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逍遥道决

更新时间:2020-04-09 08:23:40

逍遥道决 已完结

逍遥道决

来源:落初 作者:树下一道人 分类:玄幻 主角:王八蛋丹田 人气:

经典小说《逍遥道决》由树下一道人所编写的玄幻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王八蛋丹田,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上一世,我身手不凡,世人敬仰,诸子百家,无一不通。这一世,我游手好闲,不学无术,声色犬马,无一不懂。从此天上地下,唯有我叶一飞,逍遥自在,无法亦无天。阴阳交感而生宇宙万物,宇宙万物是阴阳的对立统一,阴和阳之间,并不是孤立和静止不变的,而是存在着相对,依存、消长、转化的关系。欲要逍遥天下,必先吃尽极致之苦。。。感悟源自生活,道法来自自然。。。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叶淑月距离最近,只是感觉到对面叶一飞慢慢的消失了,好像跟周围融为了一体一般,这只是精神上的错觉而已。

身合于心,心合于神,神合于天,方可身融天地,让自己跟这个天地融合,达到一种特殊的心境状态。

此乃逍遥道决中讲述的一种心境修炼之法,所谓神合于天,就是通过神识,感悟四周天地的变化,让自己的身体融入进来,跟着一起变化。

融入天地,只为了贴近天地自然,方能开始感悟天地大道,目前叶一飞也就触摸到门槛而已,这正是一个多月来,每晚静修时的收获,何时能随时随地进入这种状态,方可小成。

大概一刻钟后,叶一飞猛的睁开眼睛,一道淡紫色光芒一闪而没,极其的微弱,唯独叶淑月感到一丝空气波动。

十米之内绝对的清晰,包括空气的流动,温度,湖水的流动等等,清晰无比,让叶一飞无比的陶醉这种融入自然的感觉。

嘴角慢慢翘起。

突兀间,右手手指迅速在琴上轻轻一佛,古琴发出一悠远而又宁静的声音,犹如流水一般,轻轻抚过人的脸庞。

接着就看到叶一飞双手不断的拨动着琴弦,右手不断在宽广音域跳跃,旋律时隐时现,犹如身处高山之巅,云雾缭绕,飘忽无定。

琴音刚起,就引起众人一阵惊讶,接着就被带进优美的旋律中,完全勾起人们的遐想,让人有种跟天地自然直接交流的错觉。

最令人不可思议的却是,小船下的湖水,随着琴音慢慢的波动,叶一飞每弹奏一下,湖水就波动一下,接着众人就看到不可思议的一幕,小船慢悠悠的划出,轻轻的飘荡在湖水中。

只见叶一飞周围十米范围内的湖水,完全失去了原来的流动方向,完全跟随着琴音的节奏波动,推动着小船轻飘飘的远去,犹如幻境一般。

没多久,琴音再变,发出清澈的泛音,异常活波的节奏,犹如淙淙铮铮,幽间之寒流;清清冷冷,松根之细流。

岸边上的人此刻才发现,小船慢慢远处,纷纷抬头凝望,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这种神奇的现象,唯有高人才能看的懂。

不只是谁第一个跳上小船,直接跟随而去,这一下就炸开了锅,四周游人争先恐后的租船而出,纷纷紧跟而上。

叶淑月从开始的惊讶到深深的震惊,再到深深的沉醉,眼中异彩涟涟。

行云流水般的旋律,好似欢泉于山涧鸣响,令人愉悦之情油然而生。

小船所过之处,湖水中的游船纷纷停下,人人凝心静听,无不陶醉其中。

让人震撼的是,小船无人划船,唯独那天籁般的旋律,小船慢悠悠的飘来,直奔翠雀岛而去,让人赞叹弹琴之人的高绝。

当小船行至距离翠雀岛还有百米距离的时候,岛上之人更是纷纷望来,露出惊讶的表情,接着就被琴音所吸引,个个跑到岸边,抬头凝望,无不露出震惊的表情。

突兀间,琴音再变,变得激昂高亢,跌宕起伏,风急浪涌,犹如巨龙翻滚一般,息心静听,宛然坐危舟过巫峡,目眩神移,惊心动魄,让人一阵热血沸腾。

整个小船船头猛的一转,朝向西边,逆流而上,激流勇进。

反观叶一飞的双手不断的跳跃着,右手激烈的或佛,或滚,或打,或进,或退;左手更是或按或滑,配合的天衣无缝,每一个动作都浑然天成,一气呵成。

琴声穿越广阔的湖面,时而浅如坠玉,时而亢似龙吟,时而清冷缠绵,时而澎湃浩荡,随着阵阵清风,汇入流水,漫入心田,潺潺切切。

整个翠雀岛上无人不闻,有些人更是跳上小船,开始跟随,慢慢的湖面上形成一个特殊的现象,一个无人划船的小船行在前面,而后面无数的船只排成一排排的队伍,紧跟其后,不过依旧拉开一些距离,生怕打扰到弹琴之人。

一船在前,万船护航,成为了翠雀湖上一个流传已久的传说。

其中有条巨大的花船上,除去船夫,仅有两人,一个薄纱蒙面女子,端坐在古琴前,一个丫鬟站在身后,而薄纱女子,双眼放光,凝耳静听,面露惊喜之色。

翠雀岛上,一独栋阁楼三层房间内,一青年人,三十岁出头,金黄色华丽衣冠,倚窗凝视,看着湖面上壮观的场景,右手紧握,眉头紧皱。

“此人是谁?让人下去查一下”。

“是!”一道幽幽的声音传来,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在其他众多房间中,个个年轻公子,无不被吸引。

当小船行至翠雀岛正西时,船头一掉,顺流而下。

琴音更是峰回路转,一阵泛音响起,先降后升,音势大减,犹如惊骇浪之后的风平浪静,轻舟已过,随波倘佯,时而余波激石,时而旋洑微沤。

让人从紧张的热血变得心平气和,享受那流水一般的温柔,人人陶醉其中,无法自已。

当小船行至翠雀岛最东边时,远远的停在湖面上,而小船完全静止不动,让人无不称奇。

此刻琴音慢慢的消失,然而后面船只上的众人,个个陷入深思,陶醉在音律之中。

“妙啊,实在是妙,整首曲子,描绘了流水的各种形态,有急有缓,有高有低,从无到有,从低到高,忽高忽低,跌宕起伏,最后平流而下,真是引人入胜,无不称赞啊”。一花船上薄纱女子,不断的回味着琴音,越想越秒。

“小红,让船夫,把船开过去,我要诚邀这位世外高人,上船一叙”。

“是,小姐”。

叶一飞整首曲子下来,浑身不断的颤抖,明显神识消耗过度,不过异常的兴奋,因为他总算是触摸到了前世不曾体会的境界,神合于天境界。

此刻才发现叶一飞的眼睛慢慢的从淡紫色瞳孔变回黑色。

“二哥,太好听了”。叶淑月完全痴迷了,从未听过如此好听的琴声。

当她看到对方脸色略显苍白时,一阵担心,“二哥,你没事吧,要不咱们回去吧”。

“小妹,你哥我没那么脆弱,调息下就好了”。

当一艘花船慢慢的接近小船时,在后方数艘花船上,纷纷传来不满,“晚上这花魁看来要被那个小妖精得去了”。

“姐姐莫怕,这选花魁,可不光看才艺,关键看长相,嘴巴要会说话”。

“就是”。

当花船靠近小船时,只见船头上一窈窕女子,款款而来,薄纱蒙面,若隐若现,引人遐思。

“还请公子赎小女子不请自来之罪”。声音甜美轻柔,犹如清风徐来一般。

“能得仙子垂青,实属本公子之幸,何来开罪一说”。

“得闻公子仙律,不胜沉醉,诚邀公子登船赐教一二”。

“赐教不敢,探讨交流方是”。叶一飞站起身,用手一甩,小船的绳索就落在船夫的手中。

来到小船中间,一手托住叶淑月腋下,身影一跃而起,双脚在空中一连三踏,身形瞬间横移数丈,轻飘飘的落在花船之上。

整个过程行云流水一般,潇洒之极,看的众人异彩涟涟。

“公子琴艺非凡,功夫更是一绝,公子请!”对方眉目流转,引人怜惜。

来到船舱中,叶一飞坐下后,不经意间,叶淑月在他后腰上,用力一掐,面露愠色,引得对方一愣。

“哈哈,我小弟未曾见过世面,面对绝世美女不免有些脸红”。

“原来如此,玉儿在此多谢公子赏脸,还未请教公子?”

“只懂游山玩水,一闲云野鹤,逍遥公子”。

“原来是逍遥公子,还未请教,公子所弹琴曲之名”。

“一曲流水,取之天地之水的诸多蕴意”。

“妙哉!”

“敢问公子,琴艺该往何方发展?”

“心境成,则意成,用于琴,则为琴意;用于剑,则为剑意;用于刀,则为刀意;意不在物,在于心尔”。

“心境?”

只见玉儿站起身渡着步子,慢慢思索起来,眉宇间带着疑惑,人见犹怜。

突兀间,一声嚣张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带着强迫之意,打破了这份宁静。

“我家主人有请弹琴之人,切莫推辞!”

叶一飞满脸笑容,心中一定,“玩了这么一出,如若还引不起有心人的注意,那就太浪费本公子时间了”。

反观叶淑月还有玉儿,都是一脸不悦。

“二哥,别理他,太嚣张了”。叶淑月第一个站起来。

“稍安勿躁,”叶一飞站起身,看向玉儿,“日后还要叨扰数日,晚上再会”。

“我们走!”叶一飞直接走出船舱,看见一艘巨大的船只,足足有数十米之高,一个满脸横肉的中年壮汉立于船头,眼中带着浓浓的不屑。

“劳烦玉儿姑娘将小船拖回岸边,多谢!”

“公子请保重!”玉儿隔着门帘,一脸的惋惜。

叶一飞依旧右手拖住叶淑月腋下,一个纵身,双脚在空中一连三叠,就直上数丈高度,稳稳的落在高船之上,这是前世苦修的轻功绝学,梯云纵,犹如空中有阶梯一般,动作极其优美轻盈。

看的中年壮汉,一阵惊讶,本来没有降下绳梯,就是想看对方出丑,却被硬生生的打脸。

“开船!”中年男子一脸煞气。

“哗啦!”一声,叶一飞直接打开纸扇,立于船头,迎风而站,极其的洒脱。

“会是你吗?我该当如何对你呢?”思绪早已跑到九霄云外了。

叶淑月静静的站在一边,眼中满是欣赏之色,“二哥,不愧是当世真英雄,为何自己以前没看出来呢?”

哗啦哗啦的水声,船只速度奇快,直奔翠雀岛而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