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婚后相爱:老公轻点疼

更新时间:2020-04-09 08:24:22

婚后相爱:老公轻点疼 已完结

婚后相爱:老公轻点疼

来源:掌中云 作者:新瑶 分类:玄幻 主角:段临风柳魅儿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新瑶原创的玄幻小说《婚后相爱:老公轻点疼》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段临风柳魅儿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被嫡母所害,落水后再次醒来,却来到了二十一世纪。现在,她所面对的世界,陌生、新奇,也让她心里有些怕怕的。十五岁的她穿越而来,占据了一个二十二岁女人的身体。穿就穿了吧!但为何,一穿越就有了相公呢?唉!娘说过,出嫁从夫,这好像由不得她选择。——————————————————————————————为了报复背叛自己的前女友,以及促成他的一个大阴谋,他坚持的娶了个不爱的女人。没想到登记当天遭到仇家袭击,他的新婚妻子脑部受了重创。昏迷三天后醒来,精明能干的女强老婆,摇身一变成为一个既听话又乖巧的女孩。她是古装剧看多了还是怎么着?为什么叫他相公的?——————————————————————————————一场阴谋使她远离。失去记忆的她强势回归,不似以前的柔柔弱弱。再次恢复记忆后的她仍然我行我素,性格坚强,软弱太久了,不该坚强了吗?心里对段临风任然有芥蒂,就是不要原谅他,每天美男堆里待着。日子潇洒自得,说不尽的舒服。段临玉、严天、桑景嵩、洛叶,每天每天的围着她,嘘寒问暖,贴心之至。就连他的手下,个个都是无事献殷勤。看的他相当的不爽,他的亲儿子,却摇着头,老爸,自求多福吧!...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他很苦恼,她娶柳魅儿有两种原因,但是他不能让柳魅儿知道。以她现在的样子,不足以承受这个打击。她失了记忆就不会跟那对夫妻多亲了吧!也许可以两全其美,也许他可以让她置身事外。段临风走到窗边,看着外面,想什么事想得出神。 “段临风,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你小子是不把我们当兄弟了还是怎么着?”张恩泽气的喘着粗气。 “恩泽,这件事很复杂。我结婚了,刚登记三天。至于原因……很复杂,这样吧!我今晚会去煌冠会所,告诉你们一切。不过我不能待太长的时间,魅儿受伤了还在医院。先这样,晚上聊吧!”挂断电话,段临风转身,然而柳魅儿竟然靠在床头睡着了。段临风走过去把她放好,盖了薄毯。 ‘失忆的你现在应该很快乐,真的希望你可以一直这样单纯的、开心的生活下去。’其实一切错误都在那个老东西,他的女儿是无辜的。他分的很清楚,她是她,柳尚旭是柳尚旭。只要她不恢复记忆就不会伤到她,作为补偿,他会让她一辈子幸幸福福的待在他身边。不知道柳魅儿梦到什么,她笑了,笑的还真美呢!段临风无知无觉的就吻住她的唇,这一吻竟是让他如此的欲罢不能,很想继续吻下去。只是很怕吵醒她,所以也只是浅浅的尝了一下下。 到了晚上,段临风开完会回来了,柳魅儿还是没有醒来,段临风让邵晓瑞帮着照顾她,他一小时就回来。一个小时足够他跟大家解释清楚的了,他驱车来到煌冠会所。 “说吧!无缘无故怎么会结婚?”这是他好友张恩泽的声音。在座的:二弟段临玉,三弟段临东,好友张恩泽、付一傲四个人,都以奇怪的眼神看着他。 “这件事没跟你们说,是我不对。首先我要说的是,临玉、临东,我找到了爸临死前说的那个人了。而柳魅儿就是那个人的女儿,我跟她结婚就是为了接近他。妈的仇,我一定要报。”段临风握紧拳头,眼神变得凌厉,周身笼罩着冷气压。 “哥,这事爸都说算了,你没必要赔上自己的婚姻,你真的太冲动了。”段临玉觉得他真的太极端了,爸也说了,是妈单恋那个人,可是人家有喜欢的人,这又不能怪他不是。 “大哥,二哥说的对,况且,你这么做,妈也不会活过来了,又何必。还有和你结婚的那个女孩子,你这样也是毁了一个女孩子的一生。”段临东也觉得不妥,妈的自杀是因为那个人没错,但是那个人没有责任,这一切只是他们的妈妈自己想不开而已。 “你们不用再劝我,我一定要报仇,要让那个人付出血的代价!你们不帮忙也别阻止我。至于她……”说到这他的眼神变得悠远起来:“她受伤失忆了,今后她的人生我来负责。她可以置身事外,我不会让她知道。”段临风想到柳魅儿就一阵惆怅,那个精明能干的女人,现在变得跟瓷娃娃一样,又柔又脆弱。他不能让她受到一点点的伤害,这是他在心里对她的承若。 “受伤?怎么回事?”一直沉默着的付一傲这时开口。 “三天前,我和她去民政局办手续。出来后遇到杀手,她为我挡了一枪,又撞到头,受伤失忆,现在……唉!心智不全,什么都不知道,智商基本为零。什么都要从头学,但唯独记得她看过得古装剧。现在满嘴古文,什么公子、相公的乱叫我……”谈到柳魅儿,段临风就一直在笑,嘴都没合拢过。几个人惊讶的看着他,他们已经三年没在他脸上看到这么纯天然的笑了。他……不是真的爱上那个女人了吧?这太让他们惊捒了。然而段临风还在那边,啰啰嗦嗦的说着柳魅儿失忆后有趣的事。自己无知无觉的笑着,那笑容里充满了甜蜜。直到他的手机响起…… “晓瑞,怎么了?” “柳魅儿伤口感染,在发烧,你不回来?”邵晓瑞一边打电话一边测量柳魅儿的体温,三十九度,得赶快用药。 “什么?邵晓瑞,你找死呢吧?我让你好好照顾她的,我刚走了一会,你怎么让她发烧了?”段临风暴跳如雷,踢开茶几站起来往外走:“你们自己玩,我先走。邵晓瑞,你给我说清楚,怎么回事……”身后几个兄弟基本呈怔愣状,这暴躁脾气更是多年不见了。这女人到底什么来头?他这是为她改变了? “那么,她的事还要说吗?”张恩泽眨了眨眼睛,第一个回神。 “我看不用。”付一傲端起一杯酒,嘴角弯弯的喝下:“一刻不停的监视着她,我觉得那女人肯定会回国,还会跟风纠缠不清。照他说,那女孩这么纯天然,估计斗不过她,防着点吧!”几人点头,好马不吃回头草,现在这女孩天然、单纯,才最适合段临风。 挂了电话的邵晓瑞唉声叹气,早知道就不告诉他了,等他帮柳魅儿退了烧也就什么事都没了。不过这段临风真是有够大惊小怪的,术后会发烧是再正常不过的了,用用药就好了,至于这么吼他吗?真是的。 段临风加大马力回到医院,柳魅儿还是没有醒来,满脸汗水的睡着,手上打着吊瓶。段临风找来毛巾给她擦汗,量了量体温,三十七度,不烧了。因为高烧的原因,她嘴唇都起了皮,脸色很苍白。段临风突然的就心疼了,简直杀了邵晓瑞的心都有了。他伸手慢慢抚上她的脸,这个女孩就好像瓷娃娃一样,易碎的要命,随随便便的什么都能要了她的命。他必须好好的保护她,一辈子。 “相公,可否给我一杯水?”柳魅儿无力的睁开眼睛,舔了舔嘴巴,咽了咽口水。 “好,等一下。”段临风连忙去倒水,来到床边喂她喝:“好点了吗?还有哪里难受?”柳魅儿摇头,靠在他怀里很安心。她心里暖暖的,暖的都想哭。长到这么大,没有人对她这么好过,她的生母都不曾这样照顾她。她真的好感动,瞬间热泪盈眶。 “怎么了?难受吗?”她的眼泪让他心疼,他讨厌她的眼泪。 柳魅儿扑进他的怀里抱住他:“你对我真好,相公,玥……魅儿无以为报。”这是她这辈子做的最出格的一件事,她自己都觉得很不要脸。 “那就以身相许吧!”段临风小心的避开她的伤口抱住她,在她发髻吻了吻。 “好。”柳魅儿满脸通红,好丢脸哦! “魅儿……” “嗯?”柳魅儿抬起头,大眼睛水水的看着他。段临风吻住她的唇,很忘情的吻。本来他想说:“如果你恢复记忆了,不要怪我现在所做的一切。”可是对上她单纯的眼神,段临风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千言万语只能化作一个吻,散遍她的全身。要不是她有伤在身,估计这会儿危险了。 “相公……你好讨厌哦!这里是医院。”她相公既然开始脱她的衣服,真是……真的好过分哦! “谁让你诱惑我?”柳魅儿靠在摇起的床上,段临风双手搭在她的头两侧,把她禁锢在他于床头之间,眼神迷离的看着她。他在想:‘为什么?我会瞬间被这个小东西迷住,有点欲罢不能的感觉?他似乎不再想念那个女人了,或许这样也不错吧!至少像这样单纯到了一个境界的女孩,怎么都不会背叛他。’ “我哪有啊!”柳魅儿满脸通红,双手搭在他的肩膀上,总觉得他身上烫的吓人,为什么? “魅儿,等伤好了,你要补偿我。”段临风满脸欲火的抵住她的额头,这些年来,他女人不断,形形色色什么样的都有。不过那些不过就是为了解决生理需要而已,他从来也没有像现在这样有这么强烈的欲望。可以说这辈子从来没有过,真是怪哉。 “相公要我做何补偿?”他是相公啊!什么补偿她都接受。 “这个补偿就是……”他靠近她的耳畔:“给我生个孩子。”段临风坏坏的笑了起来,柳魅儿变成一个大红脸,双手捂住火红的脸颊:“相公真是没脸没皮,太过分了!” “我哪里过分了,只是很想要你。”段临风咬住她的耳垂,带的她浑身颤栗。 “相……相公突然的,这是怎么了?”每个地方都红了个透,真的没有一个地方不红成了一只煮熟的虾子。 “没怎么。”段临风努力压制自己的欲火,他也想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可是没有答案。喜欢上了她?这太可笑,也不可能!他这么跟自己说,不可能! “我饿了。”是真的饿了。 “嗯!想吃什么?”昏迷三天了,还没吃东西。 “什么都可以。”她哪里知道这地方有什么吃的啊! “燕窝粥好不好?比较有营养。”燕窝粥,天哪!她真的可以吃那个吗?在月夜王朝,只有位高权重的人才吃得到的,她一个庶女,只听说过,从来没吃过,每天只有去给父亲和母亲请安的时候,能够看到他们所吃的燕窝,而她却从来未曾尝尝是什么滋味。今日她真的可以吃吗?柳魅儿咽了咽口水,到底会是什么味道呢?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