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无境战歌

更新时间:2020-09-12 06:24:22

无境战歌 已完结

无境战歌

来源:落初 作者:JK丶y 分类:玄幻 主角:孤狼猛冷笑 人气:

主角是孤狼猛冷笑的小说《无境战歌》此文是JK丶y原创的玄幻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数万铁骑叼着香烟猛抽一口随即开始冲锋,舞着双节棍的乌龟一路势如破竹。手中的平底锅配上那一身膘肉,那是天下第一刺客。强盗就该是混蛋?老子也有一群兄弟要养着。在这儿,你看不到寻常,因为这本书本身就是个奇葩。在这儿,各种各样的职业,各种各样的人生,绝对让你深深的爱上某个角色。在这儿,有魔法,有斗气,有战技,更有着魔兽组合的玩法。你说伙食?有雪碧,有芬达,有鱼香肉丝。这是一个喜剧?错,这并不是一个让你笑掉大牙的故事,我正怀着感触,擦着眼泪,怀着沉痛的心情为你讲着一个严肃的历史。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剧痛,全身几乎散了架。

睁开眼睛,他被眼前吓住了。这是得有多恐怖,正上方竟然是一块块堆垒起来的巨石,也就是说他现在正处于一座石屋之中。环顾周围,不乏各种石制用品。

这是哪儿?

“有人吗?”可以肯定的是,既然没死,被救了,这个人绝对没有伤害他的意图。

一道巨大的阴影突然挡住了射入屋内的阳光,目测足足有三米多。

“孩子,你醒了?”一声沉闷的问候传来,这音调绝绝对的跟体型有关。

是大漠兽人,孤尾突然一阵激动,小时候便听爷爷说过,大漠里有着三米左右的兽人,统称为比蒙兽人,力大无比,号称大陆第一战团。

直至兽人踏入石屋中,孤尾才清楚的看到比蒙兽人真正的样子。一身劲爆的肌肉加上墨绿色的皮肤,长长的獠牙,下巴略许的胡须,铜铃般的眼睛,粗布的围裙。

“你会人类的语言?”孤尾轻声问道。

“会,因为我们都得和人类打交道。”比蒙兽人看起来对人类似乎没啥好感。

“说吧,你目测也就七八岁,为何会一个人深入大漠,而且受那么重的伤,没有被我们遇到,你已经被狼群分尸了!”比蒙兽人盯着孤尾问道,“我希望你别瞒着我!”

对于比蒙兽人的怀疑,孤尾已经足以料到,虽然他还小,还只是个孩子,不过自小跟着爷爷经历各种场合,也小有头脑了。

“被仇人追杀!”说罢孤尾闭上了眼睛,他没有说谎。

“好好养伤,有需要喊我,我叫康鲁德夫,这个村子的村长!”比蒙兽人轻声说道,转身走出石屋。人类,自古尔虞我诈,自相残杀,这类的事情,发生的太多,也听得太多。

足足一个月,孤尾才勉强能下地走动。期间,康鲁德夫的儿子,康鲁亚克,一个跟孤尾一般年纪的比蒙兽人小孩和孤尾成了无话不说的好友。只是对于孤尾的身世,孤尾只字未提。

比蒙兽人往往是近亲群居,很少与陌生的兽人相处。一般,一个村子也就几户人家,比蒙兽人的生殖能力并不同于人类,一般两户人家才会有一个子女。就好比如康鲁德夫所掌管的村子,一共约莫二十多人,十座石屋,包括厨房,仓库,卧室。比蒙兽人男Xing女Xing的区分在于嘴角的獠牙,男Xing均长有獠牙一对,比蒙视獠牙折断为耻辱。比蒙好战,崇拜力量,渴望胜利,却不同于人类爱好掠夺。在大漠中,类似于康鲁德夫这样的小村子,数以万计。

每天,康鲁德夫便会带上村里的男Xing组件狩猎队伍,去往大漠各处打猎,将猎物的血肉,皮毛,骨骼等分割,部分留以食用,部分兑换生活用品。

而孤尾此刻,因为和康鲁亚克的年龄尚幼,便与村里女Xing一起帮忙分割猎物,清理村落。

没有人会不喜欢手脚勤快,待人和善的人。

短短的几天,孤尾完全融入了这个淳朴而又让人期待的村子。

在这里,没有人是下人,没有人自持权力,没有人会为了一己私利去伤害别人,每一个人都是默默的付出,一切都为了整个村子的明天。

很快,一年转眼就过去了。

没有人驱逐孤尾离开,相反他们很喜欢这个动手能力很强的孩子。

“今天,是康鲁亚克的八岁生日。在我们比蒙,意味着,康鲁亚克可以参与狩猎了,康鲁亚克即将获得兽神的祝福,他将开启他新的人生。”康鲁德夫看着大伙儿笑呵呵的说道。

对于比蒙兽人而言,一个真正的比蒙战士落初文学是从八岁开始,直至他到十六岁参军。而之间的八年,说白了完全是为了参军而做的准备。比蒙的参军不同于人类,进入军队,是每一个比蒙男Xing的梦想,那是至上的荣耀。比蒙参军远远比人类更为严格,因为比蒙兽人的军队,是真正的战士,而不是一群弱弱的新兵蛋子。进入军队要经过严格的筛选,淘汰,甚至死亡。留下的,你的名字,将永远载入兽人的军谱。

这一天,康鲁亚克终于有了自己的武器,一把石制的巨斧,孤尾勉强两个手能够拎起来。

这一天,康鲁亚克兴奋着大吼着,跟着父亲的队伍走出了村子。

这一天,孤尾握紧了拳头,他发誓,他还得回去看看自己原本那个家,所以他要变强,他不想再继续剥削着那些死去的猎物。

大漠的白天会让你热的无法忍受,而到了晚上,却又是刺骨的寒冷,早已适应的比蒙兽人已经酣然入睡,而此刻孤尾悄悄的走到了村子的广场上,开始回忆起曾经爷爷所教过的入门级别战技。

出手要快,下手要准,心要狠,要瞬发,要出其不意。

不远处的石屋内,康鲁德夫看着屋外尝试比划着各种动作的孤尾,脸上闪过一抹怜悯,“孩子,我也只能帮你在这里呆着,你以后的路,只有靠你自己了!”

次日孤尾收到了一件礼物,对于曾经的孤家来说,这个礼物简直是廉价到不屑一顾,而如今,孤尾却视若珍宝。

一把匕首,一把纯钢打造的匕首,一把用村子几天的猎物换来的匕首。

紧紧的抓着匕首的柄端,孤尾深深的对康鲁德夫弯下了腰,这是感动,尊敬,更是一个荣耀。

比蒙兽人,武器只交给勇者。

跟着康鲁德夫一行人,孤尾踏上了狩猎的道路,这是他此生的第一次狩猎,难免有些紧张。

夜晚的大漠野兽横行,对于狩猎队伍来说,是相当危险的,所以康鲁德夫的队伍一直都是白天出来,虽然此刻的气温热的让人难以忍受。

“你觉得热,野兽也会觉得热,此刻他们都聚集在山丘下的阴处,找对了就成了!”康鲁德夫一边走,一边吩咐着孤尾,“豺狼都是群居的,所以作战的时候,我们不能分开,一定要靠在一起,作战的时候动作一定要快,干脆。匕首直接捅脖子,腹部,肝门。”

孤尾理解的点点头。

“这里!”前面一名比蒙兽人示意大家注意。

两百步外,一座沙丘,而孤尾他们所在的位置,沙地上一排杂乱的脚印直通沙丘。

“估计有十几头,孤尾你断后,别勉强!”康鲁德夫从背后取下石斧握在手中,他挥挥手示意其余人包围过去。

每一次狩猎都必须认真对待,因为疏忽换来了有可能是致命。

孤尾握着匕首远远的望着康鲁德夫一行人小心翼翼的为了过去,在沙丘周围围城了一个圈。康鲁德夫从怀中掏出火石,点燃了火把。

沙丘下是漆黑的洞口,康鲁德夫直接将燃烧的火把丢了下去。

一阵低吼夹杂着不安的骚动,很快沙地上钻出了一头豺狼,康路亚克对着狼头直接一斧头砸了下去。

接着又一头钻了出来,又是一名比蒙兽人一斧头砸了过去。

“撤!”几头豺狼砸完后,他们并没有收起猎物,而是一起往后撤退。

瞬间沙地在阵阵嘶吼中坍塌了,真正的作战才刚刚开始。一阵烟尘后,坍塌的沙地面上,出现了六七头豺狼,它们抖动着身躯上的沙砾,发出阵阵低吼。

豺狼鲜有因为恐惧而害怕逃离的,所以它们很快适应了眼前的情况,齐力向最近的康鲁德夫冲了过去。

“作战!”康鲁德夫大吼一声,抄起巨斧,径自冲了过去。

不得不承认比蒙兽人的力量,仅仅是一个照面,一头豺狼被巨斧直接挥出了数米外吐血不止。

这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战斗,甚至有人兴起,将豺狼直接撕为两段。

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孤尾持着匕首走向了最后一头豺狼。

兽人敬佩的是勇者,相信康路亚克也经历过类似的成长,康鲁德夫示意众人往后退了几步,包围圈留下了一个豁口,一个可以让孤尾和豺狼迎面一战的豁口。

反握着匕首,孤尾冲向了豺狼。瞪着血红眼睛的豺狼,发出了一声低吼,眼神中充满了挑衅。

豺狼的速度太快了,瞬间在孤尾的腹部留下了一道深彻的爪印,而在躲闪的同时,孤尾的匕首也在豺狼的面部留下了一道深深的伤疤。

“干掉他,孤尾!”康路亚克握紧了拳头,要不是康鲁德夫的阻止,他肯定冲了上去。

捂住腹部,孤尾脑中一片狂热,他紧握着匕首再次冲了过去。

“嗷唔!”豺狼在空中完美的将孤尾扑倒在地,张开口水淋漓的大口对着孤尾的脖子狠狠的咬了下去。

“嘎啪!”一声脆响,孤尾将匕首塞入了那张腥臭的嘴巴,崩掉了几颗牙齿。

“去死!”孤尾憋着全身的力气大吼着,他疯狂的手脚并用,不断的锤击着,脚蹬着豺狼的腹部。

“唔!”豺狼猛的将头甩了甩,一滩血水喷溅在了孤尾的脸上,任凭孤尾的匕首将它整个脸颊划开。

完全是肉搏了,毕竟是一个孩子,在豺狼的挣扎下,他很快失去了抵抗力,而豺狼此刻,嘴角已经被匕首划到了耳根下,恶心的舌头也被孤尾割了下来。

拼了,心里默念着,孤尾猛然抽开匕首,豺狼嘴里又是一股血水喷涌而出,对着孤尾的肩膀咬了下去。

猛的将脑袋撇向一边,肩膀上传来被豺狼咬住的剧痛。

去死,孤尾聚气全身的力气,将匕首狠狠的刺入了豺狼的后脑。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