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美人痴狂

更新时间:2020-04-01 05:12:29

美人痴狂 已完结

美人痴狂

来源:落初 作者:谢君顾 分类:言情 主角:宝石金步摇 人气:

《美人痴狂》作者:谢君顾,言情类型小说,主角:宝石金步摇,本小说主要讲述了:少时的顾红萼有着一手好牌——好相貌,美姻缘,师从名门。暗有贵人相助,明有同门护短。偏生不走运得碰上了朝廷动荡,铁打的龙椅,流水的皇帝。江山和美人,人人趋之若狂。被形势所逼的她扶持了个新帝。谁想事成后,新帝听信谗言,竟想翻脸不认人!?然后,她,黑化了。红萼:不是都说我会颠覆司马江山吗?那我就颠覆给你们看喽?再然后,她发现幕后黑手竟然是那个在她面前说话都会脸红的郎君?PS:本文女主慢慢成长,中后期黑化。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电光火石之间,

鞭起,鞭落。

那些心怀不轨之人全都四仰八叉地躺在地上,疼得呲牙咧嘴,惊惧地看着顾红萼。

早就听闻顾红萼武艺不错、尤善鞭,但在他们心中一个女子武艺厉害能厉害到哪去呢。

此时此刻,他们看着再度扬起的鞭子,身上的伤好似更疼了。

有人已是受不住这份威慑,颤抖着身子讨饶了。

“住手!”一道凌厉的女声传来。

红萼循声望去,便见公主领着一群人匆匆前来。她收起软鞭,恭恭敬敬地行礼。

嘉阳公主看到眼前的景象,雍容的面容闪过错愕,愣了愣神才反应过来。

她亲热地扶起红萼,挽上她的左臂,居高临下地看着躺在地上的人,“你们这般欺辱同窗,还把不把书院的规矩放在眼里?”

另一边张锦玓握住她的右手,将她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你还好吧?有没有哪里受伤?”

顾红萼摇头,笑着瞥了一眼躺在地上颤得更厉害的人,“我没事,有事的是他们。”

嘉阳公主面对众人,她鬓间的流苏在空中划了个弧线,轻轻擦过红萼的脸颊,“你们都听好了!红萼是本宫的朋友,你们和她过不去,就是和本宫过不去!”

众人连连附和着嘉阳公主。

待张锦玓向她们叫来帮忙的学子道谢,人群渐渐散去,嘉阳公主拉着红萼与张锦玓一道去吃点心。

红萼坐在凉亭内垫着软垫的凳子上,享受着被众仆从伺候着用眼前精致的点心。

她实在是没想到自己有一天能得这些贵人青眼,与公主和世家嫡女同桌而食。

“红萼,袁世子那边你不用担心。有嘉阳在,他不敢再对你做些什么。”张锦玓微微笑着,清雅如水。

嘉阳公主高傲地扬起头,带着皇族的矜贵,“你们看看袁凝做的都是什么事,强抢良家妇女,打不过出头的安平伯府少爷,又找人来欺负人家姐姐。好吧,姐姐也没能欺负成。唉,阿冰哥哥怎么有这么一个弟弟。”

红萼起身,“多谢公主和张姐姐这般帮我。”说罢,她欲行大礼,却被嘉阳公主和张锦玓扶住。

嘉阳公主面露不悦,“哎呀,你这人怎么这样!我真心与你相交,不需要这些虚礼。你直接唤我们的名字就是了。”公主的手握上了红萼的手。

红萼被按着坐下,又与二人聊了一些京中趣事,渐渐不再拘束。

嘉阳公主与张锦玓由于下面有课便先行离开,红萼饶有兴致地留下赏雪中梅花。

她抬眼望向天空,阳光洒在她的脸上,暖融融的感觉让她发出舒服的喟叹。

天气许久没有这般好了。

“红萼妹妹!”清朗的声音是如此肆意张扬,一如他的主人。

红萼回眸,红衣白雪,梅花美人,撞入他的眼中,宛若天人。

她在亭中浅笑,“萧二哥哥,你怎么来了?”

来人一身绛衣,是还未来得及脱下的军装。

他俊俏的面容有些局促,扶起一抹可疑的红色,“我听说有人想要欺负你,便想来看看你。”

红萼俏皮地眨眨眼,脸上笑意更甚,“若说打架,还没有人打赢过我呢!”

“红萼女侠委实是打遍天下无敌手啊——”少年郎举起腰间带鞘的剑,出其不意,“看招!”

奈何红萼反应奇快,且他不过是打闹,并未使出全力,手上的剑转手便到了面前的女郎手中,剑鞘抵着他的脖子,他装作害怕,“还请女侠饶命。”

“可还敢作恶否?”红萼盯着自幼便与她有婚约的萧家二郎萧勋,眸子里充满笑意,脸上的薄红为她添上了一抹艳色。

萧勋连连讨饶,“自是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二人这番玩闹倒是将顾红萼心头剩下的阴云也给带走了。

少年郎从怀中递给了她一样手帕包裹着的东西,眸子晶亮,“若是遇到危险,你就用它,保护好你自己。”

红萼打开帕子,便见里面是一把精致小巧的匕首,握着特别舒服,瞬间让她爱不释手,“多谢萧二哥哥,我很喜欢这柄匕首。”

“红萼妹妹喜欢就好。”萧勋摸了摸她的头,

“那我就先走了,咱们来日再见。”

红萼向萧勋告别,她看着对方的身影消失在雪地里,转身离开。

晚上回到伯府,红萼将今日之事向安平伯夫人一一道来。

安平伯夫人仔仔细细打量了一遍红萼,“你今日当真没受伤?有没有哪里擦破皮?”

“娘,当真无事。谁打架打得过我啊!”红萼扬起头。

“少贫了。”安平伯夫人亲昵地点了点她女儿的头,“你阿弟现在待在家里,惠北侯世子奈何不了他。我本担心你,那世子行事霸道贯了,他不能找你阿弟报复,定要换个人出出气。既然你如今与嘉阳公主和张大姑娘交好,这实在是最好不过的了。”

安平伯夫人又道,“但红萼,无论如何你都要摆正你的身份。她们二人,一个是皇后嫡出,如今最受宠的公主;一个是世家嫡女,祖父乃当朝太傅,父亲位居丞相,她自己更是未来的太子妃。你与她们为友,无须太过拘谨,但也不能太过放肆,不守礼数。”

红萼郑重点头,“我一定会牢记娘的话。”

同母亲一道用了膳,她便转道去看看正闭门思过的阿弟。

顾鹄拉拢着一张娃娃脸,整个人无精打采地翻着书,见到自己姐姐来了,喜得扔了书,“阿姐,你可算来了!我都快无聊死了!”

红萼看着阿弟一字未动的作业,宣纸上还沾染了几滴油渍,调侃道,“你这生龙活虎的样子,看来小日子过得挺滋润的嘛!”

顾鹄看着红萼,似是想起了什么,得意地笑,“虽说挺无聊的,但我这一思过,正好不用参加那劳什子年终考,谢天谢地,躲过一劫啊!”

红萼捡起地上被阿弟扔下的书,往他脸上扔去,被对方接住,“你想得可真美!暂且不说你这回没考,开春了还有个补考。你闹了这么一出,今年过年的时候——”

她走近几步,拍了拍弟弟的肩膀,“恭喜你,还在闭门思过呢。”

娃娃脸少年瘫坐在椅子上,一脸生无可恋。

而年关将近,丹山书院也迎来了姐弟那日所说的“年终考”。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