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仙路

更新时间:2020-03-25 18:45:58

仙路 已完结

仙路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西天 分类:仙侠 主角:宋白小白 人气:

火爆新书《仙路》是西天所创作的一本仙侠风格的小说,主角宋白小白,书中主要讲述了:古老的神仙谣被夹在风里在宋白耳边掠过,歌谣里还带着孩童特有的无邪笑声。 "三年了,整整三年了。" 悠远炙热的西风在宋白心里掠过,随后便把宋白的思绪带上了天。 宋白感叹一声,"人生啊,真他妈的扯淡。三年了别说是神仙了,连个神仙毛也没见着。天天的砍柴,没听说砍柴也能成神仙的。肱二头肌到是见到了,这他妈的砍柴砍出来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听见窗外忽的响起一声鸟鸣,宋白心里一笑,翻身起来,下了床蹑手蹑脚的来到窗前,宋白早有准备,上床时是合衣而卧,所以现在也没有其他麻烦,轻轻打开木窗翻身出了屋子。

宋白所住茅屋坐北朝南,窗子后面就一片草丛,宋白出了屋子后,捡起地上小石头,朝着鸟鸣的草丛里扔了过去,就见草丛一阵轻摇,一个人影便就显了出来。

虽月光不明,但也能看出这个人影身形非常魁梧,人影好像是看到了宋白,在草丛间几个纵越,虽然身形不小,动作却是灵活非常,眨眼功夫便已经到了宋白跟前站定。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铁牛。

铁牛看似已经在草丛里蹲了不短时间了,头上还有几根草叶粘连。

宋白见铁牛想开口说话,便上前拦住做了个小心的动作,铁牛点点头,压低了声音道,小白,你让这个时候到此地回合,现在既然到了,你该说目的了吧?

宋白没去回答,只是往四下里看了看,见没什么其他动静,哥哥嫂嫂并未发觉,才低声对铁牛说道,先跟我来,一会你就知道了。

宋白说完也不等铁牛接话,便就起身朝草丛溜了过去,铁牛疑惑的挠挠脑袋,随即也起身跟上。

两个人在村子里转了一圈,期间走走停停,宋白不时注意四周情形,他知道村里的人大多猎户出身,睡觉时警觉的很,不想被人发现,走了大概半个时辰,宋白便就停了下来。

铁牛早就被宋白领着走转的有些模糊,心里一肚子不解,停下便就开口,小白,你这是干什么?我知道你想打猎,虽然晚上打猎要比白天还要凶险几分,只要你想去,我一定陪着你,我就不明白,这好像还在村里吧,村里哪有什么野兽出没,最多也就是狐狸山鸡,这些能有什么用处?

宋白见铁牛心里疑问,嘴里更是嘟囔不停,也不想在瞒他,就指了指一处宅院,今晚上咱不打猎,干点别的。

别的?还能干什么?——那不是刘寡妇家吗?到这来能有何事。铁牛顺着宋白所指之处看去,看了一会,显然并没看出个所以然。

之后任铁牛一再追问,宋白却是闭口不说,只是目不转睛的看着不远处的刘寡妇家不在说话。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宋白心里也有些不耐烦了,心道,这人今晚看来是不回来了,不曾想,就在这时就见夜幕下的现出一个人影来,这人影动作鬼祟,好似十分小心的样子,此人在树林里行走,兼有夜色不明,所以看不出是谁。

铁牛见此差点叫出声来,宋白赶紧捂住他的嘴,定睛朝人影看去,就见这人在树林来观察一会儿,见到并没异常,好似放心下来,便就潜到刘寡妇门前,翻身进了院子,到了院子空地上,借着月光,宋白才隐约看出这人大致相貌,不是别人正是常来村里的周铁匠。

原来宋白此次来的目的就是为这周铁匠,早先刘寡妇一直于宋白作对,宋白便就想找个由头吓一吓这个泼辣夫人,平时便就对她的行踪上了心,不曾想就发现这刘寡妇竟然不能守住,和常来村里打铁的周铁匠染上了。

前几次宋白就已经打算来个捉奸成双,但一直未有机会,白天时问那村边小童,知道周铁匠又来了村里,便就料到,周铁匠做完工之后一定并未走远,晚上定来村里刘寡妇这里与之幽会。没想到功夫不负有心人,还真让宋白等着了。

宋白这时定睛看去,就见周铁匠到了院子里,口中响起一声呼哨,随之就见刘寡妇放中有了灯火,想来是先前约定好的暗号了。

见房中掌灯,周铁匠好似有些高兴,赶紧抬步就往房子走去,这时宋白忽的就见周铁匠身边平地起了一阵黑风,周铁匠就好像失神一般站住不动了。

哎,怎么个情况?还没进洞呢就先站住了,学大禹呢?过家门而不入?宋白疑惑,正疑惑见,突然就见这周铁匠像是毫无生气的木头一般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宋白转头看了看身边铁牛,铁牛也是一脸疑惑,两个又朝院子里看去,不看还好,一看之下,宋白差点尿了裤子。

就见到这平地而起的黑风不知道何时已经散去,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人影,定睛一看这人影消瘦似枯竹,身形显得十分高挑,宋白突然响起了白天在村口看见那两个人,当时一个抓住了手腕,而现在站在院子里的这人,和那个人七分似八分像,差不离就是一个人。

心里惊诧,两个人朝院子里的这个人仔细看去,就看这人出现之后,便就抬步朝刘寡妇房间走去,手里好似还拿着一个物件,这物件好像被水泡过一般,不时还有液体滴落。

这个时候宋白心里疑惑周铁匠怎么,一面又猜测这人到底拿的是什么,来着里又是为何,虽然好不清楚,此人动机,但观此人作为,一看就知不是好人,正盘算对策,不想就听身旁一声惊叫。

宋白赶紧揽住铁牛不让他出声,铁牛却转头看着他,面目像是被瞬间冻住了一般呆滞无神,喃喃说道,小白,这人不是人?

不是人?

宋白也是疑惑,但见铁牛面容实在不好,像中了邪一般,便就推了他一把,铁牛你说什么呢?有话说清楚,打哑谜是我专利,你这是抢注,你知道吗?

铁牛被推了一下,好似有些缓过神来,但说话还是结巴,小——白,咱——赶紧回去,找——村长,这人不是人。

不是人?你说什么呢?为什么要找村长?宋白疑惑。

这人手里的东西不是别的,是人心。铁牛说到这里面色苍白。

人心?你不会看错吧?宋白虽然知道铁牛从小就眼里惊人,能视他人不见之物,但心里也是惊异。

咱们猎户家的儿郎,怎能连这个也会看错,从山里猎回来的那些野兽,把心拿出来都是这个样子,不会错。铁牛语气镇定了下来。

宋白听到这,又朝院子里看去,不禁心里一震,只瞧的院子空空如也,刚刚才还在院子里的那里个人影不见了。

宋白虽然性子纵行不羁,但这个时候也是有些犹疑,刚刚那一幕说来话长,可发生也就在几息之间,现在不管铁牛看没看错,那周铁匠却是倒下的离奇异常,呆在此地并不什么好主意,但如果自己就这样走了,那势必这刘寡妇必定要遭毒手。

正想着,宋白突然感觉身边的空气一下子阴冷下来,大夏天十分反常,铁牛也感觉到四下里阴风萧萧,道,小白,怎地突然冷了下来。

宋白知道就算自己两个留下也不济事,正要对铁牛说先撤,找人来在作打算,可话还没说出口,耳边就响起一阵好似磨牙般的笑声,宋白心里大叫不好,知道,准是将才不觉让这妖怪察觉了,拉着铁牛转身想跑。

两个人刚刚转过身,宋白就觉的眼前一道黑中带白的影子闪过,在看去时,不远处已经是有一个人影站在哪里,正一脸阴鸷的看着宋白两人。

这黑影如宋白铁牛二人在院子里所见,身形如枯竹,形容消瘦,宋白先前所猜的也是不错,这个人正是在村头抓住自己手一阵乱看的老同志。

宋白两人正惊异这人怎么突然出现在自己身后时,这人先说话了。

这老同志先是嘶哑是声音笑了笑,道,闲来无事老夫来会会这小娘子,又你们两个小娃子,这次坏我好事,既然如此,就别怪老祖我手辣心狠了。

说着这人便就抬手一指,宋白就见一道青光朝自己飞了过来,他不知道青光什么,但看这气势知道,不能硬抗,随即喊道,铁牛快躲。两人便各自飞身往旁边扑到,瞬间青光穿过两人原来站立之处,但气势未减落在两人身后的一颗大树树干之上。

宋白不禁倒吸一口凉气,心说,他奶奶地,慢半拍小爷我就栽了。

宋白就见这身后大树被青光打上之后,合抱粗的树干只是摇了摇,就悄无声息倒在地上,树干中间处露出一个碗粗的大洞。

青光没打中二人,好似有灵性般,在半空转了一圈,就又回到这人身边,在他身前悬空定住,这人嘴里发出一声疑问,便就又是一挥手,青光便就闪了闪,原本淡淡的光芒立时青芒大作,回转着朝二人疾飞而来。

前一次能躲开,是因为这人并未把宋白两个小孩放在心上,见二人虽然身形狼狈,却竟能躲开,便就用了心,势必这次一举杀了宋白二人。

宋白见青光更胜从前,瞬息就到了眼前,知道在想躲开已是不能,心里念了句,阿弥陀佛。就闭上了眼睛,但过了一会,并没有其他感觉,疑惑见看去,不由吃惊。

宋白看到这青光已经到了身前,但却被人抓在了手里,这人不是别人正是铁牛。

铁牛这个时候双手紧紧抓住飞来的青光,因为距离较近,看的十分清楚,宋白就见这青光不是纯粹的一道光,里面却是一把造型古朴的宝剑,这青光就是宝剑发出来的。

现在宋白也没时间琢磨这些,见铁牛脸上被青光照的一片狰狞,就像庙里的天王神像一般,好似抓住这宝剑用的力气非常之大,脸上也大汗淋漓,宋白便就伸手想抓住这宝剑和铁牛一起抵御,但手还未碰到宝剑,就被宝剑上的青光打了一下,好似被电了一下,痛痒异常。

想帮忙却又不行,紧迫间,宋白抬头朝远处看去,就见那人正手里不停变化着手势,且每变化一次,这边铁牛所消耗的力气就要增加几分。

见此,宋白计上心头,看来要先来个擒贼先擒王了,之后便抛下铁牛于宝剑僵持,从地上捡起一块趁手的石头,飞身向这个人跑去,口中大喊,老同志,吃俺一板砖先……

宋白还未喊完,耳边就听一个声音飘了进来,住手。

这声音听时陌生,但却好似在哪里听过,一个念头在心里一过,宋白心里一沉,道,我靠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老同志还没搞定,怎又出来一个!!!!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