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悍记

更新时间:2020-03-24 19:24:48

悍记 连载中

悍记

来源:落初 作者:我是乡下人 分类:仙侠 主角:公子哥付虎儿 人气:

《悍记》作者:我是乡下人,仙侠类型小说,主角:公子哥付虎儿,本小说主要讲述了:我姓江名湖,常常想着自己啊要做那一袭青衫、手持不平刀,要斩不平事儿的逍遥俊哥儿。  最好还要学会一手犀利风骚的剑术,行走江湖中再忽悠住一个面貌清秀,眉目舒朗的俏娘子,让她对自己朝思暮想。  从此在这座狗娘养的江湖上不在形单影支,闯出个响亮的雌雄双煞名号。  最后等我们老去后,再也无力闯荡江湖时,就找个安逸的小镇开一间客栈,和以前老伙计喝上两杯烧刀子,说说那些年一起混过的江湖,再和一些初入江湖的小哥肆无忌惮的吹嘘吹嘘自己当年是如何年少轻狂,在江湖上也是有偌大名号的人。  "嘿,小哥,看见那夕阳下追着风筝的少年吗?那是我曾经拥有过的青春。”  -------  十九岁那年,我抱住了那柄刀,便以为抱住了整座江湖。  新书《我的土豪时代》已发,求捧场!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卫念生于大楚公历227年,大楚灭亡时,卫念正值而立之年,心中本藏有万千抱负,但随着大楚的灭国,也只好烟消云散。

渐渐入冬,天色很早就黑了下去,本来还有点生气的山上随着月牙儿的出现,彻底安静了下来,偶尔能够看见光秃秃的树上有几片叶子打着旋儿落下....

站在寨子的阁楼上,清风呼啸。那个正值而立,雄心壮志的卫念此刻已经满头白发,脸上多了些褶皱。紧了紧身上的羊皮裘衣,卫念望着山下灯火通明的苏州城,淡淡开口:“峎儿,我助六皇子复国这事,你有何想法?”

“想法不敢当,不过孩儿内心倒也是有些胡乱猜测。”卫峎和父亲长的有七八分相似,不过相比厮杀一生的卫念,卫峎显得儒雅许多,此刻低首恭声道,看得出,卫峎很尊敬自己的父亲。

“说。”卫念喝了口儿子放在雕栏上给自己准备的热茶,味道甘醇爽口。

“是。我认为如今的天下看似风平浪静,实则是暗流涌动,江湖上,不说老一辈,新秀中,一品高手就层出不穷,如东岳山百战不殆的林东源,西域行千里路杀千人的人屠魔鸠子,长安抽刀断水流的许诺,祖城一刀破百甲的付景年,以及惊鸿一现的魔教传人,

我看呐,依照这局势,江湖黑榜上的排名或许用不了几年就会有大更改,而在庙堂上,太尉和丞相大人矛盾日益尖锐,丞相大人背后的文官百吏和太尉的军部为了利益就闹的不可开交,并且抛开这些不说……”卫峎抬头,继续侃侃而谈:“六皇子,西蜀后人,北魏后人,也在暗中招兵买马,等到兵马雄壮之日,登高一呼,就会是天下大乱之时。而现在,整个天下宛如一盘棋,这场博弈双方才刚刚执子,无论如今是想投靠红黑哪方,或者自己当执棋手。谋的一番大事业,现在都是最佳时机,若等到天下局势已定,再站队就晚了,毕竟雪中送炭总比锦绣添花来得让人舒心。”

“只是孩儿还是有一点疑惑,为何父亲会选择看似实力最为弱小的南楚,莫非南楚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卫峎拱手,轻声说道。

卫念微笑,眼里流露出欣慰,半响才摇头失笑道:“哪有你想的那么复杂,在外漂泊了十九年,不过是思念故乡了罢了。”

白发,被风吹起,露出一张渐现老态的脸。

第二日,卫念军团下山,从北至南,万马奔腾。

………

人老须还乡,还乡则断肠。

十九韶华走,少年也白头。

....................

一刀直刺,老人两指夹住刀背,双指顺着锈迹斑斑的刀身抹下,一掌落实在付景年的胸口。

“噗”,一口鲜血含着肝胆,顺着喉咙吐了出来。

付景年再退四丈!

“十丈之内杀你。”老人一步跨下,全身内力凝为一指,点向付景年眉心。

所有人都闭上了眼,似不忍看见这位俊俏公子就此送命。苏娇娘内心焦急,却无能为力,目光出自本能的四处思索,突然,见到与付景年同行的黄脸丫头和那个言语轻挑的猥琐老头竟是一副不放在心上的作态,不由气不打一处来,讥笑道:“呵呵,三位真是极好的心境啊,难道不曾看见你的那位朋友就要身死了嘛?”

忙着往脸上擦胭脂粉的黄脸丫头随口附和道:“嗯嗯,真是极好的极好的。”

猥琐老头咧嘴一笑,露出一口镶嵌着菜根的大黄牙,自顾自的哼哼道:“馒头白啊白,白不过姑娘胸脯,荷尖翘啊翘,翘不过小娘屁股。”

付虎儿心里本来也是担心付景年的很,不过看看神态自若的妄天老头,也就把心放了下去,有此人在,这世上能伤得了付景年的人,屈指可数,所以也不回答苏娇娘,只是呵呵一笑。

付景年其实并不轻松,巨大的死亡压力使他内心直骂娘。

妖异的桃花眸子紧紧的盯着那老人指向自己眉心的一指,指头在瞳孔里渐渐放大,付景年弃刀不用,左右手互叠,护住整个面门。

这一指来的很快,如狂风打细雨,点在了付景年双掌护住的眉心处,刹那间,付景年双手虎口碎裂,鲜血迸出,而那一指的余力透过手掌,震得付景年七窍流血。

身影再退三丈,付景年已然退有十丈。

无力的跪在地上,付景年撩起白色的袍子擦了把脸,鲜血把白袍渲染的猩红,而且鲜血仿若闹脾气搬,越擦反而越多,直至几乎付景年满身是血,也不肯罢休。

付景年不禁叹气失笑:“罢了罢了,麻烦的很。”说完,索Xing不去管它,直起身来,任鲜血流淌不止,逐渐侵蚀身上为数不多的白。

“老头,已有十丈,为何我项上人头安在哉?”付景年双眼笑眯眯的道。

“这招便杀你。”老人眼睛彻底开瞌,眼里精光爆闪。

如金刚怒目!

然而,这次付景年不在被动防守,一步迈出,气势再迈出之间赫然滔天大变。

“我已全身踏金刚。”付景年微笑道,半步金刚瞬间突破。

一掌拍出,老人横臂而挡,身影暴退三丈。

付景年第二步迈出,三丈瞬息而至,紧紧地贴着老人身影,“我亦十丈杀你身。”一掌接着轰出。

老人再退四丈,轰然倒地,七窍已流血。挣扎站起身来,老人欲言。

不等老人说话,付景年第三步迈出,全身修为凝为一指,向老人眉心点去,老人双手叠加护住眉心,付景年一指刹那而至,轻轻的点在被老人双手护住的眉心处。

老人身子又退三丈,瘫跪在地上,垂着头,气息已然全无......

宛若一个轮回。

……………

“我以金刚杀金刚。”付景年轻声呢喃。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