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逸剑幽月宫

更新时间:2020-05-12 13:30:39

逸剑幽月宫 已完结

逸剑幽月宫

来源:落初 作者:宫叶满阶 分类:武侠 主角:凤刘潇逸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逸剑幽月宫》是宫叶满阶最新写的一本武侠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凤刘潇逸,书中主要讲述了:云梦山的山谷中有的幽月宫,宫主正是被江湖中人称为“情痴”的上官凤。任厚、刘潇潇、刘潇逸、蓝灵儿四人自小孤苦,被幽月公主收为义子、义女。上官凤因情而死,江湖上因此引出一个又一个风暴。刘潇逸也为寻找“负情”的师公而开始闯荡江湖,留下一个又一个热血传说!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6章寒星举宫残

上官凤已经走了。这个艳官江湖的佳人走了,这个久负盛名的幽月宫宫主走了,这个用情至深的情痴走了,这个和善慈爱的长辈走了,永远的走了。

任厚兄妹四人虽然伤痛欲绝,但娘亲的身后事还是要赶紧Cao办的。

任厚留守宫中安排着一应事务,灵儿太小也没出去,潇潇和潇逸姊弟二人已经下山去请师祖、师伯和师叔,花军师、察先锋和一众兄弟们也都被派往各大门派报丧去了。

上官凤的师父李闲云、刘若水一共收了四位弟子。

大徒弟是江湖人尊称“武痴”的烈日宫宫主龙云天。自从云水夫妇退隐江湖以后,他就成了江湖名家一脉的大掌门,声名与盗家独孤傲并驾齐驱,只是武功修为恐怕还要逊色许多。

二弟子便是“情痴”上官凤。江湖人也有人称其为“幽凤”,原因就在于她所使用的兵器是一柄名为“幽凤”的绝世宝剑。

三弟子是“剑痴”玉蛟龙。他出身铸剑世家,年少轻狂的他在与同样喜欢铸剑的李闲云一场较量之后心悦诚服的拜在了云水夫妇门下。入门以后,他与师姐上官凤两情相悦,在江湖中依仗着自己的“炎龙剑”与上官凤的“幽凤剑”双剑合璧,打造出了一番声名。上官凤的“情痴”也由他而来。

小弟子林紫凤,江湖人称“艺痴”。林紫凤出身商贾世家,自幼就擅长买卖经营,打小就精通丝竹雅乐。师父退隐后,无所事事的她在洛阳开了一间风月客栈“胭脂楼”,经过多年的经营,现在俨然已是江湖最大的休闲所在,分店开遍五湖四海,色艺双绝的她,也成了江湖首富。

潇潇去请的是师伯龙云天和师叔林紫凤。由于烈日宫和胭脂楼都是门人满天下,所以虽然潇潇从未下过山却也轻而易举的就将二人找到了。

潇逸却是没有那么顺利,因为师祖和师叔都早就不在江湖上走动了,所在的地方又不太好找,所以第一次下山的他有些茫然。

好在随身跟着那位小丫头魅魂,她是上官凤的贴身丫鬟,每次上官凤到白云山帮师祖打扫整理的时候都带她来。小魅魂知道地方,人又聪明伶俐善解人意,一路上潇逸也不至于孤独。

来到白云山,只见师祖的“天衣阁”大门紧闭。

魅魂拿过钥匙打开,但见的庭院之内一片萧索,哪里还有上官凤所说的世外仙境。

原来最近上官凤身体不是太好,也没空过来,这里的一切也都变得荒芜萧瑟了。

魅魂见状,开始动手收拾起来,潇逸知道这也是师父遗愿,便也跟着将天衣阁整理一番。最后又各处寻查了一遍,确定师祖真的很久没有回来且没留下现在何处的线索。二人便关上大门前往嵖岈山去了。

嵖岈山上,师叔的“寒星宫”也是大门紧闭,叩了半天没听到任何动静。

潇逸多少还是知道些上官凤的病情和师叔有关,本来就对这位未曾谋面的他心怀怨忿,今天见到这样,不由得气从心生,抽出佩剑砍向锁头。

一声清脆的金属交响声过,锁分两半落在尘埃,溅起三尺高的尘土。俯瞰脚下,尘土积得厚厚的一层,想是也是很久没人来过了。

二人缓步走进宫中四下寻找,搜遍整座宫殿竟然没见到一个活着的东西,看这情形,哪怕是有耗子在此居住怕也得饿死吧。

看着看着,潇逸恨由心生,怒火中烧,许久没人照料过的寒星宫终于迎来了它的第二Chun。

潇逸也帮师叔打扫了庭院。先是打了,什么瓶瓶罐罐古董文物,什么门窗梁柱桌椅屏风都给打个粉碎,砸个稀烂。然后是扫,什么书画文章古籍乐谱,什么衣衫袍靴巾扇褥被拖到院中,付之一炬。

魅魂在一旁看着,她还从来没见过潇逸发这么大的脾气,不由得有些害怕,又有些不忍,拉着他的衣袖道:“公子,公子……”

“怎么了?”烧的起劲的潇逸不意被人拉住衣袖,回头问魅魂道:“有什么不妥吗?”

“这个……”魅魂不知怎么回答,只好照实说:“奴婢不知道。”

“那就来帮忙,烧。”潇逸意犹未尽,“幸亏他不在家,要在家,我连他一起烧了!”

“这……是,公子。”魅魂也加入了拆迁的行列。

也是玉蛟龙命中注定犯上了这么个师侄,自己不在时家中变得面目全非不说,肇事者竟然还扬言要连主人一起烧,这是什么世道?这又是什么行为?得亏没在家住,要不然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这个温暖的小家却发现吃的喝的穿的戴的铺的盖的玩的乐的不是变成了一堆垃圾就化为灰烬的时候,那心情,那状态,不被自焚也得跳崖吧。

下山一行没有完成任何目标,最大的收获就是帮师祖打扫了庭院,掀了师叔的违章摊位,潇逸只好带着魅魂回到云梦山。

回来的时候,师伯龙云天和师师叔林紫凤已经到了。看到满眼通红的潇逸独自回来,大家都明白了一切。

“任厚见过师伯、师叔。”下山迎接的任厚躬身行礼,“师姑,师伯,请。”

一行人缓缓上山。潇逸却是没和他们同行,也没有拜见长辈就独自一人先冲向山上去了。

来到卧房以内,潇逸看到那床榻之上,逝去的人儿静静地躺着。

“小哥,你回来了。”看到潇逸进房,灵儿揉着桃儿一般的眼睛道。

潇逸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径直走到榻前,“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眼泪又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

不多时,大家也都来到了房内。

上官凤人走了,面容还是一如那般,平静的脸上看不出一丝异样,只是脸色略显苍白。

再见到娘亲的遗体,仿佛这个世上每个人都亏欠了潇逸许多,看向谁的目光都是充满着仇恨与怨毒,攥起拳头,牙关紧咬,额头青筋暴露。没有放声嚎哭,也没有和任何人说一句话。

说什么?向谁说?那个最疼自己最宠自己一向放纵自己宽容自己的亲人再也不会醒来了,自己又能够做些什么?

潇潇含泪拉了他一下,想让师伯见娘亲一面,这个一向最听话的弟弟却是一点面子也没给的一动不动,守在榻前自顾自的流泪、发狠。

没有能力留住师父,也没能把那个所谓的师叔请来。悔恨、怨恨在内心交织,此时此刻,任何人任何事再也唤不回那个洒脱飘逸偶尔犯点小浑的刘潇逸。他并不知道,自己这种情绪的蔓延,将会给今后的江湖带来多大的灾难,又会给身旁的某些人带来多大的不幸。

仁厚看在眼里,拍了拍他的肩膀。感觉到那双大手在肩膀上的力量,潇逸再也控制不住,趴在榻上哭出声来。

仁厚蹲下身,一只手搭在他的肩膀上,一只手去擦拭自己眼角的泪水。娘亲撒手人寰,偌大一个幽月宫就落在了自己肩上。这些年来在师傅的庇护下,自己师兄弟几个都像是温室里的花朵,期间也只有自己受师命下山过几次,每次都是来去匆匆。几个人处在这样一个大的门派却从来不知道江湖是什么样子的,行为处事完全无知所错。自己无能,妹弟都还小,真的担心今后的幽月何去何从,没有了师傅,幽月的天,塌了。

潇潇和师姑林紫凤过来搀起哭的昏天黑地的兄弟二人。

潇潇已经哭得太多,此时也只能强忍悲痛将二人搀到一旁。紫凤却是忍耐不住了,看着这位曾经一起学艺一起欢笑的师姐,不由得触动了心底那最脆弱的一根弦,不由得留下了两行珠泪。

却是:方知母子恩情重,又道姐妹情意浓。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