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明末求生记

更新时间:2020-06-12 10:21:14

明末求生记 已完结

明末求生记

来源:落初 作者:自身小卒 分类:历史 主角:赵志文志文 人气:

主角叫赵志文志文的小说是《明末求生记》,它的作者是自身小卒最新写的一本历史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穿越到明末,还随身带着系统,是称霸天下好呢?还是笑傲江湖?呃,少年,赤贫的你,先确立一个小目标如何?比如,在这个年复一年充斥着天灾、民变、外族寇掠的乱世生存下来?然后活着,堂堂正正地活着,不弯腰、不屈膝地活着。书友群:142423542,欢迎订阅过的书友加入。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当天晚上,志文躺在炕上翻来覆去地无法入睡。

愁啊,为自己和这已有了些微感情的小小四口之家的活路发愁。

从后世穿越而来,对历史大势略知一二,但自己一个学医的二把刀,目前来看,并没什么用。

就连即将来临的开蒙,志文也没有丝毫优势。

虽然上学的时候读过《黄帝内经》、《伤寒论》什么的,但和满篇之乎者也的四书五经比真不是一个段位的。

郑三看来是要让他走读书、科举的路了,北宋和大明,都是文贵武贱,以文治武,身处和平年代,不论是想要身居庙堂之高,还是处江湖之远,哪怕是小富即安地过过小日子,读书科考那是不二之选。

胡思乱想了好长时间,刚有点睡意,尿又急了。

起身解决完问题后,听到堂屋隐隐传来低低的谈话声。嗯?爹娘还没睡,这是躲着在说什么呢。

志文胡乱套好衣服,轻手轻脚地潜到门边听墙根儿。

“你大伯,白天又让老四来借钱了,”志文娘语气透着不满,“被我回了。”

“没借就没借吧,”郑三赞同道,“咱家现在这个情况,哪还有什么可借的。”

郑三又说:“倒是这些年让你受委屈了。”

沉默了好久,志文娘才幽幽说道:“他们好歹在你爹死后照顾了你几年,还出钱给你,帮咱们成了亲。”

“别提这个,”郑三突然来气了。

“那是我爹给人做活,辛辛苦苦攒下的钱,临走前交给他们保管,本是打算给我开蒙用的,谁想被他们拿去给老二成亲用。”

“这才害我没读成书,咱俩成亲还回来,那是应该的。”郑三明显动了怒气。

志文娘似乎也不知道这事儿,好半天才弱弱地问了句:“这么些年,你就这样闷在心里?”

“不然还能咋滴,真个和他们翻脸分家?里长那里过不去的。”

“不对啊,那他们种的地干嘛没你的份?”志文娘还是有点精明的。

“我也不清楚了,我爹在世时就没和他们一起种过地,都是在外面给人做物件儿赚钱。”

“我也懒得和他们挣,以他们那脾性,也不会有什么结果。”

志文在门后不敢乱动,腿都麻了。

“睡吧。”良久,志文娘低声地说了一句。

趁着风小了点,这天一大早,志文还没睡醒,就被他爹用手从床上提溜了下来。

烧水、洗漱,志文机械而茫然地做完后,郑三左看右看,感觉还是不满意。

一把抢过那块洗脸用的破布片,狠狠地把志文的脸又擦了一遍,把志文疼的嗷嗷叫。

“行了,他爹,轻点,别把志文脸弄破了。”志文娘说着话,已经把糊糊抬上了桌。

“来趁热吃,别耽误功夫。”

“囡囡呢,还没起吗?”志文趁机摆脱了郑三的蹂躏,边吃边问,“起这早作甚?”

“你爹一会儿带你去拜王学究,去晚了怕不礼貌。”志文娘回道。

“村里的王学究前几天已经收了袋白面做为你的束脩了,”郑三接过话头,“今天爹带你去认认门,把师拜了,年后就去他那儿开蒙了。”

刚一出门,尽管风已经很小了,志文还是冷得打了个冷颤,刚才为了把脸洗干净,可是搀了热水的,忽热忽冷的,这小身板儿还真耐不住。

积雪不厚,踩在上面吱吱乱响,气温很低,倒是不用担心积雪会被踩化从而浸湿鞋子。

就在志文脚都要被冻僵的时候,走在前面的郑三终于停了下来。

这是一座砖房,由于黄土高原风尘太大,已经看不出原来的颜色了,整个都黄扑扑的。

听郑三说,这是村里的里正免费提供给王学究居住并开蒙用的。

“王学究,俺是郑三。”志文他爹并没有上前敲门,而是隔着一段距离就停下脚步,高声喊道。

隔了一会儿,房门打开了。一个约莫四十岁的儒生从房内走了出来,身上的儒衫洗得发白。志文眼尖,分明看到那半开的门缝伸出一个小女孩的脑袋,飞快地探了一眼又缩回门后。

“是郑三啊,”儒生开口了,“嗯,你来作甚?”

“特携犬子前来拜师。”郑三恭恭敬敬地回答,然后转身朝志文说道:“还不赶快上前拜见老师。”

“慢来慢来,我已决定闭馆了。”王学究急忙摇摇手,“村里愿意开蒙的娃娃,连上你家的,也才三户,实在难以维持生计。”

王学究有点落寞地说道,“前天你家郑四从我门前路过,我特意请他帮我通知村里几户交了束脩的人家,你不知道么?”

“啊!”郑三大吃一惊,“怎会如此,怎会如此,学究不管俺们村的这些娃娃了吗?”

首先关心的,却是王学究闭馆的事情。

微微叹了口气,王学究说道:“我也于心难安啊,但为了养家糊口,却也不得不如此了。”

“不知学究下一步如何打算?”郑三说话也被带得文绉绉的了。

“先去县城找地方安顿下来,有条件的话,过完年在县城找个地方开馆授徒吧,毕竟那里人多点。”王学究情绪仍然低落。

“这两天都忙着收拾东西,又兼自身年老体弱,三户人家的束脩实在没法亲自一一送返,故请郑四告知各位,前来自行取回束脩,还望见谅。”王学究说完长长施了一礼。

志文在旁边倒是有点佩服这老儒生了,吃进去的还能吐出来,那可是一袋一百斤的白面啊,省着点,够一家四口好几个月的口粮了。

不过自家没有谁上门告诉这件事儿啊。志文抬头看看郑三,发现郑三也低头看了他一眼,两父子心里都冒出不安的感觉,别是郑四借钱不成,把主意打到这束脩上了吧。

王学究可能也觉得事情有点不对头了,但还兀自接着说道:“昨日郑四上门告诉我,说郑三你不在家,他三嫂妇道人家不方便上门取回束脩,就拜托他来代为拿回。因他是你堂弟,我不疑有它,也就托他将束脩送回,失礼了。”说完又长长做了一揖。

话音刚落,志文就见郑三双拳紧握,青筋暴露,随后又深深吸了口气,才缓缓松开拳头。

然后双手抱拳向王学究施了一礼,“多谢学究告知情况,还祝学究到了县城能桃李满天下。”

“借你吉言。”王学究还了一礼。

“那就告辞了,学究。如需帮忙,只管差人告诉我,县城我还算熟。”郑三又施一礼,转身领着志文就向来路走了。

志文抬眼望了他爹一眼,见郑三面无表情,眼里隐含怒火,知道是为他四叔冒名诳走那袋白面生气。

志文对这四叔毫无印象,没什么了解,自然出不了什么主意,只能紧紧跟着郑三前行。

“爹,咱们去哪儿呀?”志文边走边问。

“去找你四叔,被诳走的那袋白面,得想办法拿回来。”郑三头也不回地在前走着。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