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冥医手札》主角老杨小卓章节目录无弹窗

《冥医手札》主角老杨小卓章节目录无弹窗

时间:2022-01-14 21:40:37编辑:张小月 作者:疯狂的兔宝宝 人气:

新书《冥医手札》全文在线阅读,作者疯狂的兔宝宝,主角老杨小卓,是一本灵异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放屁,法医鉴定你妻子的死亡时间在半个月之前,她的尸体已经高度腐烂,还怎么和你说话,你当我们是傻瓜。”那女警一掌落在桌子上,抛出一

冥医手札

推荐指数:10分

《冥医手札》在线阅读

《冥医手札》 第10章被抓入狱 免费试读

“放屁,法医鉴定你妻子的死亡时间在半个月之前,她的尸体已经高度腐烂,还怎么和你说话,你当我们是傻瓜。”

那女警一掌落在桌子上,抛出一张文件。

文件附了一张照片,照片上的尸体已腐烂发涨,摊了一地烂肉,面目难辨,但她身上却包裹着那件红色的睡袍,旁边还摆着我们的婚戒。

这是小雪?不可能的,小雪她怎么变成这个样子的,我眼泪已浸湿了照片。

“现在知道后悔了,还是好好交代你到底怎么把廖雪给杀死的吧。”

女警一脸鄙夷。

“你给我闭嘴,我没有杀小雪,小雪她又不会死。”

我抓狂地咆哮着,几乎将桌子给掀翻。

“老实点!”

身后的警察把我摁在了桌子上。

女警脸色稍变,夹起了照片儿。

“我们不会冤枉一个好人,多方证据证明你和你妻子的死有直接的关系,你无理取闹也没有用。”

“不是我,这些全都是鬼弄出来的,是鬼,她害死了小雪,又害死我,你们赶快把这个鬼抓起来呀。”

我想明白了,那个女鬼不想折磨我了,她想借警察的手除掉我。

“一派胡言,把他带下去,我看他什么时候说实话。”

那个女警气得花容失色。

我大喊冤枉,被他们拖到了拘留室里面。

随着铁门关闭,我陷入到了一片黑暗之中,有点心灰意冷了,照片上面那个真的是小雪吗。

那个女鬼早就把她害死了吗?

我靠着墙暗自流泪,哭到后半夜,忽感头皮发凉,一只半腐烂的手从我的头顶垂了下来。

那只手是从墙里伸出来的,另外一只手也伸出来,在我的胸口,不断的拨动着。

“老公,我真的好冷啊。”

一张腐烂的脸靠在了我的肩膀上,她一张嘴烂肉纷纷落下。

我脸上发麻,连脚趾都动不了了。

“小雪,对不起,是我害了你,我不是故意的。”

小雪这是无辜为我而死的。

“那你为什么要害死我呢,你知不知道我在那里很孤单呢。”

小雪枯烂的脸上露出了一个黑洞,双手掐住了我的脖子,窒息感便布全身。

“小雪,你孤单就带我走吧,反正没有你,我也活不下去。”

我欣慰的笑了,死了也好,就不用再说这些折磨了。

在弥留之际,我又看到了小雪那憨态可掬的笑,脑子一沉,就啥都不知道了。在朦胧中,一阵剧痛。

睁开了眼睛。一个穿白大褂的医生,正掐我的人中。

“喂!你……”

我刚开口,这医生就捂住了我的嘴巴,做了一个嘘声的手势将口罩摘下,司徒罗生的脸露了出来。

“怎么是你!”

我惊诧之余,发现自己还活着,这是……在医院里。

“当然是带你离开这儿的,难不成你还真的想被叛成杀人犯呢?”

司徒罗生拿出个小铁丝在手铐上摆弄了两下,将手拷松开。

“你为什么要救我,你不是说这事儿你管不了了吗?”

他之前那么决绝,现在却主动救我,我不是很相信他。

“你还好意思说,就是因为你这个倒霉蛋儿找上了我,我已然卷到这件事儿了,想脱身都脱不了。那个女鬼也缠上了我。”

罗生往我身上扔了一个大包儿,里面放了一件白大褂儿还有一捆绳子。

“你不是想带着我越狱吧?”

这身儿行头让我目瞪口呆。

“要不然怎么从这里离开呀,现在警察就认定是你杀了廖雪,人证物证聚在,你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罗生对着我挤眉眨眼。

“可是我越狱了之后不更是死路一条吗?”

内忧外困,让我生无可恋。

“那具尸体只不过是女鬼弄出来的幻像,你的妻子可能根本就没有死,只要我们除掉了缠着你的这个女鬼,你就能够洗脱清白,我也能活下去。”

罗生催着我抓紧换上衣服,他靠在门旁边给我把风。

“可是,昨天我在拘留室里面确实看到小雪的鬼魂了呀,她要杀死我的。”

回想起昨天的事儿,我摸了摸脖子。

“那只不过是我用了一点儿小小的幻术,才把你弄进医院来的,根本就不是廖雪的鬼魂!”

罗生不耐烦的瞥了我一眼。

“你快点好不好,巡逻的警察马上就要来了。”

“哦!”

我如白痴般的点头,换上了白大褂,罗生把绳子缠在了窗台上,我俩顺着什么子滑到了一楼。

罗生在楼下早准备好了一辆车子,带我踏上了逃亡的路途。

“我们该去哪儿啊?”

上了高速,车子的收音机上正播放着我的通缉令,我彻底成逃犯。

“先去找那个马老板,弄清楚那个女人他们是从哪里搞来的。”

罗生关掉了收音机,不断提速。

“你知道那个马老板住在哪儿吗?”

我都快忘了马老板长啥样儿了,对他一无所知。

“我从我朋友那儿打听到了这个人的消息,他叫马无良,就在郊区住。”

罗生得意的笑了笑,带着我下了高速,驶进了郊区。

可没等车子停稳,从车顶上面便垂下来了一张惨白的脸。

“有鬼啊!”

我推开车门儿就想跑。

罗生又把我拽了回来,指了指车窗。

“看你吓的,你看清楚了眼前是什么?”

车窗前面贴着的那张脸,是一个纸人的脸,农村人家在办白事的时候都会用到的纸扎童男。

前面的院落大门紧闭,大大的奠字高悬。

“这就是马老板家!”

眼前的景象让我无语,马老板他也死了吗?

“他家里办丧事儿,死的人未必是他,下去看看吧。”

罗生的脸色也不是很好,带着我下了车。

门并没锁,院子里似是久没人住了,满地的枯黄落叶,寂静空冷。

透过昏黄的玻璃,姓马的遗照挂在里面,一只干枯的猫尸挂在了院落中央的槐树上。

“他都死了,我们去哪儿找那个女人的来路啊。”

我越发看不到希望。

“别着急嘛,我找人调查过,这个马老板不经常在这里住,他经常回老家,没准儿这儿只是一个假象,他躲到了家里去了。”

罗生好像料到如此,准备去马老板的老家碰碰运气。

冥医手札

冥医手札

作者:疯狂的兔宝宝 类型:灵异 状态:连载中

《冥医手札》我不否认这本书,无论是情节文笔都算很好,只是在生动方面稍微差了一点点,有点副本流感,不过修仙类的本身不好写,可以理解!!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