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臣将盗

更新时间:2019-12-14 18:58:00

臣将盗 连载中

臣将盗

来源:落初 作者:空巢老蛋 分类:言情 主角:闻风黄元 人气:

经典小说《臣将盗》由空巢老蛋所编写的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闻风黄元,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初作臣,后拜将,戎马六载,边关始安。天子封策,官至公侯,翌日不出,使人探之,但见封宅挂印,不知所踪。逾月,飞水事起,风闻寇名儒臣,将相翻为流盗。龙颜震怒,敕命缉之,凡九年,不得,终不知其所归。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潮畔听箫长空绝,侠客仗剑光尘掠。

看尽穹风伴烟海,归时一袖寒天月。

——孙儒臣作于江珪十六年

·

儒臣俯身按剑,循着哭声找去,一路穿过竹林直至深处,方才寻到哭声来源——是四个十六七岁的孩子围着殴打欺侮一个七八岁的小孩,小孩跌倒在地,嘴里不住地哭喊。

见了这番场景,儒臣怒从心中起,将佩剑收入鞘中后大步向前走过去,大叫一声:“住手!”

那几人停了手,齐齐地看向儒臣,当中一个似乎是为首的走上前来,打量了一番儒臣的装束,轻蔑地说:“哪里来的‘好汉’,要来拔剑相助?”

被打那孩子见有人为自己仗义执言,忙趁那四人看儒臣时从地上爬起,一路跑到儒臣身后来躲着。

儒臣见对方比自己年龄大、人数多,为首那个又带了佩剑,心中也有些嘀咕不该如此鲁莽现身,气势已是弱了三分。但如今那孩子跑到自己身后,分明是把自己当成了挡箭牌,哪怕想要抽身也为时已晚,只得硬着胆气回道:“你为何欺人年幼,将这小孩如此打骂?”

那领头的后生笑道:“莫说此中有些原因,我就是平白无故地要欺辱他,你还有何说法不成?难道你这六尺小儿,还想从我这里为他‘报仇申冤’不成?”说罢,身后几人纷纷笑儒臣不自量力,一片嘲笑声音不绝于耳。

儒臣年方十五,正是少年冲动的时候,哪里受得了这种讥讽?这几人笑声未了,只听‘嗖’的一声,儒臣拔那明晃晃的佩剑在手,以剑尖指那为首的公子,怒道:“你这纨绔,敢与我一决高下否?!”

领头那人倒也不慌,仍是一副笑容模样,看着儒臣道:“呦呵,看你也读过几天书,竟知道‘纨绔’之意,凭这丘阳县山野乡下,倒也难能可贵。但你身材矮小,本少爷若是动手,怕人说我胜你于不武。”说着,解了腰间佩剑,扔给身后一人,命令那人:“李洪,你去和他比划比划。”

李洪接了剑,拔出来看时,‘只听‘唰’的一声响亮,这宝剑出得鞘来,在竹林微弱的阳光下仍映出光彩千条,闪烁无比。儒臣从武立那里学过辨识兵器,认得这剑出自名匠之手,非手中这寻常佩剑所能比较,有些生怯。李洪却是得了宝剑,更兼有那公子做主,面前对手又比自己小了两三岁,自是恶从胆边生,对儒臣喝道:“小子,现在跪地乞降,我还能免你皮开肉绽、血染衣裳之苦!”

儒臣看看李洪众人一脸嘲讽的模样,自忖道:“到此境地,我若乞降,这般纨绔子弟必无好做,千百般地羞辱于我,岂能受得?这几人虽然年长于我、身材高大些,但一看便是娇生惯养、纤弱无力之人,不曾习过武艺,纵使拿口宝剑也没什么用处。我有师父所教拳脚枪棒功夫,刀剑也晓得些,尽管只练了两年,终是练过,倒也未必敌他不过。”

想到这里,儒臣重拾了那行侠仗义的豪气,朗声说道:“既然如此,你们放马过来。”

李洪哈哈大笑:“你这小子不知我们是谁家少爷,敢来这里找死!”

儒臣也不回话,只仗剑而立,看着对方。

见儒臣不语,李洪快步向前,借着奔跑那冲力执剑当胸便刺,儒臣侧身闪过,回身一拳正打在李洪后心,当下把李洪打倒在地,挣扎不起。

见李洪被打倒,被殴打的孩子一溜烟地跑了。儒臣也不管他,回头对那公子嘲笑道:“我还以为什么高手,没想到这一拳就认怂啦?”

公子见了,啐一口道:“平常还听他说什么自幼习武,原来是个草包!”说罢回头看着那两个道:“你们两个,谁去教训这野小子?”

那两人虽然是宠坏了的富家公子哥,看到年长于儒臣的李洪被一拳打翻,也知道儒臣并不是寻常儿童,加上他手中有剑,谁也不愿做那以血开剑锋之人,纷纷摇手后退,嘴里还说着:“贾公子,我二人拳脚疏松,就不丢丑了。”

公子听了,恨道:“你们平常说嘴逞能,原来一个个都是废物!”

其中一人不服,反驳道:“贾公子,话不能这么说,你随令堂巡视至此,我等家中持酒宴珍馐为你父子洗尘,此后为你父子设馆下榻、雇人伺候,花了多少钱财,废了多少心思,如今我三人陪你来此打这小儿,遇了这山野之人,理当你护着我们,如何却要我们替你挨那刀剑拳脚?”

另一人随声应和:“说的是!我等平常聊天,趁着酒兴将一说做二,将二说做三,乃是人之常情,何况,贾声公子你也曾夸口说自己师承名门、弓马娴熟,怎么不出手教训这小子?”

儒臣见这几人内讧,倒也不急,将剑收入鞘中,自己抱胸立在那里看戏。

这贾公子听了二人讥讽,白净的面庞从耳朵红到了脖子根,恼羞成怒,大叫道:“住口!你们一个个无非商贾子弟,如何敢于我面前指手画脚!那接风洗尘、设馆款待,无非要我父亲为你家多行方便,真个当我不知?你等废物要来无用,带那李洪退去!”

听到贾公子发火,那二人也自知失语,懊悔不及,只得走到二人中间,又怕儒臣发难,不敢上前去扶李洪。

儒臣见这二人没什么用,向后退了两步道:“我不难为你们,抬着他快走。”

那二人听了这句话如听圣旨般,飞快跑来扶起李洪,搀着下山去了。

贾声见儒臣动作,暗自想道:“这人有些拳脚,倒也生得壮实。不过终归年纪尚浅,心思直爽,居然不防人暗算,如此倒也能胜得过他,只怕我用些伎俩取胜也不能杀他,往后传出去反倒是我卑劣狡诈了,应当另想个法子。那剑是我父亲珍爱之物,可不能落于他手,先想办法赚回来再说。”想到这里,贾声对儒臣说:“那小子,你要与我比武,如何以兵刃欺我拳脚?”

儒臣不屑地说:“还给你又有何妨?”说完,从地下捡起那口剑,连鞘一起丢到贾声脚边。

贾声见他还剑还得爽利,心中也有些舒坦,捡起剑笑道:“看你也不是宵小之辈,可知道我是谁么?”

“刀剑之间、擂台之上不问姓名,管你姓甚名谁!”

贾声听了,从怀中拿出一锭金子:“你可认得此物?”

儒臣看见金子大笑不止,直笑得眼泪都流了出来。贾声看着他笑,心中无名火起,喝道:“贼子,笑什么?!”

“我笑你出来打人竟还带着如此重物,难道还想收买我么?”

“呸!凭你这山野村夫,哪配拿此金锭?你可看好了,这上面可有当今圣上亲笔所题‘国库宝元’,认得么?”

儒臣听说,定睛看到,二人相距六七步之远,依稀看到锭上文字,确实是这几个。

贾声得意道:“此乃内库所得,圣上钦赐于我家,你知我什么身份,敢如此造次!”

儒臣见了这般,心中想道:“如此说,这人恐怕是朝廷命官之子,若是毁伤了他,将来仿效白虎堂之事,寻个不是将我家陷害,岂不是连累了父母和姐姐?”

看儒臣低头不语,贾声道:“看你有眼不识泰山,况且若不是你,我也辨不出这三个废物。我自有大量,今日之事倒也算了。只是你冲撞了我,须得赔个不是。”

儒臣自小犟倔,如何受得了这种气?但又怕他家权势,只得梗着脖子道:“你既然打不过我,逃得性命便罢了,竟还要卖乖。我且问你,纵使你家中千般权贵,到此山林之间也没甚用处,今天若是我不饶你,就此杀了你,你还有什么好说?”

贾声听言,转念一想也有道理,只碍着面子不好就去,欲寻个台阶下:“哼,谅你山野小儿,如何敌得过我!只是可怜你年幼无知,帮了小偷还要与我搏命,毁伤了你恐上天怪罪,今日之事便算了,往后再犯,我定不饶你!”

贾声说完,转身正要走时,儒臣叫住他道:“你且站住,方才说我‘帮了小偷’,是什么意思?”

贾声愣了一愣,转而笑道:“我还以为你与他同党才如此保他,原来你也不知他身份?我便告于你知道:那小儿昨日趁我不备,抢了我手里七两雪花银,当时集市人多不便追他。今日我让这三人广雇眼线,打听到他去处,捉了他到此间痛打,乃是教育他如何做人,你既然对此人一概不知,这‘拔剑相助’却不是可笑!”说完,回头下山去了。

儒臣独自一个留在林中,耳旁回想贾声的话,不知是真是假。忽然想起那小儿逃跑时身上似乎有些异样,忙摸腰间挂着的钱包时,已经没了,儒臣羞恨不已,骂道:“孙儒臣啊孙儒臣,你要学那仗义执言,也未必要为小偷仗义啊!”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