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下堂媳妇

更新时间:2020-05-23 09:19:21

下堂媳妇 已完结

下堂媳妇

来源:落初 作者:露草心 分类:言情 主角:苏伟平小姑娘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下堂媳妇》是露草心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苏伟平小姑娘,书中主要讲述了:幸运的,我重生了,成为了恶俗的穿越大军中的一员;不幸的,我的第二任身体,竟然就是那个跳水而亡的刘兰芝我从棺材里爬出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谢谢老天爷的全家,对着老天伸出我秀气的、漂亮的中指——我从棺材里爬出来的第二件事情,当然是替我的第二任身体讨回公道。恶婆婆,你敢折磨我,不,我的第二任身体,我一定要加倍讨回来——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没想到刘家竟然如此之大。

转过几道走廊,一个偌大的花园呈现眼前,见证着主人的财力。只见假山、亭台、小桥、池塘无一不展现设计者的别具匠心,池边翠竹青青、垂柳依依,四处是盛开的繁花。但是,杂草四处滋生,看来很是碍眼,给人一种衰败的感觉。

在池边的亭子里坐下之后,我疑惑道:“这么多杂草,怎么不除去呢?”

殊儿嘴一撇,说道:“小姐,你真是病糊涂了。刘叔回老家探亲去了,殊儿只会煮饭打扫洗衣,可做不来园子里的活儿。”

“其他人呢?”这么大个院落,少了十个人是打理不过来的。

“哪还有其他人?老爷过世之后,咱们刘家一日不如一日,人都走光了。以前生意上全靠老爷周旋,老爷一走,少爷又不是做生意的料,虽然尽心尽力了,生意却一天天败落下来。自从小姐回了娘家,外人说三道四,少爷心情很差,这生意更是……”殊儿说到这里,突然狠狠的拍了自己一巴掌,“哎哟,我一个丫头,不该说主人家的长短,小姐,你别往心里去,我乱说的。”

我叹了口气。在这种环境下,嫁出去的妹妹突然回来,平白多了一张嘴要吃饭,外人又风言风语,这就难怪刘大一心想把妹妹再嫁出去。家家有本难念的经,站在刘大的立场,他又有什么错呢?

“你打自己做什么?你说的是实话,我不会怪你的。大家都走了,你怎么不走?”

“小姐!你还是怪殊儿……”她嘴角抽了一抽,眼圈儿一红,“殊儿不到七岁就跟小姐做伴,小姐嫁到焦家,我跟着小姐去;小姐回来刘家,我跟着小姐回。整整十三年,殊儿对小姐从无二心。殊儿一辈子都要跟着小姐,除非……除非小姐不要殊儿了……”

这个丫头还真是爱哭呢!

我忍住笑,伸手点了点她的额头,说道:“好了好了,我都知道,我怎么会不要你呢。我倒想留你一辈子,只是,恐怕你未来的夫婿不答应啊!”

头先刘家嫂子说她要嫁人了,不知对方是什么模样?我暗自起意,决心要替殊儿把把关。她这样的可人儿,应该有个好归宿。

“小姐!”殊儿一跺脚,满脸娇羞。

我不由得开怀大笑,来到这里,我还是第一次笑得这么开心。

“小姐不要笑了,再笑、再笑人家不依了!”

我好不容易收敛了笑容,不忍心再逗她:“好了,我不笑就是。殊儿,我问你,赵文送我回来的时候,你在家吗?”

“送小姐回来的那位公子叫做赵文?”

“是啊,怎么,你不知道他的名字?”

“不知道。今天早上,他来敲门,是我给开的。赵公子把小姐从马车抱出来的时候,可把我吓坏了。还以为他是盗了小姐的尸体干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她猛的又抽了自己一巴掌,“呸呸呸,童言无忌,小姐才不是尸体……”

她还要继续自我摧残,我赶紧抓住她的手,哑然失笑:“别动不动就打自己啊。真是个傻丫头,说下去。”

“当时我吓得大叫一声,接着少爷就冲了出来,二话不说就把小姐抢过来,然后打了赵公子一顿,把他赶走了。”

“什么!”我猛然站起身来,瞠目结舌。赵文救了我,又好心送我回家,不但没落到一声感谢,反倒吃了一顿拳头。

“小姐别生气。”殊儿也站起来,解释道,“少爷当时并不知道小姐还活着,他跟殊儿是一样的想法,所以才对赵公子不客气。夫人只以为是老爷的在天之灵保佑,也没寻根问底。对了,小姐,昨天我们都把你埋了,后来发生了什么事,你怎么出来的,又怎么跟赵公子在一起了?”

这叫我如何说?我总不能告诉她,我是从二十一世纪来的,被痴心汉赵文用手从坟里挖出来的吧?

殊儿圆圆的大眼充满好奇的看着我,我只好说:“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知道,是赵文救了我。你们倒好,把我的救命恩人打了一顿赶走了。”

殊儿吐了吐舌头:“那我赶紧告诉夫人去,让夫人找赵恩公,跟他赔礼道歉,再好好的谢谢他。”

“这件事,不要再提了。我欠他的,由我来还。夫人要是问起,你只说不知道。”我不想搞得太复杂。再说赵文的救命之恩,要怎么谢?大恩不言谢,我欠他的,是一条命。

“可是……”

“殊儿,你要是还当我是小姐,就听我吧。”不得已,我只好抬出小姐身份。我都说到这份上了,殊儿只好点头答应。

这丫头一刻也不能安分,刚八卦完赵文,又像发现了新大陆似的扯开了:“小姐,你好端端的怎么想起来要去学医呢?是不是看上了张家公子,想借机会接近他啊?说实话,张公子虽然没有焦公子长的俊,可更有男儿气概,我觉得他配得上小姐。”

我伸手敲了敲她的头:“你觉得不错那我把你嫁给他好不好?”

“小姐!人家已经跟兰公子有终身之约了,还跟人家开这么玩笑。”她气得连连跺脚。

我扑哧一声笑了:“谁让你笑话我?说说你的兰公子吧?”

殊儿气鼓鼓的嘟着嘴,赌气不说话。

跟她相处不久,我也知道她脸皮薄,禁不住逗。“好了好了,不说就不说。我渴了,走,回屋子喝点水去。”

殊儿按住我,说:“小姐你就在这里坐一会儿,我去给你沏壶茶过来,再来点你最喜欢的桂花糕。”

她一脸垂涎的模样,让我深深怀疑到底是谁更喜欢桂花糕。看殊儿的表现,可想而知以前那个刘兰芝确实是个温柔可人的主儿。

殊儿一去半个小时还没回来,我无聊的坐在亭子的栏杆上。暖暖的微风带着诱人的花香拂过,我深深的陶醉了。以前我的世界里不是城市里呛人的汽车尾气,就是医院里刺鼻的消毒水味和苦苦的中药味,哪里能享受到这么美妙的气息?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人生的得失岂是这么容易说清楚的?

我低头看着池子里的游鱼。池水清澈见底,蓝天白云倒影在水里,这些鱼儿好像在天空展翅翱翔一般,甚是有趣。再把眼光移近,水面隐约照出一个模糊的人儿,虽然看不清相貌,她的身段却婀娜多姿,面部轮廓相当柔美。

这是我吗?从醒来到现在,我还没有机会看清我现在的样子。不知为何,我睡的那间屋子,并没有镜子。一会儿回屋去,得向殊儿要一面才行。

我左顾右盼,对着水面做着各种怪相,自得其乐。

突然,我的身子僵住了。太阳斜斜的照着,印在水面上的人影,不知何时多了一个。这是一个男人,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他手里握着一根长长的东西,直直的指着我。我猛然回头,对上了这个不速之客一双阴沉的眼睛。

他带着银色的面具,遮住了大半张脸,只露出了眼睛、嘴唇和下巴。看到我的脸,他的眼睛有丝震撼,不过只是一瞬间的功夫,便消失不见。他紧紧的抿着双唇,整个人散发着冰冷无情的讯息。他手里拿着一柄长剑,直指我的胸口。

他要杀我?我胆战心惊。呜呜,不会我刚刚才重生,又要再死一次吧?

“你是谁?你要做什么?”我尽量控制我的恐惧,说出的话仍不免带着颤抖。

“你叫刘兰芝?”男人并不回答我的提问,反而问我,眼睛里有一丝犹豫和不确定。

“没错,我是刘兰芝。”我豁出去了,昂起头,狠狠的盯着他,“是男人的你报上名来,我跟你有什么深仇大恨你要来杀我你跟我说清楚,我最恨被人平白无故的黑了,要是你不跟我说清楚,就算我到了阎王殿做了鬼也不放过你。”

他的手腕轻轻一抖,指着我的长剑刷的一下消失无踪,快到让我以为起先指着我的长剑只是我的错觉。

我看不到面具下的他的表情,只觉他的眼神有些许的迷茫,嘴唇微微张开,似乎想说什么。我的心里突然升起一丝异样,这样的眼神,这样欲说还休的双唇,好熟悉,我在哪里见过呢?

“你真是刘兰芝……”他低声说道,叹息一声,转身就要走。

他把人吓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却什么都不说就要走?我气往上冲,一时忘了害怕,冲动的抓住他的衣襟,喊道:“喂,你是谁?凭什么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他又叹了一口气,回头深深的看着我,说:“你不必知道我是谁。”

没见他动手,我只觉被一股大力弹开,一个踉跄,差点摔倒。我惊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难道,难道我遇到了传说中的武林高手?我还未反应过来,他已经消失不见。

“你可以叫我无名,改日再见。”声音很小很遥远,却清晰传入我的耳朵。

无名?你以为你是李连杰在演电影啊?什么改日再见,这个莫名其妙的人,永远不见才好!我愤愤的朝他离去的方向踢了一脚。

才大半天,就接二连三的遇到了这么多莫名其妙的事,我快要崩溃了。我浑身发软,一下瘫坐石凳上。

此时,殊儿端着托盘蹦蹦跳跳的走了过来,发现我的异样,她吃惊道:“小姐,你这是怎么了,这一会儿的功夫,怎么浑身都湿透了?脸色也很不好呢!”

我这才惊觉我已浑身大汗淋漓。无名这件事,来的太奇怪,我还是不要声张的好。我强笑道:“我没事,只是觉得热。你怎么去了这么久?”

殊儿放下托盘,一边倒茶一边说:“殊儿动作很快了!生火,烧水,洗杯,沏茶,准备糕点,都要时间的嘛!”

我咋舌,在古代,要喝个茶还真不容易!我不由得开始怀念现代生活的便利。

我接过茶杯,细细品茗。“好茶!上等的黄山毛峰。”

“小姐的舌头真灵。”

再来一块桂花糕,只觉入口即化,甜而不腻,香而不俗,竟比我以前吃过的好吃了不知多少倍。

殊儿站在旁边,眼睛却落到了桂花糕上。

我拍了拍脑门,瞧我这记Xing!我一时没习惯我是主子她是丫头的事实。在主仆有别的古代,我没开口,她怎么敢吃?我笑着说:“再瞧,眼睛都掉糕点里了。你要不吃它,真对不住它了。”拿起一块桂花糕,就往她嘴里塞。

殊儿美滋滋的张嘴咬过糕点就吃。

“小姐没有小姐样,丫头没有丫头样!”刘大似乎很喜欢神出鬼没,总是没声没息的跳出来吓人一跳。见我们嘻嘻哈哈,他一脸不满。

殊儿一口糕点含在嘴里,吐也不是,香也不是,一张圆脸憋得通红。

我站起来,说:“哥,你就不能温柔点吗,吓到殊儿了。”转头对殊儿说:“殊儿,你先去忙你的吧。”

“是,小姐。”她口齿不清的答应,如获大赦般落荒而逃。

“兰芝,跟我过来。”

“有什么事?”我疑惑不解。

“驱邪。”

“好端端的,驱什么邪?”

“你刚从坟……从那里回来,只怕不干净的东西跟着你进了咱们刘家。我刚才就是去寺里请人来做法事,正好在路上遇到一位得道高僧,我就给请了回来。为了刘家,你就乖乖的听话,别闹脾气了,啊。”

“哥,江湖术士你也相信?不要被人骗了钱财才是。我好好的,为什么非要折腾我?我不去。”虽然不知来者是何人物,有没有通天的本事,但我本来就是借尸还魂,万一被识破,我该如何是好?我心里有鬼,一口回绝。

“芝儿,不可胡说。这位高僧一心只为天下苍生,说明了分文不收,并非你说的那样。”刘母走了过来,“你这孩子,别闹脾气了,让高僧看看,也好让娘安心。”

不收钱?乖乖,那更去不得了,我宁可刘大请来的是个骗钱的主儿。我起身就想跑回屋子关起来,却被刘大一把抓住。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