直摇头了,真不知道曹丞相在那儿找到的这个极品马屁精来,把吕人中都拍的找不到北了。

…………

就算这个时代的酒精度数低的可以,可豪气大发,一连干下几坛子酒之后,王厚也终于喝懵登了,耍着醉拳出来,一边还迷迷糊糊的叫嚷个没完。

“喝!我还能喝!在,在我们公司,老子号称酒中仙!再来,我吕大将军威武,一吕二赵三典韦,他张飞什么玩意,得排到老六去!”

小脸上满是无奈,搀着他衣袖子,小娘炮是一步一踉跄的向外走着,可没等走出宴饮大厅所在的院子,一个穿着青衣的下人却是低着头急促的拦在了当前。

“王大人请留步!今日吕将军大兴,特在内宅上房招待王大人!请王大人随小的这边请!”

这个年代,用婢女甚至侍妾招待贵重客人,也算得上贵族士人间风流雅事,跟在曹操身边,曹红节自然习以为常,虽然是鄙夷的冷哼一声,她倒是自然的搀扶着王厚就跟着那青衣小帽的仆从向内宅走去。

可她是浑然没注意,角落里,一千八百两陈宫那张老脸却是显露了出来,那双眼眸,衰老却阴沉的犹如地狱修罗那样冷冷看着两人的背影,嘴角浮现出一股子冷笑,摇摇头后猛地拂袖而去。

男人,败在自己下半身的几何多也!

…….……

月色下,跟着那小厮,一连进了两进院子,眼看着领路就在前方,谁知道这功夫捂着喉咙,王厚猛地甩开了小娘炮的胳膊,一下子冲到大树根就哇啦哇啦猛吐了起来,那股子酒臭味,熏得曹红节忍不住捏着鼻子皱起了眉头。

“就在,就在前面了!已经为大人准备好了洗澡水!”

语气中似乎带了点慌张,那青衣仆从语气急促的主动想搀扶向王厚的胳膊,谁知道猛地一甩衣袖,王厚又是把他摔得一个踉跄。

“要,要拉老子去哪儿啊!别以为老子喝醉了就想仙人跳套路老子,老子不吃你这套!”

看着这家伙满嘴胡话的模样,曹红节也有点急了,颇有些恼火的叫嚷道::吕将军安排侍妾侍奉,什么什么仙人跳,人家一片好心,你这龌龊之徒还不快去?”

然而,这一句话偏偏就把这阵子王厚新仇旧恨全给点燃了,指着曹红节鼻子,他也是咆哮着嚷嚷起来。

“什么侍奉!老子不去,老子今个就看上你了!你给老子暖床去!”

“你竟然敢……”

半是愤怒,而半却是惊奇,一双大眼睛充满了不可置信,曹红节一瞬间拳头都捏的咯咯作响,暴怒的低吼着。

在那个青衣仆人错愕的眼神中,酒壮怂人胆的王厚暴脾气也上来了,也是嚣张的一甩衣袖子:“什么敢不敢的!老子就让你暖床了,怎么着!想不想要粮食了!”

气得浑身发抖,可一句粮食却仿佛死穴那样要挟着曹红节,这是头一次曹操派任务给她,她实在太渴望完成了!眼看着王厚就跟和老婆吵架后喝个烂醉的矬汉子那样,骂骂咧咧转头向外宅走去,迟疑了足足几秒,她是狠狠一咬牙,军靴急促,跟了上去。

“王大人!吕将军……”

真是急得要吐血了,那青衣仆人急促的在后面招呼着,可这个节骨眼,就要被他带进的那个院子中,一声轻声呵斥却是猛地响了起来。

“半夜三更,何人在此喧闹嘈杂,不想要脑袋了!”

“任夫人!”

一句话下来,听的那青衣奴仆却是一瞬间颤抖如瘟鸡,砰的一下就猛地跪在了地上,不住地磕着头。

“回夫人的话,朝廷天使王大人醉酒后直闯内宅,大吵大嚷,惊动了夫人,小的万死莫辞!”

气得俏面发红,刚要开口呵斥,这任红昌任夫人却是忽然又黛眉一皱,忽然间快而急促的问道。

“这位王大人闯进内宅,内宅护院侯成侯大人呢?为何没有阻拦?”

“侯……,侯大人?”

瞬间语塞,一下子,这青衣仆人一张脸惨白如鬼。

…………

另一头,外宅厢房,朝廷使节住处!

砰的一声,门被猛地关上,划上,就犹如即将要单挑吕布那样,曹红节一张小脸通红,心脏狂跳,却是步伐极其沉重,许久才磨蹭到了窗前。

“你这废材,真……,真要本小姐给你暖床?”

“就!就要你暖床!要不,你就别想要粮食!”

喝多了的王厚就一根筋,被拔了外袍迷迷糊糊的瘫在床上,他还咬牙切齿的竖着一根食指叫嚷着。

偏偏,他又碰到了同样一根筋的曹红节,脸涨得血红,她是咬牙切齿的低声咆哮起来。

“你想死,本小姐就成全你!”

说话间,她却是猛地扯开了腰间紧系着的带子,哗啦的声音中,沉重的叶子甲砸在了地上,粗厚的战袍被解开,下面,却是一具香软玲珑的娇躯显露了出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