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我是武大郎

更新时间:2020-09-06 07:50:12

我是武大郎 已完结

我是武大郎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脸爷 分类:历史 主角:张武松 人气:

《我是武大郎》作者:脸爷,历史类型小说,主角:张武松,本小说主要讲述了: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张问心发现自己死了!

他从没想过自己会这么倒霉,才活了二十三岁,还有大半辈子没过呢!

张问心灵魂离体以后,一面破口大骂缺德的司机,什么人不撞,非要撞我这个穷打工的?一面恋恋不舍地看着路上支离破碎的尸体。不过还真是没有想到,人死了居然还有意识,这应该就是所谓的灵魂吧……

茫然失措的张问心看着街上车来车往,穿梭不息的人流。一辆辆车直接穿过他透明虚无的躯体,心里真是百味交集。我还没有女朋友,就叫我这样死了?真是不甘心哪。

摸了摸自己的脸,又在一个人眼前晃了晃手,张问心发现那人居然丝毫不受影响,仍然若无其事的和朋友说道:「被车撞死的。不知道做了什么坏事。」又听几个人在说:「哎呀!这个打工的死得真惨,昨天又打雷又下雨的,路那么滑,他还在外面干什么呢?哎!」又听见警察对着对讲机道:「福建路,发现一名死者,二十来岁,男性,外地务工人员……」

张问心愣愣的站在那里,耳里那里还听得进众人半点话语。望着警察在地上的死者身上掏出几件东西,又打了几个电话,便开始疏散众人。

好半天医院的车才来,看着法医把自己抬到救护车上,厂里的人也得到了通知,派了一个领导跟着一起去了,人群慢慢散去。

张问心呆呆地站在原处,这时又开始下雨了。可是雨点打在他的身上,丝毫没有感觉。

「老天,快用雷来劈我吧!把我劈得形神俱散吧!」张问心开口大叫。

话音刚落,嘣!轰轰!天空发出惊天动地的炸雷声,一道耀眼的白光,比人的躯体还粗,打在张问心身上。

人死后应该是没有痛的感觉了吧,可是在白光吞下他的那一刹那,张问心只觉得自己像是被万箭攒射,全身都像烧了起来!

惨叫一声后,张问心又晕了过去,在晕过去前他脑子里还在想着:「我怎么这么倒霉呀!以前向上天祈祷买彩票也没这么灵验过……」

过了不知道多久,张问心才醒了过来,发现自己居然不能动了,好像被什么东西包住了。

挣扎了一下,动不了!张问心又觉得自己好象被包得严严实实的,不过倒是挺舒服的,暖暖的!

张问心又挣扎了几下,还是动不了,也就放弃了,心中咒骂道:「这是什么鬼地方嘛!我操!真不知道老子上辈子做了什么,怎么这么倒霉!」

慢慢地!暖暖的感觉使张问心越来越舒服,张问心开始觉得自己的心平静了下来,在网上看的太极心法一点一点的,在他脑海里浮现出来。

张问心闭上眼睛,开始默默的想着太极心法。

慢慢的,一股冰冷的气流在丹田开始旋转,过了一段时间,冰冷气流越来越强,在张问心快受不了的时候,外面包着张问心的东西,散发出一股热乎乎的气流,进入了他的丹田,开始驱散了身体里的寒意。

一冷一热两股气流,就像两条嬉戏的鱼儿一般一样,一会你追我,一会我追你,在张问心的身体里乱窜。

张问心只觉得自己全身十分舒服,一会凉凉的,一会热热的,这种感觉让他几乎昏昏欲睡。终于两股气流纠缠在一起了,慢慢的合二为一,在自己的丹田不停的旋转。

这时候张问心已经睡了过去......

就在半梦半醒之间,忽然觉得屁股上被人狠狠的打了一下,惊醒过来的张问心张口就骂道:「我操你妈!那个王八蛋呀!」

话音刚落便听见一个粗暴的声音喝道:「小兔崽子!这么晚没起床干活还敢骂娘?」

刚从睡梦里醒过来的张问心昏头昏脑,兀自搞不清楚状况,那人已转身走开,留下了一句话:「赶紧起床去把水缸挑满了,桌子上还有两个炊饼,吃了好干活。」

睁开蒙胧的眼睛,那人粗壮的身体留只给张问心一个黑黝黝的背影。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啊!低矮的屋顶裸露出横梁和二梁,仰头还可看见瓦片,就和十几年前农村的老屋差不多,在城市已经见不到这种瓦房了。四处沾满蜘蛛网,掾子上一只苍蝇在蛛网里挣扎。墙壁有些潮湿,灰泥已经剥落,露出陈旧的青砖。

这肯定是有些年代的旧宅子!八十年代以后农村盖的瓦房基本都用红砖了,也只有那些上了年头的老屋才是青砖砌的。

眼前的房间不大,自己所躺的那张床也是丑陋不堪,似乎随意伸个懒腰便会松垮一般;床头的窗棂在清早阳光透射下泛发腐朽的黄光……一切,都是如此的不堪入目,张问心四周打量一番,痛苦得呻吟起来。

张问心突然想起,刚才那人不是叫醒了自己,而且还拍了自己一巴掌,难道说这家伙看得见自己的存在?自己不是已经死掉了,已经变成鬼魂了么?

把手掌伸到眼前,张问心看了看摸了摸,皮肤又粗又黑,这个身体的手掌和胳膊都很细小。既然能够触摸到,那么就是实实在在的物体了,也就是说,自己的身体是存在的,并不是鬼魂了!难道说人死了以后不但会变成灵魂,而且还会有附身的能力,不知道自己现在这个情况是不是传说中的夺舍呢?

张问心惊疑不定,还不知如何去面对今后的生活,不过「死而复生」的狂喜总是占据了大半。能够活下去,即使是在另一个人的身体里,才是真正的大道理。屋外的叫喊又打断他的思绪:「阿植!怎么还不出来!?」

张问心无法确认这个「阿植」是不是他,不敢随意回答,屋外那人已经不耐烦起来:「阿植!快出来挑水,等下我还要上街卖炊饼,顾不上那么多!」

床边那衣服简直只可算做是布条,无袖的短褂,背后磨破了两个洞,颜色灰扑扑的,十分难看,张问心穿了老半响才穿好了这套难看的衣服。他悄悄在门缝里一张,看见外屋那男人正在往两个箩筐里放蒸饼,热气腾腾的,屋里屋外并都没有其他人,于是张问心相信那男人叫的一定是自己。

张问心推开门走了出去,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故意伸了个懒腰,叫道:「什么事这么急?」话一出口就觉得有点不对劲,那男人说的是山东口音,而他是正宗普通话,难道说这里是山东?

那男人正在忙碌,也没注意到异样,道:「阿植,你饿不饿,饿就吃一个。今天是赶集,县里人会很多,我要赶早一点。」

张问心含含糊糊道:「什么县?」如果不是特别有心,也不会察觉到他有略有变异的山东口音。电视剧里各地方言都有一些,山东方言相对简单,要学起来也不是什么难事。

那男人抬起头来笑道:「我们清河县啊,还能有什么县?你这孩子,一定是累坏了。」

张问心这才看清男人的面容,除了面皮黑一点,倒是颇为俊朗,鼻梁挺直,脸庞线条如刀削般刚劲,身材高大,真是典型的山东大汉。

那大汉见他凝视自己,展颜笑道:「阿植,你娘带你弟到庙里还愿去了,要给庙里和尚一些香油钱。老爹我可得多卖几个炊饼挣点钱。」

话语是挺和蔼温馨,但在张问心耳中,却如晴天霹雳一般:「他,他是我转世身体的父亲?我好死不死,居然会给别人当儿子孙子?妈妈呀!孩儿不孝……他看起来顶多三十岁,那我不还是小孩了?」

他一低头看自己身材,果然是又矮又小,显然就是一未成年的孩童。

那男人自然不知道他一肚子的奇思异想,挑起扁担推开门就要出去了。盛放蒸饼的担子不是现代农村用竹条编制的箩筐,而是用木板木条榫接,边角处有繁复的线条和雕刻,极是细致,漆面虽然陈旧了,也并不脱落。这分明是手工活极厉害的木匠做的上好货担,这年头,还有谁用得上这东西?

四周墙壁虽然被烟熏得黑漆漆的,但是八仙桌、长条板凳、纸糊的木窗棂,无一不古色古香,只有在古装电视剧中才能见到。

张问心满腹疑窦,对那男人道:「今天几月几日?」他虽然做了别人的便宜儿子,那声「爹」字终于还是憋不出口。

男人说:「七月初四,过几天七夕节我带你上街遛遛。」

张问心又问:「哪年?」

男人说:「你问这干嘛?今年是绍圣五年。挑完水就劈柴,今天人多,下午还要再蒸一屉饼子。」说着挑着担子就要出门。

绍圣五年……!张问心一下就慌了,只有在很久以前的封建时代,才会用这样的纪年。他大着胆子问道:「那当今皇上是……」

那男人终于看了他一眼,略有诧异道:「当今圣上是哲宗皇帝,你这孩子今天怎么这么多问题?是谁当皇帝我还不得一样卖炊饼?」

哲宗皇帝、年号绍圣交织在张问心脑中,熟读历史的他明白这是只有在北宋才有的皇帝年号,然后心里一片茫然、惶恐,乱成一团。

我,我来到了北宋年代?我真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了!

张问心心中不停咒骂,这里还是农业社会,汽车、电器、自来水、全球化,什么都不会有。前几天的电视剧还没看完,谁知一觉醒来成了原始人……

他那所谓的「老子」也是粗枝大叶的人,看他这般模样,也不加动问,摇摇头就出门了。

所幸张问心还算有些心理承受能力的,呆站着没多久,已经开始接受这个事实。

整个屋里就剩下张问心一人了,呆站了良久,他才开始思索自己是怎么来到这个世界来的。

妈的!死了变成鬼魂了都还要被天雷劈,不过这天雷劈得还真是蹊跷,自己竟然被劈到了北宋年间来了,还变成了别人的便宜儿子,这贼老天,你干吗不把老子劈到帝王之家做个太子之类的大人物呢?哪怕是劈到大户人家做个二世祖都好啊!

张问心一边嘟囔着,一边出了屋子,来到了院子里,准备洗脸以后再吃早餐,可是当他来到院子里的水缸前,准备打水洗脸的时候,却被自己倒影在水面的面容给吓住了!

这个又黑又瘦的小孩就是我么?难道说自己的运气那么差吗?就算是夺舍附身也要找一个好一点的身体吧?长得黑就不说了,你也不能够长得象瘦猴子一样啊。

张问心这才开始查看起自己的身体状况来,五短的身材,细小的胳膊和腿,整个身体的肤色都是黝黑粗糙的,再看了看水缸里的倒影,黑瘦的脸庞上五官还算端正,除了黑一点,皮肤粗糙一点以外就没有什么大的缺陷了。

身体虽然很瘦弱,可是张问心并没有感觉到自己很虚弱,反而觉得身体里充满了力量,这是什么回事呢?仔细回忆了一下自己夺舍的经过,自己在被雷劈了以后不是有一段适应的时间么?那时候不能弹动的自己不是模拟了太极运行的心法了么?而且当时自己有那么强的感应,应该是无意中运用了雷电带来的能量,那么也就是说,自己的身体已经被无意中改造过了,所以现在这个身体虽然很瘦弱,但是并没有虚弱的感觉,一定是这个原因了!

太极拳法可是后世大众化的锻炼身体的拳法,如果真的能够配合太极心法修炼出内力来的话,太极的攻击力也是很强悍的,看来以后要抽出时间来进行这方面的练习了。

洗完脸漱完口以后,张问心把脑子里杂七杂八的念头都排除掉,然后尝试凝神聚气,按照自己记忆里还能够记得的太极招式,开始在院子里慢慢练了起来。比画了盏茶时间以后,也只不过才记齐了七八式而已,不过练完以后也是神清气爽了,刚起床的那种惺忪的睡意也一扫而空了。

把盆子里的水倒了以后,张问心突然记起自己的那个便宜「老子」不是要自己去挑水么?大缸里还有三分之一的水,水缸旁边放着一副水桶和扁担。

靠!这不是要人命吗?这么瘦弱的身躯,还要去挑水,看来自己身体原来的主人还真是命歹。走到了水缸的边上,张问心拿起了扁担,把挑水用的钩子的麻绳在扁担上多绕了几个圈,估计着长度合适了以后,把扁担扛上了肩膀,用钩子勾住了木桶把子上的凹槽,挑着木桶往大门口走了出去。

出了大门,张问心顿时又呆住了,这水是在哪挑呢?瞪的了眼睛往四周看了看,好家在,隔壁的街口刚好有一个身材和他差不多的少年挑着两个小型的空水桶朝远处走去,肯定也是去挑水的!张问心赶紧迈开脚步,跟随着那个少年而去了。

水井并不是很远,走了半刻就到了,那个少年到了井边打满了水,转过身子就要往回走,眼睛便发现了挑着两个大水桶的张问心,惊讶地问道:「我说阿大,今天怎么换两个大桶了,你挑得动吗?你家老头不是也帮你做了两个小桶么,今个怎么不见你用小桶了?」

还有小桶?看来自己那个便宜「老子」也不虐待童工之人,张问心暗自估量了一下自己身体的状况,好象没那么软弱吧,这么大的桶应该也能够承受,便笑着用略有变异的山东口音答道:「我那小的桶有点漏水,用大的先顶着了,挑少一点应该也可以吧!」

少年笑了笑说道:「这也对!你要是体力不够的话说一声,看在兄弟的份上我李俊一定会帮忙的,等我挑完了自己的就帮你挑上两担!」

「谢谢了兄弟,我自己应该能够应付的!」张问心挤出了笑脸回答道,莫非这个叫李俊的家伙和这个身体的前任主人是好朋友?

这个叫李俊的少年听了欣里颇为纳闷,往日里这个武大不是很懦弱么?虽然自己平日里很照顾他,甚至在他被别人欺负的时候还护着他,可是这个家伙从来也不曾对自己笑着说过谢谢的,总是耷拉着脑袋自己跑掉了,怎么今天会笑着说谢谢呢?是不是中邪了?摇了摇头,李俊笑着迈开了步伐,挑着水朝自家所在的街口走了过去。

这个时候才是清晨,街上基本没有什么人,张问心迅速地把水桶灌满水,试了试重量,居然可以轻易地挑了起来。看来自己在夺舍的时候所经历的改造的确是真的,虽然身体还是很瘦弱,可是这个身体爆发出来的力量还是远远得到了提高,大人才能够挑起的满满两大桶水居然能够轻易地挑起来。

趁者没什么人,赶快把水挑完吧!张问心展开了步伐,开始了自己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次体力劳动。

挑完水,张问心把自家「老子」留给自己的早点-两个蒸饼给消灭掉,然后一屁股坐在了院子里的大青石上,开始整理着自己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思维和记忆。

这一番整理也不知道花了多少时间,一直到有人走入院子里的时候张问心才惊醒了过来,抬头望去,只见一个三十来岁,丰韵犹存的俏丽妇人抱着一个两三岁的小男孩走了近来,看见张问心便笑着说道:「阿大在干吗呢?怎么今天不见你去西边老夫子那里听课了呢?你平日不是最喜欢去的么?」

这应该就是这个身体的母亲,也就是自己的便宜老妈了吧!长得还是真漂亮呢!看来自己还真是赚了个漂亮的老妈呢!

张问心站了起来,笑着回答道:「娘亲怎么回来那么早呢?不是说带弟弟到庙里还愿去了么?我挑完了水,觉得有点困,就在石头上坐了休息一会,所以没有去老夫子那边。」

李氏见了张问心走了过来,笑着说道道:「阿大,过来,看看弟弟。」说完把怀里的小孩递给张问心,又道:「你抱弟弟一下呀!」

张问心看着弟弟粉嘟嘟的小脸,很难相信这是自己弟弟,亲了这个粉嫩的小子一下,这小子居然伸过头也在他黝黑的脸庞上亲了一下,张问心也高兴的笑了。

「对了,娘亲上次不是说弟弟的名字和我的名字起的不错么?能不能够给我解说一下好在什么地方呢?」张问心依旧操着略有变异的山东口音试探地说道,想要尽快地弄清楚这个身体的原来一些状况。

「当然好了,你爹爹姓武名柏,你叫武植,你弟弟叫武松,柏植松,多合的名字!你娘亲我给你门两兄弟起的名字要不够好的话,哪对得起读的那么多的书?想当年,你娘我可一算是李家小有名气的才女呢!」李氏语气里略带着骄傲回答道。

伍佰?这个名字有个性,大明星的名字果然够气派!武植和武松?等等!武松?北宋末年的打虎英雄武二郎名字叫武松,这里是清河县,不正是武松的故乡么?不会那么巧吧?难道自己的便宜老子不是叫伍伯,而是叫武柏吗?自己叫武植,又是大郎,那么说自己正是历史上有名的绿帽矮子武大郎!

看了看自己黝黑的皮肤和矮小的身材,张问心终于接受了自己就是武大郎的事实,可是心里却在痛苦地呐喊着:为什么!天啦!为什么!我怎么变成了武大郎!这个该死的贼老天,你把我丢到古代来也就算了,怎么能够让我这么悲惨呢?这个千古第一绿帽子兼矮子武大郎,天哪,你干脆再打一次雷,劈死我算了!

李氏说完话以后就进屋里忙家务去了,丝毫没有注意到张问心脸上变换的神色,只有粉嫩的小武松仍旧在自己哥哥的怀抱里嬉笑着,用手抚摸着那张黝黑的脸庞......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