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23666

更新时间:2020-05-23 09:18:07

23666 连载中

23666

来源:掌中云 作者:夏安心 分类:言情 主角:轩宇李总 人气:

经典小说《23666》由夏安心所编写的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轩宇李总,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她是他妻,却也是陌生人。一面未缘,她为母联姻,一面之缘,她在婚礼上面对所有人的讥笑,看着他抱着前女友转身离去。 “交丝结龙凤,镂彩结云霞。一寸同心缕,百年长命花。”结发一成,相伴终生。 他满眼嘲讽,薄唇微微勾起,“结发,结的只是怨,不要也罢。” “安语汐,你以为他爱的是你吗?你能陪他到今天全是因为你这张脸。”妖艳的红唇打破了他对她的疼爱。 看着照片中那个和自己七八分相似的女孩,她笑了,笑的那般凄凉,替身,她只是替身而已。 “风轩宇,就算我只是个替身,我也愿意,只要你在。” 为他,她甘愿做一世替身。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不知,风总什么时候结婚?"餐桌下狠狠的握着拳头,指甲镶在了肉,她在等他的回答。 "不久以后。"风轩宇握住莫梓嫣的手,唇角微微扬起的一抹笑,和莫梓嫣相视一笑。 "好,我会尽力。"安语汐勉强的扯了扯嘴角,看了一眼风轩宇,那目光,仿佛是沉沉夜色中掠过了转瞬即逝的流星。 服务员将热汤端上,莫梓嫣微笑着盛了一碗汤端给安语汐,安语汐看到汤上头虾片,立刻摇头拒绝着,"谢谢,不用了,我对鲜虾过敏。" 莫梓嫣端着汤碗的手愣了愣,然后有扬起招牌式的微笑,说道:"安小姐,别说笑了,你不会是不喜欢我吧。" 是,她是真的不喜欢莫梓嫣,可是她对鲜虾过敏也是真的,她有些尬尴的笑着,"你多虑了。"说完轻轻推了一下莫梓嫣的手,表示拒绝。 谁知莫梓嫣借她这么一推,右手一松碗中的汤全都洒了出来,"啊-----"紧接着就听见莫梓嫣的惊叫声。 安语汐看到莫梓嫣受伤也顾不上自己手上的刺痛感,拿起桌子上的纸巾就绕到莫梓嫣的身边帮她擦手。 可是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她就已经被人推倒了一边,膝盖撞上桌角发出清脆的响声。她强忍着疼痛抬起头,看着正在细心给莫梓嫣检查伤口的风轩宇,她的瞳孔紧缩,这一切在她看来是那么刺眼。 再看看自己手背上的烫伤,她的嘴角微微勾起,扯出一个极为勉强的笑容。 "汐儿,你怎么样,手都受伤了。"宁静月扶起安语汐,心疼的看着她的手背。 宁静月的声音引来了风轩宇和莫梓嫣的注意,安语汐一抬头刚好碰上风轩宇深邃的眼神,没有关心,安语汐故意看向宁静月躲开他的眼神,轻声说道:"我去洗手间处理一下。" "恩,你小心点。"宁静月关心的叮嘱道。 安语汐在餐厅洗手间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突然一个身影出现在她的身后。“好久不见,安语汐。” “莫小姐,你有什么事情吗?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安语汐出奇的冷静,拿出纸巾擦拭着刚刚洗完的手。 “安语汐,你输了,在一年前宇为了我抛下你的那刻你就输了。”莫梓嫣挑着眉,嘴角笑的妖艳勾人,“就算你现在是风家少夫人,但你永远都是一个无人知晓的小丑。” 安语汐背对着她脸色惨白地咬着薄唇,“我从未争过,何谈输这个字,莫小姐,你多虑了。”说完就走出了洗手间。 莫梓嫣从包中拿出口红,轻轻涂在自己的唇上,妖娆的红色,莫梓嫣笑了,因为风轩宇是她的,不论是十年前还是现在,没有一个人能从她的手中抢走。 安语汐走出洗手间就逃离了这个让她窒息的餐厅,那么狼狈,她实在没有办法去忍受自己的丈夫和别的女人你侬我侬。 “喂,汐儿,怎么了?”餐桌上宁静月放下筷子接起电话。 “什么,你有没有事?”宁静月的语气焦急起来,风轩宇眉宇也紧锁起来。 “哦,行,我知道了。”粗略的说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风总,汐儿突然身体有点不舒服,所以就先离开了,她让我代说一句抱歉,那下午的设计图也只能我和你讲解了。” 莫梓嫣听到安语汐离开了,心里更高兴了。风轩宇对安语汐的离开似乎也没怎么放在心上,只是轻应了一声。 “迷惑”灯红酒绿是这里的常态,莺歌燕舞是这的代表。 安语汐从包房里出来,“咳咳”一出来就忍不住咳嗽起来,里面烟雾缭绕的她实在受不了,要不是为了工作她才不会来这。 都说酒食饭饱好谈事,她怎么就没发现,包房里的一个个老总经理,怎么比谁都精。 安语汐深吸一口气又进到包房里。 不远的拐角处,风轩宇看着消失在眼前的身影,他微皱双眉。 “宇,怎么了?”苏煜哲看到风轩宇停住不走,疑惑的问到。 “没事,走吧。”风轩宇回过头来,笑着摇摇头,她来这里干什么? 包房里,“王总,我真的不能再喝了。”安语汐端着王总递来的酒杯为难地说。 “哎,这可不行,都说情谊都在酒杯中,安小姐不喝可不行。”王总笑着说道,脸上的肥肉都要拧在一起了。 安语汐没有办法,硬着头皮接过酒杯,然后一饮而尽,她的酒量本来就不好,几杯下肚,安语汐就已经有点发晕了。王总看到她醉醺醺的样子,微笑的眸子里含着恶意得逞的狞笑,“好,安小姐真爽快。” 王总趁机坐到安语汐身边,一把将她拥在怀中,安语汐一闻到王总身上的酒臭味,就一阵反胃,又碍于面子,不得不忍着。 安语汐看到王总看她的眼神,心里一阵发麻,自然知道现在王总根本就没有谈工作的心,她轻轻推了推王总,从他的怀中出来,笑着说:“王总,不好意思,我酒量不行,还请你见谅,今天就到这吧,下次我一定找几个酒量好的,让王总尽兴。”说完就拿起包准备离开。 王总见她要离开骤然站起来,拉住她的胳膊,一用力安语汐就重新回到他的怀中,“王总,请你自重。”安语汐的语气变得严肃起来。 “嘿嘿,好久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了,安小姐,你不是想要合约吗,只要伺候好我,合约你要多少就有多少。”说完就用他长满胡渣的下巴磨着她那张白皙的脸庞。 安语汐吃痛的眯着双眼,想用力把他推开,可是一点力气都用不上。王总看到她无力反抗笑得更加开心了,“宝贝,今天你是我的了。”“嘶----”一声将她衣服上的纽扣扯开,看到她露出的春光,王总两眼放光,什么也不顾了,一下子就扑到她的身上。安语汐奋力反抗着,难道今天就要被他凌辱了吗? “碰”一声包房的门被人踢开,安语汐接着就感到自己身上的重量消失了,待她反应过来的时候王总已经被打倒在地上了。 风轩宇单手将倒在地上的王总提起来,冰冷的眸中便闪过一抹冷酷的杀意,“说,哪只手碰的。” 王总看清面前的人,心里一阵发麻,紧接着全身开始发抖,“宇少,我…我不知道….她是你的女人。”风轩宇是他惹不起的,要是知道安语汐和风轩宇有关系,打死他他都不敢有一点想法。 “哪个?”风轩宇似乎没有听到他的话,眼神愈加深邃。 “右…右手。”王总已经吓得结巴了,风轩宇的心狠手辣他是听过的,没有人惹上他还能安然无恙的。 风轩宇一松手就把他扔在了地上,接着毫不留情的踩向他的右手,“啊----”王总撕心裂肺的叫着,很显然他的右手已经断了。 风轩宇看了一眼不远处蜷缩在地上的安语汐,走过去脱下外套将她牢牢的包裹起来,他的妻子他都没碰过怎么能让别的男人染指。安语汐双手环胸,身体在不停的颤抖,她怕了。 一阵温暖袭来,她惊愕的抬起头,睁大了双眸,泪花像水晶般凝结着。风轩宇看到她这个样子心里一震,不自觉的用力将她抱紧,想减弱她的畏惧,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她,就算在婚礼上,他不顾她的感受将她抛下,她还是可以笑着一个人坚持下去,但是这次她哭了。 “别怕,我在。”风轩宇握住她的手,蓦然怔了怔,她的手好凉。他将她抱起,安语汐嗅到了他身上的味道,不是烟草的呛鼻,不是香水的浓郁,是一种薄荷味的清香,很淡,但是让人很安心。 站在门口苏煜哲和宫暝夜彻底看傻眼了,风大少什么时候这么怜香惜玉了。刚刚在包厢里就心不在焉,才坐了一会就从包厢里冲了出来,现在却在这怀抱美人。 “夜,交给你了,废他一只手。”风轩宇冷冷的说道。 包房门口的宫暝夜听到这句话,薄冷的唇边滑过一丝邪魅的冷笑,慵懒中带着几分冷魅,“交给我你放心吧。” 宫暝夜走在王总面前蹲下身子看着那张因疼痛扭曲的脸庞,把玩着手中的匕首,“闹事也不看看地方,敢在我的底盘闹事,不收拾你,我都不好交代。” 王总听到这句话脸色更加难看了,他早就听说“迷惑”后台很大,却万万没想到,“迷惑”竟然是宫家大少,宫暝夜的。“夜少,我知道错了,我求求你,我求求你放过我好不好。”一边说一抓住宫暝夜的裤脚。 宫暝夜一脸厌恶的甩开他,转身向苏煜哲走去,嘴角一勾全是玩味,“哲,你的医术好,你说说看,我该怎么惩治他。” 苏煜哲轻哼一声,看着地上求饶的男人,把玩着手中精致的刀子,眉头一挑接着说道:“挑筋吧,剁手太血腥。” 苏大少不是一向温文尔雅嘛,表面罢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