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妖妃倾城乱帝心

更新时间:2020-03-20 20:11:27

妖妃倾城乱帝心 连载中

妖妃倾城乱帝心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流年微凉 分类:其他 主角:武功王朝 人气:

流年微凉新书《妖妃倾城乱帝心》由流年微凉所编写的其他风格的小说,主角武功王朝,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我叫法直,警校毕业两年,入行不久就遇见了各种诡异的案件,血腥的手法,一桩桩案件的背后,是魔鬼在微笑还是人性的黑暗在招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十二章 相见相识诉往昔

小小的身影,蜷缩在桃花树下,舔舐爪子上的伤口。

又见桃花纷飞,坠在那被剑划破的血痕之上。花瓣娇嫩,软软的,似是在为她治愈伤口。

似乎,她看见了那桃花妖。嗤笑一声,救了她一命,竟幻想着她会来?那个桃花妖,脑子没有弯弯绕绕的东西,怎会知晓挡下剑击的是她!就算知道了,还会寻她么?几百年的光阴说没有就没有,时间的长河滚滚,一去不回,可还记得她?

可现在,最没有脸面见桃花妖的,却是她。这么多年了,她在人界徘徊辗转几百年了,妖依旧是妖,身上仅存几丝的灵力还是当年桃花妖无意救她,被她强行吸收后才在她体内的。

银月银月,名字是桃花妖取的,何时她有的名字,她就用到何时。

“银月!”她侧耳聆听,好熟悉的声音啊,仿佛有上百年没听过了……莫不是……银月停下了舔舐伤口,缓缓抬起头。

桃花妖!身形一闪,敏捷地跳到桃花树上,不敢见来人。

“银月,本妖知道你在这里!”水珠顺着夭夭脸颊边,低落。可夭夭的喊叫,却夹杂着哭腔。

“银月……本妖求求你……现身吧……求、求你了!”一丝哽咽,一份情。

桃花树上,灵狐低头,眸色不明。

女子跪在地上,任凭那桃花落下,落在她的青丝中,与之融合,点缀着她。声嘶力竭地喊她名字,心,一阵阵地抽搐。

发丝还带着水气,几缕飘在她的胸前,更添妩媚之姿。一遍遍地、坚持不懈地念着银月、银月……无法再忍就不需躲藏!

桃花树上,白影渐露。

灼灼目光,落在她身。

夭夭惊觉,抬头相望。

时间,在这一刻停止前进的步伐。穿越几百年漫长的岁月,迎来她们的相见。

“桃花妖……”银月声音轻轻,仿佛风一吹,她又消失不见,再无踪迹可循。

“嘘……”夭夭竖起十指,靠在嘴边,“夭夭——这是本妖在人界的名字!”一脸骄傲,怎么样,本妖也有名字了!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银月喃喃细语。在人界周游数百年,曾听闻此诗乃情诗。银月未经历情爱缠绵,却也略懂男女之情。以诗命名,可见,那男子是爱,而不是喜欢吧……只可惜,摊上桃花妖……夭夭这么个木头人,她哪里明白人类的情情爱爱,在她眼里,吃食比谁都重要,就连她这位妹妹,也比不上呢!

“银月……本姑娘不可在外呆太久……”在人间生活的日子长了,连“本妖”不知不觉间就改成“本姑娘”了。

“只是……我的伤……”银月迟疑不决,不知要不要和夭夭一同离开。

“放心……本姑娘是何方神圣?!”夭夭捶捶胸脯,让银月不必担忧。

随即,娇小的狐身往夭夭胸前一扑,狐尾紧紧绕在夭夭的白嫩的手臂。

夭夭心领神会,借用灵力,又顺着清河回到阁楼之中。借力打力,一蹬墙边一个回旋,顺势推开雕窗,进入闺房。将灵狐放入床榻之上。

自己则来到衣橱前,换下湿漉漉的衣裳,藏到最里边的一个角落。套上另一件与之相似的粉红色衣服。

盘腿坐入床中,双手成掌,灵力外泄,送至灵狐体中。不消片刻,灵狐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愈合。夭夭再一次惊叹九天灵狐的恐怖本领,如此之快,就连她修炼千年,也达不到她这速度啊!

一声闷哼,伤口已然痊愈。夭夭两手一收,接住灵狐倒下的身躯。

没错儿……记忆中软绵绵的毛绒绒的触感依旧没变。夭夭又蹂躏几下,才作罢。

“咳咳咳……”银月摆摆狐尾,“再捏一捏柔顺的毛发就被你弄乱了……”银月不满道。

“你还不乐意了?快讲讲你这几百年都干什么去了,杳无音信!?”夭夭伸出手指,轻轻点了点银月的脑袋。

睁着水灵灵的大眼睛,眼角略向上翘起。灵狐灵狐,也是天生的媚人祸国的主儿。

夭夭就被完全萌化了。抱在怀中,不忍撒手,倾听着银月讲她的故事。

“离开半山腰,满怀兴奋的来到人界。嗯……人界可真是繁华,比起我与你生活的那片土地,根本就不能相提并论。一下子,就迷失了方向,可那时只顾着贪玩,并没有发现。望着人类手中拿着的,头上带着的,脚上穿着的……每一样东西都没见过。以前也时常溜下山来玩,但那天可不同。集市热闹非凡,堆满了人,我在他们脚下行走还很困难。”

“突然,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全都下跪。从人类的口中听出,说是什么皇帝游巡外出。恭恭敬敬,不敢逾越半分,俯首称臣,大拜行礼。”讲到这儿,银月不吱声了,脸色大变,就像是……入了魔障!

“就是那天,百姓朝拜,不知是谁发现了我,拎起我的狐尾,不管我的死活,把我进献到皇帝面前。帝大喜,人间少有如此玲珑之狐。就这样,我入了皇宫。的确,宫中金碧辉煌,大大小小的宫殿数不胜数,无数人心之所向。可又有几人知其悲哀!都是些冥顽不灵、痴心妄想的人类!我在那里,算是彻底的失去了自由。”

“开始,妃嫔与我玩乐逗弄,皇帝有时无趣也会与我嬉戏。好景不长,皇帝听信小人谗言,说吃了灵狐的肉,喝了灵狐的血会长生不老。后来,喔被一位年长放出宫回家的宫女所救。她带我回到了她的家乡,是一个极为偏僻的小山村。女人双亲早亡,唯一的祖母在她进宫那年死了。”

“在那几年,我很快乐。无聊去河边和鱼儿追逐,玩累了,就饮溪边清甜的溪水。自由自在,少了那座庄严肃穆的皇宫,原来,人界还有好多我所没见过的。”银月渐渐恢复平静,在回忆那段为数不多的美丽时光。

“人类本就要经历生老病死,我是灵狐,活个上百年实属正常。夭夭,你知道那种感觉吗?除了呆呆望着至亲面临死亡,而别无他法。心,是疼的。很疼很疼,无法描述,只有经历过才会深有感触。”银月捂住心口,轻描淡写,夭夭却知道她心里无言的痛。

“她死后,无儿无女,亦无亲戚。我和她家门前的树妖为她刨开一个墓,为她立了一座碑。此后,我行踪漂泊不定,就当是游戏人间吧。”

“见惯了人类的种种,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想登高位心狠手辣。当官儿的,有几个是两袖清风?不都是趋炎附势小人嘴脸?贫民百姓,没有权利没有钱财,任由剥削。或许,这是人间的生存法则,敌强我弱,只有受欺凌的份儿。世间的情爱,或相濡以沫,或相敬如宾。也有情意绵绵,山盟海誓,真正遇上大难临头,还不都是各自飞?至死不渝的倒没几个,反目成仇的比比皆是。人类的爱情,是一滩混水,还是一池碧波?我想,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夭夭,你虽为千年花妖,奈何入世不深,对人类依旧懵懵懂懂。你要记住,人类,不是谁都可以信任!”银月忠告,严肃认真。

“银月……”夭夭不禁揉了揉她的头,眼眸含泪,“是姐姐的错……”夭夭头低下,靠在她的脖颈间。

“不……能够与姐姐相见我就很满足了……”银月带笑,少了几分忧愁。

相偎相依,一人一狐,卧于床榻。阳光明媚,更显温暖。桃花朵朵,为谁而喜?

纵是分散离别,也难割舍情谊。

逃不开对彼此的牵挂,放不下对彼此的思念。

时光匆匆流去,记忆不曾尘封。

你是我最爱的妹妹,我是你最亲的姐姐。

—————————————————————————————————————————————————————

小剧场

夭夭:没错儿,本妖是来为作者大大拉票的。

银月:没错儿,灵狐是来为作者大大求戳的。

夭夭:本妖求推荐月票!

银月:灵狐增加阅读量!

夭夭:干嘛学妖说话!

银月:干嘛学狐说话!

微微:两个幼稚鬼……

夭夭:闭嘴!

银月:闭嘴!

微微:……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