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麻衣鬼葬

更新时间:2020-05-17 09:56:29

麻衣鬼葬 连载中

麻衣鬼葬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狸猫未成精 分类:其他 主角:吴大明白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狸猫未成精原创的其他小说《麻衣鬼葬》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吴大明白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送葬师是外国人的名称。中国送葬师没有固定称谓。南方叫“大先生”,北方叫“明白人”,还有些地方叫“地先生”。江北叫“伴钟”,官方暂时给操持白事的人统一称谓叫总管或者大总理。这个行业不需要什么算风水,看地脉,能抬棺,会扎纸等等实在的本事,但却是白事里面的领头地位。通黑白,走阴阳,知俗礼,人面广,无所不能。水葬,天葬,风葬,洞葬,裹皮葬,跑马葬等等,我遇见的灵异事件一个接着一个,对于鬼怪,科学无法解释,只能用麻衣相面,风水相术等等玄学说明。以一个麻衣相面者看鬼怪神谈,俗话说一命二运三风水四读书,免费算卦,准则不必谢,灵则当笑谈。全程解读罗盘,风水,切身利益的葬穴知识,读而有用......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五章 兄弟见面

我跪爬了半天也没找到躲藏的地方。到处是玻璃器皿。差点碰到了一个,赶紧扶了起来。器皿里面怎么好像是人的一张脸皮。再看了看其他的器皿,全是泡着的人体器官标本。我恶心都要吐了。去哪不好,偏偏来这。

我惊魂未定,又听到一阵“咿咿呀呀”的声音。给哑巴说话似的,乱吐字眼。

虽然害怕,但更多的是好奇,我蹑手蹑脚走过去,眯缝眼看着。就怕突然出现一个什么怪东西,咬我,撕我,我还不得被活活吓死。

老子当年也是送过葬,埋过死人的,大学里面学过几年马列,绝对的无神论者。手电光束直射,打开毛玻璃的柜子,就要看看那是个什么东西。

我断定那是一个人,而且还是我早晨看到的那具婴尸,以我十年的相面经验发誓。相腿,相背,相腹……人体那套,我熟悉的透透的。

血红面肌,白骨青筋,眼睛大凸,牙齿外露,无嘴唇,无腮,全身没皮,都是毛茸茸的肉羽。上面输液瓶子密密麻麻,啥颜色都有,也不知道是给尸体输血,还是输葡萄糖,总之全都有了。

我全身炸毛,汗毛比钢针都硬,动作比尸体还僵,基本麻木了。我就是一头撞破窗户也要跑出去。

谁知道血尸婴童还坐起来了。

刚掉头的鸡会蹦跶,刚剥皮的人还能活,这玩意靠着输液,还没死。小到呼吸正常,大到例假常有,给活人没区别呀!

还没等我跑,那个血尸婴童自己站起来,挣脱全身的针管,打开旁边的衣柜,发现里面什么都没有,惊呼的惨叫了一声,没命的往外蹿。

我拿出手里的皮衣,皮软质优,摸着还挺舒服,这下冬天我可不愁了,但仔细一看,我靠,这哪是皮衣,就是一件人皮,皮肤白皙,面皮俏丽,怎么那么像梦中女神的人皮,我赶紧扔了。这太晦气了。衣柜里搭着类似人体的衣服架子,我赶紧再给挂上。

我还以为血尸上来会咬我哪?我吓得变毛变色。可能她是来抢我手中的人皮吧!如果婴尸没死,应该放生才是,好歹也是人命,怎么又供起来,当“亮招子”,这财发的伤天害理。最近这几天,药材大市场这地,我躲的远远的,算卦的地,也换了。就怕凌记的幕后人找到我,把我也弄成活死人标本。

最近钱还是挣不到,城管没事来骚扰。女人高跟丝袜,想开了高楼大厦。男人不用手段,何来家财万贯。看来我不是发财的命。

我垂头丧气推着自行车,冒着冷风小雨,四处躲城管。累的我呼呼直喘,看来我得找个僻静点的地方,休息会。

左拐一有大胡同,店铺不少,就是人烟稀少。天都快黑了,我也没看清,先进里面躲会。说什么也要在摆会摊,一整天没开张,腰里,就仨硬币怎么着也得在挣俩钱吃顿饱饭。

有一家铺子早早关门,门檐挺宽,碧瓦飞甍,古香古色,还蛮有品味。我躲在门檐底下,打开手电,正准备开张。就看到红油漆的大匾额上写着“吴记棺材铺”,我呸,真他吗晦气。说着我狠狠的啐了一口吐沫。

小风嗖嗖的,我这口浓痰,斜着被吹到大街上。不偏不倚喷到了一个人的脸上。

“卧槽他吗的,太岁头上拉屎,找死。还他吗敢啐老子。”那人喊道。

我仔细一瞅,这好倒霉。那人膀大腰圆,虎背熊腰,大肩膀上刺青纹龙,好不吓人。骑着歪把子摩托车,大背头,大蛤蟆墨镜,新潮牛仔裤。后座上带着俩搔首弄姿的鸡婆小姐,揽腰搂背,一看就不是个善茬。

那人螃蟹走路横逛荡,狠人一个,我吓的一哆嗦,都没看清他的长相。

我赶紧面带微笑的说道:“老大,小兄弟我这贱口这他吗的也太没德行,您就高抬贵手,饶了我。我这给您免费卜卦。”

俗话说,好汉不吃眼前亏。抬手不打笑脸人,我不奉承点,肯定要被暴打一顿。我这瘦书生的身板,仨也不是他的对手。

那人狠狠的说道:“你这相面,还相哪,相这吗?”

说着那人用大手掌猛的揉搓旁边俩风尘女的大胸。疼得俩浪货娇嗔的捶打那人的胸肌。俩风尘小姐,吊带衫,低胸露背,深沟高壑,那人大手一伸,尽享人间春色。

“你好坏,人家好疼哦!”

我他吗二十多了,纯洁处男,未经世事,看到这差点被刺激的鼻孔冒血。

那人都把风尘小姐的胸揉的变了形,我斜觑了一眼,这可叫我怎么相。

那人吼道:“老子叫你相我,誰他吗叫你盯着老子的妞看,相不好,老子让你吃拳头。”

麻衣相术,相遍身体每一个部位,胸也不例外。胸者,百神之掖庭,万机之神府。最能看出一个人的气量才智。

对面这人胸部平阔像砥石,有英雄豪杰的气质。但他有外套罩着,不能仔细看,剩下的就不得而知了。

我赶紧说:“猪八戒当官,你老这可是天蓬元帅的命,大英雄啊!”

我满嘴奉承,就不信这小子还能打我。谁知道他一把拽起我的衣服领子,把我提起来,挥开俩大手。

这一下还不得把我打晕。奇怪的是对方竟然把我搂住抱起来了。这不会是包子加油,生煎(奸)我吧!老子受身不受辱。

说着那人伸出狗舌头,还对着我的腮帮子舔了两口。差点把我熏死,简直禽兽不如啊!

那人的墨镜被我蹭掉了,我仔细一看,这不是吴大膀子吗?

吴大膀子本名叫吴金刚,从小就身强力壮。他是我半个养父吴大明白的儿子。和我是发小的伙伴,我们俩好的不能再好了,恨不得俩人盖一床被子,穿一条裤子,实打实的好兄弟。

现在我俩真是亲兄弟见面,热泪滚滚。

旁边俩妹纸看我和大膀子抱的那个亲热,大眼瞪小眼莫名其妙。咱俩光叙旧了,不能冷落美人是不是。

小美眉过来吧!我上去一把抓住一个,这俩风月场上的妹纸妖孽,我得收了她们。我还没碰到,就被大膀子拉上了摩托车。

大膀子色眯眯的对着她们喊道:“今儿个,我兄弟来了,没空。下次再来盘丝洞,收拾你们。”

说着扔了两张钞票,带着我风驰电掣奔向大酒店。

大膀子不知道在哪发了小财,满桌子丰盛的美味佳肴,我嘴巴张大了,能塞进去俩大肘子。

我说道:“膀子,整俩美女助助兴呗!”

大膀子白了我一眼苦笑道:“兄弟,你这没**的雏,我怕到时候你一下性虚脱了,别再晕过去了。”

靠!这家伙就这么看不起我。怎么说我也是堂堂七尺男儿,不就是没你壮吗。

大膀子在宴席间一个劲的撩拨我。

大膀子说道:“本事,我现在就缺个看面把风水的先生,你来给我当个左右手呗!”

大膀子俩贼眼珠子乱转悠,属于虾仁眼,流盼有风流之韵,颇有飒爽之姿态,但此人福祸不定,逢火年会有灾害,水年则会顺利。别看有两道浓眉,都挤到一块去了,这小子肯定最近没少皱眉,眉心田宅宫狭窄,一副不会理财相,这小子要不欠债就邪门了。

我说道:“你小子是不是欠债了,又去干送葬的活计,干爹临走前,告诉咱俩,这一辈子不能碰白事了。”

大膀子说到这里眼圈发红,感叹道:“都是吃这碗饭,从小混到大,陈八都他吗三十多了,麒麟臂比你还粗,到现在没混上媳妇。周家老小子得了重病,眼看就要上天了,我不借高利贷,眼看着他死吗?”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