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蓦然回首那人依旧(主角薛谟蒙萌)章节目录全文阅读

蓦然回首那人依旧(主角薛谟蒙萌)章节目录全文阅读

时间:2020-04-16 21:16:26编辑:破而后立 作者:半块糖果 人气:

《蓦然回首那人依旧》作者:半块糖果,女生类型小说,主角:薛谟蒙萌,本小说主要讲述了:第二天,叶囡真的听了薛谟的话,煲了一锅老母鸡汤要拿给柯永。叶囡站在路口,等着薛谟,蒙萌和肖晨。她不是没听到薛谟说的咬他的时候,自己

蓦然回首那人依旧

推荐指数:10分

《蓦然回首那人依旧》 第1卷///第9章  免费试读

第二天,叶囡真的听了薛谟的话,煲了一锅老母鸡汤要拿给柯永。叶囡站在路口,等着薛谟,蒙萌和肖晨。

她不是没听到薛谟说的咬他的时候,自己没有一点抱歉的感觉,所以叶囡连夜做了几个礼物要送给薛谟,肖晨和蒙萌。

无论什么时候,她总会把肖晨和蒙萌考虑进去。

叶囡,你不会真的煲了一锅汤要给柯永吧。薛谟将车子稳稳的停在叶囡面前,看着叶囡手里保温桶,她真的煲了一锅汤吗?自己被她咬过那么多次连一个苹果都没有吃到叶囡,你不会对柯永有别的想法吧,只是咬了一口,你就好像是弄断了他的一条胳膊一样,叶囡,你的动机值得怀疑,我有权将你不正常的行为禀告给肖晨和蒙萌。

说什么呢,我能有什么动机。叶囡一个拳头落在薛谟的脑门上,丝毫没有手软,你说我跟柯永又不熟,冷不丁的在人家胳膊上咬一口,我能好意思吗?我觉得我的脸皮还没厚到那种程度,所以才煲了一锅汤,郑重的向他道个歉,要说动机,也不是没有,那就是我还想继续抄他的作业,让他给我买报纸。

说完,叶囡都觉得自己思想很不单纯,想法太多。

人家柯永根本就没有在意好不好?你以为所有人都跟你一样,弄丢你一块橡皮,你都能从初中记到高中,别人要能咬你一口,估计你能记着人家祖宗好几辈。薛谟接过叶囡手里的保温桶,趴在上面问了问,很香,心里还是有一点酸酸的味道不就是道个歉吗,至于这么大一保温桶吗,再说了,柯永也没怎么样啊

薛谟,不是你说如果我感觉抱歉的话就给他煲一锅汤吗,我不是照你的话做的吗?怎么今天你就变卦了。叶囡说着,想着薛谟说的话,还是觉得不对,我说薛谟,我听你这话怎么这么不对劲呢,怎么着,你是不是想我和柯永之间结下梁子,你就能在中间做好人了?薛谟,没看出来啊,你小子的心思挺多的。

叶囡,你说什么呢,我是你说的那种人吗?薛谟把保温桶还给叶囡,心里还是很不舒服,我只是觉得柯永那么腼腆内向的一个人,你当着大家的面给他一大保温桶,他能好意思要吗,你要真这么做,还不如再咬他一口呢。

我才不在乎呢。叶囡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红色的手绳,递给薛谟,你知道的,我也不会做什么,就简单的辫了一个手绳送给你,谢谢你对我的照顾。

你看你这说的什么话。薛谟接过手绳,心里很是得意,叶囡心里还是有他的,她还是能想着他的,她还是愿意为自己做些什么的,咱俩什么关系,你说这话你是太见外了吗?叶囡,我可警告你,以后可不许说这样的话,我是要生气的。

薛谟说着,就要把手绳戴在自己的手腕上,还没戴好,薛谟就拿过叶囡手里的保温桶,把手绳递给她。

你给我戴上。

叶囡笑了,笑薛谟像一个小孩子一样,叶囡为薛谟戴上手绳,薛谟高兴的不停的看着它,就好像是看着叶囡一样。

叶囡正要嘲笑薛谟那一脸天真烂漫小幸福的模样的时候,肖晨和蒙萌走过来,她们很显然对叶囡手里的保温桶很感兴趣。

叶囡,这是什么?蒙萌好奇的问着,接过保温桶,像薛谟一样问着,好香啊,里面是鸡汤对不对,叶囡,你为谁准备的?

叶囡,不要告诉我你说为柯永准备的。肖晨说着,虽说昨天叶囡那一口咬的挺重的,柯永到医务室的时候手腕上的伤口都已经青肿起来了,但是叶囡也不至于准备这么一大保温桶的汤吧,再说了,薛谟也被她咬过很多次,也不见叶囡有多内疚,有多惭愧,有多没有继续做人的勇气,叶囡这么做薛谟心里一定会很不平衡的。

还真让你说对了,叶囡打了一个响指,一脸还是你最了解我的样子,薛谟说如果我真的感觉很抱歉的话就给他煲一锅老母鸡汤,我就让我妈妈给他做了一锅。

叶囡,你可够偏心的。肖晨指了指叶囡的脑袋,薛谟的心里一定很不舒服吧叶囡也不能区别这么大吧,别说叶囡咬了一口薛谟,就是把薛谟打残了,估计她也不会煲一锅汤给薛谟送去,薛谟可是被你咬过很多次啊,也没见你又是抱歉又是煲汤的,你这么对柯永,很显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说吧,你是不是看上柯永了。

最了解叶囡的人就是你和我。薛谟激动的望着肖晨,两个人真的是想到一处了,我正要跟你们说叶囡对柯永意图不轨呢,她还想狡辩,你们快审审她。

叶囡,真的吗?你喜欢柯永吗?蒙萌睁大了双眼望着叶囡,认识她的这五年,还真是第一次见他对一个男生这么热心,当然除了薛谟,你喜欢柯永什么?柯永也喜欢你吗?

你们都在说些什么呢?叶囡一脸你们真的是我的朋友吗?再加上一脸你们怎么会和薛谟想的一样的表情望着肖晨和蒙萌,别人不了解我们,你们还不了解我吗?我择偶的标准是什么样的?我是按照允浩的标准来寻找我未来的男友的,你们觉得柯永跟允浩很像吗?至少我没有觉得很像,我这么做只是觉得不好意思,要是你突然咬了一个跟你不太熟悉的人,你过意的去吗?柯永又不是薛谟,如果是薛谟,我根本就不会那么做。

这话说的。薛谟的心里又不平衡了,怎么到了自己这里,待遇就不一样了?叶囡,我是比柯永多长了一层皮还是怎么?凭什么柯永就能喝到汤我就不行?叶囡,你得跟我解释清楚。

你并没有比柯永多出一层皮,即使你的皮已经很厚了。叶囡将保温桶递给肖晨,自己伸长了胳膊搂住薛谟的脖子,但是你比柯永多认识我五年,我们之间还需要这些东西吗?就像我问你借了一个硬币或者吃了一口雪糕,你还会让我还给你吗?但是柯永不一样,我想我跟他之间还没有熟到那种我可以想骂就骂,想咬就咬的程度。

叶囡,如果是我吃了你一口雪糕,你一定会让我赔给你一箱的。薛谟推着单车走着,叶囡说的很对,以他们之间的交情,这些东西都是不需要的,只要他知道她的心里是有他的就足够了,对于你而言,我就只是你的垃圾桶,一个垃圾桶又有什么权利要求什么呢?你就任意的站在我这个垃圾桶的肩膀上去寻找你的春天吧。

说着,叶囡等人就走到了学校,在路上,叶囡把自己辫的另外两个手绳送给肖晨和蒙萌,她们说很喜欢。

教室里,柯永还是坐在位子上看着书,见到叶囡也只是笑一笑,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叶囡一屁股坐在柯永身边,将保温桶递给柯永。

为了表示我的歉意,我真诚的煲了一锅老母鸡汤给你,你一定要收下。叶囡对柯永说着,还是望着他的眼睛,其实她发现,他眼镜下的那双眼睛很好看,我保证以后不会再对你做出这样的事情,我请求你的原谅。

我我没有生你的气每一次叶囡望着柯永的眼睛,都会让他有心跳加速的感觉,都会让他觉得很不好意思,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也应该望着她的眼睛,这个汤就不用了吧,我没关系的,就只是一个小伤口而已。

如果你不收下就代表你还没有原谅我,如果你不原谅我,我就会寝食难安,体会不到生活的快乐,所以,就算为了我,也请你一定要收下。

柯永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好默默的收下,然后柯永又从书包里拿出一份报纸给叶囡。

这是最新一期的报纸,看到了,就买给你了。

柯永,你真的太好了!叶囡高兴的就差抱住柯永了,自己又可以看报纸了,自己又可以做搜集东方神起的信息的工作了,叶囡想着,笑着,那种开心的感觉难于言表,有报纸看了,太好了!

报纸虽好,可不要多看哦!薛谟不知道什么时候凑过来,拿过叶囡手里的报纸,扔到自己的座位上,他明白叶囡的妈妈不让叶囡看报纸的另一个原因就是希望叶囡能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学习中,所以自己才一直没有给叶囡买报纸,在校期间不准看报纸,不然我就会跟阿姨打小报告,让阿姨扣光你的零用钱,下了课之后再来问我要。

薛谟,不要这样好不好?叶囡用极其可怜的眼神望着薛谟,这幸福的感觉来的太快走的也太快了吧,就好像你一分钟之前接到一个电话说恭喜你,你中了500万的彩票,后一分钟你又接到一个电话说,对不起,我拨错号码了,我就只看一小会儿,看完再给你好不好?

没得商量。薛谟不是柯永,他才不会那么轻易就被叶囡蛊惑了,你还是老老实实安安心心的想着学习吧,要是让我发现你不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话,我就不把报纸给你了。

薛谟说完就朝自己的座位走去,心里想着一定要把报纸藏好,叶囡的身手可敏捷了,正想着,叶囡就已经往自己这边扑过来了。

叶囡和薛谟正打闹着,展风向他们走来,叶囡脸上的笑容立刻就僵硬了,停下和薛谟打闹的动作,轻轻的咳了一声。

叶囡,我还是要向你道歉。展风搓着手,也不敢望着叶囡,他知道自己将这件事情说出来一定让她很失望,不论我是不是不小心说漏了嘴,这件事都应该怪我,你生我的气也没关系,你怎样惩罚我都可以,我都愿意接受,只是,叶囡,如果你不生气了,可不可以原谅我,我们可不可以继续做朋友?

叶囡没有说话,其实昨天听到薛谟说自己可以原谅他的时候,她就已经不再生气了,她虽然不相信展风的话,但是她相信薛谟的话,而且是百分百的相信,所以她也就相信了展风不是有意将这件事情说出来的,只是,要做到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还是需要一段时间吧。

薛谟见叶囡没有说话,气氛有一点点尴尬,就捣了捣叶囡的胳膊。

叶囡,人家柯永都原谅你了,你难道还不原谅展风吗?您老人家准备生闷气生到什么时候呢?你可要知道,生闷气是很容易长皱纹的,如果你还生气的话,估计我们大家都要集体叫你奶奶了,你可要给我们准备好改口礼,低于一张毛爷爷我们可是不乐意的,对吧,展风。

对,薛谟说的很对。展风连忙附和着,叶囡,你要为自己想想,千万不要因为我而老了自己的容颜,这是天底下最不划算的交易了,所以,你就原谅我吧。

叶囡笑了,有薛谟就是好,自己什么都不需要担心,只需要笑或是开心。

笑了就好,笑了就好。展风终于松了一口气,很感激的望着薛谟,我都想好了,今天中午我请客,我们七个人一起去吃烤肉,好不好?

展风,说出去的话可不能反悔。叶囡一听到可以免费吃烤肉,心里早就乐开了花,钱包可要鼓鼓的,不然你可请不起我!

没事,咱还有信用卡呢!

正说的开心呢,薛谟突然离席了,匆匆的跑出教室,叶囡不知道薛谟怎么了,跟在薛谟身后大叫着。

薛谟,你怎么了?你去哪?

薛谟没有回答,只是匆匆的往厕所的方向跑去,叶囡心里想着,薛谟不会是拉肚子吧,但也不至于那么急吧,最近薛谟可疑的地方越来越多了。

叶囡正要跟踪薛谟,看他究竟去了什么地方,必要的情况下她是会不顾一切冲进男厕所的,也不是没干过这样的事情,初中的时候,跟薛谟打闹的时候,叶囡真的就跟着薛谟进了男厕所,为这事,肖晨和蒙萌没少嘲笑她,叶囡正想着,就看到陶野满头大汗的跑过来了。

陶野,你这一大早的,在哪洗的澡?还洗的那么酣畅淋漓,一身的汗,哪儿的桑拿效果那么好,告诉我,下次我也去试试。

叶囡,我真想抽你几嘴巴子。陶野抹去头上的汗,为了参加这个运动会,为了这个3000米,自己都开始跑步来上学了,要知道,那可是好几里的路程呢,你就一句话,就你,参加3000米长跑吧,没累死我,你是不知道跑出这么多汗的滋味,叶囡,我要是拿了奖,你不好好犒劳犒劳我的话,我可是不愿意的。

还需要等到那个时候吗?叶囡一脸你也把我想的太小气的表情看着陶野,就今天,就今天中午,我带着你们去吃烤肉,今天我请客!

叶囡心里想着,有人付账的感觉就是好

不错嘛。陶野满意的点点头,心里想着叶囡这个人还是不错的,说话算话,可不许赖账!

你就敞开肚皮吃吧,不到吃的走不动路的程度你都算看不起我。

陶野满意的笑了,叶囡也满意的笑了~~