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绛珠传

更新时间:2020-09-12 06:24:59

绛珠传 已完结

绛珠传

来源:落初 作者:李子谢谢 分类:仙侠 主角:神瑛神瑛侍者 人气:

经典小说《绛珠传》由李子谢谢所编写的仙侠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神瑛神瑛侍者,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救命恩人身陷囹圄,她岂能袖手旁观独善其身?  为救恩人,她假冒西天来客,  闯入东方天庭,与各路神仙斗智斗勇。  步步为营躲过了明枪暗箭,步步惊心躲不过情网来袭……  **********************************************  他是三界至高无上的王,  生杀予夺大权在握,却对她另眼相看情有独钟。  我对你深情如海,你怎能辜恩负义做那魔界帝君?  权势与爱情,他与她,谁掌握了宿命的主动权?  ****************  新书《洛洛大方》《妾妻》求PK票、推荐票、点击、收藏、书评。《三色堇请你想念我》有兴趣地也请关注一下。谢谢。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进了屋子,见圆桌上摆着婆婆纳精心准备的小点心顿时有了食欲。左右开弓吃了一会子,才发现大家都没有动筷子,四双眼睛齐刷刷盯着我。我不好意思笑道:“刚才宴席上溜出去了,没吃饱。”说完,便把视线投到艾莽脸上,他正溺爱地看着我。一段时间不见,艾莽更加英俊丰朗了,如果他能站起来该有多好啊!惋惜完,我才想起要问艾莽问题,“艾莽,你怎么会突然来到东方天庭?你怎么会突然变成西天来使?还有你怎么会有佛祖的三卷佛经?那佛经是真是假?”

艾莽唇边始终停着一丝笑意,浅浅淡淡,却是扎扎实实,温暖人心的。“你提这么多问题,要让我先回答哪一个?”

我一时也愣住了。艾莽笑着道:“你们离开灵河之后,我坐立不安……”原来艾莽一日在灵河边偶遇一失足落水的男子,不顾自身残疾下水救人,后来才知道落水的男子竟是佛祖化身。佛祖常邀艾莽去他的菩提树下谈道,与他说从前苦修之时“不证菩提,不起此座”的故事。

艾莽道:“佛祖的智慧无人能敌,我几乎要随他悟道了,人生皆苦,只有彻悟苦的原因方能涅槃得道。可是天君送来函件,我一只脚踏进悟道的门槛还是出来了,我终是舍不下你们,做不到六根清净,出不了**。”

“所以你求了佛祖,不仅给了你西天来使的身份,还给了你三卷真经?”我神往地看着艾莽。

“不然呢?难道看着你死?我不救你还有谁能救你?”艾莽浅浅一笑。

初龙忙拉着艾莽的手撒娇,“师傅,那你会留在天庭吗?绛珠姐姐一心想救神瑛,可是心有余力不足,我担心她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

艾莽神色一凛,黯然道:“我答应了佛祖,结束天庭之行,就要到菩提树下随他潜心修佛。”

我的心一沉,原来这世上没有白吃的午餐,无论什么事情都要付出代价换取。我忧伤地看着艾莽,他的音容笑貌在我的目光中变得潮湿。

杨戬突然到访,还带了一坛子陈酿。我十分吃惊,难道这么晚他还要与我把酒言欢吗?是我自作多情了,杨戬的兴趣压根不在我,他是找艾莽喝酒的。我有些好奇,艾莽与杨戬不过初见面,能说得上较多话的时刻无非是在南天门,难道就有了什么要深入发展的友谊?杨戬没有理睬我,只是说,宴席上他在殿外把守没有机会与艾莽多饮,现在来补偿。说完,便把除艾莽以外的所有人都赶出了屋子。大家只好悻悻然各回各屋,各睡各觉。

我在翠竹轩里辗转反侧,不知道杨戬会和艾莽说些什么。也不知翻来覆去多久,终于听见客屋的门“吱呀”开启,我一咕噜爬起身,不顾夜冷风寒跑到窗前悄悄开启一角窗子,但见银光迷蒙中,艾莽和杨戬挥手告别。

“替我好好照顾她。”艾莽谆谆嘱咐。

杨戬点头,竟然露出难得一见的笑容。“我会的,你放心。”

我心里立时疑窦丛生,艾莽托杨戬照顾的人会是我吗?只能是我啊!我愣愣地站在窗子前,看着杨戬的背影融入月色,隐匿在婆娑竹影间。艾莽坐在轮椅上,定定地看着杨戬走远的方向。

艾莽离开天庭那天,我们一直送他到南天门。没有天君的旨意,我们不能踏出南天门半步,只能站在门内看着艾莽坐在轮椅上滑动轮子出了南天门。他回头朝我们缓缓挥手,初龙便哭了,紫鹃和婆婆纳也悄悄抹着眼泪。艾莽没有再看我们,只是依依不舍地和杨戬道别。两个大男人的手一直紧握在一起。我晕,难道真有一见如故之说?或许吧,一些人见一眼便是永生永世的缘分。

我一直想问杨戬关于他和艾莽之间是怎么回事,可是一接触到杨戬的冰块脸,我就打消了念头。

艾莽,愿你在佛祖那里能修得佛法,涅槃悟道。艾莽,希望有生之年,我还能再见到你,我的师长,我的兄长。

南天门罚跪之后,月萌倒是安生了,不再催促我解救神瑛,我自己却要被漫长的等待和毫无头绪逼疯。

我施了几次法,都看见神瑛依旧躺在那盆早就燃不出火焰的炭火旁昏迷着。这么多日子过去,他都没有苏醒过来,会不会已经……我惶恐地打住自己的念头,决心再去天牢一探究竟。

刚出了潇湘馆就看见了天君,我忙跪身行礼。

天君没有穿朝会时绣着大朵金银祥瑞的袍服,而是穿了一件随意的大红团花的袍子,头上也没有戴皇冠,只是簪了颗金色玉石。干净清爽的打扮令他少了份威严,多了份亲和。他一边扶起我一边笑道:“今天朕这身打扮和你的绿衣裳倒是相得益彰,头上这颗玉石和你头顶的绛色宝珠也很登对呢!”

我一时愣住无言,想起那日在凌霄殿上太白金星阻止我封神时说的“君妃之配”脸颊竟不自觉烧灼起来。

天君道:“佛祖来了回函,朕已准备正式册封你的神位。你很快便是天庭的潇湘妃子了。不过现在朕要先带你去一个地方。”天君说着拉了我的手笑吟吟离了潇湘馆。

天君带我去的地方是一座冷寂的宫苑。

和天庭别处一样,这里也是浮云直上,香烟缥缈,可是却给人一股莫名的冷寂与荒凉的感觉。宫苑上“芜宫”二字闪闪发光,正应了荒芜之意。没想到歌舞升平、威武四方的天庭也有这样败落的废屋。我狐疑间,天君已经推开“芜宫”的门,拉我走了进去。没有来接驾的仙娥仙童,除了森然林立的几块石头、几座殿宇,未见千千年不谢的名花和万万载常青的瑞草。天君已找了一张石椅坐下,微笑地看着我道:“绛珠你也坐。”

我有些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天君将我带到这个僻静处有何用意?

看出我的迟疑,天君笑道:“朕只是想找个人谈谈心。”

于是,我在天君身边的石椅上坐了下来,和三界最高统治者平起平坐的感觉,其实不是很好。侧目一瞥,天君的神情开始冷凝忧伤,似有倾诉之意。既然把我当做倾诉对象,对我也算充满信任。我正襟端坐,做好了倾听准备。

“你说吧,我听着呢!”

天君清了清嗓子,道:“朕建立天庭之初,手下只有365个神仙,上应周天万诸星宿,下管普天亿兆生灵,被称为太上开天执符御历含真体道昊天玉皇大帝。后来真武大帝、东华帝君、四大天王、地藏菩萨等竞相来投,天庭日益壮大,朕在阴司设立十殿阎君,于四海设立龙王,一地一山一水皆有天庭派遣的神仙,到如今,就算是如来佛祖亦是安居西天,对朕的旨意奉行不二。你能想见朕这个统领天地三界内外十方万物瑞灵的玉皇天君也有不能办到的事情吗?”

这个,我还真想不到。

天君手一挥,法力消失处站着一个被绑着捆仙绳的男人。我瞥一眼,瞳孔立时变大。宫主!赤霞宫宫主!我用绛珠的法力探寻神瑛下落时见过他,神瑛胸前那一刀就是替他挡的。此刻,宫主怒视着玉帝,满面怒容如衣裳上的斑斑血迹一样触目惊心。

我腾地从石椅上站起身。宫主是和神瑛一起被抓到天庭的,他一定知道神瑛的下落。我急欲向他打听神瑛的下落,话到嘴边又生生咽下。天君就在身边,我不能暴露。更何况,宫主张口分明在激烈地咒骂着什么,却发不出任何声音,他一定是被天庭的神仙喂了哑药,宫主的待遇尚且如此,那么神瑛只是赤霞宫一个小小侍者就更别想能有什么好的阶下囚的待遇了。

我正着急上火,天君指着宫主对我黯然道:“绛珠,你知道吗?他病了,而我无法替他医治。”

“你是三界统帅,无所不能的天君,怎么可能医治不了他的病?”

天君只是摇头,眉头紧锁,红愁绿惨。

“朕也不相信,朕向三界发号施令,觅医术高超之士齐聚天庭,但凡谁能医治好月神之疾,妖精则收入仙籍,已有神位的则可晋升神位,重赏之下有勇夫却无技艺精湛的医者。”天君说得颓丧。

我心里暗暗吃惊,眼前这长身鹤立、形容姣好的男子就是惹嫦娥忌讳的月神?赤霞宫宫主竟是月神?这到底怎么回事?我问天君道:“天君,月神得了什么病?他除了受伤之外,看不出患了什么病啊!”

“你现在看他是男儿身还是女儿身?”天君指着月神。

“男儿身。”我彻底懵懂。

天君叹口气道:“可阿月是个神女啊!”

原来阴阳颠倒阳为阴形,这的确是棘手的病症。“天君,绛珠可以推荐一人,愿为月神之疾尽力一试。”我想到了婆婆纳。

天君神情振奋,“绛珠,若你荐之人能治好月神之疾,让阴阳归位,朕便许诺,无论你提出任一要求,朕都答应。”

我神情更是振奋,心里祈祷婆婆纳能妙手回Chun,让月神变回神女之身,那神瑛就有救了。我会向天君乞求放出神瑛,然后带着他和紫鹃、婆婆纳、初龙、月萌一起回到西天灵河,一起告别天庭的纷纷扰扰。

月神之疾对婆婆纳是个极大的挑战,整个潇湘馆已然成了她的炼药房。月神从“芜宫”移居潇湘馆小半月,月萌寻回旧主每日里殷勤伺候,无不细心周到。我、紫鹃和初龙全全配合婆婆纳,婆婆纳为了成全我救出神瑛,使出浑身解数。用药无效后,她决定动手术。手术那天,婆婆纳打发了所有人,只将自己和月神关在潇湘馆里。那个漫长的等待过程对我而言简直是煎熬。

我在潇湘馆外魂不守舍,走来走去。月萌坐在宫苑门前的台阶上已经紧张得脸无血色。我握了握她的手,给了她一个鼓励的微笑。其实我心里比谁都没底。婆婆纳手术成功,神瑛就能获救;若手术失败,神瑛不但救不出来,或许连整个潇湘馆都要延祸。

伴君如伴虎。

月萌回握了我的手,“仙子的手比我还冰。”

我虚弱一笑。初龙竟解了他的披风给我披上,我说:“不用。”他男子汉般笑笑,用拳头敲敲自己的肩,道:“我是男子汉,也是你的守护神。”我有伸手揉乱他头发的冲动,想到他再不是一只小雏鳄,便忍住了。

紫鹃不知从何处拿来一个果子递给我,微笑道:“吃个果子宽宽心。”我摇头,我哪有心思吃东西?一颗心悬着,七上八下的,一阵阵悸痛。

杨戬突然出现,玉簪珠履,紫绶金章,翩翩行动间牵引流云无数。他一阵风站到我跟前,冷冷看着我道:“跟我去一个地方。”

我和紫鹃、初龙、月萌并排坐在台阶上,还没回神,就被杨戬一把拉起,拖走了。

“喂,你要带我去哪里?”

杨戬侧头看了我一眼,那一眼竟带着一丝邪邪的坏笑,含而不露,却又笑意盎然。他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足靴在地上一蹬,便拉着我飞了起来。我一吓,慌忙抱住他的腰。流云扑面,香烟环绕,我跟着他飞了一会子,降落在湖边。湖面同样的香烟袅袅,仙气蒸腾。清澈的湖水在云雾间若隐若现,安静得像面镜子。湖边花团锦簇、朱朱白白,煞是好看。我被眼前美景迷住,惊问他:“这是哪里?”

“瑶池。”杨戬轻描淡写,一屈膝便在湖边坐了下来。

我不知道杨戬带我来瑶池做什么,正发怔,他仰起头看我,戏谑道:“你坐相不好看还是怎么地,一直站着?”

我顿时囧了。杨戬伸手一拉,我便坐下了。严格地说,是摔下了,刚好摔了个坐的姿势。我尴尬地调整好坐姿,杨戬就神奇地将一个面饼递到我跟前,拳头般大。还真有点饿了。我错愕地接过那面饼,不情愿地咬了一口,正羞涩地咀嚼着,只听杨戬噗嗤一笑。我咬饼的动作僵住,惊异地抬头盯着他。这万年冰块千年木头居然也有会笑的时候。杨戬笑起来比板着脸的时候可帅多了。我心里的阴霾也随着他这一笑驱散不少。

杨戬见我瞪着他,忙收敛了笑容,冷哧道:“那饼不是给你吃的。”

“不给我吃,你给我饼干嘛?”

杨戬下巴抬了抬,指向瑶池,“喂鱼啊!”他抬手轻轻一挥,烟雾退散,露出翡翠般晶莹的湖面。远远望去,绿莹莹,玉石一般。我注目处,各色鲤鱼争相跳出水面,红黄金白乌,争相斗艳。鲤鱼们仿佛在湖面跳舞,看得我目瞪口呆。杨戬已经扔了一小块面饼到湖里去,鱼儿们争先恐后游来争食,一大群鱼脑袋扎堆,场面十分壮观。

杨戬侧头笑看了我一眼,我立马学他的样,撕了一小块面饼扔向湖里。俩人你一下我一下扔着较劲,一个面饼扔光了,杨戬就再变出一摞来,我们看谁扔得快,吸引得鱼儿多。鱼儿们都往我这边跑,杨戬突然不再将面饼撕成小块,而是一整个囫囵扔下,这下鱼儿们焦头烂额了。一个个可着劲张嘴,小嘴也无法一口香下面饼。

杨戬洋洋得意地看着我,我冷哧一声,“一点儿都不像大神该干的事。”

“那你觉得大神该干些什么?”杨戬站起身,一把捞起我,在瑶池上空飞了几圈,他飞得神速,我的眼前一片混沌,再停在岸边时已然天旋地转头重脚轻。

“这样是大神该干的事情吗?”杨戬笑看着我,邪坏猖獗。

我恨得牙痒痒的,举手想打他,他一把抓住我的手,我只觉骨头痛得要碎掉,眼泪也不争气地挤出了眼眶。暴力狂!变态狂!超级变态狂!见我哭了,杨戬一愣,随即松手,道:“小家子气!”

我不看他,撅了嘴揉着痛处。杨戬盯着我看了一会儿,一把拉过我的手,捋起袖子,见我手臂上一片醒目的红,他的面色顿时暗了下来。

我见他双眉紧促,脸上现出懊悔神色,忙抽回手,笑道:“没事啦,不疼。”

“对不起。”声音很轻,但我还是听见了他的道歉,心里一颤。周围的气氛顿时尴尬起来。僵持了许久,杨戬道:“送你回潇湘馆吧!婆婆纳估计已经成功治好了月神之疾。”

“怎么可能这么快?”

“在瑶池边,看看鲤鱼,扔扔面饼,就觉得时间飞逝,如果一直坐在潇湘馆门外枯等,那时间一定很难熬。”

原来他突然拉我来瑶池看鱼是为了不让我太过煎熬。心里的感动一时无法言说,我的眼里一定满满都是水波一样的温柔。杨戬看着我,蓦地调开了视线。冰块脸也有害羞的时候吗?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