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大巫姒夏

更新时间:2020-03-24 19:14:32

大巫姒夏 连载中

大巫姒夏

来源:落初 作者:炎鸦皆烬 分类:仙侠 主角:巫师连 人气:

《大巫姒夏》为炎鸦皆烬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周天之大,群雄尽起。太古七盟,纷战不休。懵懂少年,行走于周天之内。并将自己的名字,传至四方。“我叫姒夏。”“巫·姒夏。”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几乎是在小镇陷入黑暗的一瞬间,那个人影就出现在姒曩所居住的七零一室阳台外。

那个将自己藏进黑暗中的影子,不依仗任何借力点凌空而立。

淅淅沥沥的小雨淋在黑影身上,而影子却没有一点躲雨的想法,只是静静的看着房间中的姒曩。

不知过了多久,影子突然动了。

几乎是在他动的一瞬间,他就消失在原来的地方,出现在云层之上。

云层隔绝出两个世界。

云下是小雨笼罩的人族城镇,而云层上则是一轮皓月和漫天繁星。

月色微凉,星光如萤。

浩荡的星空是人族最梦想追逐的世界,而人族最喜欢做的,无疑就是用各种手段观看夜晚的苍穹星河。

大星的陨、灭、聚、合而带起的种种异象,被天文爱好者奉为视觉上最经典美味的饕餮盛宴。

那人就坐在云头上,仰头看着星空。

与常人不同的是,那人眼中,也有两团星云。

不——不是星云,而是宇宙!

那人的双眼,就是两个宇宙。

两团白色火焰在这个人的眼中燃烧,在那火焰中看得到星斗闪烁、星辰翻转、星云湮灭。

而亮晃晃的光芒也让那人整个儿暴露在银白的月光下。

一袭黑色长袍裹着那人全身,兜帽兜住了那人的脸,黑暗遮盖了那人大部分的面孔,只露出那人的嘴。

那是一张微微翘着,混合了讥讽、冷冽和狂妄的复杂笑容的嘴。

这个穿着一身怎么看怎么像巫袍衣裳的神秘人,左胸口也跟茅山大巫们的巫袍一样,绣着花纹。

不过,这人胸口上绣着的却不是棺椁。

而是青铜色三足鼎!

九口小巧的青铜三足鼎标记在这神秘人胸前荧光闪闪,那三足鼎的正中间是一枚竖起的眼睛标识。

......

茅山幽冥殿,符宗聚集之地,大巫符厌的嘉定殿顶上,盘坐的少年吸引了全部大巫的目光。

围绕他周身的怨魂仍旧在不停吸食他的精气,这个曾经帅气的少年全身衣料被阴气腐蚀朽烂,如灰一样扑簌簌的飘散在空中,露出了他干瘪的如同只剩下骨架一样的身体。

那些怨魂已经将他肉体中蕴藏的精气都洗干净了,如今正在继续吸食他的骨髓。

高空中咒宗大巫的鬼神们围成一个圈,高高举起了双手。

就在它们要做点什么的时候,一点儿奇怪的力量波动从少年骨架子一样的身体中荡漾出来,那种无法形容的磅礴力量,宛如风一样席卷四周,让鬼神们的动作停顿了下来。

毫无疑问——那是巫力!虽然巫力的波动不强,但是那巫力中所蕴藏的强大,让所有大巫都为之一震!

所有大巫面前,都似乎看到了一头来自洪荒的野兽。

而巫子、巫娘们,则是为这巫力波动心惊。

茅山沸腾了,整个茅山所有的巫都停下了自己吸纳幽冥之气的动作!

两宗的巫们聚集成两个小圈子,大巫们在一处,巫子巫女们在一处,大家都在紧张的看着符夏幼子,并且开始不断地交头接耳。

“这是——符夏幼子的巫力波动?”

“应该是!他终于快接触到巫的核心了么?”

“这波动还真是强啊。”

“哈哈哈,看样子,我们巫殿又要出现一名强大的巫了!”

“......”

大巫符厌一脸希冀的看着自己教导的幼子,老头子有些忐忑不安——刚才的力量虽然强大,但是严格说起来,力量中蕴藏的巫力太少,所以波动才会那么古怪。

因为紧张,符厌攥着青铜酒瓮的手不自觉的收紧,火星四溅中,酒瓮被他捏着的地方给捏透了,符厌手中捏着一块儿青铜片,而酒瓮则是带着一个缺口咣当一声掉在地上。

对于这一切,符夏自然不会知道。

他正在忙着寻找“巫力”。

在黑暗的世界中,他的思维“看”到了一团光点,于是他冲着那光团狂奔而去。

随着的思维离那光点越来越近,他的心跳开始加速。

每分钟十跳。

每分钟二十跳。

每分钟五十跳。

每分钟一百跳。

每分钟两百跳。

每分钟三百跳。

轰隆——轰隆——轰隆——轰隆——轰隆——轰隆......

连绵不绝的雷炸一般的声音突然响起,这些雷鸣声就是符夏的心跳声,这些心跳声每一声都如雷鸣,铺天盖地直刺符夏的思维,如同刀绞。

剧痛!

听觉的恢复像是一个讯号,陡然间全身虚弱的感觉,冰冷死寂的嗅觉从每一根神经传来。

符夏的思维顿时一顿,整个脑海中嗡嗡一响,然后陡然间,一片茫然。

无数杂乱的声音,无数杂乱的片段,无数雷鸣,无数疼痛,无数乱七八糟无数的裹在一起。

然后符夏的思维碎成无数。

无数的思维无数的散开。

第六感,陨灭。

......

生灵如星辰,天上星辰无数,每一颗星辰都对应一位智慧生灵的命数、运道。

即所谓的本命大星。

星辰运转的轨迹,就是命运的轨迹。

星生则命生,星灭则命死。

在盘界中,有的是某些强大的存在,他们出手喜欢直接针对敌人的本命大星,最拿手的就是玩弄他人的命运,篡改星力运道,蹂躏他人的未来。

甚至直接灭杀其本命星力。

本命星力一灭,那么与之相对的生灵亦死。

这种直接针对本命大星的咒杀,堪称顶尖的大神通之一。

除了圣人,就连准圣都无法阻止自己的本命大星被人咒杀。

而圣人之所以不用担忧,是因为他们已经超脱天道,没了本命大星束缚。

身穿黑色衣袍,胸口绣着九口青铜鼎的神秘人不仅仅只是双眼有着星云宇宙而已。

神秘人的双眼直接看到了某颗大星。

那是一颗原本有着银白色柔和光芒的大星,神秘人对这颗大星很熟悉,要知道,任谁看这颗星看了十几年,一定会对大星的光芒熟悉到能够清晰的分辨出每一丝星光。

而此刻,大星的光芒刺目耀眼,早已褪去了原本的柔和,宛如狂暴的野兽一般吞吐着星光,一些黑色的光芒正在慢慢从大星深处冒出来,意欲染指星光。

神秘人看着这幅场景,嘴角的古怪笑容一凝,然后猛地恢复成常人抿嘴的样子。

“这是——构筑巫体,聚生巫力?”

“黑色,黑暗幽冥之力!”

幽幽的声音响起,那是神秘人的声音。

他是个男人。

“姒夏的幽冥之躯觉醒了?”

“姒夏最终还是要走上那条路么?”

“姒曩,你的儿子——”

“呵呵呵呵呵——”

眼看着大星要被彻底染黑了,神秘男人突然一动,一只玉白的手从黑色的袖袍中伸了出来。

那手上攥着一柄破破烂烂的银白色短刃,短刃通体浮雕着蝌蚪般扭曲的古怪文字,不仅如此,就连刀柄上也缠着一圈圈刻满蝌蚪般古怪文字的白布。

他的双眼火光熠熠,大手轻挥,短刃在虚空中划过一道笔直的线。

在他双眼中,不知道多远地方,那颗代表着符夏本命大星所在位置的星云,陡然间好似被某种强大的力量给斩开一样,眼看着就要被染成纯黑的星光猛然一抖。

黑色星光瞬间分成两半,裂开之后骤然熄灭。

银白色的光芒在黑色星光熄灭之后冒了出来。

做完这一切的男人又随手一撕,硬是在虚空中扯出一大个黑洞,然后钻进了洞中。

“那么——让我看看,是寻夜还是符咒呢?”

随着他自言自语的声音渐渐变小,那黑洞也从大变小再消失。

如同从未出现。

而随着男人的消失,笼罩在小镇上空的阴云也骤然间云收、雨散。

皎洁的月光再次笼罩大地。

月光如水,照在小楼上,顺着阳台的玻璃窗洒了进去。

也照在了以手覆面,一动不动的姒曩身上。

......

人之所以复杂,就是因为人心难测。

人心其实就是人的思维。

符夏碎成无数的思维碎片,一片片的被黑暗吞噬,每被吞噬一片,都是灵魂撕裂般的痛苦,他在痛苦之中根本无法控制思维,然后他无法控制的思维碎片又被黑暗吞噬。

这是一个恶性循环。

无数的思维碎片被黑暗吞噬,然后变成有数,而后百十亿,随后数亿,千万,百万,十万。

符夏要做的,其实很简单,就是在忍受住这种痛苦的同时,还要去感受痛苦,磨炼意志,用自己的精神力来抵抗黑暗的吞噬。

而这种由精神力而生的力量,就是巫力。

毕竟要想从“人”身而转化成为“巫”体,并不是简简单单就能办到的。

更何况符夏是一个自小在人间凡界长大的少年,跟巫族从小就接受的信仰洗脑教育一点儿都不一样。

在一个弹指数百万次刀绞的疼痛中,他想要保持清醒,根本不可能。

没有狂热的信仰为依托,如何能够忍受莫大的苦难?

这也是符夏前六次构筑巫体都失败了的主要原因。

但这一次不同了。

符夏有了信仰——或者说信念。

疼痛感虽然无时无刻的折磨着他,但他仍然没有放弃。

说起他这次这么坚定的原因,说起来很简单,也很复杂。

因为咒幽。

咒幽说:“期待见到你成为大巫的样子。”

不管是单相思也好,还是其他心思也罢,总之,情窦初开的少年因为心中的某个念头而狂热。

我要成为巫。

这是在痛苦中,少年的思维不停的吼叫的话语。

无数次的重复吼叫,少年就是依靠着这样单调的翻来覆去的一句话而拗执,死不放弃!

少年人的感情就是这样——炽热起来,可以做出对抗全世界的决定。

可以燃烧自己。

无所畏惧!

就这么在时间一分一秒逝去的过程中,少年在每一个剧痛间死命的挤,死命的憋气挤,一股奇怪的力量正在一点一点被他挤出来。

从最开始的一点点,一直到符夏自己都感觉得到的一种磅礴力量呼之欲出。

眼看着就在下一个瞬间就是顺理成章厚积薄发的时候,符夏的数百思维突然齐齐凝固。

而后完全消散!

少年眼前一黑,猛然间全身剧痛、虚弱无力。

等到头昏眼花,耳鸣嗡嗡的他吃力的抬开一丝眼皮子,映入眼帘的是一大群扑上来的狰狞鬼脸。

为什么!

明明——

就要成功了的!

为什么会失败!

这是,怎么回事?!

在昏迷之前,少年都翻来覆去的在心中吼着这几句话。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