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长生绝

更新时间:2020-02-14 11:19:53

长生绝 已完结

长生绝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泛舟 分类:玄幻 主角:宝杵宝伞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长生绝》的小说,是作者泛舟创作的玄幻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出生不明,但生性开朗的少年晨光初出茅庐。游走于五洲四海之间,斩妖除魔,交友悟道,血洒疆场,领悟人生之境。 兜兜转转之中,身边人事聚散,有青梅竹马的少女,劫富济贫的大盗,高高在上的君王,良师益友的异族,还有女扮男装独霸一方的岛主。 万载前的神魔大战真相为何,数千年的人妖之争因何而起,寻仙问道的长生之谜究是何物,一切尽在寻道传奇之长生绝。...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个世界一片朦胧,四周雾气弥漫,身前一尺之外,目不视物,无声又无息。

我挥手试图拨开迷雾,却愕然发现身体不听使唤,但我却又感觉到,“我”在移动,向着前方某个未知之处。

左前方一团耀眼的光芒闪现,这光芒透过重重迷雾,持久不灭,映得周围的雾气更加惨白。

光芒持续闪耀,忽然之间,右前方的迷雾中冲出一团紫蓝色的火焰,悄无声息之间,这团火焰已距“我”不足一丈。

我想要闪身躲避,却又再度感受到身体的不听使唤,而“我”则在这千钧之际,已经做出了应对。

只见“我”周身道韵流转,丝丝道韵汇聚左手食指,就在蓝紫色火焰即将撞上我的瞬间,我都已经忍不住要闭幕惊呼,却见“我”一指点向火焰,那疾冲的火焰在我眼中刹那间慢如龟行,我甚至可以清晰地看到紫色和蓝色交互变幻着的焰心,还有火焰边缘如抽丝剥茧一般逐渐消散的热力。

“我”轻轻一个侧身,与这道火焰擦肩而过。而在这道火焰射来的方向,一个巨大的身影在迷雾中若影若现,而“我”却仿佛并未感觉到这个身影的逼近,又似乎对这个身影毫不在乎,依然向着一个早已认定的方向继续前进。

一阵劲风扫过,四周雾气凌乱,那个身影破开迷雾的阻隔,来到我身前数丈之外,巨大的身影震散了雾气,完全显现了出来。

他身高足有两丈,浑身散放着圣洁的乳白色光辉,右手持着两道闪电纠缠而成的长矛,背后两道似飘带,又似翅膀的光芒蜿蜒飘动,而他的面容则由于周身光辉的掩盖,反而笼罩在一片阴影之中,让人看不清真颜,只能看到双目射出的两道金色神光,犀利得似乎可以洞穿人心。

这个身影破开迷雾,迅速向我接近,转眼间距我已不足一丈,他双臂挥动,手中电芒吞吐,如毒蛇吐信,闪电长矛一眨眼便到了“我”的眼前。这一刹那,我感到闪电的触角从“我”面上拂过,汗毛根根树立。

“死!?”我平生第一次冒出了这个念头,奈何身体却无法动弹半分,只能眼睁睁看着电芒越过汗毛,接近皮肤。

“我”却根本未想过闪躲,就在闪电长矛即将破开皮肤,刺中“我”的那一刻,“我”猛的向前跨出一步,身影消失在虚空之中,雾气里留下一个人形的空洞。几乎同时间,“我”的身影已出现在高大身影的面前,与他相距不足一尺,与巨大的身影四目相对,闪电的长矛连同他的右臂,早已刺到了“我”的身后,变得毫无威胁。

虽然听不到一点声音,也看不清高大身影的面容,但这一瞬间,我在他金色的眼眸中看到了他的错愕、惊讶与绝望。

“我”挥出了右拳,狠狠的砸在高大身影的胸口,下一刻,高大的身影化作无数的光芒碎片,连同“我”身周的迷雾一起,剧烈的爆散开去,散开的迷雾以“我”为中心,仿佛在迷雾中挖出一个球形大洞,周遭数十丈范围内的情景一目了然。

此时我才发现,“我”竟然没有依靠任何外物,漂浮在空中。

浮空之术!这是师傅昨天刚开始向一众师兄弟们传授的道法,虽说我在这一道上颇有些天赋,但也绝不敢说能够使得这般炉火纯青,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容我多想,左前方,最初闪耀的光芒已经渐渐消失,被我一拳击破的身影化成的光芒碎片四散坠落,而“我”就像根本没有停留过一般,继续向着最初的方向前进。

“我”仅仅前进了数丈,一个与刚才的身影相似,但身后飘动着更多道光芒的身影悄然出现在了左前方。

看着他行动的方向,再联想到刚才闪耀的光芒,我估计他应该是从刚才的光芒消失之处而来。

只见这个身影整体前倾九十度,猛然如炮弹一般向“我”射来,在他发动的地方,留下一个圆环状的气痕,缓缓消散。

他的动作极快,“我”的动作也不慢,只见“我”的左手在身前划个半圆,无数道韵随着“我”的指尖流动、汇聚,“我”再遥指那身影,一圈圈如涟漪一般的波纹连绵而去,瞬间便减缓了那身影前进的速度。

但那身影力道极大,一圈圈的波纹仅仅缓了他一缓,便被压得不断后退,层层叠叠的波纹最终汇聚到“我”的手中,化形为一面通体透明,波纹涟漪的圆形透明盾牌炮弹般射来的身影与透明盾牌撞到了一起,我清楚的看到这个身影与盾牌之间并未直接接触,二者之间的空间发生了奇异的扭曲,层层叠叠,泛出如波浪一般的阵阵波动。

时间似乎在撞击的这一刻停顿了,但下一个瞬间,就迸发出巨大的冲击波,将周围的迷雾再度向四周冲开近百丈,“我”刚才那一拳打出的空间立即被扩大了一倍有余。

按理说,刚才“我”那一拳以及这一击必定也发出了震天动地的巨响,至少也该有点声音吧,可奇怪的是,我仍然没有听到半点声响。

我正暗自纳闷,眼前异变再起。这个身影撞上盾牌之后,终被盾牌阻挡,前进不得。此时,他背后飘动的数道光芒开始凝聚,由透明化为实质,渐渐显出形状,乃是一把燃烧着白炎的长剑,和一面光芒四射,如刺猬一般的盾牌。

那燃烧的长剑无人持掌,自行浮在空中,化为一道白光,激射而至。而那面似刺猬一般的盾牌则护在他的胸前,通体光芒暴涨,射出千百道豪光,一起向“我”涌来。

“我”以左手持着透明的盾牌,盾牌表面的波纹冉冉扩散,严密的护在“我”身前,千百道豪光射在表面,只泛起一阵涟漪,便消失不见,而那道白色的剑光与盾牌剧烈相撞,溅起点点星光,震得盾牌上的波纹一阵颤抖,不过终究不能突破透明盾牌的防御。剑光已老,显出长剑真形,剑上的白炎明显暗淡了许多。

就在“我”与这个身影缠斗之际,天际的迷雾发生了剧烈的震动,迷雾的色泽也开始由灰白转变为暗灰色,好似天空被遮蔽,阳光无法再照射到一般。

这时,我感到“我”的心绪大变,明显不愿再与这个身影纠缠,右手伸展,道韵汇聚,手腕中放出了炽烈的橙黄色光芒,神光伸展,渐显实质,乃是一根金光耀眼的长棍。

“我”放开左手的盾牌,盾牌并未脱手飞离,反而浮在“我”的头顶,一圈圈波纹收紧,原本硕大的盾牌瞬间缩小至镜子大小,镜面射出一道白色光柱,白光照在阻挡“我”前进的身影上,这个身影的动作顿时慢如蜗牛,“我”双手执金色长棍,斜劈而下,这一击之威竟似连空间都一同劈裂,长棍所过之处留下一道黑色的裂痕。

眼前的身影急举盾牌抵挡,但棍未至,锋芒已将盾牌震碎,几乎同时,这个身影也被劈为齑粉,爆散开去。

将四散的星光远远的甩在身后,“我”飞快的冲向前方,迷雾之中,左右十数丈外均有身影迎了上来,“我”不待他们近身,手中金光伸展,金色的长棍竟然暴涨十余丈,如电芒一般击中右边的一道身影,迷雾一阵剧烈震动,随即闪出点点金光,而那身影已消失不见。

“我”将长棍收回,背在背后,此时,左边数道身影已出现在“我”视线当中,刀光戟影,巨锤如山,呼啸着向“我”打来,“我”正要挥棍反击,一蓬剑花在“我”身边盛开,挡住了诸般兵器。

剑花翻滚,如蛇信吞吐不定,与那几股兵器绞作一块,迸出道道光芒,震得周围的迷雾连连退散。

剑花之中,一个婀娜的背影显露出来,秀发飘舞,衣袪偏偏。只见她手掐一个剑诀,那朵剑花瞬时汇成一把淡紫色长剑,剑气暴涨,直透天际,那数道身影合力竟不能当,四射的星光之中,数道身影皆被震退至数十丈。

乘此间隙,那婀娜的身影暮然回首,似乎在向“我”说着什么。

我只见眉如黛,目如星,鼻梁俏丽,朱唇微启,竟是一名倾城的佳人。

她神情焦急,却透着坚毅,虽然听不到任何声音,但我却竟然能够明白,此刻正有十万火急之事需要“我”去做,而她会为我阻挡追兵。

我欲将这幅绝世的容颜深印脑海之中,但未及多看,身体已经不再停留,再度向着最初的方向急冲而去,身后,淡淡的紫光透过迷雾微微闪现。

一路再无羁绊,数息之后,“我”已经穿过迷雾,冲进蓝黑色的天际。眼前却是令我无比震惊的一幕:头顶的天际之间,入眼处,尽是一片金属光泽,似乎大地倒悬上方,又仿佛是大地的倒影,令人难以看清全貌,不知到底为何物。

无数散放着乳白色光芒的小光点充斥着头顶的金属大地与迷雾之间,而金属大地上则不断放出淡蓝色的光芒,射向这些小光点,光点们则飞舞着躲避,但仍然不时有光点被蓝光击中,在空中爆出一团耀眼的光芒来。

在更为遥远的天边,天地之间矗立着赤、橙、青、蓝、白五个巨大的光团。这五个光团远在天际,但从我这里看去,仍然明显比其他乳白色光点大上许多倍,隔着遥远的距离,我仍能感觉到他们散发出的无匹气势。

五色光团中,橙色的光团放出强烈的光芒,看上去比其它四个光团更加巨大,阵阵轰隆之声自下方传来,“我”低头一看,只见大地上,一整块大陆,好似被人从地面上撕裂一般,自东方翻起,向着头顶的金属大地翻卷而来。

我遥见那大地之上,山峦崩塌,树木倾倒,江河流散,无数的飞鸟如蚊蝇一般竞相飞散,地面上的走兽狂乱奔逃却最终被翻滚的大地吞噬……

我只见那破裂的村落,倒塌的房屋,残肢断臂从扭曲的房屋中滚落,广场上无助的人们跪伏于地,睁大了眼睛,呆呆的注视着眼前发生的一切,母亲紧紧抱着怀里的孩子,嚎啕哭泣……

当这块大陆近乎垂直的矗立在地面之上时,大陆上的一切翻滚而下,泥土、树木、血肉……再也看不出曾经的痕迹。天空完全被遮蔽,难道这竟是末世景象!?

就在这块大陆即将整个翻转、压下之时,高高在上的五个光团之中,赤、银、蓝、青四色光团先后放出强烈的光芒,这块大陆就像人们手中的泥块一般,发生了奇异的变化。

炙热的高温将整块大陆烘烤的犹如一块巨大的炉铁,随即这整块大陆脱离地面的拉扯,无数黑色的空间扭曲推挤着大陆卷向漂浮在空中的金属大地,整个大陆与金属大地溶为了一体,下一刻,无数的冰晶从漆黑的夜空之中凭空出现,射向消融的大地,转瞬间又将正消融的大地冷却,而四周黑色的扭曲空间极度挤压,再也看不出一点金属大地的踪迹,只余下一片灰白、死寂的世界。

看着头顶这个死寂的世界,我感到了“我”身体里涌出的不甘和悲愤,“我”的身影如闪电一般射向正前方的五色光团,我知道,这里发生的一切都与它们有关系。

同一时间,我看到了从迷雾之下,各个方向还有十余道各色的人影与“我”做出了相同的行动。

距离“我”最近的是一道金色的人影,速度比我更甚,刹那间便从“我”身边掠过。

错身之际,只见这道人影是一个中年男子,面白无须,身披一件金色甲衣。

他从“我”身边经过之时,与“我”对视一眼,满脸俱是悲怆、肃杀之情,同时又透着一股决绝之意。虽然我无法看到“我”的表情,但我知道,此刻“我”只怕也是同样的神色。

“我”跟在金甲男子身后,只见三道乳白色的闪光出现在金色的人影之前,随即七八件各式兵器挟着电光火焰,纷纷砸向这个金色的人影,令这个金色的人影为之一滞。

但仅仅一瞬间,一枚印章出现在金色人影的头顶。

印章在刹那间膨胀百倍,如小山一般迎向上空的几道乳白色身影,万千星光碎片冲天而去,乳白色的身影再无踪影。

此时,四面八方乳白色的身影越来越多,在远方,从迷雾中冲出的各色人影留下一路的星光碎片,或快或慢的不断向五色光团接近。

“我”抬头看着离“我”渐去渐远的金甲男子越发的接近五色光团,随即停下身影,双手一抖,金色长棍伸展到百丈开外,周身道韵流转,头顶透明盾牌波纹剧震,一圈圈扩散至百丈开外,所过之处,乳白色的身影纷纷被白色的光环圈住,动弹不得。

“我”挥动百丈金色长棍,点、扫、劈、砸,棍影如暴风疾雨,在空中留下无数残影,难辨行迹,一刹那间,漫天俱是星光碎屑。片刻之后,百丈之内再无乳白色身影。长棍化为一道金光,缩回“我”的手中,不见了踪影。而“我”再度向前,追寻金甲男子的身影而上。

此时,远远的虚空之中,金甲男子与远方迷雾中冲出的数道身影汇合在了一起,停住了身形,在他们前方百丈之外,以一个伸展出六根光带的身影为首,数十个乳白色的光团挡住了他们前进的方向。

与金甲男子一起的几人,一个是赤裸上身的高大汉子,手持一根椎头宝杵,威猛非凡,宝杵长有一丈,如一颗小树一般粗细,隐隐透着华光;另一人着青色长衫,右手执一柄玉如意,左手抱一柄乌黑宝伞,浮在半空之中,全身透出青色的光华,潇洒飘逸;第三人浑身笼罩在一片漆黑的雾气之中,看不清虚实,似乎随时都可能从虚空中消失。

那六道光带的身影伸出左手,轻蔑的一点小指,数十道乳白色的身影纷纷祭出各自兵器,数十件兵器射出万千道各色光芒,如雨丝般向着四人激射而至。

身着青色长衫之人周身青光大盛,青色的道韵如根根藤蔓,缠绕着托起乌黑宝伞,升至四人头顶。

乌黑宝伞在青色道韵催动之下,飞速旋转,再猛然张开,如同空中突然出现一个黝黑的空洞,深不可测,那万千道各色光芒冲进其中,再没有半点反响。

青衫人左手遥指黑色宝伞,右手玉如意在身边虚空一划,留下一道黑色的空间裂痕。那赤身持宝杵的高大汉子一步踏入这道裂痕之中,旋即没了踪影。

此时,那金甲男子竟似对眼前的战局毫无兴致,绕过黑色宝伞,径直向前方冲去。万千光芒射到他身上,如鸡蛋砸石头,溅起点点星光,而金甲男子丝毫未伤。

六道光带的身影见金甲男子就要冲破堵截,周身绽出耀眼豪光,一闪之间,出现在金甲男子身前,但他还未及出手,他背后的空间如被撕裂一般,出现一道黑色的空间裂痕,那赤身大汉一步跨出虚空,挥起宝杵,如泰山压顶,直向六道光带的身影砸落。

电光火石之间,这六道光带的身影转攻为守,双臂上举,托出一道透明的弧形光罩,悬在他头顶若隐若现,宝杵与这道透明光罩剧烈相撞,光罩上泛起阵阵电光,六道光带的身影也被震得跌落数丈。

赤身大汉不依不饶,居高临下,挥起宝杵再度重重砸下,电光跳跃之中,透明光罩竟现出丝丝裂纹。那赤身大汉奋起神威,第三次狠狠砸下,透明光罩如蛋壳一般碎裂。

六道光带的身影防御被破,眼看宝杵便要当头砸下,不闪不躲,背后六道光带如六条毒蛇,一齐向赤身大汉卷来,眨眼间,两根光带缠上了宝杵,另外四根则缠上了赤身大汉的四肢,令他动弹不得。

眼看赤身大汉遇险,金甲男子竟不理不睬,反而继续向前,如山大印横扫而过,数十道乳白色的身影化为星光,金甲男子穿过层层陨落的星光,绝尘而去。

六道光带的身影眼看金甲男子突围而去,立即身形上升,掌中电芒流转,欲先将赤身大汉力毙当场,再行拦截金甲男子。

此时“我”已赶到青衫人身后,正欲出手相助,突见六道光带的身影背后空间一阵扭曲,一柄银光灿灿的短剑突然出现,瞬间贯穿了六道光带的身影,巨大的身影一震,六道光带却无力再缠住赤身大汉,如同一条条萎靡的毒蛇,随着那身影的身体一道,缓缓自赤身大汉身体上滑落。

扭曲的空间现出一团漆黑的雾气,雾气中一个人影手握银色短剑,正是刚刚与金甲男子一起的第三人。

原来战斗一开始,他乘青衫人展开乌黑宝伞之际隐去身形,潜至敌方身后,在看准时机,一击必杀。而最令人称奇的是,他施展神通时,周身竟无道韵流转,如此高深的道法竟可信手拈来,我却从未听闻过如此的道法。

“我”的目光再度转向天际尽头,无数乳白色的身影似得到指令,在我们与五色光团间让出一条通道。飞在最前面的金甲男子毫无畏惧,顺着这条通道直抵放射出耀眼青光的光团面前。

我们四人遥遥望着金甲男子停在那青色光团面前,我看着他时,如同看着一只飞蛾停在火堆之前一般。

我们隐隐觉得事情不妙,金甲男子已然发动。只见他运转道韵,周身铠甲放出金色光芒,金光将他整个人笼罩其中,他竟也变成一团金色光团,举手一指,一枚如山大印出现在他头顶,如山岳般砸向青色光团。

青色光团中现出一个人影,抬起左手遥指如山大印,一个与大印不相上下的巨大手掌出现在空中,手掌伸出食指,轻轻一指点在大印之上,那枚大印竟再不能前进一寸。

金甲男子却似乎早料到此种情境,大印砸下之时,他便紧随在大印之后。此刻大印被阻,他更不曾停留,绕过对峙的大印与巨掌,如一道金色的火焰,划破漆黑的虚空,冲向青色光团中的人影。

那青色光团中的人影左手指向如山大印,再度伸出右手,对着扑向自己的金甲男子虚空一握,又一张巨大的手掌自虚空中浮现,一把将金甲男子抓在掌中,金甲男子在那巨掌之中奋力挣扎,震得巨掌不住晃动,却始终不得而出。仅在巨掌的指缝间渗出丝丝金色光芒。

青色光团中的人影右手猛地一握,握着金甲男子的巨掌乍然捏紧,一股剧烈的震荡波自巨掌四周喷薄而出,巨大的冲击将漂浮在四周的乳白色光点吹得飘摇不定,远远的我们四人也感到身形一滞。

巨掌悄然消失在虚空之中,一团再也辨不清形状的红褐色物体,夹杂着无数金色的碎片,自空中陨落,而那枚如山的大印也已不见了踪迹。

片刻之后,我们四人来到距五色光团百丈之外,“我”运起道韵,头顶透明盾牌放出强烈的光柱,罩住赤、橙、蓝、银四色光团,同时间右手金光暴涨,长棍如一道电光,直射青色光团。就在“我”出手的同时,那隐身在一团黑雾之中的人影也消失无踪。

青色光团之中划出一道青光,斜斜砸在金色长棍之上,我只觉五内如遭电击,长棍险些把持不住,一口鲜血喷出,连人带棍,被砸出数十丈之外。而那道青光去势不减,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向赤身大汉射去。

青衫人手执玉如意,抢到赤身大汉身前,乌黑宝伞撑出一片黝黑空间,将二人遮挡在后。青光刺入黝黑空间之中,竟然穿透了无尽的虚空,自宝伞这头贯穿而过,直透青衫人,将青衫人与乌黑宝伞钉成一串,却终究没能伤着赤身大汉。

青衫人受此重创,口鼻喷血,却不顾自身安危,故技重施,玉如意再度在虚空中划出一道黑色裂痕,那赤身大汉见青衫人身受重创,目露狰狞,却毫不犹豫,一步跨入裂痕之中,失去踪影。

此时,那团青色光团头顶光影扭动,一柄银光闪闪的短剑自虚空中刺出,剑尖直指青色光团中的身影头部。

眼见那短剑已递入青色光团之中,一蓬冰晶突然自握着短剑的手臂之上膨胀开来,冰晶顺着手臂不断向上蔓延,顷刻间便覆盖了整个黑雾之中的人影。那柄短剑离青色光团之中的人影仅仅咫尺之遥,却再不能接近。

黑雾散去,冰晶之中封闭着一个人身人面、却背生蝙蝠双翼,周身覆盖黑色毛羽的类人生物“妖化人形”!我的脑中立即闪过这个念头。

妖族之事我是知道一些的。传说中众神以己身为原型,以万物为素材,创造人族,但其中也不乏一些失败之作,其中最接近人族的一些,就名为妖。妖以万物为母,兼具人格,却无人形,但在修行一途上却有其天生之优势,一些修为高深的妖族则能化为人族形态,被称为“妖化人形”。

人族妖族虽说本是一家,但只有在太古前,神魔大战之时,双方才有协力对敌之事,自那之后,两族交恶,双方大战无数,历经数千年,终以妖族失败远遁而告终。数千年来,人族与妖族相安无事,纷争却不少,如今却再没听过妖族与人族联手对敌之事了。

这个妖族虽被冰封,仍欲挣脱束缚,丝丝黑色道韵自冰晶中不断渗出。那青色光团中的人影却并未再出手,反而回首看向身后四色光团。“我”乘此机会,将头顶的透明盾牌祭出,盾牌化作一圈圈白色的光环,将青色光团困在其中。

我正待欢呼,却见透明盾牌射出的白光之中,那青色的光团绽出豪光,眨眼间便脱出白光限制,却并未出手,似乎根本不在意“我”的举动,反而一直在回头看着蓝色的光团。

就在青色光团之后,蓝色光团中的人影一抬手,一根旋转的冰锥出现在蓝色光团面前,寒光一闪,这根冰锥穿入冰封的妖族身体之中,那妖族就此再无动静,冰晶裹覆着他,徐徐向大地堕落。

就在青色光团中的人影回头遥望蓝色光团之际,他面前的空间无声无息的裂开一道黑色的缝隙,赤身大汉魁梧的身影高举着宝杵出现在缝隙之中。

他还未迈出虚空,便将宝杵奋力砸下,宝杵放出夺目光华,直接命中了青色光团,澎湃的冲击力将青色光团撞成无数粉末,星星点点四散洒落。

那赤身大汉与“我”均是一愣,全未料到这一击竟能如此轻易成功。

就在我们俩还愣在空中之时,远处身受重创的青衫人身后光影扭曲,十二道青色的光带自虚空中突然出现,瞬间穿透了青衫人的身体,将他绞在空中,光带的尽头,一个窈窕的身影破开虚空,慢慢浮现。这身影乃是一名妙龄女子,未着寸缕,曼妙无暇,竟似九天仙女降临人间。

女子走出虚空,青色的光芒立即自这名女子的身体中喷涌而出,眨眼间便重新组成了青色的光团,掩盖了曼妙的身影。十二道光带卷起青衫人的身体,光带纵横交错间,将青衫人的身体撕扯得四分五裂。

赤身大汉与“我”疾奔而至,却眼看着青衫人血肉四散而落。赤身大汉须发怒张,竟抢在我之前扑到青色光团面前,高举宝杵便砸。

青色光团中的曼妙人影芊指微动,弹出一道青色青光,“我”祭出透明盾牌,挡在赤身大汉身前,迎上青光。青光击中盾牌,如针刺气泡,盾牌上的波纹瞬间溃散,一块似铁似玉的圆盘一边翻滚,一边洒落着碎片,远远的飞去,而我再度喷出一口鲜血。

青光刺透盾牌,直扑赤身大汉,而他不躲不闪,任青光透胸而过,手中宝杵砸落之势却丝毫不减,竟抱了同归于尽之心,狠狠的砸向青色光团。

一只巨掌迎上宝杵,二者猛然撞到一起,却未碰出丝毫动静,那宝杵如中败絮,轻软的陷在巨掌之中。

此时,赤身大汉胸前激射出一股血箭,身形在空中缓缓翻转,眼中神光渐渐暗淡,无神的望向高高的天空。

托起宝杵的巨掌渐渐消失,而宝杵则光华不再,与主人一道,向大地坠落。

眼见着伙伴四人在我面前逐一毙命,“我”心中已是怒火喷涌,浑身道力汇聚双手,金色长棍光芒万丈,对着这个青色的光团一棍砸落。青光摇弋之中,我分明看到一张绝世倾城的容颜,慧明无双的眼眸中,透出无比的哀伤与悲悯之色。

女子轻轻挥手,一个巨大的手掌迎面向“我”拍来,巨掌所过之处,空间撕裂,露出一个个黑色如漩涡一般的圆型空间塌陷。

巨掌连棍带人一起拍中,长棍飞旋离手,不知所踪,一股可怕的道力瞬间传遍全身,我只感到一阵麻痹,身体渐渐失去知觉,这种麻痹之感沿着指尖蜿蜒而上,瞬间爬满了全身,那种无力无助之感,令我如同一个极度困倦之人,双眼沉重的如同两片山岳,拼尽全力也无法阻止他们合上,“我”的身体再也无法控制,翻转着往下飞落,眼中最后一个影像,是一个淡紫色的身影飞扑而来,伸出的柔荑就在我的眼前,却又仿佛隔着天地般遥远,终究不能接住我飘落的身影。我眼前一黑,“扑通”一声,掉下床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