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邪帝—绝爱娇妃

更新时间:2020-02-16 09:06:59

邪帝—绝爱娇妃 已完结

邪帝—绝爱娇妃

来源:落初 作者:慕容菁菁 分类:言情 主角:但凡乔爷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慕容菁菁原创的言情小说《邪帝—绝爱娇妃》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但凡乔爷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这年头,气节?算个鸟!贞操?算个鸟!保住小命才是正道。为了活命,她几乎什么都做过了。身份被发现,狂风浪蝶蜂涌而至。当今九五至尊,当朝宰相,魔教教主,天下首富,一个个都跑来凑热闹。坑爹的,警告你们,本公主也不是好惹的主!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连连摇头,突然坏心咋起想小小报复一下,于是双臂缠上他的脖子,将红唇凑了上去。

“慎之,你真要我做皇后吗?”

我的投怀送抱令他吃惊,又或许将“皇上”改口“慎之”唤起了昨日之情。

他意外的静观我许久,薄凉的唇动了动。直到确定不是做梦后,飞快的我掐我入怀,用力点头:“傻丫头,你才是我的妻子,今生唯一的妻。我不要你要谁。”

看不到,他的眼中泪光点点,唇间逸语,心动澎湃。

可我的心底凉了一片,眼中更是泪珠破碎。这句话不论真伪,都来得太迟了。

夜还很长,他被我撩引得迫不急待了。

我心底轻笑,来了吗?

“遂君?这是……”话音嘎然而止,连同亲吻我的男人身体骤然僵滞。

“慎之。”我睁开眼,眸底清明无瑕。

他的身体半撑在我上方,黑矅石般明亮的瞳眸在昏黄的光线下雪亮如星辰,只是这双眼睛里不再有激Qing与火热,而是赤红一片,惊惶与剧痛纠缠。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视线从胸口向下,带着纠缠不尽的心疼与怜惜。

似乎猜测到了什么,倏地抬起头来,与我无畏的目光在空气中撞击,刹那间前尘往事掠过眼前,他的神色顿然大悟。

“遂君!”艰难的呐喊,接着滚烫的液体滴落在我的身上,越来越多。

本想报复他的,可是这一刻,连同我的心都痛了。

我坐起身子,顺手拉过被子遮住不着寸缕的身体,伸出手来抚上他紧锁不开的眉:“对我来说都过去了。就是被打一下,烫一下。过后就好了。”

手被捉住,紧贴在他心口:“你说得对,都过去了。可是对朕,才刚刚开始。”他扶着我躺下,盖好被子。

侧身躺在旁边深深凝视着我的双眼,一遍又一遍抚摸着我的头发,最终在吻在额角,那道已然看不清的伤痕之处。

苍凉的唇吻出刺骨锥心的悔与挥之不去的痛。

将我安顿好后,怜爱的叮嘱:“好好休息。宝贝。”

然后拉起衣服,一件一件穿上,看着他的背影,动作不及**时麻利,双手像负了千均力似的抬不起来。

怎么不让宫女进来伺候?

直到夜离歌走了以后,我才掀开被子下了床。

衣服都被扔出来了,赤着脚踩在地毯上,一步一步来到一人多高的穿衣镜前。

里面清晰的倒映出女子的面容,身影。

不同寻常家清白姑娘,她的身体上布满大大小小可怕的痕迹,鞭伤,烙印,伤得最深的是一道从肩头直到腰侧的鞭痕。视线所到之处满目苍夷。

时间太久了,伤口处皮肤纠结成可怕又长的肉瘤,依附在如玉的肌肤上,狰狞恐怖。

七年前被踢下大狱,面对虎狼似的叛臣,他们狞笑着将我手脚各绑在刑架上。

旁边的火盆里燃着通红的炭,还有被烧到几近要融化的烙铁,那个穿着华衣的男人手里拍着鞭子,眯着眼睛问我选哪个?

伺候他们,则活!反之,大刑伺候。

我是公主,傲骨铮铮,当然不肯屈就那些污浊男子,更大的原因是心依旧里奢望着我的夫君会念在惜日情份将我救出。

可是,等来的不是他的人,而是一卷明黄的圣旨。

更是因为这卷圣旨,令那些男人越发得肆无忌惮。

不伺候爷,留着这副身子有何用。给我烫!

烙铁烙在皮肉上“滋滋”的声音,焦糊的气味,痛苦的惨叫化做夜夜梦魇。

七年的颠沛流离,苦难早就磨锐了我的棱角,若是当初委身陪了他们,还会吃那么多苦吗?摇摇头,没有“若是”。

对着镜子喃喃自语:“我就说嘛,十两都卖不到。”

转过视线投向半开的窗外,那一轮银月残断如勾,这一夜,后宫注定是无人安眠。

这一夜似乎有暖和的被子紧紧将我包裹,七年了,头一次睡了个安稳觉。

待从美梦中醒来的时候,才发现早已日上三杆,我揉揉眼睛坐起来,身上的被子顺势滑了下去。

等等,目光急刹住。

拈了拈料子,这好像不是我昨晚上穿的那件?

而且身上也有点不对劲儿?

赶紧拉开衣服朝里头仔细看了几眼,指头搓搓每一处伤疤,沾沾的,滑滑的,还飘着股淡雅的清香,薄凉又舒服。很明显是擦了药,这是怎么回事?

他老母的,谁敢趁机非礼老娘?

牙滋得“咯咯”响,我火速跳下床来翻箱捣柜找衣服穿。

也许是声音太大惊动了守在外面的人,当即鱼贯进来八名宫女,却个个虎背熊腰的,看得我咋呼,莫非进了军营。

其中一个衣着比旁的不太一样,貌似领头的。她见我把寝室翻得一团乱,立刻跪了下来:“奴婢们前来伺候公主。”

“你们叫我什么?”不会是我的耳朵听错了吧?停下正扒柜子的双手,我刻意拉长两只耳朵:“你们再说一遍?我是……谁?”

那宫女抬起头来,眼眸中流露些许不解,但表情却是平静无波,甚至有些僵冷:“您是纤云公主,陛下命我等前来栖凤宫伺候,公主需要什么尽管开口。”

掐了一下自已,疼!真的!我是公主!

夜离歌你老母的,居然把我的身份挑明了,就知道你一晚上情呀爱呀都是糊扯,人家知道我这前朝公主不仅活着还大大方方进了宫我老母的还有小命吗?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