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凭啥我是魔王

更新时间:2020-02-16 08:52:50

凭啥我是魔王 连载中

凭啥我是魔王

来源:落初 作者:清溟雨时 分类:玄幻 主角:苏羡小萝莉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清溟雨时的原创小说《凭啥我是魔王》,主角苏羡小萝莉,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苏羡被迫与自己的契约灵进入另一个世界寻找失踪发小,可现实却让他们走上不同的道路。“我曾经也以为谁都不会离开,直到我明白有些仇必须要报。”苏羡冷漠的与发小对视,而他们背后则站着各自的伙伴。九尾遮天的妖狐,背负黑翼的天使,手持巨棍的黑猿,无法撼动的魔猪。手持重弩的少女,操控机械的少年,隐于风中的剑客。谁也没有想过要举世为敌,我们只是想活的更顺本心。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很脏的啊!!别碰那!痒!不要啊!!”昏暗的森林里一具尸体静静的躺在那,鲜血不断从脖子被撕裂伤口流出,不远处两只怪物趴在一个少年身上疯狂的啃咬,正是我们的苏羡和拾荒者。

就在刚才狂暴拾荒者扑咬过来时,苏羡直接吓的闭上眼睛,以为自己今天就要死在这里,只听见“咚”的一声,他发现自己的小腿传来异样感,但是没有什么痛感,睁开眼一看,那只狂暴拾荒者将苏羡的睡裤都撕烂了,还在对苏羡的小腿不断啃咬,却连皮都没咬破。

“阿羡,我刚才使用了灵技硬化,我们的防御已经达到了25点,以这只五阶拾荒者的力量是完全拿我们没办法的。”苏羡的脑海中穿来了小家伙得意洋洋的声音。

“可我也拿他们没办法啊!啊啊啊!!!”苏羡发出惨叫,他在发现拾荒者无法对他造成伤害时,冷静了下来,刚准备开溜,结果被另一只赶过来普通拾荒者按在了地上,然后就变成了现在这个场面,两只拾荒者拿他没办法,可他也只能被拾荒者按在地上摩擦。

“这样下去可不行啊。”苏羡将视线转移到不远处徐阳的尸体上,只见徐阳的尸体上浮着一只虚幻的虎皮拳套,发着淡淡绿光,尸体旁边的鲜血中散落着几个黑红色硬币。

“小家伙那个是不是就是虚币!”

“对,难道你想?”

“看我的。”苏羡不顾拾荒者的撕咬,用手指一点一点的将自己往徐阳尸体旁诺去,两只智商不高的拾荒者一人拖着苏羡一条腿不断啃咬,就像小狗啃磨牙棒一样。

“可恶啊!咬就咬,别拖我啊!混蛋!”苏羡好不容易爬出去一点距离,结果拾荒者一用力就给他拖了回来,也不知道这个样子循环了几次,苏羡终于靠近了徐阳的尸体,用手碰到了其中一个虚币。

“小家伙,是不是可以回现实了。”

“从虚界传送回现实需要30分钟的读条哦。”

“啥!你把我从现实弄过来的时候不是刷的一下就过来了吗!”苏羡哪里想得到从虚界去现实要这么久,怪不得刚才徐阳和胡泉遇到危险不直接传送回现实。

无奈的苏羡只能趴在地上等待读条,任由那两只拾荒者慢慢从大腿啃到了苏羡的屁股蛋上,绿色的口水流的苏羡身上到处都是,反正等着也是等着,苏羡再往前爬了爬,爬到了徐阳的尸体旁。

“呕~”苏羡看着只剩半个脖子的徐阳,只觉浓郁的血腥味扑面而来,瞬间恶心的干呕,适应了一会后忍着恶心从血里把其他两个虚币也抓在了手里,一伸手将徐阳尸体上发着绿光的拳套抓了下来。

【虎皮拳套】

等阶:绿色灵装

效果:增加5点力量,并有极小的几率将敌人眩晕

看来当初徐阳选择的新人套餐是绿色灵装和基础灵诀,居然增加5点力量呀,要知道苏羡自己现在只有3点力量,问题是这个拳套怎么只有一只,也太坑了吧,苏羡听从小家伙的指示,将幻一点点输送到虎皮拳套上,只见拳套慢慢融入了他的右手,苏羡发现自己的右手上隐隐约约出现了虎纹,并且充满了力量。

“嘿嘿,让你们咬我这么久,给你们见识下我的厉害!”感觉到力量增加的苏羡瞬间膨胀,右手冲着后面拾荒者的脑袋就是一拳。

“砰!”

“食物~食物~~”看着被自己8点力量的拳头打中一点反应都没有的拾荒者,苏羡陷入了沉思,果然力量什么的都是错觉吗,自己还是个弱鸡。

“阿羡,要好了!准备!”很快30分钟就过去了,石蛋兽的声音从苏羡的脑海中传来。

“哈哈哈,拜拜了您嘞。”被两只拾荒者活生生凌辱了三十多分钟的苏羡终于要逃离苦海,又恢复了跳脱的性格,还贱贱冲着拾荒者挥了挥手。

“诶!别咬我手指,好恶心啊!话说为什么要准备啊?”只见苏羡的身体一阵扭曲消失在了原地,看着突然消失的食物,那只普通拾荒者也没有多想继续去啃食一旁徐阳的尸体,只剩下那只初生五阶的拾荒者,拿着苏羡不知什么时候掉落的手环一幅不开心的样子。

。。。。。。

“我呕~~~我说下次这种事情呕~~~能不能呕~~提前告诉我~~”苏羡一脸虚弱的躺在地板上,他没想到从虚界返回现实这么的痛苦,就像是持续坐了半天超高速过山车一样。

“我不是让你准备了吗,这你都能怪到我头上,哼。”已经脱离融灵状态的石蛋兽一脸不高兴。

“行吧行吧,我先去洗澡,好恶心啊!那拾荒者是不是从来没刷过牙,我快被熏死了。”脱离魔爪的苏羡这才注意到自己的脸上和睡衣上全是徐阳的血,头发也被徐阳的血糊在一起,下半身别说睡裤连内裤都已经被撕的粉碎,只剩下两个屁股蛋和小兄弟暴露在空中,身上全都是刚才拾荒者的绿色口水,不断散发着恶臭。

。。。。。。

蒸汽充斥着整个浴室,花洒不断喷洒着热水,凝固的血块被水一冲溶化后便从苏羡的脑袋上哗啦啦流下,浴室里很快就充满了一股血腥味,苏羡不由得想起刚才和自己待了十分钟的徐阳的尸体,那毫无生气,空荡荡的眼神,不禁打了个寒颤,那可是尸体,真的尸体啊!虽然初中也和同学产生过冲突,可最严重也就是骨折脑震荡顶多算是小打小闹,从来没死过人啊。

用洗发水将头发清洗了多次后才去掉了那股血腥味,又不知道擦了几遍沐浴露和香皂才将身上那股恶臭掩盖下去,好不容易清洗干净的苏羡才发现自己原本套在手上的手环不见了,那可是初中那会一个喜欢他的女孩子送的,虽然一共也没说过几句话但也是纪念,他想了想应该是丢在虚界了,被虚界吓怕了的苏羡哪还敢回去找,只能作罢。

苏羡换上一件大T恤,将那沾满了口水散发着恶臭的睡衣用一个大垃圾袋套了起来准备第二天早上丢掉。

原本在床上的石蛋兽好像是睡着了,脑袋缩回了蛋壳里,看起来就像顶上破了个洞的恐龙蛋,苏羡知道要不是这个小家伙,今天晚上可能就要死在虚界了。

躺到床上的苏羡开始发呆,刚才那几个小时的经历太刺激了,情绪还是无法平静下来,他就这么静静的躺在床上,也不知道过来多久,直到一旁的手机闹钟响了起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