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无良帝师

更新时间:2020-03-25 18:57:57

无良帝师 连载中

无良帝师

来源:掌中云 作者:晁安 分类:女生 主角:魏听夏漆暘 人气:

《无良帝师》为晁安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从家徒四壁的扫把星到万千宠爱的小公主,原来只是一个雷的距离。本想着放纵吃喝,却遇上古怪帝师。三万五千个岁月,他站在雕栏画栋的高台上,眼底的哀伤流进心里,便成了一道道坚不可摧的城墙。...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转眼间,魏听夏穿越至这赤凌国,已有不少时日。 人的适应能力是无限的,说实话,魏听夏对于在这儿的生活,其实还挺满意。除了偶尔会有些无聊之外。 “什么时候能去宫外转转?”魏听夏常拉着玉嫣这样问。 “公主您是不可随意出宫的。”玉嫣也是一脸无奈。 好吧好吧,所谓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穿越到什么人身上就要跟什么人走。享受了人家的锦衣玉食,就要受得起这些约束。 魏听夏也不抱怨,久而久之,反倒是找到了些排解无聊的好办法。 比如说:打牌。 在长宁殿一天天也没事儿干,一群宫女太监的,除了随时等候魏听夏吩咐,似乎也没什么事儿干。这一下可好,魏听夏随意的用糙纸做了几副牌,招呼了这一群宫女太监,亲自传授了他们玩牌的一百零五种方式。 要不说打牌真的是,人类历史上智慧的结晶。这人要是一旦学会了,兴致来了,便一发而不可收拾。 起初迫于魏听夏的身份,太监宫女们还会有所忌惮,不过时间长了,大家也就愈发的放得开了。所以你就看见,在长宁殿的后院里,一群宫女太监分成三两桌,和魏听夏玩的那是好不热闹。 又一日,是个阴雨天,雨还没有降下来,天却是早早的阴透了,魏听夏用过午膳,在床上躺着闭目养神。 突然想起来,几日前和玉嫣一起去御花园玩,清心亭外的花儿开的甚是美艳,如今这雨要是下下来,怕不是要把那些花儿都打谢了。 转悠着在屋里找了个干净的瓷瓶,揣在怀里便打算着出门。 可自从疏雲殿一事过后,玉嫣盯自己盯的也紧,活跟个小跟屁虫似的。魏听夏眼睛滴溜一转,扫了一眼屋内的窗户,好,就从这儿出去。 好不容易偷摸着出了长宁殿,凭着自己记忆里的路线,也算是比较顺利的进了御花园。 还好,清心亭外的花儿还在。魏听夏从怀里掏出瓷瓶,摘了几只颜色较靓的花,插在了自己的瓷瓶里。 本想着摘完了就回去,无意间却记起来,玉嫣曾说,那长宁公主出事的地方便是这御花园。 遭雷击,她也是遭雷击。这两件事之间,定是有什么联系。魏听夏当下决定四处转转,像探寻历史遗址似的,这儿也瞧瞧,那儿也望望。 只是刚过一会儿,那天上的雨便再也兜不住了,起初是蒙蒙的并不迅猛,只一瞬间的功夫,就转换成了大雨模式,像开闸放水似的,一股脑全都冲了下来。 天呐,魏听夏心中想起被雷击支配的恐惧。 呆呆的愣在原地,心里盘算着要不要去那清心亭躲雨。突然间,天空中闪现一道银色的白光。 又是闪电,心里一阵慌乱。转过身发现不远处有一人背对着她,撑着伞往御花园外走着。 救命啊壮士,魏听夏心中咆哮着,拔腿就朝那人跑去,或许是用力太猛的缘故,急刹车总是带有惯性。又或许是出于自身原因,从小协调性就不好。反正不管是什么原因,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整个人已经扑到了人家的怀里。 “那什么,见谅啊,跑的有些急了。” 魏听夏嘴里说着道歉的话,抬起头却发现,此人,怎的面熟的很。再仔细回忆,那日在疏雲殿的种种又重新出现在眼前。 “是你啊。”虽心中不爽,魏听夏还是挤出笑容,以示友好。 “把手拿开。”男人看也不看魏听夏一眼,只自顾自冷冷吐出这么一句。 切~cosplay霸道总裁?魏听夏把身子从男人怀里抽出来,没好气的瞥了他一眼。 突然天空一个惊雷,可把魏听夏吓了一跳,人受了惊吓,就容易控制不住自己,所有的反应,都是源自于心底最原始的呼唤。所以双手环住了男人的腰,所以头抵在男人的胸口上,所以两个人紧贴着身体。 这一切都是再正常不过的应激反应,魏听夏心中这样想着,并且努力的平复着自己的心情。偶然听见男人强有力的心跳声,也是佩服,美人在怀,竟还能跳的如此有条不紊,不知此人是当真如柳下惠,还是根本就不喜欢女人。 想到这儿,魏听夏不禁噗呲一声笑了出来,真是不敢想象,这样一个男人,如果有男朋友的话,该是一副什么姿态。 一男一女,两人一伞,红裙青衫,磅礴的大雨中,就这么静静的站着,不知情的人看了,真的好一副岁月静好的画面。 时间过了很久,久到魏听夏心里都开始犯嘀咕,为什么这个男人还没有把她推开。好奇驱使她抬起头来,却见男人皱着眉并没有看她,只是一脸讶异的,盯着他自己的左手。 男人的左手里,紧紧地攥着一块血红色的玉佩,雨水噼里啪啦的打在他的手心里,那血红的玉佩,隐隐绰绰的发着微弱的光,时不时地,红光还一闪一闪,像跳动的小星星。 “这是……”魏听夏试探着发出一点声音,男人的脸色看起来不太好,这块玉佩,应该是对他很重要吧,要不然怎么会,如此心痛的模样。 “怎么,可能。又……”男人不敢置信的嘀咕着。 下一秒却又突然抓住魏听夏的手臂道:“你到底是什么人?”声音还是冷冷的,却掺杂了一丝激动和期待。 “我,我是长宁公主啊。”魏听夏有些心慌,穿越来的人,怕不是已经被人认出来了吧。 “对,你是漆凝,漆凝……她怎么会……。” “她?她是谁?”魏听夏来了兴致,听小道消息翻八卦,可是她从前最大的爱好之一。 男人低下头与魏听夏对视着,棱角分明的脸上沾染了一丝情绪,竟不像初见时那般凌厉、不食人间烟火。 “你不需要知道。”薄唇微启,声音清清冷冷的,不似漆慎那般的低沉性感,舒服温暖。他的声音,幽幽透出一股子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息,给人万分的疏离感。 “你的睫毛真好看。”魏听夏眨眨眼,这个人,浓密细长的睫毛,竟生的比一般女儿家还要漂亮。 “什么?” “送给你了。”魏听夏将一直揽在怀里的瓷瓶塞进男人的怀里:“花比人娇,定要好生照料哦。” 说完便甩着袖子大踏步的走出了御花园,翻过窗子重新回到自己的寝殿,魏听夏终于长长的舒出一口气,好险,再待下去差点就被人认出来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