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重生之归园田居

更新时间:2020-02-14 11:28:43

重生之归园田居 已完结

重生之归园田居

来源:落初 作者:默小爷 分类:言情 主角:顾琴顾氏 人气:

默小爷新书《重生之归园田居》由默小爷所编写的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顾琴顾氏,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重生在古代?奶奶不疼,婶婶使坏。  没关系,且看她如何带着娘亲和妹妹  在古代,挣挣钱,种种田  偶尔还有坏人出场来表演  这日子……  过的端的是充实又美满  最后,再拐个夫婿一起来种田  ********  新书《女神别挡道》欢迎收藏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哎呀!”

一道惊讶的声音响起,“顾……顾家妹子?额……啊,那个,我不是故意的啊……对不起啊……额……疼不疼?”

顾琴一看,是村子里张家的儿子张虎,此刻正挠着后脑勺一脸歉然的看着自己,憨憨的样子,让人想起了熊二,顾琴忍不住起了逗弄之心,脸上浮起一**哭不哭的神色。

果然,张虎上当了,结结巴巴,满脸不好意思,“啊,顾家妹子,你,你别哭啊!那个,那个,我,你……”

他手足无措的样子惹的顾琴噗嗤一声笑了,顾琴骂道,“还不拉我起来!”

张虎这才反过味来,赶紧捉住顾琴伸出的小手,把她拉起。触手的温软,让张虎神经一愣,紧接着脖子也跟着红了,只是他肤色黝黑,看不太出来罢。

顾琴揉揉自己摔疼的屁股,低声骂了句,“慌慌张张作甚,疼死我了。”

耳尖的张虎听到了顾琴的低语,再看顾琴低头露出脖子处白嫩的肌肤,紧张的话都说不出来了,连忙别开眼,见顾琴让在一边的锄头,就急急的捡起来,道,“那个,那个,我,我帮你拿回家吧!”说完,也不管顾琴什么反应,慌慌张张的朝顾家走去。

随后一路紧追的顾琴,一阵无语。

顾氏见是张虎送顾琴回来的,吓了一跳,再一问具体的,也笑呵呵起来,“你妹子逗你呢,别放在心上,进来玩儿会儿吧?”顾氏邀请道。

张虎其实在面对顾氏时时很别扭的,因为他曾经不止一次听见大人们说顾氏的闲话,这样近距离一看,却只觉得比自家娘还要温柔,尤其是笑起来的样子,特别好看。

张虎摆摆手,又冲着顾琴道歉,“顾家妹子,对不住啦,是哥哥不小心撞到你了。你看这样,如果以后有人欺负你,你就找我!我帮你揍他!”说着挥挥自己的小拳头。

顾琴忍不住笑了,道,“我不需要张大哥揍人,等我需要张大哥帮忙的时候,还希望张大哥不要推辞就好。”

张虎连声说一定,然后不好意思的跑远了。

一旁的顾氏听了这孩子间约定的话,不禁笑了。

张虎没想到,自己的诺言这么快就要兑现,虽然顾琴的到来让他有些惊讶,但爹说过,大丈夫说话算数!所以在面对顾琴软软的带着期待崇拜的眼神时,张虎把危险什么的都抛到了脑后。

但在上山之前,张虎还是细细的准备了一番,什么刀子绳子草药,对顾琴也是细细叮嘱了一番,生怕这个六岁的小女娃受伤。

顾琴也有自己的考量,话说当日张虎把自己撞到后,顾琴突然意识到,张虎的爹爹经常去后山打猎砍柴,都说山中存富贵,也不无道理,也许去山里转转,说不定能碰见什么好东西呢。

考虑到两个人年纪都比较小,所以顾琴倒也没敢托大,只是跟张虎说前段时间不小心在后山那边丢了个护身符,怕娘亲骂她,所以想让他跟着找找。当然,顾琴是这样说的,至于到了那里,就由不得他了。

好在后山离村子不远,两人走了约莫一炷香的时间就到了,望着郁郁森森的树林,顾琴突然生了一丝怯意,再看一旁的张虎,一脸平静,心中略微踏实了一点。

“顾家妹子,你还记得你上次丢东西的地方吗?”张虎一边把自己削好的竹棍递给顾琴一边问。

顾琴接过竹棍,暗叹张虎的贴心,她摇摇头,有些为难的说,“记不得了,张大哥你陪我先在附近找找吧。”

张虎闻言点点头,两人就在附近开始寻找所谓的护身符,当然,接过不言而喻。眼看着日头渐渐西斜,张虎也有些着急,生怕顾琴因为找不到护身符挨骂,就提议去林子里面找找。

此举得到顾琴的双手双脚的赞成,顾琴一边往里面走,一边仔细观察周围的环境,寻找着自己可能需要的东西。

两人越走越深,茂密的树林遮住的太阳,林中一片阴暗,张虎虽然也跟着他爹来过,不过现在毕竟是一个人,心中不免担忧害怕,只是因为还有顾琴,生怕自己露怯丢人,所以一直假装平静,其实心中也打鼓了。

林子很安静,所以两个人的脚步声听起来特别清晰,也就是这份清晰的声音让人心中越发不安。

半响,张虎咽咽唾沫,开口道,“顾家妹子,我看咱们这是找不到了,再往里边走就太深了,我怕……”

顾琴心中不免挫败,这趟是白来了,但也不得不承认,再往林子深处走确实危险,顾琴心有不甘的开口,“那我们回去吧,张大哥……”

许是看见顾琴脸上的失落,张虎心里不觉有些不爽,忍不住开口安慰,“顾家妹子,你看天也晚了,要不,下次张大哥再带你来找?你看可好?”

顾琴看到张虎眼里的真挚,不免笑了,点头说嗯!

张虎见她露出可爱的小酒窝,也腼腆的笑了。

因为不用假装找东西了,顾琴毫无顾忌的四周乱看,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什么都问,张虎也耐心的回答她,一时间,很融洽的样子。

可能是光顾着和顾琴说话了,张虎一时不注意,被脚下的石头绊了一下,登时摔在地上,唬了顾琴一跳。

“张大哥,你没事吧?摔到哪了?我看看?”顾琴见张虎摔倒,心里一惊,可别给人摔坏喽,不然罪过就大了,思及此,顾琴奔过去赶紧查看。、

好在森林落叶较多,没有摔破,只是膝盖有些红了,顾琴忍不住埋怨,“怎么也不注意点,摔倒了怎么办?”

倒是一旁的张虎,自顾琴给他查看伤口,就一直僵硬着身体,见顾琴松了口气,才憨憨的挠挠脑袋,笑道,“没事儿,我皮厚,不碍事的!”

对此,顾琴无奈的翻了个白眼,惹来张虎的又一阵傻笑。

就在顾琴要扶张虎起来时,顾琴眼角瞟到张虎手边的一株草,发出一声惊喜的呼声。

顾琴借了张虎的刀子,小心翼翼的把那株草挖起来,仔细看了一下草的根部,果然……顾琴心里涌起一丝激动。

张虎见她先是小心翼翼后来又惊喜的样子,不由问道,“怎么了?这是什么?”

顾琴抿抿嘴,小心翼翼的收好那株草,想了一下,决定还是隐瞒张虎,毕竟他要是不小心说出去,这事就不好弄了,“张大哥,我说了你不要告诉别人好不好?”

张虎见顾琴乖巧又可怜的样子,心里一软,拍拍胸脯,表示自己一定不会泄露!

顾琴咧嘴一笑,小酒窝立马显了出来,看得张虎心里甜滋滋的,一种作为大哥气概从心底兹兹长成。

顾琴心有愧疚,但还是半真半假的说了那株草的作用,不过把作用改了改,再就是说是顾蓝生病要用。最后顾琴可怜兮兮的总结,“张大哥,你知道,我爹爹,唔,我爹爹去的早,家里不容易,这药材也不便宜,顾蓝还生着病呢,你看……”

张虎也不傻,立马明白她的意思了,见顾琴搬出了自己逝去的父亲,更是觉得愧疚,想来肯定是家里很难过,不然谁愿意提起自己的痛处!再看看顾琴身上洗的发白的有些不合身的衣服,张虎越发肯定自己的想法,赶紧应允自己不会外说的。

得到了保证,顾琴咧开嘴傻傻的笑了起来,心里却想着怎样赶紧挣钱,毕竟这药草也只能撑得一时。

拿着药草回家后,顾琴做的第一件事不是告诉顾氏,而是想法子让大夫确认一下药草的药Xing,看看药铺是否收购,这样才能挣钱。

吃过晌午饭,顾琴寻了个时间跑去村里的孙洋孙大夫家。

孙大夫家原本并不是做大夫,只是家里出了些事故,又因某些原因最后学了医术,最后兜兜转转定居在顾琴他们村子。

顾琴曾经听顾氏说起过这个孙大夫,许是因为读过书,认识些字,骨子里带着文人那种清高,很是正直的一个人,加上这么多年在村里行医,救治了不少人,村里人对他也很是尊敬。

顾琴本来是犹豫的,但如果去城镇的药铺还要另寻时间和办法,实在繁琐,干脆去了村里的孙大夫那里,就当赌一次,最不济是失了药草罢。

头进门之前,顾琴就已经想好了说辞,就说自己上次去城里时间别人送过这样的药草,问他收不收。

敲门之前,顾琴整理了一下因为疾走有些凌乱的头发,小手刚要敲上孙大夫的大门,就听见院子里传来嘈杂的声音。

紧接着大门一开,一道人影闪出,顾琴赶紧退了一步。

“哎呀,我说孙大夫,真是谢谢你啦!要不是你,我家那口子不定受多大罪呢!哈哈!”一个汉子高声道,声音像雷声似的震得人耳朵嗡嗡直响。

随后,院里传来一道略微清澈的声音,“无碍,这本就是我的本分,你赶紧回吧,近日注意一下你家内人的饮食,吃些清淡的,莫要劳累。”

那汉子一一应下,然后微微弯腰,道,“我省的,孙大夫请留步。”说完踏着大步离去。

孙洋微微颔首,待他离去,正要关门,一道清脆的女声响起,“孙大夫。”

低头一看,只见顾琴静静的立在一旁,一双黑曜石般的眸子,定定的望着自己,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围绕在她身上。

“何事?”孙洋见是顾家的大丫头,有些好奇的问道。

说起来,上次顾琴生病还是他接手的呢,只是当时顾家太穷,竟然买不起药材,最后把孩子的病给耽误了。不过这丫头倒是命硬,居然活了下来,但以前的事情却忘得一干二净。当时自己还去给她检查了一下,好在除了失忆,其他倒是无碍。

只是有段时间没有见,突然觉得顾琴有些陌生,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顾琴没去理会孙洋脑子的万千思绪,拿出自己上午得的药草,一副好奇宝宝的问,“孙大夫,我上次跟娘亲去城里,见有人拿这样的草去药店卖,说是治腹泻的,孙大夫能不能帮忙看看,是不是这种草呢?”

孙洋拿过顾琴带来的草,仔细看了一会儿,才缓缓道,“这是阴行草,咱们北方人也叫罐儿茶,味苦微温,多能破瘀通经,及止金疮出血,大小便血,汤火清毒。你说的腹泻,大约是指医书上的霍乱成痢。”

孙洋顿了顿,摸着药草细嫩的叶子,接着说,“这药草在北方虽然常见,但是却不易辨别,很容易和别的草弄混,你居然能采到,真心不易。”

顾琴闻言心里一惊,却朝孙洋眨眨眼,开心道,“孙大夫,那我是不是很厉害,一下子就采对了?”

孙洋见她嘴角那个深深的梨涡,再听得她有些俏皮的话,为她的孩子心Xing笑了,忙道,“是是,你很厉害,要是多采些,还能挣钱呢。”

“真的?”顾琴眼睛一亮,仰头问道。

孙洋清楚的看到她的表情变化,不禁笑道,“瞧你这一说能挣钱,眼睛都亮了,殊不知,那黄白都是身外之物,多了也是污秽目耳。”

对此,顾琴只是微微一笑,憨憨道,“孙大夫,我没读过书,不晓得你说的那些,我只知道,能让我娘亲和妹妹吃上肉,穿漂亮的衣服,住上宽敞的大房子,就是我最大的愿望了。”

稚嫩直白的言语,就像一把锤子砸在孙洋的心里,是呢,你一个不愁吃不愁穿的人,怎么好意思跟一个连温饱都无法解决的人说钱财是身外之物呢?

孙洋只觉得胸口憋屈,顾琴却仿佛没看见似的摆弄着那株药草,好像那草已经是钱了。

孙洋叹了口气,最后道,“罢了,你若是还有阴行草,便送到我这儿来吧,我到时候帮你看看,每半个月我都会去城里一趟,到时候给你换些钱来,补贴家用。你看可好?”

顾琴心中一喜,朝孙洋甜甜一笑,然后小大人似的弯腰拜了下去,“如此,那就麻烦孙大夫了。”

孙大夫似是想起什么,神色疲惫,挥挥手打发顾琴走了。

顾琴也不扰他,登登的跑了回去,把这个消息告诉了顾氏,本来顾氏还不相信,但在听到村里是孙大夫承诺以后替顾琴卖药草的时候,惊讶不已,却也欣喜异常,抱着顾琴直说福气。

得到顾氏的首肯,顾琴终于可以大大方方的钻去后山了,只是每次去都需要顾氏陪着,省的出事,毕竟后山树林多,指不定里面有什么呢。

有了目标,顾琴也有了动力,除了每日帮顾氏收拾家里,喂兔子,她跑的最多的就是后山了。有时候甚至能背回小半篓的药草,惹得孙大夫直说她把山里的药草扒光了。

当然,有时候顾琴还会“不小心”夹杂一些其他的药草,比如说很常见的蒲公英,偶尔运气好,顾琴还能采到几朵蘑菇拿回去炒菜用。

时间过的很快,眨眼一个月就过去了,如果不是孙大夫突然叫住她给了她一些钱,她可能都没有意识到日子过得这么快。

“这么多?”顾氏在看到顾琴拿回来的钱时,有些惊讶。

顾琴抿嘴笑笑,解释道,“嗯,孙大夫说,我有时候夹在药草里的也是一些药草,所以卖了不少钱。”

顾氏拿着沉甸甸的铜钱,心里说不出的滋味,看着顾琴最近晒的有些小麦色的皮肤,顾氏也是满心心疼,“你这丫头,咱家又不是过不下去了,这么小就开始Cao心挣钱。”

顾琴眨眨眼,有些别扭的撒娇,“娘~挣钱不好吗?嘻嘻,我不是也没累着吗,你看,我都长高了!”说着在原地转了一圈。

顾氏忙点头称是,瞧着顾琴虽然单薄但很有精神的样子,眼里划过一丝疼爱,想了想,她又把钱拿出来,道,“这些钱,是你挣得的,你瞧着怎么处理。”

顾琴这段时间表现的十分乖巧懂事,这让顾氏放心许多,所以才试探的问顾琴怎么处理这些钱。

顾琴本来也想用这笔钱作为资金的,所以也没客气,直接说出了资金的打算,“娘,我想用这钱买咱们后山那块废地。”

顾氏一听,有些惊讶,重复道,“后山?废地?”

顾琴点点头,拉着顾氏的手,慢慢解释,“娘,是这样的,前段时间我去后山瞧过后山那块地,没村里人说的那么差劲儿,虽然不太好种粮食,但也不是不能种。”

“那你的意思是……”顾氏犹豫道。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