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仙宗道祖

更新时间:2020-01-17 12:50:14

仙宗道祖 已完结

仙宗道祖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蛮雷使者 分类:仙侠 主角:李世民袁守诚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蛮雷使者原创的仙侠小说《仙宗道祖》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李世民袁守诚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这世间,但凡拥有生命的,终究会有死的那一天。这结局,自起始出生之际,便已注定。自遥远的太古,便有长生不死的传闻。我从生中来,正往死中去。生死之间,便是人生。我愿把这人生,去探求那无限无节的永生不死之路,寻问仙道...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深夜,明月高悬,万籁俱寂。

整个法华寺,都是陷入了一片沉寂之中。那些功力低浅的沙弥早就睡下,整个寺庙里也就只那些有点道行的和尚还在默默静思,修炼功法。这倒是不足为奇。踏上了修行的路子,便已与寻常人划开了界线,睡不睡觉吃不吃饭对于那些修为高深的修真者,完全没有半点影响。奇怪的是,这寺庙中,今夜除了这些修为高深的有道高僧,还有一人未睡。

萧剑!

某一禅房。酒足饭饱的圆诚和尚呼呼大睡,呼噜打的不亦乐乎。而与师父同处一室的萧剑,却是未睡。这倒不是因为圆诚的满身酒气与呼噜声,和师父待了两年,当徒弟的免疫力再差,也早已水火不浸。倘若是平时,疲乏一天的萧剑早就没心没肺的睡了。只是,今天却是不同。

白天的遭遇,却是勾起了他的伤心事。萧剑未曾见过他的父亲,故而,虽然这焦黄小子对未曾谋面的父亲有诸多的幻想憧憬,但是却也并无多少的真实感情。相对于父亲,母亲柳氏含心茹苦的将他拉扯长大,他可是一点一滴看在眼里的。对于母亲柳氏,他没有半点怨言,唯有满腔的感激涕零与愧疚之情。自萧剑的老爹死后,萧家一度的败落到了家徒四壁的地步。然而,便是如此,柳氏却依旧是以纤弱的脊背支撑起了整个家。未曾使萧剑缺吃短喝,不比在法华寺差。且不单如此,柳氏闲暇之时,甚至还教导萧剑识字。只是,在这个女子无才便是德的年代,柳氏虽出自名门,但是识字却是不多。然而,其却是为这个儿子倾尽了所有。对于这个平凡的母亲来说,儿子便是她活下去的动力与希望。柳氏对这个儿子,寄予了极大的希望。指望有一天,萧剑能够出人头地,光耀祖宗,再度的使萧家兴盛起来。而萧剑,也一度的将之当作是自己的理想抱负。

只是,造化弄人。柳氏终究是未曾看到那一天,一病不起,撒手人寰。而萧剑,迫于生活,做了乞丐,后来更是莫名其妙的当了和尚。自然,什么光耀门楣,光宗耀祖自然也就无从谈起了。

于内心之中,萧剑也知道以自己的实力,母亲柳氏的愿望,只怕是再难实现。强烈反差下,萧剑对母亲自然是极为的愧疚。无奈之下,他也只得麻痹自己,尽量不使自己想这些事情。也只有这样,他才能稍稍心安。

这两年来,他倒也不如何想起此事。

只是,每逢想起,萧剑内心都是惭愧到了极致。白天的一场大雨磅礴,雷鸣电闪,却是使他再度的忆起了一直封藏于内心深处的往事。万籁俱寂的深夜,明月高悬,思念缅怀愈加浓烈。一股愧疚,再度的使萧剑陷入了沉思。

母亲柳氏身死之际,天气与今天所遭遇的,一般无二。那是这黄脸和尚心中永远也挥之不去的阴霾。六年的幸福时光,永远也不会再回来

心身沉浸于悲痛怅惘之间,萧剑感觉不到半分的困乏,浑浑噩噩。

忽地一个声音突兀的在萧剑脑海响起:娘的。小子,堂堂男子汉,怎么这样娘儿们?哼!

这个声音来得诡异蹊跷,萧剑又是身不守舍,神游物外。突地一个声音响起,直激地萧剑如被雷击,一下蹦起老高,直接摔到了地上,发出蓬的一声沉闷声响。

这一声响,虽不算太大,但是在这万籁俱寂的夜幕之中,却是不啻惊雷。幸而,圆诚和尚已然神魂醉倒,不省人事。而法华寺众僧又不敢恭维这一对师徒的佛品,无人与他二人做邻居。这才未曾惊动了什么其他人。

摔倒地上,皮肉自然是疼了。只是,萧剑心惊胆骇之下,根本也顾虑不到这上面来。

谁在说话?萧剑几乎在坠落的同时,发出一声惊呼。

哼!臭小子,自然是你家老龙王我了。一个白光笼罩的光球飘荡在萧剑面前一尺左近。在那光球之中,却是一条迷你到极致,尚不足一指长短又依稀肉眼可辨的花龙。

你萧剑眼睛睁得如同铜铃,嘴巴大张,几乎可以塞下一个鸡蛋。望着面前这光球,萧剑如遭电噬,思维停止了运转,唯有面上露出一副瞠目结舌的神情来。

哼!老龙似乎很得意自己出场造成的轰动效果。以迷你老龙的形态出现,已然是他现在承受的极致。此时,要他幻化成百丈巨龙,根本也不现实。只怕,他尚未幻化完成,便元气耗尽,一命呜呼了。再说,在这法华寺中,他清楚的感受到了十余股几乎不下于他的气息波动。甚至,更有一股气息强横至压得他喘息不过气来。在这种地方,他也不敢太过放肆,尤其是现在丧了肉身,实力锐减。倘若动静弄的大了,只怕是自寻死路。下场不会好过魂飞魄散去。

呃良久,萧剑艰难的吞下一口唾沫,吃惊未尽的望着这头老龙。

哈哈!臭小子,被震到了吧!?老龙我是不是神威无双,震惊寰宇啊!?哈哈老龙一脸的得意之色。

是是够威武的萧剑下意识的点头,却又吐出一句话:你真的是龙?好像比蛇也大不到哪里去嘛?

萧剑虽然吃惊,但是他在法华寺好歹也待了两年。耳濡目染之下,自然也能看出法华寺众僧与外面那些蒙吃混喝办法事的和尚有许多不同。自然而然的,他心理承受能力也就比那些世俗界的成年男子还要强出不止十倍。一阵吃惊下,便即反转过神来,质疑起这老龙的身份来。

老龙一听之下,雷霆大怒,一声大吼:什么!老龙我可是堂堂的龙族,哪里是什么狗屁蛇可以比拟?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老龙胡须乱颤的暴怒不止,但是,他自身也知道眼下这副形象的确是与龙族身份不如何匹配。拿他和蛇相比,已然是抬举他。便是稍微大一点的毛毛虫,都是要比他显得狰狞霸道的多。之所以恼怒,也只是为了遮掩心中的尴尬罢了。毕竟,堂堂龙王现在这个样子也的确是不怎么光彩。

哼!气死龙了,气死龙了。老龙嘀咕嘀咕,眼珠一转,陡的转化话题,趾高气扬的道:小子,你刚才娘娘腔腔的悲戚什么?怎么没有一点男子气概?老子看你这幅样子就不顺眼,怎么跟那几个圣儒门的鬼穷酸一样?整天的悲天悯人,哀春叹秋?

对于这老龙的质疑,萧剑无言以对,不过,却又好奇的道:圣儒门?那是什么?

嘿嘿,圣儒门?那可是一个修真大派,里面的功法可厉害的紧。不过,俺老龙就是看那门中的修真者不顺眼。什么李太白,白易,杜诗,哼!起的名字都是那么娘,和个女人一眼。

老龙粗声粗气,牛气哄哄的道。心里却是暗自忘形,对自己转移话题,成功摆脱萧剑你真的是龙?好像比蛇也大不到哪里去嘛?的话题很是自鸣得意。

哦。修真?萧剑略略点头,又问出了一个自己似懂非懂的词汇。

所谓修真,就是修天地之灵气,以炼其身,使元神洋洋洒洒,忘乎所以,如若婴儿一般无烦恼。最终,证就长生不死之道。怎么?小子,你在这修真佛宗法华寺做弟子,不会连这个都不知道吧!?老龙有些惊讶的道,不过,随即似乎醒悟过来,目光一扫那酣睡不休的圆诚,冷冷一笑的道:不过也是,有这么个只知酒肉的废物师父,你只怕在这寺里也不如何受待见。

这头老龙若有所思的道。他虽然认识这萧剑不过半天时间,但是以他龙生数百年的丰富阅历,自然可以轻而易举的看穿萧剑处境。

听了老龙毫不客气的言语,萧剑不由眉头一皱。圆诚虽然不修佛法,不守清规戒律,但是对他始终有恩,老龙这般说话,让他心中很是不爽利。

这一幕被老龙瞅在眼里,不由得嘿声一笑。讪讪道:老龙我也只是实话实说罢了。不过,佛门讲究心境顿悟,你师父酒肉穿肠,不束于形。说不定,日后会有一些成就。呵呵

这老龙乃是个野修士,油滑的很,插科打诨了几句,便即话题一转的喝道:兀那小子,老龙看你根骨精奇,想要送你一场富贵。你可有什么意见?

萧剑明显一愣。这黄脸和尚虽然头奸脑猾,但是也是被这连番的古怪际会弄得有些莫名其妙,不着头脑。先是莫名的跑来一头比蛇大不了多少的古怪生灵,口口声声称自己是龙。又大言不惭的说要送给自己一场富贵,这怎地都是让萧剑有些承受不了。

富贵?什么富贵?萧剑先是一愣,继而眼睛一亮,有些激动起来。倘若真有一场富贵,说不定他还真能光耀萧家,在人世间风光几十年。百十年后,也好有颜面去见泉下的老娘。

这一切,都是被老龙收入眼中。对此,这老龙自然是暗自得意,一笑的道:自然是天大的富贵了。嘿嘿,不瞒你说,我老龙可是红云宫策封的九品龙王。嘿嘿

龙王?萧剑眼睛又是一亮,如同乞丐见到了一座金山一般。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