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神元

更新时间:2020-02-14 11:32:13

神元 连载中

神元

来源:落初 作者:玄域麻瓜 分类:玄幻 主角:张野雷磊 人气:

玄域麻瓜新书《神元》由玄域麻瓜所编写的玄幻风格的小说,主角张野雷磊,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曾经,神遗弃了人类,  如今,是我要驱逐神。  ——这个世界,  只有“我”能成为自己的信仰!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不敢直接回家,在车夫和车上几个乘客惊异不定的目光中,余非半途就下了车,一头扎进连绵棚屋间狭窄的巷道。

从小在西区摸爬滚打地长大,余非对这块区域再熟悉不过了。他走街串巷一路小跑着,直奔彩砂河的方向,不过即便是这样,到家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了。

还没有走到家门口,余非就看到自家棚屋里透出微弱暗黄的灯光。

家里点了油灯?

余非的脚步慢了下来。

他缓缓走到棚屋的侧面,透过敞开的门户,默默向门内看去。

屋子中间,破旧的木桌上,一灯如豆。桌子旁,披着一条已经洗得发白的麻线披巾的母亲,正手指不停,迅速而又麻利地织着一条崭新的麻线披巾。

她的目光,偶尔会投向门外,但是她的手指,始终没有停过。

麻线披巾,基本是西区矿工们的必备。这样一条披巾,可以裹住头脸甚至小半个身躯,必要的时候,还能用来遮住口鼻,能够有效的阻挡采矿时大量的粉尘和时不时冒出的毒烟。

因为母亲手工好,织出来的披巾牢固耐用,西区大部分的矿工都会来买,所以余非一家,除了母亲偶尔上矿做事,便靠贩卖麻线披巾为生。

正当余非站在门外的阴影中迟疑要不要进去,早就回到家中的雷磊靠了过来:“那人死了。”

余非骤然一呆:“怎么死了?”

“头部先着地,就那么一头撞死了。”

余非默然。

“你要小心,据说他有点来历。”

余非身体一僵,但不过片刻,就放松开来。

要说他完全不怕是不可能的。在学园门口,就那么胆大包天肆意妄为,又能和这段日子发生的一连串事件联系起来,谁都会想到这伙人一定有背景。但是有背景又怎么样?覆水难收,不该做的、该做的,他都已经做了。

“是磊子么?余非还没有回来……”似乎是察觉到门外的动静,母亲放下手中的活计,起身走到门外,一眼就看到了阴影中的两个人,“回来了?先吃饭吧。”没有问余非为什么到家了却不进门,母亲顾自转身回屋。

雷磊拍了拍余非的肩膀,默默走开。

余非进入棚屋,关好已有些腐朽的木门,轻轻在木凳子上坐下,就看着母亲把饭菜端上了桌子。

今天有加餐。

想到今天是什么日子,余非的喉咙顿时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

西区的孩子,一生有一次所谓的“鱼跃龙门”的机会。如果在初等学园的结业考中,能够获得名列前茅的成绩,将能获得西区总督的接见。

这次接见,可以说是一种面试,面试考察你的资质,是否有资格进入东区卫兵的行列!

雷磊一直在为这次面试机会奋斗,而他,早在很久之前,就差不多放弃了。

在彩砂河通往东区的大桥上,可以看到东区卫兵们的身影。这些穿着华美制服,犹如标枪般竖立在桥上的卫兵,主要职责之一,就是防止西区的贱民偷渡去东区。

余非曾经亲眼看到一个无意间跑上彩砂桥的矿工,被卫兵们活活地打死,尸体直接丢到了彩砂河中。

如果想要得到荣华富贵就意味着要去屠戮曾经的亲友、割裂自己的过去,他宁愿不要。只是这种想法,他从未对任何人说起过。西区的人生活的太过困苦,他不愿去剥夺他们心中仅存的美好希望……

味同嚼蜡的吃着饭,注意到母亲不时落在他脸上的眼神,余非放下碗:“我吃饱了,去外面散散步。”

不等母亲说话,他就匆匆逃一般的离开了家。

出门没多久,天空飘起蒙蒙的细雨。余非也不在意,缓步走向彩砂河的方向。

细雨给天地平添一层朦胧。余非站在河堤上,视线从对岸辉煌的灯火,掠过彩砂大桥上犹如雕塑般纹丝不动的卫兵,最后落在脚下乌漆墨黑的河面上,心中一阵迷茫。

彩砂河的河水极深,他不知道自己的未来通往何方……

恍惚中,似乎有大团大团的火焰从天而降,点亮了黑黢黢的河面。视野里烟尘弥漫,地面上,是一片火海。不时有人从暴露毁坏的地下掩体中狼狈而出,循着燃烧殆尽的路径往安全地带撤离。

那是什么?幻觉么?

余非眨了眨眼,然而,眼前的景象并未立刻幻灭。

这时,有一位身穿白裙的年轻姑娘从地下掩体中爬了出来,她的脸上沾满了灰尘,白色成灰的衣襟不知什么原因扯破了,露出领口下大块的肌肤……

36E?

余非脑中,突兀的蹦出了一个词。他的目光,更是被牢牢地吸在年轻姑娘的胸~部。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不由自主地闭上眼睛甩了甩头。

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奇异的景象消失了,眼前依旧只是黑黢黢的河水,而刚才的景象却犹如烙印一般,清晰地刻在了他的脑海中。

“你果然在这里!”不远处,雷磊气喘如牛地跑了过来,“不好了,那伙人找到你家去了。”

“什么?”余非一惊,拔腿就往家跑。

雷磊呆了呆:“哎,你别回去啊!别自投罗网啊!”

然而,余非像没有听见一样,脚下更快了几分。

余非家门前不大的空地上,此刻站满了人。余非的母亲当门而立,目光冷冷地注视着这些西区实际的掌权者:“你们一定搞错了,我儿子才十二岁,怎么可能杀得死一个成年壮汉?”

站在人群最前面一个头目模样的人道:“当时有不少目击者,是不是搞错了,把你儿子叫回来看看就知道了。”

余非的母亲环视这些显然不愿善罢甘休的流氓:“你们知道他的父亲是谁吗?”

躲在自家屋后查看情势的余非本来刚要出去,听见母亲这句话,立刻把脑袋缩了回去。

父亲是谁?

这是一个他问过母亲千百遍的问题。

然而,流氓头子听到母亲这句话,却大笑起来:“我管他是谁!他如果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会让你们母子住在这种地方?”

“他是个很有本事的人。”余非的母亲却不理会流氓头子的嘲笑,继续说道,仿佛不仅是要说给流氓头子一个人听一样。

“少废话!我只知道,你儿子害死了我们老大的儿子。今天不把你儿子交出来,我们就拆了这里!”流氓头子有些不耐烦了,正要命令手下动手,就听见余非的母亲接着说道:“他的名字叫做余净飞,是以前的西区总督。”

流氓头子一怔:“余净飞?这个名字倒真有点耳熟……”

余非的母亲轻轻嗤笑道:“当然耳熟,他是现任西区总督余辟邪的亲~哥哥。”

众流氓呆怔。

就算从不露面,西区总督的大名在场各位多少也是听过的。

在流氓们面面相觑的时候,余非的母亲两步走出了屋子,有意无意向余非藏身的地方隐秘地扫了一眼,道:“如果你们坚持要人,就去向余辟邪讨要吧。”

有人吸了口凉气,场面变得无比安静,就连一直下着的绵绵细雨也停了。

余非的母亲傲然看着流氓头子犹疑不定的脸色,正要再往前迈一步,忽然有个小流氓凑到流氓头子耳边不知道说了几句什么,流氓头子看着余非母亲的目光渐渐变得玩味起来:“西区总督的哥哥?以前的西区总督?遗孀和独子就住在这种地方?”

“你的话虽然不假,但是我听说的版本,怎么是弟弟为了独香家产,把自己的亲哥哥害死了?”流氓头子忽然张狂的大笑起来,“少吓唬人了!一个已死的西区总督和一个根本不会为你们孤儿寡母出头的西区总督,我怕什么?!大家伙一齐上!把这个女人给我绑回去,把屋子给我拆了!”

听完对话心底发凉的余非浑身一颤,正要跳出去,就见一道磅礴的白光以母亲的身体为圆心,向四周飞速绽开。

满目的白光让余非瞬间什么都看不清。

足足十秒钟之后,白光才渐渐黯淡下来,细碎成光点,悄悄湮没于漆黑的夜空。围住余非家的众流氓就犹如人间蒸发一般,随着白光统统消失不见了。

余非心口莫名一紧,疯了似的向家门口扑过去。

然而,眼前的景象印证了他心中不好的预感,母亲也从家门口消失了。不过,和众流氓消失的干干净净彻彻底底不同,母亲常年披在肩上的麻线披巾此时静静地躺在地上。

余非一步上前,刚一把抓起披巾,就有一样东西“啪嗒”一声,掉在下过雨的泥地上。

那是一块通体散发着Ru白色微光的玉璋。

母亲的披巾里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余非伸手想把玉璋捡起来,然而,他的手刚刚触摸到玉璋,一道熟悉的白光闪过,他就晕了过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