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修仙小内奸

更新时间:2020-09-06 07:38:30

修仙小内奸 连载中

修仙小内奸

来源:落初 作者:小屁孩被打 分类:仙侠 主角:李贾 人气:

主角是李贾的小说《修仙小内奸》此文是小屁孩被打原创的仙侠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李元宝本想走读书,科举的道路,怎奈清风门一次突然的弟子选拔,被其父通过贿赂的手段送入清风门,没想到刚进入清风门便遭遇宗门突变,被暗夜宗选为暗子,潜入巨灵宗,为了被暗夜宗挟持的亲人能够安全的活下去,他冒充楚国巨鹿侯之子项虎,努力在巨灵宗出人头地,在此过程中,遇到很多生死兄弟,正当他习惯巨灵宗生活的时候,暗夜宗的接头人找到了他,让他在亲人与朋友、师长之间做出痛苦的抉择……李元宝的做人准则1、李元宝的名字不好听,但是爹娘起的2、为了家人去做内奸,当个好奸细3、为了活下去,只能往上爬,不管自己人还是敌人只要危及自己就要毫不犹豫的干掉4、越是漂亮的女孩,越要提防写作也是一种乐趣,希望大家喜欢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被水呛醒的李**,顺着水流一直向下飘去,湍急的水流冲刷着脸庞,下灵识的心中一紧,奋力晃动身体,挣扎着将头伸出水面,大口呼吸着空气,稍稍控制好自己的身形,稳稳心神,睁开双眼向前看去。

“卧槽。”李**惊恐的低骂一声,就见前方一块巨石正立在水流中间。

李**连忙向右手岸边游去,在接近巨石的一刹那,险险躲过巨石,紧绷的神经刚刚一松,突然感觉身体不受控制的向河底坠去,心中又是一慌,抬眼看去,就见巨石后出现了一个湍急的漩涡。

李**奋力想游出漩涡,可是身体已经透支的严重,根本控制不了,望着渐渐远去的河面,李**慢慢闭上了双眼,心道:“难道这就是我的命吗?”

“滴答、滴答”从漆黑洞顶不断滴下的水滴,不断砸在李**的脸上,艰难的睁开双眼,环视四周,全是漆黑一片,只能听见淅淅沥沥的水滴声和水流声,活动活动身体,感觉自己半个身子都泡在浅水里,四肢都还可以活动,只是异常酸疼。

一刻的工夫,李**慢慢适应了黑暗,看看身上的衣服已经破烂,到处都是被碎石划出的口子,透过破烂的衣服可以看到身上被划出的一道道伤口,不时有鲜血渗出,好在伤口不深,待习惯了疼痛,试着坐起身子,向周围望去。

这是一个方圆十多丈,高十多丈的巨大洞窟,洞窟深处能够看到极其微弱的光亮,因为刚才眼睛睁开的时候有些疼痛,没有看真切,现在好点了这才发现。再看自己所处的位置是洞窟的边缘,暗河流过的位置,一寸深的河水内遍布碎石,猜到应该是这里水浅所以自己被拦在了这里。

李**试着站起身子,试了几次都因为身上的伤痛没有站起来,缓缓心神,强忍疼痛,一咬牙,站起身子,向洞窟深处走去。

李**缓慢向前移动,当走到洞窟中心位置的时候,不由被眼前的场景吓得一惊,就见中间的平地上,赫然躺着两具人骨,更让李**吃惊的是,一具人骨四肢和头部被五条粗大的铁索锁住,顺着铁索看去,每根铁索都绑在一段绘满奇怪符号的木桩之上。

木桩深深的插入地面,顶端各自摆放着一颗发出淡淡光芒的珠子,组成了一个四五丈见方的环形,将人骨围在中央,再看环形之内的地面上刻画着数不清的奇怪符号。

另一具人骨则端坐在环形边缘,身穿白衫,脚穿白靴,要不是身体只剩骨骸,身上的穿着已经松垮,李**还真会认为这是个活人。

看着眼前的场景,李**直感觉毛骨悚然,慌张的扫视四周,不由得退了两步,生怕有什么人或怪物突然跳出来,心中只想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于是不知是太害怕,还是身上的伤痛好了,脚下的步子不由得加快了起来,顺着洞壁走了起来,希望赶紧找到出路离开这个邪乎的地方。

“卧槽,看来是出不去了。”李**围着洞窟转了几圈,发现这里除了地下暗河根本没有其它出口,光滑的石壁没有一丝缝隙,望望身后的地下暗河,才发现这暗河是入口大,出口小,出口根本容不下自己的身形,况且虽然这里浅浅的谁知道下游还要多远才能碰上浅滩,出不去就淹死了,想到这里,李**无力的坐在地上。

李**疲惫的倚在石壁旁,满身的伤痕加上刚才走动,感觉好累,好困,望着眼前残破、阴森的洞窟,无奈的闭上眼睛,不知不觉便睡了过去。

不知睡了多久,李**再次被洞顶滴下的水滴惊醒,勉强睁开眼睛,感觉身上的疼痛经过刚才的休息已经减轻了很多,心中开始思索下一步该怎么办。

“怎么办,今天就死在这里了吗?爹、娘,我想你们,小聚财,哥哥再也不能带你玩了,三胖你在门里还好吧?……”李**脑中不断闪现着自己认识的人,百感交集。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咕咕”声打破了寂静,李**苦笑着看看空空的肚子,无奈的摇摇头,活动活动身体,本已放弃了希望,可转念一想,“我不能这么死,不能这么等死,就算是死我也要试试,我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我还要回家。”

“与其在这里坐着等死,还不如去找出路。”想到这里,李**忽然表情狰狞,用力扶着石壁站起身子,大声喊道:“死就死了,贾三,我草死你全家,老天你让我死,我偏不这么等死,就算是死我也不要死的这么窝囊。”声音很大,在空旷的洞窟里回音久久不息。

李**走到暗河边,洗洗身上的血污,看看自己身上破烂的衣服,扭头看向那两具人骨,不由得心生好奇,心道:“反正也出不去了,过去看看有没有能用的。”

李**慢慢向离自己最近的穿白衣的人骨走去,绝望的心理,让李**已经失去了对人骨的恐惧。走近穿白衣的人骨,见这人只剩下骨头了,而其身上的衣着居然没有破败的痕迹。

“这位前辈,小子这就对不住了,我看看您身上有没有可以用的东西,我也是没有办法,希望您泉下有知,不要怪我。”李**心里默念一句,便开始翻动人骨身上的衣服,摸了半天,什么都没摸到,一无所获,心道:

“咳,老前辈,对不住了,看来天也不可怜我,既然我们相识一场,入土为安,看这场景,你和被锁的那位应该不是朋友,一会我便将你们埋了吧。”想到这里李**慢慢的站起身子向环中走去。

走到环中人骨旁边就见除了一具被锁链锁住的人骨,哪有什么有用的,心中不由得又是心寒,心道:“算来,我们也是有缘,我就将两位埋了吧,也算咱三人相识一场,呵呵。

苦笑一声,李**再次站直身子,在洞内转了一圈,见地面全是岩石,根本没有地方掩埋这两位,便走到环中人骨旁边,苦笑着自语道:“前辈,看来是不能让二位入土为安了,我看你被锁在这里的时间也不短了,我给您解开吧。”想到这里李**开始搬动人骨。

“咦,这是什么?”透着微弱的光芒,搬开人骨,李**看到一个粗布小袋子出现在眼前,心想“肯定是刚才被骨头压着,没有发现。”

李**捡起粗布小袋子,发现轻轻的,好像没有重量一样,想打开,不管怎么用力都打不开,也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想了一阵见无法打开,便放入怀中,继续将人骨自铁索中整理出来放到洞内的高处摆放整齐。

李**将环中人骨整理完了,又来到那具身穿白衣的人骨旁,穿着衣服搬动不方便,便将白衫和鞋子给人骨脱了,搬动的时候,就感觉脚面一疼,赶紧低头查看,洞中昏暗,看不真切,可脚上却传来阵阵痛感,伸手去摸,然后将手放到眼前一看,不由心中一惊,低声骂道:“***,流血了。”

李**在再摸摸脚底居然也流血了,心想倒要看看什么东西将脚刺穿了,便在地上查找,找了会,发现肉眼根本看不见,于是用手试着摸索,摸索了一刻的功夫,还是什么都没有,正心灰意冷,不打算查找的时候,就见刚才自己流血的脚走过的地方,居然慢慢升起一根闪着白光的针状物品。

李**正吃惊的功夫,就见那针状物品居然慢慢飘落到李**身前,李**装着胆子,试着抓在手中,那针状物品好像通灵一般,居然自己落到他的手中。

李**仔细观看,居然是一根细针,更奇怪的是针里还有一滴血在针身内慢慢流动,不大工夫整根细针就变成了红色,原本耀眼的白光变成了红光,半刻之后,带着红光的细针慢慢飘起,然后用李**无法看清的速度直接自手心飞进了李**的身体,瞬间便不见了。

李**心中一慌,连忙扯下破烂的衣服,不看则以,一看瞬间懵逼了,透过皮肤,可以看到细针如一条虫子般在身体里来回穿梭,最后来到李**的丹田之处,便停了下来,之后光芒慢慢消失,再也找不到了踪迹。

目瞪口呆的李**心跳加快,泛起一头冷汗,刚才还以为自己要死了呢,现在看来自己死不了了,更让他吃惊的是,刚才细针在自己身体里乱窜的时候,居然感觉不到任何的疼痛,正不明白时,忽然想到自己所处的环境,便释然一笑,自语道:“嘿嘿,债多了不愁,虱子多了不痒,反正也这样了,爱咋咋地吧。”

李**不再多想,重新将两具人骨摆放在一起,找了些碎石堆积成坟堆的样子,然后双手合十,低声说道:“两位前辈,不知道您们生前有什么仇怨,我把您们放在一起,您们也好做个伴,免得孤单,人都死了,多大的仇也该消了。”

李**看看自己身上的衣服经刚才那细针折腾已经被自己撕的没法穿了,便将刚才自人骨身上脱下的衣服自己穿了起来,都到这时候了也就不禁忌是不是死人穿过了。

就在这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本来十多岁的李**穿上这明显大一号的衣服和鞋子,穿在身上的时候居然正合适,而且衣服好像新的一样,干干净净,一尘不染。

李**心道:“这洞窟里的东西还真是奇怪啊,神奇的细针,能自动变幻大小的衣服,想来也都是宝贝,出的去,出不去放在一边,先收起来再说。”

李**重新将刚才换衣服掉落的粗布小袋子自地上捡起,装在怀里,扫了一眼地上,就见原来放白衣的地方赫然又出现一个小袋子,不过这个袋子却异常精美,雕刻着精美的花纹,心想怎么刚才没有发现呢?

李**想了一阵,自嘲的低语道:“***,估计又是刚才压在骨头下面没有发现,看来自己找东西还真不行。”试着打开,依然打不开,便也没有多想,直接放到怀中。

李**经历了这些,对那画满图案的木桩和发出淡淡光芒的珠子便也好奇起来,于是便走近了仔细观看,这才发现木桩上面已经布满了裂痕,只是因为上面绘满图案,离远了看不清楚,现在走近了才看清。

再看木桩上的珠子有一寸大小,晶莹剔透没有一丝的杂色,散发着淡淡光芒,李**没敢轻易碰触,看完第一根木桩,接着看下面的,发现五根木桩都已经残破,遍布裂痕,于是壮着胆子用手碰触木桩上的珠子,摸上去冰凉凉的,滑滑的。

见没有什么危险,李**胆子大了,将珠子抓在手中,仔细观看,也没看出什么,于是便不再多看,轻轻放入怀中。

有了第一次的经验,剩下的珠子也一一拿了放在怀中,心道:“放在这里也是放着,不如拿了,能不能出去先不管了,细针、衣服、鞋子都不是一般的东西,想来这也应该不差。”

当李**拿起最后一颗珠子的时候,就听“轰”的一声,李**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