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崇祯十七年秋

更新时间:2020-05-20 07:24:01

崇祯十七年秋 已完结

崇祯十七年秋

来源:落初 作者:话凄凉 分类:历史 主角:王彦小姐 人气:

新书《崇祯十七年秋》全文在线阅读,作者话凄凉,主角王彦小姐,是一本历史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甲申国变,天子殉国,吴三桂引清兵入关。此天下板荡,胡虏欲图神器之际,华夏大地岂无忠臣?青州城下虏兵围城,和托劝降曰:“王士衡,降了吧!战到此时,汝以尽力!”扬州孤城,多铎射劝降信于城中曰:“将军若降,可拜公侯也!”南京城内,钱谦益言:“今大势已去,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士衡当知兴废,为自身计,不如早降,如此大官可得矣!”王彦怒曰:“此非汉家王朝更替,乃胡虏南侵,非亡国,乃亡天下也!吾士大夫,世受国恩,食朝廷之禄,行忠君之事,岂因个人生死,而无视衣冠存续耶?”南明风雨二十载,多少忠臣义士举家阖门而死。带你回残酷的明末,去看那段血淋淋的历史书友群160522963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王彦生于湖广之地,鱼米之乡,自幼会水。

年少时他便时常与族中少年,畅游湘江,大运河虽然宽广,却难不住他,只是如今身边多了许嫣嫣,他是无能如何也没有能力将其带过河了。

此时赵军士卒已经向芦苇荡逼来,王彦心里一阵绝望,对于逃卒,无论是大明或是李闯,处理的方式都只有一个,那就是立斩不赦。

看着身旁呆呆许嫣嫣,他心中不由得一痛,许直之托犹在他耳边回荡,难道就这样坐以待毙,放弃应下的诺言?

孔曰成仁,孟曰取义!

王彦虽然受梦境诸多影响,可本质上他还是个传统意义上的士大夫。君子践一诺,而独行千里,他不可能独自逃生。

看着越来越近的赵军士卒,以及那一把把晃着亮光的战刀,他心中已有决断,好在当时许嫣嫣跟着后面,没有上河提,赵军因该只看他一人,他绝不能让许嫣嫣再次陷于危险之中。

这时他双手扶着许嫣嫣瘦弱的双肩,使她面对着自己,而后认真的说道:“嫣嫣,你待在这儿藏好自己,无论发生什么事,都千万别发出任何声响。”

王彦的话让许嫣嫣似乎感觉到什么,原本呆呆的她居然猛然抬起头来,惊恐的看着王彦。

这不由得让王彦心头一惊,可他却没有时间多想。

他匆匆从怀中掏出一块美玉,塞入许嫣嫣手中道:“你若逃脱,可去长沙城西,湘江河畔寻找王家,吾族人见此信物必会收留于你。”

言毕王彦便决然起身,冲出了芦苇荡,而在他身后,两行清泪已经打湿了许嫣嫣的面庞。

“站住,别跑。”

“抓住他,将军有赏。”

原本逼向芦苇荡的赵军士卒,见一个身影猛然冲了出来,顿时Cao着战刀,大声急呼的追了上来。

这些都是赵应元身边的老卒,十分精锐,王彦不敢回头张望,只是一心希望能将他们引得远一点。

他一路狂奔,赵军士卒越追越近,可是要擒住他也不容易,然而就在这时,他身后却突然传来一声破空之声,王彦顿时大惊失色。

只闻到“噗”的一声响,一支羽箭几乎洞穿他的大腿,阵阵巨痛立马就让他整个人失去重心,栽倒下去。

“完了,就这么结束了。”

下一刻,数名赵军士卒已经围了上来,顿时对王彦就是一阵拳打脚踢。“Cao!叫你给老子跑!”

这一番下来,王彦被毫不留情的拳脚,殴打到几乎要晕死过去。

这时见士卒们发泄的差不多了,也怕他们真的将王彦打死,一名穿着皮甲背着弓箭的小校才上前说道:“Cao!都停下,将军要活的!”

士卒这才粗鲁的将王彦插起,如拖死狗般像回走去。片刻后,昏昏沉沉的他便被拖上河堤,带到赵应元面前。

赵应元一脸冰凉的看着他,他身后的诸多将校也是一副死了老娘的表情,整个赵军与出营时相比,简直如同两只队伍。旌旗不整,士卒垂头丧气,士气低迷,如同吃了大败仗一般。

王彦来不及细想这些变化,便听赵应元开口道:“尔见吾大军就逃,可是哪方细作,北面还是南面?”

闻言王彦一头雾水,不明白赵应元什么意思,但他知道自己此番必死,因此也就不用多费口舌,只是如同许直般闭目待死。

见此赵应元顿时大怒,欲拔剑杀之。

这时他身后却突然有一人道:“此人似乎是前营伙房的王彦,卑职曾见过,有些映像。”

“那就是逃卒了!”闻言赵应元脸色不禁一寒,可却没有拔剑,而是带着杀气残忍道:“带回去,杀一儆百!”

此时天以黑了下来,但大军却不准备停歇,王彦被一名军校夹在马上,便不等步军,随着骑军一路向大营狂奔回去。

王彦能感受到赵应元的焦急,料想定然发生了什么大事,可他一个将死之人又何必Cao那么多心哩。

回到大营赵应元便带着诸多心腹直奔帅帐,王彦则被丢在一边看管起来。

一夜无话,他因为担心许嫣嫣,也因为自己命运的坎坷,而无法入睡。

此时忍受着寒冷的夜风,看着天空中点点繁星,王彦心头无限伤感,他不由得回忆起,他即将结束的短暂人生。

他出生于衡阳大族王氏,年少时随父迁于长沙,跟随长他二十于岁的表兄王夫之学习,然其资质平庸,直到十八岁时才得了童生,此后乡试不中,便于岳麓书院专心治学。

崇祯十五年,他与表兄王夫之等人同赴武昌参与湖广乡试,名列末等,同年便赴京准备葵未年会试,然表兄王夫之与诸多匡社同人,却因为贼军阻断道路未能赴京赶考。

崇祯十六年,葵未试王彦不中,南反之路又被李闯大军阻断,他便滞留京师,拜刘理顺为师。

然其后局势迅速恶化,朝中多是尸位素餐之辈,他顿感报国无门,随意志消沉,整日借酒消愁,更险些跌入水中淹死,幸得一青楼女子所救,酒醒后便奇梦连连,做了不少齐词齐曲,一时间名扬京师。

甲申年,李闯破京师,刘理顺一家十二口投环俱死。王彦本欲同死,却听刘理顺言:“唔本庸才,能中状元,皆皇帝之恩。今山河破碎,天子殉国,吾乃大臣,不得不死!吾花甲老朽,死则死已,于国无碍,然士衡弱冠,却有辅国之才,有用之躯,岂可轻言生死。今旧都尚存,国有半壁,尚有可为,当速速南去,力王狂澜,了为师之愿。”

随后便是一路南逃,直到现在。

这一晚,诸多人物,诸多画面,在他脑海中犹如浮光月影,直到天空中泛起一丝朝霞,他才慢慢收回思绪。

天亮了,王彦见的第一个人是老火头李麻子。当他端着一碗白饭出现在王彦面前时,王彦心中居然是欣喜的,看来逃走的事,并没有影响到这位老人家,于是王彦笑了。

可李麻子看着他却是满脸的哀伤,他将那碗白饭在王彦面前放好,伤感的道:“将就吃了吧!本想给你做顿好的,可是闯王在山海关外吃了败仗,现在已经退出北京往山西撤了,河南山东诸地官绅又都发动叛乱,大军已经得不到粮草,老头我就只能给你做了这一碗白饭。”

“唉~一路走好吧!”李麻子不禁一声长叹,不知道是惋惜王彦,还是担心赵军的未来。

山海关外吃了败仗,吴三桂不是已经降顺了吗?听了李麻子的话,王彦不由的一呆,脸上的笑容瞬间就僵住了。

李麻子见此,以为他被这碗断头饭吓住,也不知该如何劝慰,便索Xing多留些时间给他,于是便又叹了口气,走了出去。

而此时王彦原本平静待死的心情,已经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惊涛拍岸的震撼。

他虽然不知道山海关外发生了什么,可细想之下,已然明了。

崇祯朝以来两线开战,但是却有这样一个现象,凡是剿贼有功,表现出色的人才,多会被派去征伐建奴,而后又败于建奴之手。

击败高迎祥的卢象升,打得李闯只剩十八骑遁于商洛山中的洪承畴俱是如此。

这时王彦脑海中一幅幅尸山血海的画面不断浮现,他终于相信了梦境中的预言,脸色顿时煞白,整个人也如疯了般,满是恐惧的自言自语道:“披发左衽,不从者斩!”

上天给了他这么多启示,他却什么都没有做过。在京师时,以报国无门为借口,整日纵情于青楼之所,不思国危若累卵,致使君父殉国。如今想要为改变大汉族之命运,不使历史重演蒙元之祸,奈何已是将死之人,有心无力。

一时间,王彦心中满是懊悔,断头饭又怎么吃得下去呢?

??

大半个时辰后,王彦便被士卒架着拖到营外,

这里已经集结了数千赵军,李闯兵败的消息不胫而走,军中流言飞起,士气低落,军卒们你一言我一语,场面着实混乱。

赵军如今可谓身陷死地,北直隶为建奴所占,山东河南官绅又发动叛乱,已经重新打起明旗,四处抓捕大顺委派的官员,追杀大顺的军队。

环顾四方,赵军已是方圆数百里内唯一的一只大顺军,已是被抛弃的孤军,可谓四面皆敌。

此等时刻,大军要重整士气,正好可借王彦头颅一用。

“开始吧!”一脸寒霜的赵应元对身边小校道。

架着王彦的士卒见了小校眼色,便将他丢在大军之前。

昨日箭伤并未处理,王彦如今已经失血过多,一丢便倒在地上,但身为堂堂举人,怎么能如此死去。他咬着牙坐了起来,却见一名武士握着一把大刀走来,他知道已经到了最后的时刻。

也好,那就与这个世界告别吧!

王彦忍着疼痛,找准了方向,便由坐变跪,先是向南而拜,而后便坐等饮刃。

王彦的表现让赵应元愣了愣,不禁皱了皱眉,而他身后一身着官袍男子亦是眼前一亮,能有此气度,必然是我儒家子弟啊!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