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血红变

更新时间:2020-04-01 04:57:33

血红变 已完结

血红变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杰哥 分类:玄幻 主角:叶荣光 人气:

主角是叶荣光的小说《血红变》此文是杰哥原创的玄幻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天宗大陆实力为尊,拥有实力,才能获得尊严。叶飞翔,一个天赋极高的元气斗者,却莫名其妙的变成了一个普通人。所有的人都知道它体内无法积聚元气,终身再也无法成为元气斗者。父亲再也不会为他骄傲,母亲也只能期望他成为一个文官。谁也不知道,他已经变成了一个异类,一个新的生命体。注定演绎不平凡的人生,注定打破千万年的宿命,当叶飞翔展露血族身份之后,一切都将不一样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股莫名的诡异火蓝色元气环流全身,放出一阵火色精光,与古色古香的几案上摆放着的气盒融为一体,竟而气盒的所有元气灌入叶飞翔的体内,随着飕飕几声飞动,整个卧房内通体爆出一阵强大的元气波浪,叶飞翔被气盒的元气以及自身的那股元气冲体而起,他的身子居然不费任何力气,就能够悬空坐在空气里,睁开闭着的双眼,叶飞翔朝自己身子看了一下,不觉吓了一跳,怎么自己能够盘空坐于空气中了,而且体内的血液也开始降温,有些结冰的气象,不一会,好像没了温度一般,冰冷冷的,就剩下心脏是热乎的,难道这就是身体变。

轰轰的声音绵延不绝响来,一道道的怨气充斥着叶飞翔的肉身,深入他的血管,环流他的细胞,进而透进骨髓和奇经八脉,他想扭动一下自己的身子,肉身之下的强大怨气把他冲破窗口,飞空而出,而且就在他夺窗而出的时刻,那个气盒竟然不可思议地融入了他的身体内,注入他的脑海意识,躺在那儿不动,叶飞翔发生了一系列的奇遇,他都一时解释不清楚背后的原因。

破窗而出后,他整个肉身伴随旺盛的元气游弋在天空里,身子周围的元气在不断地增生,变多,扩宽,甚至开始收取自然天空之中的空气炼化自身元气,而所有新生的元气不断地化入叶飞翔脑海意识中的那个气盒里,被气盒一段一段地淬化和锻造着,而这一切的变化,叶飞翔根本察觉不到,因为他现在还修为低下,练就血族秘法的进程不是很快。

半晌过后,大团大团的元气包裹着叶飞翔,叶飞翔踩踏着自身的元气,先是小心地跨开小步,游走在元气之中没有任何危险,又不会自然往下掉落在地,而后,他就胆子大了起来,跨开大步,奔跑在元气之中,四处游走,在奔跑之中,越跑越快,身下划出一道道的元气之火,奔跑了几十步,甚至上千里,叶飞翔的双脚凌空飞了起来,他不摆动自身身子,任由自己随着元气的方向游走,然后他就能够自由飞翔,这太不可思议了,仅仅眨眼之间,叶飞翔居然学会了凌空飞步,但是他目前控制不了飞行速度,一时飞快,一时飞慢,他把握不准。

“密哩吗啦叽,停!”叶飞翔照着血族练功秘法的《冷血热心阴阳诀》念出一句符语,居然一下子控制住了自己的飞行。看了看自身四周的元气,欢喜叫道:“血族练功秘法果然名不虚传,我刚收取怨气,炼化元气,就学会了凌空飞步以及控制飞行的停与动!”

叶飞翔不解地再次念了几句“密哩吗啦叽,飞!”,随后身子一晃,步子一迈,凌空飞向了自己的卧室,随即沿着破碎的窗口,飞入了卧房中休憩。停下后,叶飞翔站稳脚跟,把破碎的窗户装饰一番,免得被仆人察觉,转告自己的父亲叶轩辕,那时倒会不堪设想,父亲是最看不起修炼血族秘法的人了。

“鬼奴才,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怎么我叶儿的卧房,会无端生出庞大的元气光芒,快去给我打听打听!”一个声音粗重的女人发话道,她两鬓插花,头搔朱钗,睡在锦绣貂裘的玉床上,猛然看见叶家府邸异象纷呈,不觉诧异万分,披衣下床,拉开门闩,从门缝里探出头,大声吩咐鬼奴才道。

“叶太太,鬼奴才在,我打听清楚了,是,是,是叶少爷的房子出了怪!叶少爷在,他在……”鬼奴才听到叶太太大声呼叫后,向叶公子的房间望去,看见叶少爷正在遮掩窗户,只因动静太大,惊动了向来警醒的叶太太,鬼奴才也搞不清叶少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刚刚他才收取怨气,这回又生出元气光芒,不晓得那个叶少爷骨子里卖的是什么药。

“在什么?这小子读书不用功,三更半夜的倒是打搅人休息,带我去看看!”叶太太走出房间,快步走向叶少爷的卧房,一到边,就听见叶少爷手捧书本,大声念道:“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读书读得摇头摆脑,然而摇头摆脑之间,又撇着头斜看母亲的暗访眼神。

“叶儿,大半夜的,你到搞什么?为何天生异象,元气不断!”叶太太也是个修炼元气的天魂境低阶斗士,虽然她修为不高,但是从刚才那道元气光芒的浑厚程度看,有点像是血族人修炼的元气,要不然,不会引起那么大的变异。

“母亲,您怎么来了,我正在研读《诗经》,只因读到兴会之处,却看到了我家天生异象,你说这怪不怪?”叶飞翔笑眯眯地机灵说,放下书本,急忙跨步向前,双手挽着母亲,和气地说:“母亲,您又不是怀疑叶儿不焚膏继晷读书吧,自从上次被你和父亲教训后,我就发愤苦读,专心诵背儒家经典,我想待我融会贯通之后,必定能够考中进士,为母亲赢得一官半职,为我叶家光耀门楣!”

叶太太一边仔细听叶飞翔诚意地述说,一边暗自揣度道:“叶儿自从上紫阳山拜师学艺,一点也没什么进展,这孩子不是练气的料,武功上怕是弄不到一官半职,看他那么认真攻读,希望有一天能够当个文官,那样,我叶家的老祖宗也光荣之至了!”

“母亲,你在思考什么?”叶飞翔眨眯着眼睛,眼睛一闪一烁地问话道,内心有点良心不安,他可是堂而皇之地对自己的母亲大人说了谎,然而也是逼不得已,因为苍夜帝国的练气斗士,都把血族人视为异类,但是在内心又不得不对他们崇敬之至。

“哦,没事了,你好好读书,我不打搅你了,记得要多注意身子!”叶太太脸色一沉,语重心长地关切说,说毕,转身移步走出了叶飞翔的卧房。

正当叶太太走出自己儿子的卧房,却听到叶家府邸传来急躁的喊话:“快去通报叶太太,快去通报叶太太,说叶轩辕大将军在外征战,被太黄帝国的铁骑死士给抓走了!”

叶太太走在走廊上,听见自己的丈夫叶轩辕征战被俘的消息,脑壳一昏,顿时天旋地转,她莲步轻移,身子向后一摆,后退几步,叶飞翔飞跑跨出房门,一手接住自己的母亲,及时安慰道:“母亲,你还好吗?”

叶太太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失魂落魄地说:“母亲好――,就是你父亲被人抓走,以后叫我们家族怎么繁盛,你父亲那么高的元气修为,已经是一个天魂境的高阶斗士,却被太黄帝国的铁骑死士俘虏,唉,上天对我叶家不公啊!”

“母亲,你别伤心,孩儿会好好努力的,父亲我也一定会救出来,至于太黄帝国的铁骑死士,他们四处侵犯我苍夜帝国,我到时要灭了它!”叶飞翔好心地安慰自己的母亲,看了看叶太太的一脸愁苦的神色,握着母亲的手,缓缓再次抚慰道:“母亲,我知道你们看不起我没有修炼元气的天赋,但是我会努力的,总有一天,我不会辜负众望!”

“是啊,叶太太,少爷他,他挺厉害的,我相信少爷将来一定会出人头地!”鬼奴才也跨步走了上来,扶着叶太太,好言好语地安慰道。

“鬼奴才,你扶着我母亲回去休息,我父亲的事,我会尽力的!”叶飞翔自信满满地说,脸上洋溢着微微笑意,他对太黄帝国的铁骑死士,根本不看在眼里,不过是沧海一束,世界微尘而已。

“你会尽力,你真的会尽力,整天游手好闲,不务正业,前几天你无故到人家的坟场去做么,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做的好事?父亲的事,要等到你去解决,那我叶家早就被人给灭光了!”说话的人愤愤不平,他身材魁梧,骨骼奇特,面色洁白,一身仙风道骨,此人就是叶家府邸的大少爷叶青龙,叶青龙最看不起二少爷叶飞翔偷鸡摸狗的行径,此回听说父亲大人被抓,肚子也是一窝的气,他挺着阴阳神剑,说话间看了看叶太太,急忙毛遂自荐道:“母亲,父亲的事,交给我,明早我就派兵去攻打抓获父亲的铁骑死士,我倒要看看那些铁骑死士是不是天生翅膀,万人无敌了!”

“大哥,切不可莽撞行事,否则正中铁骑死士的诡计!”叶飞翔扫了一眼叶青龙,看着他那把阴阳二气爆响的阴阳神剑,知道大哥已是一个与父亲同一级别的天魂境高阶斗士。虽然他不比父亲那么元气浑厚,纯熟老道,然而他目前身在叶家,已算是一个修炼元气的练气高手了。

“你事事劝我不去,如今父亲被抓,要是你当初不劝我去征战,父亲还会有一丝逃生的希望,你这个怕事的懦弱鬼,整天就知道‘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其他的事情,你就不知道了!”叶青龙说着,就勃然大怒,他转头看了一眼递送军情的苍夜帝国练气斗士,大声下命令道:“今夜速速整备兵马,明早就随我攻打太黄帝国的铁骑死士!”

叶飞翔被骂得一无是处,也没有什么办法,谁叫他从小被送往紫阳山学习修道,淬炼元气,到如今还原地踏步踏。他无奈地望着自己的母亲,叶太太抚着叶飞翔的手,安慰说:“你父亲不在,我们一家人就得听你大哥的话,不要和你大哥顶撞,你大哥也是一番好意,不过,青龙,你此去征战,一定要倍加小心,太黄帝国的铁骑死士不是那么好对付,小心别中了他们的毒招!”

“请母亲放心,就是孩儿粉身碎骨,也要救出父亲大人,否则,苍夜帝国的其他练气斗士,又要讥讽我叶家无人出战,个个皆为无能鼠辈!”叶青龙振振有词地说,说话之间,声音洪亮,威严凛凛,那股少年的傲气,简直令人十分钦佩。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