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我本惊华佳人

更新时间:2020-03-25 18:57:03

我本惊华佳人 已完结

我本惊华佳人

来源:掌中云 作者:云卷云舒 分类:玄幻 主角:凌婳月慕容止 人气:

主角是凌婳月慕容止的小说《我本惊华佳人》此文是云卷云舒原创的玄幻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她是后宫深处的悲哀,含恨而终,重生到好色如命的郡主身上,妖艳锋芒,无人敢惹,男侍成群,个个丰神俊秀。 男侍们:上天让你重活一次,是为了让你和我们好好生活。 薄情皇帝:重生了,你依然是朕的皇后,你可以将朕忘得一干二净,但你不会对你和朕的儿子置之不理。 凌婳月一笑置之,我本惊华,自主沉浮!...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那个,慕容止,可以借给我看看吗?看完还给你。” 慕容止将书恭敬的递给凌婳月,“当然可以,郡主慢慢看,不着急还。” 他身上带着很舒服的感觉,吸引人不由自主的靠近,可是又将人屏蔽在外,任谁也靠近不了,不过凌婳月还是能感觉到,他与常人不同,与那些凡夫俗子不同。 不知道,这慕容止到底是什么来历。 “谢谢。”凌婳月高兴的接过来,慕容止双眸再次一紧,“郡主不用客气,只是,郡主能否不要再与我如此客气,自从郡主醒来之后总是喊我慕容止,郡主以前可是喊我比较亲切的。” “呃…”凌婳月一愣,那该怎么叫他? 以前的凌婳月都是怎么叫他,看他的受宠程度便知道了,她对他绝对有昵称,可是,该怎么叫他。 他叫慕容止,复姓慕容,单名一个止字。 “止,行了吗?”凌婳月眉目一挑,想象这凌婳月的样子,绝对错不了。 慕容止眼神微微眯了一下,唇角的笑容却仍旧没有变,只是却定定的看着凌婳月没有接话,过了两息时间才缓缓说道:“郡主,你穿青衣,很美。” 凌婳月不知道怎么同慕容止道别的,也不知道是怎么从花园走回自己院子的,一路上,她只感觉耳畔热热的,红红的,脑子中全都是那句“你穿青衣,很美。” 直到到了自己院子门口,芝兰和玉树叫了她好几声之后,她才猛地回过神来。 “主子,我们的话你倒是听见没有啊?”玉树问道,脸上的神色不太好看。 “啊?你说什么?”凌婳月自然是没听见的,玉树只得重新说道:“方才郡主在花园中的事,我和芝兰都看到了,柳如影他们几位公子表现尚可,可其余人太嚣张了,见了郡主不但不讨好关心,连行礼都不会了吗?看我怎么收拾他们!” 听了玉树的话,她才想起来,千娇百媚阁的男人们,好似都是芝兰和玉树在管理,看着玉树一副气鼓鼓的样子,她脑子里不禁想起了青楼中的老鸨。 “还是算了吧。”在她看来,柳如影他们几个献媚的人,才更让她受不了。 芝兰也说道:“怎么就算了,让他们如此嚣张,早晚会被他们欺负到头上,我看啊,就该给他们点颜色瞧瞧。”芝兰性子稍微沉稳,此时却也有些生气了。 “据我所知,那些避我如瘟疫的,除了抢来的,就是威逼利诱来的,以我以前的行径,他们如此做也是可以理解的。”如今的凌婳月不再沉迷男色,不再在意哪个男人是不是对她恭敬,不再想着将哪个男人据为己有,如今的凌婳月,只想着怎么将这些男人打发掉。 “不行。”芝兰说道:“一定要罚,若姑息下去,他们还怎么伺候主子。” “什么罚不罚的,他们有几人是自愿留在这里的?” “主子,您不能这么想。”玉树急道:“他们本就是该伺候您的,惹您不高兴了,还不应该受罚吗?他们什么身份,能伺候您是他们的福分啊。” 凌婳月见芝兰和玉树实在说不通,摇摇头,只得抬脚进了自己的院子。 直到她的身影消失,暗处的人影才走出来,望着她离去的方向,眼中充满了疑惑,但是更多的,还是恨意。 听慕容止说她性情有变,今日一看果然同以往不太一样,可是这又能怎样,她还是她,还是那个水性杨花生性放荡的凌婳月,早晚,她要为她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花希影,你最好收起你的恨意。”男子身后,突然现出一道鬼魅般的身影,“你没有动作,她也没受伤,我可以不动你,但你若是动她,我会先杀了你。” 花希影冷哼一声,“你还真是衷心,每日看着她跟不同男人欢好,这样放荡的女人都能让你效忠,真是浪费了你一身的武功。” 剑十一并不在意他的冷嘲热讽,“我效忠的并不是她,保护她只是我的责任。” “那你就好好守着你的责任去吧。”花希影转身便走,剑十一的话清冷跟来,“记住我说的话,你若要动她,最好在我看不见的时候。” 哼,这个剑十一一天十二个时辰保护她,若要动她,确实难,可就算难如登天,他花希影也誓要杀她泄恨。 夜色已深,千娇百媚阁的各方各院都熄了灯火,而凌婳月的主院,却仍旧摇曳着点点星光。 凌婳月的闺房内,她坐在桌前,点着一支油灯,看《天下志》正看的津津有味,甚至忘记了时辰。《天下志》详细记述了天下分分合合的历史,和历史中出现的著名人物,更是详细叙述了如今天下分四国的原因,如今天下间的一些奇人异事。 而凌婳月感兴趣的,正是其中的一些奇人异事。 在现代的时候,她就喜欢看些小说,到了古代便没了这些乐趣,如今好不容易有时间了,就当小说的看看解解闷了。 书上说,这天下有一座神之山巅叫做月华山,月华山能通到月宫上去,那里住着仙人,掌管着天下万物更替,而月华山有一人守着,这人便叫做月奴。 有个绝美无双的天女,曾从天而降,凤羽国的百姓亲眼所见,天女降落之时遍地开满了兰花,只是天女一闪而逝。 凌婳月边看边品味,呵呵,哪有什么仙人,什么天女,果真是传说,还是如今的奇人更好看些。 还有,当今天下有一个奇男子,据说文武双才,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相貌更是人中龙凤,惹得天下女子竞相追逐,因此被称为天下第一公子,而他,竟然还是秦越国人。 凌风国有位王爷,人称战神,听说长得倒是不错,可就是太过嗜血,战场上从未有过败绩,在凌风国即是神又是魔,让人又敬又怕。 还有一位公子,喜欢将黄金做成金线,用金线再做成衣服穿在身上。 凌婳月一边看一边啧嘴称奇,将黄金穿在身上,那得是多有钱的人啊。 如此这些趣事,让凌婳月越看越上瘾,这样清闲悠然的时光,是她做莫桑榆时求都求不来的,而这样的日子,瞬时便让她深深爱上。 “主子,天色晚了,早些休息吧。”芝兰和玉树将床铺收拾完后,已经是第四次催促凌婳月了,可凌婳月正在兴头上,丝毫没有困意。 “主子,再不睡明日起来,脸色会不好的。”芝兰再次催促,将军和夫人将主子交给他俩照顾,他俩可得尽心些才是。 凌婳月不得不抬起头来,“好啦,这就睡。”两个男人,和管家婆一样。 “主子,这是明日要穿的衣服,您可千万别穿错了。”芝兰和玉树终于松了一口气,玉树一边将衣衫搭在屏风上一边说道。 凌婳月站起身走向床榻,趁机瞄了一眼,“咦,这件怎么如此素净?”凌婳月的衣衫大多艳丽妖媚,如此素净的, 还真是少见。 芝兰一边收拾一边说道:“明日是德庄皇后的葬日,德庄皇后要被葬入皇陵,从明日开始,全国三个月不得操办喜事,明艳之色一律不得穿戴,全国三月素白以敬仰德庄皇后的贤良…” “啪。”凌婳月手中的书从手中掉落,芝兰后面的话她没听到,只听到了那句,“德庄皇后的葬日……” 德庄皇后,德庄,德庄 贤德恭庄么? 人都死了,要那么好听的名号做什么? 德庄皇后,那是她莫桑梓死后,秦殇给的封号,德庄德庄,多么好听啊。 明日,她便要被葬入皇陵,进皇陵,呵,该满足了,他竟然能让她进入皇陵,可是他不知道,她还没死。他秦殇没死,李秋影没死,她莫桑梓怎么可能会死,不,莫桑梓死了,可是她又活了,变成了凌婳月。 凌婳月承继着莫桑梓的灵魂,也承继着她的仇恨。 秦殇,李秋影,你们且好好等着,你们给我的,我会加倍还给你们。 她的,她的儿子的,一起。 “主子,您怎么了?”芝兰和玉树见凌婳月脸色不对,忙关切的问道。 凌婳月无力的摆摆手,“明日国葬祭祀,我也要去吗?” 凌婳月是有封号在身的,每逢秦越国大事,如宴会或祭祀,她按理都应该出席,况且如今镇国将军和夫人远游,凌婳月便代表着将军府。 芝兰点头,“宫里的公公已经来过了,将明日大葬的时辰和路线都送了来,主子身为郡主,是该出席国葬的。” 凌婳月脸色苍白,双眼呆滞,脑子里仍旧一片混沌,却仍旧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我可以不去吗?” 据她所知,以前秦越国的宴会和祭祀,凌婳月也是经常性的缺席的,理由无非就是身体不适,全秦越国的人都知道,凌婳月的郡主封号只是一个摆设而已,她到底会不会出席,却也没有人在意,因此明日的国葬,她可以应付过去。 要亲眼看着自己的身体下葬,何其的残忍。 芝兰明白了,“那我明日一早让人去宫中知会一声。”以前都是称身体不适的。 凌婳月点点头,让芝兰玉树退下,一个人放下床上的帐幔,缩进了自己的空间中。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